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第3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31.50元~31.50
  • 作者:袁行霈(作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3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411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第3版)》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中国是诗的国度,诗的奥秘历来为人所乐道,而诗的艺术真谛又往往在可谈与不可谈之间,这正是诗评诗话、千言万语,而未足穷其情,诗学美学、层出不穷,终难尽其意。

    作者简介

    袁行霈,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主要著作有:《中国诗歌艺术研究》、《陶渊明研究》、《陶渊明集笺注》、《中国文学概论》、《唐诗风神及其他》、《中国诗学通论》(合著)等,主编有四卷本《中国文学史》及四卷本《中华文明史》。

    目录


    自序
    上编
    中国古典诗歌的多义性
    中国古典诗歌的意境
    中国古典诗歌的意象
    言意与形神——魏晋玄学中的言意之辨与中国古代文艺理论
    诗与禅
    中国古典诗歌语言的音乐美
    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鉴赏
    天趣——中国诗学的追求
    寄托——以美人香草为中心

    下编
    屈原的人格美及其诗歌的艺术美
    陶渊明崇尚自然的思想与陶诗的自然美
    陶谢诗歌艺术的比较
    王维诗歌的禅意与画意
    李白诗歌与盛唐文化
    李白的宇宙境界
    李杜诗歌的风格与意象
    杜甫的人格与风格
    白居易的诗歌主张与诗歌艺术
    苦闷的诗歌与诗歌的苦闷——论李贺的创作
    长吉歌诗与词的内在特质
    温词艺术研究——兼论温韦词风之差异
    试论柳词的俚俗
    词风的转变与苏词的风格
    以赋为词——清真词的艺术特色
    陆游诗歌艺术探源
    中国山水诗的艺术脉络

    增订本后记

    序言

    中国是诗的国度,诗的奥秘历来为人所乐道,而诗的艺术真谛又往往在可谈与不可谈之间,这正是诗评诗话、千言万语,而未足穷其情,诗学美学、层出不穷,终难尽其意。此古今作者所以各有一得也。
    人之会心,或囊括宇宙,或隐入针锋,灵犀脉脉,若相问答。行霈为学多方,长于分析,每触类而旁通,遂游刃于群艺,尝倡边缘之学;举凡音乐、绘画、宗教、哲学,思维所至,莫不成其论诗之注脚。本书上编盖由浅入深,沿波以探源;下编则青山历历,峰峦自见。仿佛两条坐标轴构成一幅坐标图,交辉映照,互为表里。话固不可以若是其几也,譬喻又总是跛足的,不知其可耶非耶。
    多年来行霈时叩我柴扉,每纵谈终日,乐而忘返;盖习以为常,亦性之所近也。今行霈有论集新成,行将问世,要领具见自序中,又更属我作数语,因欣然命笔,聊为开卷之补白。

    后记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从1987年出版到现在已经九年了。多承读者厚爱,他们对这本书似乎还有兴趣;出版社提议重版。我于是趁着这个机会订正了原书里的一些错字,并且增加了三篇论文,作为增订版奉呈于读者面前。这样,下编所讨论的诗人遂增加至14人。至于书中的观点和资料则保持原貌,没有改动。
    初版时没有说明每篇论文发表的时间和刊物,现在一并开列于后:
    《中国古典诗歌的多义性》(《北京大学学报》1983年第二期);
    《中国古典诗歌的意境》(《文学评论》1980年第四期,原题为《论意境》);
    《中国古典诗歌的意象》(《文学遗产》1983年第四期);
    《言意与形神——魏晋玄学中的言意之辨与中国古代文艺理论》(《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丛刊》第一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出版,原题为《魏晋玄学中的言意之辨与中国古代文艺理论》);
    《诗与禅》(《文史知识》1986年第十期);
    《中国古典诗歌语言的音乐美》(收入《中国文化纵横谈》,华中工学院出版社1986年10月出版)。

    文摘

    在一般场合下,使用语言的时候,一个词只传达一种意义,而排斥它的其他意义,以避免发生歧义。而双关却是让两个意义并存,读者无法排斥掉其中任何一个。
    双关义可以借助多义词造成。例如,“远”有两种意义:远近的“远”,表示空间的距离长;久远的“远”,表示时间的距离长。《古诗十九首》中“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的“远”字,就可以作这两种不同的解释,或者两方面的意思都有。关于这个“远”字的双关义,朱自清先生在《诗多义举例》里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又如贺知章的《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前两句用碧玉形容柳树,一树绿柳高高地站在那儿,好像是用碧玉妆饰而成的。碧玉的比喻显出柳树的鲜嫩新翠,那一片片细叶仿佛带着玉石的光泽。这是碧玉的第一个意思。碧玉还有另一个意思,南朝宋代汝南王小妾名叫碧玉,乐府吴声歌曲有《碧玉歌》,歌中有“碧玉小家女”之句,后世遂以“小家碧玉”指小户人家出身的年轻美貌的女子。“碧玉妆成一树高”,可以想象那袅娜多姿的柳树,宛如凝妆而立的碧玉。这是碧玉的第二个意思。碧玉这个词本来就有这两种意思,而在这首诗里两方面的意思似乎都有,这就造成了多义的效果。又如,“虚室”这个词,陶渊明在《归园田居》里两次用到它:“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白日掩荆扉,虚室绝尘想。”前一个“虚室”与“户庭”对举,后一个“虚室”与“荆扉”连用,可以理解为虚空闲静的居室。然而,“虚室”又见于《庄子·人间世》:“瞻彼阕者,虚室生白,吉祥止止。”陆德明《经典释文》引司马彪语:“室比喻心,心能空虚,则纯白独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