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一间自己的房间(彩图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7.50元~7.50
  • 作者:弗吉尼亚·伍尔夫(作者),田翔(译者)
  • 出版社:辽宁教育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28908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间自己的房间(彩图版)》:生活中的利害关系并不蕴藏于人们的所作所为之中,甚至也不蕴藏于他们的相互关系之中,它主要蕴藏于同某个第三者联络的能力之中。

    名人推荐

    弗吉尼亚?伍尔夫将英语“朝着光明的方向推进了一小步”。
    ——爱德华?摩根?福斯特(20世纪英国著名作家)
    我为《自己的一间房间》里奋发的女性意识、拼搏和顽强的尝试所震惊。
    ——艾德里安娜?里奇(当代美国女作家)

    媒体推荐

    弗吉尼亚·伍尔夫将英语“朝着光明的方向推进了一小步”。
      ——爱德华·摩根·福斯特(20世纪英国著名作家)
    我为《自己的一间房间》里奋发的女性意识,拼搏和顽强的尝试所震惊。
      ——艾德里安娜·里奇(当代美国女作家)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弗吉尼亚·伍尔夫 译者:田翔

    弗吉尼亚·伍尔夫,(1882-1941),英国著名女作家,自小生活优裕,其父博学多才,交游甚广,家中丰富的藏书、与文化精英圈的密切接触,培养了她深厚的文化根柢和高雅的审美情趣。伍尔夫在小说创作和文学评论两方面都有卓越的成就,同时也是女权主义运动的先驱人物。其代表作品有《到灯塔去》、《海浪》、《达洛卫夫人》等。

    文摘

    我清楚我永远也无法履行一名演讲者首要的责任:在一个小时的演讲之后给你们一块纯洁的真理的结晶,裹在你的笔记本之中,永远保留在壁炉架上。我能做的不过是在次要问题上为你们提供意见,关于一件很小的事:一个女人如果想写小说,就必须有钱,以及一间自己的屋子。如此一来,你们会觉察我压根就没回答关于女人的真正性格和小说真正的性质这类较大的问题。我逃避了对这两个问题下结论的责任。依我看,妇女和小说仍然是一个尚未解答的问题。但为了补偿,我将尽力解释我怎么会有关于屋子和钱的想法。我要在你们面前随心所欲地剖析我产生那样思想的根源。或许当我把那想法背后的偏见显露出来,你们会意识到它们和妇女与小说都有点关联。无论如何,只要一个题目十分有辩论的价值——但凡和女人相关的问题都是如此——那就别指望其人能说出真理来。他只能解释他所有的想法,他只会让他的听众观察演讲者的局限、偏见、怪癖,好让他们自己得出结论。这其中小说包含的真理似乎比事实多,因此我利用小说作者应有的自由与特权来讲述我前两天的故事——我担负着你们沉重的题目,思索它,与它形影不离。我无须说明我所叙述的都是虚构,牛津和剑桥是虚构的,费恩汉姆亦然,“我”不过意味着一个非现实之人的方便术语。我会吐出很多谎话,不过有些真理也掺杂其中;去寻出真理,并决定哪些部分是值得保留的,就是你们的事儿了。你们若不这样做,那自然就把它扔到纸篓里,之后全然忘记。
    那么这就是我(叫我玛丽?贝登,玛丽?赛登,或是玛丽?卡迈克尔,或是任何你喜欢的名字,完全没有关系),在一两个星期前,在绝佳的十月天气中,坐在一条河岸边的沉思。我提及的衣领,妇女与小说,逼着我对这引起各种偏见和情感的题目下结论,令我沮丧。左右两边长着某种灌木,金黄色的和鲜红色的花朵如火如荼地开放,甚至就像燃烧的火焰。在不远的岸边,披着凌乱头发的垂杨在无休止地哭泣。河水映出了天空、桥梁、鲜红似火的树木,在一个大学生划船冲破那些倒影之后,它们又再次合拢。在那儿,一个人完全可以沉浸在思考中,一坐一天。思考——给它一个不搭配的高雅的名字——已经把它的钓线坠到水中了,钓线反复地在水草和倒影中摆动着,让水把它举起又扔下,末了——你知道的,就是那么轻轻地一拉——在这钓线的低端蓦然有了意味,然后你谨慎地把它拖上来,再小心地把它摊开。啊,一旦摆在青草上,我的想法变得多么渺小、多么无足轻重。它和一种鱼类似,高明的渔夫把它重新投放在水中,以便于它生长,好让人食用。我现在不用那种想法让你们伤神,倘若仔细观瞧,我说的话已含有答案的因子。
    可不管它多么渺小,它自身仍有神秘的特质。如果思量它,它就让你激动。若对它深究,会让你思想的海潮汹涌澎湃,想安静都难得。当我意识到自己正迅捷地穿越草地,一个男性的身影闪现了出来,横亘在前。他让我糊涂,因为他衣着古怪,把礼服与衬衫搭配,还对我指手画脚。他的表情杂糅着恐惧与愤怒——他是教区的警官,我是个女子。这是草坪,那是小路,都是学者的专区,而我的属地是砾石地面——上述的想法是瞬间产生的,当我站稳后,警官不再比比画画,恢复了常态。对于那些大学的学者来说,属于他们的草坪被凌踏了300年之久,当他们保护他们的草坪时,却把我的小鱼(我的想法)吓得踪迹皆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