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为了灵魂的自由:村上春树的文学世界[平装]
  • 共1个商家     19.10元~19.10
  • 作者:林少华(作者)
  •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72646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为了灵魂的自由:村上春树的文学世界》:日本文学翻译巨匠林少华品评村上春树38部作品的唯一专著!
    首次最细致、最深层地揭剖村上春树的文学世界!
    村上春树的文学世界,书尽青春的惶惑与茫然。
    嗅不到泥土和血液的气息,而是一种恍如淫靡与甘美交织在一起的羁绊,
    微妙的意趣,优雅而抒情的世界,别有韵味的含蓄,
    有浪漫的可能,但戛然而止,
    宿命而优雅的叹息,
    残忍也温情。
    中国翻译村上作品第一人,带你重温小河虾纤细触角刺破泪腺般的感动,体味静夜如水月光洒遍周身的温馨,穿过四顾茫然的青春沼泽,寻找挪威的森林深处那娴静典雅而澄澈晶莹的爱。疏林入画、洗练幽美,精细如雪地白梅。循着村上式的林少华,体味林少华式的村上……

    作者简介

    林少华,著名文学翻译家,学者。祖籍山东蓬莱,生于吉林九台。毕业于吉林大学研究生院。曾在暨南大学、日本长崎县立大学任教,现为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兼任中国日本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青岛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外国文艺》编委等职。居青岛。著有《村上春树和他的作品》《落花之美》《乡愁与良知》等。译有《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及《心》《罗生门》《金阁寺》等日本名家之作凡五十余种,广为流布,影响深远。无论翻译或创作,文字之美、意境之美、情思之美始终是其明确的指向和追求,笃信美的不二与永恒。

    目录


    长篇小说
    《且听风吟》:出手不凡的处女作
    《1973年的弹子球》:村上或“我”在寻找什么
    《寻羊冒险记》:村上的“冒险’’和羊的隐喻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双线推进的“正面突破”
    《挪威的森林》:永远的青春风景
    《舞!舞!舞!》:无可奈何的独舞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有什么
    《奇鸟行状录》:从“小资”到斗士的“编年史”
    《斯普特尼克恋人》:同性恋故事与文体“突围”
    《海边的卡夫卡》:命运、“异界”与精神救赎
    《天黑以后》:另一种形态的“恶”
    《1Q84》不要进入“精神囚笼”
    《去中国的小船》:小船上搭载的是什么
    《百分之百的女孩》誊能从这里见到“阿Q”吗
    《萤》:非现实中的现实
    《旋转术马鏖战记》:徒劳中的转机
    《再袭面包店》:失踪的不仅仅是象
    《电视人》:“我”或主体性的迷失
    《列克星敦的幽灵》:孤独并不总是可以把玩
    《神的孩子全跳舞》:地震之后的“地震”
    《东京奇谭集》:奇谭和奇谭以外

    随笔·游记·其他
    “村上朝日堂,,系列随笔:村上笔特色及其个人特色
    《日出国的工厂》:村上眼中的日本及日本人
    《边境近境》:村上十五年前的中国之行
    《谈跑步时我谈什么》:身体与文体之间

    附录Ⅰ
    为了灵魂的自由——我所见到的村上春树(访问记)
    村上春树作品在中国的流行及其原因(讲演)
    文体的翻译与翻译的文体(讲演)
    之于村上的“高墙”与“鸡蛋”(访谈)

    附录Ⅱ
    村上春树:“高墙与鸡蛋”——耶路撒冷文学奖获奖讲演
    村上春树:远游的房间——给中国读者的信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中文版序言

    附录Ⅲ
    参考文献举要

    序言

    不少人知道我是翻译匠,但我首先是个教书匠,在大学读书,教日本文学和文学翻译。这就要求我不能在翻译园地流连忘返,而必须在这一过程中兼顾学术研究。作为身在学院体制内并且受过学术训练的知识分子,学术研究本应是我较为熟悉的风景。但事关村上批评,每次动笔我都不太想采用条分缕析严肃刻板的学术文体和范式。这一是因为村上作品受众面较广——保守估计也有一千万人,而且多是年轻人;二是因为较之从西方引进的这种学术文体和范式,我更欣赏以整体审美感悟和意蕴文采见长的中国传统文学批评笔法。所幸我自弓也从事文学创作,算是“半拉子”作家,对这种笔法并不十分陌生。我的一个追求,就是以随笔式文体传达学术性思维,以期在“象牙塔”和大众之间搭建一道桥梁。这本小书可以说是一个远不成熟的尝试。
    我以为这同系统性并不矛盾。作为书的体例,大体分长篇、短篇和随笔三类,每类以时间顺序一书一评。除了品评每本书、每篇作品所体现或蕴含的艺术特征、心灵信息和精神趋向,还连续提取了作家较为典型的生活细节和创作思想的变化轨迹。因此,纵向读之,未尝不可视为作家传略和创作谱系;横向读之,又是相对独立的文本解读或作品各论。文学批评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验证以至构筑某种文学批评理论,而在于通过文本解读或赏析促成一种深度认知和审美体验。我的优势在于,自己是世界上单独翻译村上作品最多的译者,已有三十八种单行本由我逐字逐句译成中文。不言而喻,一部作品读一遍和翻译一遍,感觉不可同日而语。而我的劣势恐怕也在这里:由于在文本中浸淫太久太深,跳出文本而从理性思辨角度加以俯瞰的气魄和力度未免弱了些。因此,正如任何翻译都只能是基于译者个人理解的文字转换,这里所写的也仅仅是我自己极有限的理解和感悟,绝非阅读指南,更不具有学术上的权威性。倘读者能从中获得若干背景知识和点滴启示,我就心满意足了。

    文摘

    长篇小说
    《且听风吟》:出手不凡的处女作
    《且听风吟》是村上春树的第一部作品,即处女作,不长,译成中文不到七万字。然而正是这七万字让村上从默默无闻的爵士乐酒吧小老板成了赫赫有名的大作家。因此无论村上本人还是读者和评论家都很看重这部小说。2001年8月,村上应笔者的要求以《远游的房间》为题给中国读者写了一封信,信中这样谈到《且听风吟》(以下简称《风》)的诞生:
    说起来十分不可思议,三十岁之前我没有想过自己会写小说。还是大学生时结的婚,那以来一直劳作,整日忙于生计,几乎没有写字。借钱经营一家小店,用以维持生活。也没什么野心,说起高兴事,无非每天听听音乐、空闲时候看看书罢了。我、妻、加一只猫,一起心平气和地度日。
    一天,我动了写小说的念头。何以动这样的念头已经不清楚了,总之想写点什么。于是去文具店买来自来水笔和原稿纸(当时连自来水笔也没有)。深夜工作完后,一个人坐在厨房餐桌旁写小说(类似小说的东西)。也就是说,独自以不熟练的手势一点一点做我自己的“房间”。那时我没有写伟大小说的打算(没以为写得出),也没有写让人感动的东西的愿望。我只是想在那里建造一个能使自己心怀释然的住起来舒服的房间——为了救助自己。同时想道,但愿也能成为使别人心怀释然的住起来舒服的场所。这样,我写了《风》这部不长的小说,并成了小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