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心理吴越3部曲之1:鞭楚[平装]
  • 共3个商家     27.40元~29.30
  • 作者:陈禹安(作者)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第1版(2012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05292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鞭楚》编辑推荐:在陈禹安先生的“心理说史”系列中,由《鞭楚》、《辱越》、《吞吴》组成的“心理吴越三部曲”是其倾注心力最多、解说历史最细致、心理分析最深刻的新作。《鞭楚》以春秋末期的历史为蓝本,以社会心理学为主要工具,对吴越争霸的故事进行深入剖析。春秋战国这段时期,是中国人的价值体系、道德观念得以成型的一个重要基底期。而吴越争霸又是其中最为波澜壮阔、惊心动魄,且极具样本意义的一段历史。纵使历史无情流逝,但人心千古未变,终归有迹可循。作者之所以要创作这个心理说史系列,也无非是想以古鉴今,借历史之名,为世人心中燃一盏灯,使之利用古人的智慧应对现世的生活。

    作者简介

    陈禹安,心理说史首创者,心理经管专家,宁波大学兼职教授,曾游历美国、日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国家及地区考察讲学。代表作品有《心理三国三部曲》、《心理关羽》、《心理诸葛》、《心理曹操》、《心理乔布斯》、《巧辩不如攻心——三国的说服智慧》,史上最伟大的说服系列之一《向子贡学说服》等二十余部,其中多部作品已被引入港澳台地区出版。在他看来:“所谓历史,其实是一间巨大的心理实验室,一打开门,看到的却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目录

    平王诈媳
    01小人才是大导演
    02“色”字的巨大威力
    03胆子是练出来的
    04好色背后的大秘密
    05偷天换日也寻常
    06一个可怕的“园丁”
    07一道要命的选择题
    08君子并不是傻子
    09甘心当个男“护士”
    10父亲寄来的“谜信”
    11看着陷阱往里跳
    子胥出奔
    12给儿子添点麻烦
    13两个“空对空”导弹
    14君子变成白眼狼
    15不求回报的回报
    16头发白了好出关
    17就不告诉你名字
    18名声比生命更重要
    19帅哥迷倒老处女
    20叫声兄弟跟我走
    21梅里三弄断人肠
    姬光夺位
    22衣装一件胜千言
    23上了贼车下不来
    24厚颜才是真无敌
    25心病也会害死人
    26比死了爹还难过
    27兄弟不过是件工具
    28爱好是最危险的东西
    29真仁义还是真自私
    30天上掉个“大馅饼”
    31一首歌谣的威力
    32投入是个大陷阱
    33“病人”喜欢帮“病人”
    38死了也不责怪你
    39死亡才是最好的奖赏
    40来历决定你的忠诚
    孙武出山
    41撒了两个弥天大谎
    42一个不够自信的天才
    43只听到自己想听的
    44拿宫女做个试验
    45错把王宫当战场
    46一个剽窃来的创意
    47初生牛犊敢杀人
    48又一个剽窃来的创意
    子胥复仇
    49最亲密的人伤你最深
    50—把宝剑的颠沛流离
    51自由与财宝谁为重
    52小人大玩接力赛
    53三个小人演大戏
    54今夜你会不会来
    55乌鸦不见自身黑
    56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57大难临头我先逃
    58把郢都变成淫都
    59一生中最大的败笔
    60仇恨是个无底洞
    心理学精要索引

    序言

    老调重弹说历史
    以今人的身份再说历史,本身就是件老调重弹的事情。现今坊间有关历史的书又再热兴,其间鱼龙混杂,不乏精心编纂之作,也不乏粗制滥造之作。有些书言之凿凿地说自己绝非戏说,而是取材于史实,百分百地还原了真实的历史。令我疑惑的是,历史有可能百分百真实吗?
    即以治史者最可依赖的正史而言,后世的专家学者也有不同意见。比如,史学大家吕思勉在谈到三国时代的官渡之战时,就几乎把《三国志》的说法全部推翻。他甚至说:“《三国志》上所说的兵谋,大都是靠不住的。”
    为什么连史书都靠不住呢?
    第一个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历代的统治者出于为自己粉饰美化的需要,不可避免地会利用自己的权力对史书的编撰施加影响,甚至明一目张胆地加以篡改。这样的例子不可胜数,对历史稍有了解者均知晓一二,故而不再赘举实例。
    第二个原因则是修史者个人的价值取向及情感偏好的影响。人总是不能做到百分百客观的,修史者又焉能置身事外、独善其身?
    比如,史家鼻祖司马迁在修撰《史记》时,就将项羽列入本纪,且次序排在汉高祖刘邦之前。而本纪是专为帝王而设。项羽并未一统天下而称帝,严格来说,是不能列入本纪的。这是因为司马迁彼时正对汉武帝刘彻心怀不满,却又无处宣泄,只好借此浇心中块垒。司马迁还把孔子列入专为诸侯所设的世家之中,而孔子又何尝身列诸侯?只不过是司马迁个人对其推行礼义十分景仰罢了。
    又比如,司马光在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时也有其明显的个人倾向。他抑曹扬刘,一些有利于曹操,或不利于刘备的史料,就被删去。可见修史者的个人好恶对于史实的可信度也颇有影响。
    其他诸如年月迁延、资料散失,也可能影响史书的真实性。
    所以,我们处在千年之后,遥究先人往事,实在是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真实的。这是我的第一点看法。
    当然,这一个看法却不等于说,我们尽可在历史的真实性上放松要求,甚至是应需而取,随意诠释。
    但尽管我们坚持认真负责的高标准严要求,也还是会在诠释历史上犯以上两个错误,从而不自觉地更加偏离历史真实。这普遍存在于在坊间诸多谈古说史的书中。
    首先,是忽略了历史人物本身在历史进程及其生命历程中的发展变化,总是以一个标签式的定义来涵盖、推理其整个一生的言行举止。
    比如,易中天在《品三国》中论及孙权的心理时就犯了这样的错误。鲁肃投奔孙权后,为他分析天下形势时说,“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将军应该“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伺机“建号帝王以图天下”。但孙权反应冷淡,说,我只能“尽力一方”,你讲的那些话“非所及也”。二十二年后,孙权称帝,又再提起这个话头说,当初鲁子敬就想到了今天,真可谓是“明于事势”了。
    易先生由此评论道:“可见‘非所及也’是言不由衷,‘明于事势’才是心里话。”我认为不是这样的。二十二年前,孙权初立,曹操势大,能否保住父兄基业尚是未知之数。孙权何敢觊觎天下?所以,“非所及也”应该是心里话。而二十二年后,时移世易,孙权本人也在多年的斗争生涯中走向成熟,而天下的形势时机也已经发生变化,孙权也就有底气和雄心来称帝了。但这并不等于说他早在二十二年前就想称帝了。
    我们亦可再来看看曹操的心路演变过程。就算曹操真的是一个逆篡之人,他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有逆篡之心的。我在《心理曹操》(“心理三国三部曲”之三)中专门分析过这一段。曹操最初的梦想不过是死的时候能够在墓碑上刻着“汉故征西大将军曹侯之墓”。他何尝想过有一天风云际会,他能够官至大汉丞相,成为汉朝的实际掌控者,并最终在儿子曹丕手中实现代汉而立呢?
    其次,是忽略了历史人物所处的历史大背景,而全部以今日之道德标准、社会规范来加以理解。殊不知,即便某一概念在年月流转后依然存在,但其内涵却早已随着时代的推演而流变。这样的理解,只能是误解。
    比如,《说春秋》一书中说到伍子胥逃亡途中幸得一位渔丈人相救。伍子胥提醒他不要泄露自己的行藏,渔丈人立即覆舟自杀,以杜子胥之疑。作者以为这绝不可信。故而在其笔下,渔丈人不过是假装自杀,待伍子胥走后,又再现身。作者还评论道:“……于情于理,老渔夫都没有为一个陌生人自杀的理由。从技术角度来说,一个老渔夫投水自尽恐怕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情。所以,老渔夫只是担心伍子胥杀人灭口,因此做了一个自杀现场保护自己而已。”这样的观点实在是因为没有真正理解春秋时代的大背景以及这个大背景下的人们的社会认知束缚(或局限)所导致的。
    我们暂且先不就此展开详细论述,而是转而看一下新渡户稻造所著的《武士道》这本书。《武士道》里写道:“武士重诺,这诺并不写在纸上,而是口头承诺。倘若写了契约来保证诺的实行,那么不啻对武士身份的侮辱。”实际上,日本武士道的这种精神,不过是我们的春秋遗风罢了。伍子胥之所以要嘱托渔丈人,多少是对他有些不放心。而渔丈人觉察到了这微妙的怀疑,觉得不被信任真是一种巨大的侮辱。与这种侮辱相比,性命又值得什么呢?所以,渔丈人要自杀以明自己之高洁,亦以坚子胥之信任。这才是符合时代背景的历史真相。至于渔丈人对待生命的态度,也正好反映了春秋时代人们的生死观。这也正是“心理吴越”全书所要重点铺叙分析的,在这里就不赘言了。
    总之,上述文字可要之如下:
    1.立足今天,回望历史,我们不能苛求历史是百分百真实的。
    2.诠释历史,必须考虑到历史人物本身的成长演变过程。
    3.诠释历史,必须考虑历史人物所处的历史背景以及当时社会曲主流准则。
    以上三点,和历史本身一样,其实也早已是众人耳熟能详的“老调”了。之所以我要在这里“重弹”一下,就是因为,尽管此乃“老调”,但后来的说史者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忘乎所以,连名家巨子也难以幸免(例子前已详述)。为了避免自己也重蹈覆辙,特在此一一列明,以作为我写作这套“心理吴越三部曲”(《鞭楚》、《辱越》、《吞吴》)时的警示。
    后两点将作为全书正文的基本标尺。而第一点,在这里要再多哕唆几句。
    既然是以心理学为工具来说史,大家的第一个疑问就是我们此前说过.的历史是不是足够真实(因为确实是不可能百分百真实的)?
    我所依据的主要蓝本是明冯梦龙编辑,余图、常功校点的《新列国志》(此书后由清乾隆年间南京文人蔡元放略加润色,订正某些错误,并添加大量评语后,易名《东周列国志》刊行于世)。
    《新列国志》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正史。以这样的一个底本来进行心理说史,是否可靠?这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冯梦龙的《新列国志》是在明余邵鱼《春秋列国志传》的基础上重订和改编的。余邵鱼原著在篇章架构、叙事详略先后、人名地名等方面颇多疏漏。而冯梦龙以《左传》、《国语》、《史记》为主,旁参《孔子家语》、《公羊传》、《谷梁传》、晋史《乘》、楚史《祷杌》、《管子》、《晏子》、《韩非子》、《孙武子》、《燕丹子》、《越绝书》、《吴越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刘向《说苑》等经、史、子、集著作(这其中很多部都是唯正史论者言必称的正史),对原书进行了重大修整,并对旧时地名、名物制度等,依《一统志》一一查明。可见冯梦龙的创作态度(或者说是治学态度)是严谨的,从而,《新列国志》是基本符合史实的,也是可以用作心理说史的基础蓝本的。当然,在以冯梦龙的作品为叙述脉络的同时,我也参考了他所参考过的主要书目,并佐以吕思勉的《中国通史》、《秦汉史》,钱穆的《国史大纲》、《秦汉史》以及柏杨的《中国历史年表》等著述,以力求准确。少数莫衷一是的地方,则依符合基本心理规律为标准予以取舍。
    行文至此,应该告一段落了。但又想起另一个和历史似乎相关的话题,即《新列国志》和《三国演义》一样,是应该列入演义范畴的。这样的历史演义还有很多部。那么,为什么中国历史上会出现如此之多以戏曲、评书、小说等面目出现的历史演义呢?
    事实上,演义正是老百姓所写的史书。
    因为,正史的话语权始终是掌握在统治者手中的,民间的草根一族并不能在正史上参与自己的意见。但他们同样会将自己的道德偏好、价值判断投注于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上,这就形成了为数众多的历史演义。而忠奸善恶、抑扬褒贬,正好反映了老百姓的心理认知与抉择。我们的这一部心理说史,以基本符合史实的演义为蓝本,正可以说是共百姓欢与悲,为百姓鼓与呼,又何必去苦苦追寻遥不可及的“百分百真实”呢?

    文摘

    版权页:



    要知道,这样亵玩掌控楚国的第一人,风险也是很大的。如果楚平王不为所动,费无忌的脑袋就要搬家。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能量推动费无忌去这样冒险一搏呢?
    说白了,费无忌曾经有过一次成功忽悠楚平王的重大经历。
    原来,在楚国边上,有两个小诸侯国陈国和蔡国。楚国在前一任国君楚灵王当政时,吞并了这两个小国(楚灵王偏爱细腰美女,“楚王好细腰,一国皆饿死”,说的就是他)。楚灵王随后封大将穿封成为陈公、弟弟公子弃疾为蔡公(所谓的三楚,说法之一就是指楚国本土加上陈蔡二地)。原蔡国大夫归生之子朝吴因此侍奉公子弃疾。朝吴心怀故国,朝思暮想要复国。他趁楚灵王远征徐国,滞留不归之际,挑动蔡公弃疾叛乱。弃疾遂继位为王,这就是楚平王。楚平王得位之后,应朝吴之请,寻访陈蔡两国国君后裔,恢复了两家的封国,分别为陈惠公和蔡平公。当然,这两个小国,仍然是楚国的属国。这件事为楚平王赢得了很好的名声。
    后来,蔡平公立嫡子朱为世子,但其庶子东国觊觎继承权,想要取而代之。东国知道费无忌正是楚平王跟前的大红人,于是私下里用厚礼贿赂费无忌。等到蔡平公死后,费无忌就假传楚平王的命令,让蔡国人将世子朱驱逐出境,改立东国为君。
    费无忌插手这件事,真可以说是利令智昏。他不过是一个佞臣,竟敢假传楚平王之命,干涉属国国君的废立之事,一旦泄露,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
    当楚平王后来得知蔡国人将原世子朱驱逐出境之事,并就此询问费无忌时,费无忌一开始以为大祸临头了,慌乱中捏造了一个并不太充分的理由,说:“朱将要背叛楚国,所以蔡国人对其不满,这才将其驱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