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伏羲伏兮:一位昙花市长的浮沉风景[平装]
  • 共1个商家     24.00元~24.00
  • 作者:王强(作者)
  • 出版社:河南人民;第1版(2006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50584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后记

    文摘

    书摘
    管冠南做梦也没有想到,53岁的他居然成了当代的“穆桂英”,到平
    原省人口最多的地区挂帅出征,任中共沙颍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未来
    沙颍撤地建市政府筹备组组长。这个决定实在出乎他的意料,而且太突然
    ,在小道消息满天飞,各个层次都难保官场人事调配秘密的今天,事先居
    然没有丝毫的蛛丝马迹。
    昨天下午三点半,他刚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坐下,一阵急促的电话
    铃响起来。开始他没有理会,他主持的研究单位下午哪有火辣辣的急事。
    电话铃还在响,他不情愿地拿起电话,就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京腔:“冠
    南同志啊,你好大的架子,连我的电话都不接。”原来是省委书记,他感
    到惶恐,三年来,他每见省委书记、省长都得预约多次,即便是书记、省
    长们找他,也只是让秘书打个电话。这位博士书记有什么事?百花公司重组
    、南水北调论证、省会商贸城方案……他脑子里闪回最近省经济研究中心
    急办的一个个课题。“是冠南同志吗?怎么不说话?”省委书记略有不满。
    “哦,是我,是我。”他很快恢复了镇静,“我这不是在洗耳恭听嘛。”
    他想同书记调侃两句。“别哕嗦,四点半到我办公室来。”“带哪方面材
    料?”他忙问。“什么都不带。”书记说完就放下了电话。
    从省经济研究中心到省委,最多只有十分钟的路程。他看看表,还有
    五十分钟的时间。他站起身,给自己倒了杯“信阳毛尖”,又点了根白盒
    “金芒果”,开始琢磨书记为何急匆匆地召见他,因为书记不像过去那样
    点明话题。不会是谈研究中心的工作,他肯定地想。三年前省经济研究中
    心的确是一盘散沙,他接手后,调整了处室,明确了责任,要求关键处室
    眼睛向下,深入农村,深入基层,联系实际,拿出了不少好的建议供省委
    、省政府决策参考。研究中心的报纸、杂志通过改制、招聘,办报刊的方
    向彻底扭转,面貌焕然一新,分别被评为全国社科类优秀报刊。他大吸了
    一口烟,看着徐徐吐出的烟圈在眼前渐渐飘散。是宛丘城建的告状吗?那事
    是四年前的事,仅仅是违规,但早已处理过,自己行政记过的处分已装在
    他的档案里。莫非是管城烟厂的事?管城烟厂厂长与他私交甚笃,他们认识
    多年,直到现在他一直抽着管城烟厂生产的、发给内部职工的白盒“金芒
    果”。虽然烟厂厂长遣携儿子、带“小蜜”、携巨资外逃的因素很复杂,
    可他离开管城这个县级市市委书记的位置已经十年了。
    他喝了口“信阳毛尖”,瞥了瞥对面墙上挂的刘炳森的四个字“天道
    酬勤”,心想,天道不一定酬勤,天事从来高难问,不猜算了。继而,他
    又笑自己,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卑下,成了戚戚之人?
    四点三十分,管冠南准时赶到省委书记的办公室门口。他轻轻地敲了
    敲虚掩的门,秘书小郭迎了上来,对他笑了笑说:“晚上书记要请你打‘
    双升’呢。”“他有那雅兴?是你逗你老师开心吧?”小郭曾是平原大学的
    研究生,他十年前作为兼职教授,给小郭讲过课,彼此之间相当熟悉。他
    们笑着走进书记的套间。
    “冠南同志,请坐。”省委书记合上文件夹,从写字台前走过来,与
    管冠南一起在罩着白布的沙发上坐下来。“你老家好像是少林寺的吧?”省
    委书记问。
    “少林寺东南,离颍河不到两公里。”他惊诧书记的好记性,他记得
    他曾对书记说,他是少林寺第十四棍僧,无法无天。
    “十四棍僧,但姓管。”书记问,“你那管姓与管城、管仲有什么渊
    源没有?”
    原来真是想侃大山,怪不得刚才小郭说晚上还打“双升”呢。他接过
    小郭递上的茶杯,从口袋里掏出烟,向书记让了一根,见书记摆摆手,就
    自己点上,摆开架势,向书记娓娓道来。他说,周武王灭商后,封三弟叔
    鲜于管国,称管叔,管国在平原省会一带。管叔因反对周公旦摄政,与被
    封于宋国的商纣王之孙武庚和封于蔡国的兄弟蔡叔等联合发动叛乱,被周
    公镇压下去:管叔被杀,其子孙便以管为姓。后来周穆王又有庶子封于管
    ,后代也以管为姓。管仲生活的年代距此不远,应当是周穆王庶子的后人

    见省委书记津津有味地听,他喝了口水,又说,管仲出生时已贫贱,
    先事齐公子纠,在公子纠与公子小白争夺王位的斗争中失败。后由鲍叔牙
    推荐,被齐桓公小白任为上卿,尊为相父。管仲辅佐齐桓公治齐四十年,
    在尊王攘夷的口号下,实行改革,富国强兵,联合诸侯,使齐国成为春秋
    时期的第一个霸主。管仲提出发展工、商、渔、铁、盐业,相地而衰征;
    寓兵于民,扩大兵源;举贤任能,不论贵贱。提出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
    足则知荣辱的观点。把礼、义、廉、耻作为国之四维,认为四维不张,国
    乃灭亡。
    说到这里,他看书记抬眼看墙上的钟表,忙打住话题:“噢,我说多
    了。”不料书记说:“不多、不多。你知道吗,管仲是生在颍上,颍上是
    我老家的一个县,应该是我的老乡呢。”
    “不,”管冠南认真起来,“颍上有两种说法,一是颍水的上游,二
    是指颍邑。西周时,颍邑的治属在登封东南,而颍上县是隋朝才设。”
    “哈、哈,”看着这位老兄带着稚气的执拗,省委书记大笑起来,这
    位中国著名学府的博士生、中国最年轻的省委书记,他自然知道管冠南所
    谈的这些。见已经较真的管冠南,他豁达地说,“连我你也敢争,怪不得
    人家说你是常有理呢,冠南同志,你对你最近的工作有什么考虑吗?”
    “我觉得现在挺不错的,当年林则徐因病辞职返乡,曾在居室里挂一
    副对联,说是坐卧一楼间,因病得闲,如此散材天或恕;结交千载上,这
    时为学,庶几秉烛老犹明。读点书,写点文章,搞点调研,其乐融融。”
    “哦,看来对省委三年前调你回省城还耿耿于怀呢。我听人说你在办
    公室里挂有一副自题联,写着‘粗茶淡饭布衣裳,这点福让老夫享;齐家
    治国平天下,那些事有后生当’?”
    管冠南心里一怔,这是哪路神仙又告御状,连这副楹联书记都知道,
    看来以后真得再防一点。他忙解释说:“我办公室还挂有一幅‘天道酬勤
    ’。”
    “冠南同志,”省委书记说,“你在宛丘工作的那几年,我刚到省政
    府工作,对你这个常务副专员的工作是肯定的。虽然你捅了不少娄子,也
    背了个不大不小的处分,但省委也有难处,你就别计较了,风物长宜放眼
    量嘛。”
    管冠南知道,书记那时作为省长,对他是非常关照的。处分是个偶然
    事件,当时的专员在中央党校学习,他主持行署工作,谁让宛丘的歌舞厅
    失火烧死烧伤数十人呢。那些攻击自己的人正好找到了借口,要不是书记
    当时极力争取,处分会更重,就连经济研究中心主持工作的副主任这个位
    置也坐不上。就连忙说:“谁敢计较,又怎么能计较呢?”
    省委书记说:“冠南同志,你知道的,沙颍地区在全省人口最多,也
    最落后。我和几位书记谈了多次,感觉到还是你去合适一些。改革开放都
    二十年了,沙颍地区本级财政收入才一个多亿,不及南方一个村,人均GDP
    不足全国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你知道,周治平是中组部从东北交流过来
    的后备干部。他做了三年多专员,有一半时间都是在省里、在北京跑钱发
    工资。四处‘冒烟’,积重难返,也真难为他了。这次省委下决心调你过
    去,任副书记、行署专员,撤地建市政府筹备组长,同治平同志一起,迅
    速改变落后局面,赶超全省的平均水平。”
    望着书记热切、不容推诿的眼神,管冠南问道:“省委决定了?”
    “刚开过常委会。常委委托我同你谈话。”书记严肃起来,“省委要
    求你,一、加强班子团结,尤其同周治平同志的团结,形成合力,减少内
    耗;二、发扬拼搏精神,大开放,大跨越,尽快构建平原东部中等城市框
    架;三、减轻农民负担,提高下岗职工的就业率,保持社会稳定。至于以
    后的工作,省委还要部署。你有什么要求吗?”
    P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