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顾随讲词曲[平装]
  • 共1个商家     12.48元~12.48
  • 作者:顾随(作者),葛剑雄(编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凤凰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060087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顾随讲词曲》是近代学术名家大讲堂之一。

    作者简介

    顾随(1897-1960),字羡季,别号苦水,晚号陀庵。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一生执教并从事于文学创作与学术研究。先后执教于山东青州中学、天津女子师范学院、燕京、北平、中法、北京、中国、辅仁、北京师范等学校。1960年9月6日顾随卒于天津马场道河北大学住所。顾随著述颇丰,有《稼轩词说》、《东坡词说》、《元明残剧八种》、《揣俞录》、《佛典翻译文学》等多种学术著作问世,并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现有《顾随全集》行世。

    目录

    稼轩词说
    自序
    上卷
    贺新郎
    念奴娇
    沁园春
    满江红
    水龙吟
    八声甘州
    汉宫春
    祝英台近
    江神子
    破阵子
    下卷
    感皇恩
    青玉案
    临江仙
    鹧鸪天
    鹊桥仙
    鹊桥仙
    西江月
    清平乐
    南歌子
    生查子
    东坡词说
    前言
    永遇乐
    洞仙歌
    木兰花令
    西江月
    临江仙
    定风波
    南乡子
    南乡子
    蝶恋花
    减字木兰花
    附录
    念奴娇
    水调歌头
    水龙吟
    蝶恋花
    卜算子
    后叙
    读《元人杂剧辑逸》
    关于《元人杂剧辑逸》
    跋赵景深先生的《读曲随笔》
    元曲方言考
    夜漫漫斋渎曲记
    元代四折以上之杂剧——《西厢记》与《西游记》
    元明残剧八种(辑佚校勘)附录一种
    关汉卿和他的杂剧
    论关汉卿《诈妮子调风月》杂剧

    文摘

    版权页:



    坡仙写景,真是高手,后来几乎无人能及。即如此词之“明月”八字、“曲港”八字,“统如”十四字,写来如不费力,真乃情景兼到,句意两得。但细按下去,亦自有浅深层次,非复随手堆砌。“明月”“好风”“如霜”“如水”,泛泛言之而已。“曲港”“圆荷”“跳鱼”“泻露”,则加细矣。曲港之鱼,人不静不跳;圆荷之露,夜不深不泻。虽是眼前之景,不是慧眼却不能见,不是高手却不能写。更无论钝觉与粗心也。至于“统如三鼓,铿然一叶”,明明是“统如”,明明是“铿然”;明明是有声,却又漠漠焉,瑗瑗焉,如轻云,如微霭,分明于数点声中看出一片色来。要说只此八字,亦还不能至此境地。全亏他下面“黯黯梦云惊断”一句接联得好,“黯黯”字、“梦云”字、“断”字,无一不是与前八字水乳交融,沆瀣一气,岂只是相得益彰而已哉?至于“惊”字阴平,刚中有柔,故虽含动意,而与前八字仍是相反而又相成。读去,听去,甚至手按下去,无处不锋芒俱收,圭角尽去。好笑世人狃于晁以道“天风海雨逼人”之说,遂漫以豪放目之,动与辛幼安相提并论,可见于此等处不曾理会得半丝毫也。者个且置。譬如苦水如此说,颇得坡老词意不?若说不,万事全休,只当苦水未曾说。坡词俱在,苦水之说,亦何尝损其一毫一发?若说得,难道老坡当年填词时,即如苦水之所说枝枝节节而为之耶?决不,决不。只缘作者生来秉赋,平时修养,性情气韵中有此一番境界,所以此时此际,机缘触磕,心手凑泊,适然来到笔下,成此妙文。若不如此,又是弄泥团汉也。所以苦水平日为学人说文,尝道:苦水今日如此说,正是个说时迟;古人当日如彼写,正是个那时快。当其下笔,兔起鹘落,故其成篇,天衣无缝。若是会底,到眼便知,次焉者,上口自得,又其次者,听会底人读过,入耳即通。若不如此,纵使苦水老婆心切,说得掰瓜露子,饶他听苦水说时,直喜得眉开眼笑,又将苦水所说,记得滚瓜烂熟,依1日是“君向潇湘我向秦”。闲话揭开,如今且说坡仙此词,开端“如霜”、“如水”,两个“如”字,不免着迹。“跳鱼”、“泻露”,“跳”字、“泻”字又不免着力。总不如“统如”十四个字浑融圆润。“清景无限”,“寂寞无人见”,苦水早年总疑是坡老败阙。以为若作者觉得不如此写不足兴,便是作者见短。若读者觉得不如此写不明了,便是读者低能。总之,此等处于人于己两无好处。于今却不如此想,何以故?且待说了“夜茫茫,重寻无处”二句再说。“寻”字承上“梦云”而言。此时人尚未清醒,亦并未起床,只是在半醒半睡中寻绎断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