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鲁迅经典最全集(超值白金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11.90元~11.90
  • 作者:鲁迅(作者),黎娜(编者)
  •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31165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鲁迅经典最全集(超值白金版)》:他的散文文辞优美,意趣盎然,余味悠长,有着温暖的底色和温情的流露。童年的欢乐、成长的艰辛、生命的苦难,欢乐的百草园、精彩的社戏,善良的长妈妈、久病的父亲、古板的寿镜吾先生、真诚的藤野先生,这一切,都是几代人的阅读回忆。
    他的小说主题深沉、语言凝重、故事曲折,人物形象历久弥新。《故乡》的伤感,《药》的沉重,《祝福》的冷峻,《阿Q正传》的讽刺,《故事新编》的幽默,都是沉甸甸、发人深省的佳作。
    他的杂文,犀利、老辣、缜密、鞭辟入里,读来酣畅淋漓。从批驳“友邦惊诧”到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从“拿来主义”到“脸谱臆想”,机智的文辞间,无不体现着大师的智慧、亲切与从容。
    他以笔代戈、奋笔疾书,战斗一生,被誉为“民族魂”。
    他就是鲁迅。
    一生的读书计划永恒的收藏经典
    阅读者的精品?欣赏者的上品?馈赠者的佳品?收藏者的珍品,思想的力量、文化的魅力和图画的色彩一起流淌。

    媒体推荐

    看看鲁迅全集的目录,大概就没人敢说:这不是个渊博的人……学问比他更渊博的,以前有过,以后还有;象他这样把一时代治学的方法都抓住,左右逢源的随时随事都立在领导的地位,恐怕一个世纪也难见到一两位吧。
      ——老舍

    目录

    狂人日记
    孔乙己

    明天
    故乡
    阿Q正传
    社戏
    祝福
    在酒楼上
    秋夜

    伤逝——涓生的手记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阿长与《山海经》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藤野先生
    为了忘却的记念
    记念刘和珍君
    世故三昧
    一件小事
    风波
    端午节
    白光
    兔和猫
    鸭的喜剧
    补天
    幸福的家庭——拟许钦文
    肥皂
    求乞者
    复仇(其一)
    复仇(其二)
    风筝
    好的故事
    过客
    长明灯
    示众
    失掉的好地狱
    高老夫子
    墓碣文
    颓败线的颤动
    死后
    孤独者
    弟兄
    离婚
    这样的战士
    狗·猫·鼠
    一觉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常
    父亲的病
    琐记
    范爱农
    奔月
    铸剑
    非攻
    理水
    采薇
    出关
    起死
    “友邦惊诧”论
    拿来主义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略论中国人的脸
    流氓的变迁
    从讽刺到幽默
    我之节烈观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娜拉走后怎样——一九二四年一月十七日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文艺会讲
    未有天才之前——一九二四年一月十七日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友会讲
    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
    文学和出汗
    从胡须说到牙齿
    咬文嚼字(一至二)
    谈皇帝
    关于《三藏取经记》等
    读书杂谈——七月十六日在广州知用中学讲
    卢梭和胃口
    无声的中国——二月十六日在香港青年会讲一

    “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柔石小传
    上海文艺之一瞥——八月十二日在社会科学研究会讲
    谈金圣叹
    从幽默到正经
    现代史
    言论自由的界限
    不求甚解
    谈蝙蝠
    “吃白相饭”
    诗和预言
    晨凉漫记
    中国的奇想
    秋夜纪游
    爬和撞
    打听印象
    喝茶
    难得糊涂
    青年与老子
    忆韦素园君
    忆刘半农君
    说“面子”
    脸谱臆测
    论俗人应避雅人
    论“人言可畏”
    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
    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
    北人与南人
    看书琐记(一)
    看书琐记(二)
    看书琐记(三)

    文摘

    版权页:



    狂人日记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跟,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都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三)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她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她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陈老五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佃户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明是暗号。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我哪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
    (四)
    早上,我静坐了一会儿。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