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们人民:宪法的变革(修订版)[平装]
  • 共4个商家     46.40元~49.30
  • 作者:布鲁斯·阿克曼(BruceAcerman)(作者),孙文恺(译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6949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们人民:宪法的变革(修订版)》编辑推荐:博观译丛。

    媒体推荐

    这是一部关于我们人民怎样推动了宪法变革的上乘之作;该书发人深省、引人入生。阿克曼在这部将历史、政治和宪法学知识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著作中讨论了如下问题:内战和新政促成了大规模的宪法变革。
      ——凯斯·桑斯坦(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书涉及的内容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阿克曼对美国宪法史进行了一次从1787年宪法的制定到当代的全面考察。虽说对宪法发展的某些时期还可以做更为详尽的论述,但阿克曼的工作还是从知识学的角度对宪法发展的全部历史进行了一番梳理。据我所知,没有哪部著作试图实现这一宏伟蓝图,并且把工作做得如此之好。本书的出版对于文学领域也是一个不小的贡献。可能肯定,它将引起人们广泛的关注和持久的争论。
      ——埃尔文·凯墨利恩斯基(南卡罗来纳大学法学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布鲁斯·阿克曼(Bruce Acerman) 译者:孙文恺

    布鲁斯·阿克曼(Bruce Ackerman) 1964年获哈佛大学文学学士学位(B.A);1967年获得耶鲁大学法学学士学位(LL.B.);现为耶鲁大学法学与政治学教授。作为一位多产的作家,阿克曼迄今为止出版的十五部著作在政治哲学、宪法学、公共政策领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其代表作包括《自由国家中的社会正义》(Social Justice in the Liberal State)以及阐释宪法史的多卷本著作《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阿克曼是美国法学会和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会员,是美国哲学协会亨利·菲利普法学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
    译者简介:
    孙文恺,1972年出生于内蒙古赤峰;1993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法律系,两年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并于2001年获法学博士学位;现为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在《中国社会科学》、《环球法律评论》、《法制与社会发展》等杂志发表论文二十余篇,出版《社会学法学》小册子一本。近年受教授职称的“胁迫”,一度被动地卷入了“本质上必然是主动”的思考之中。在自忖“怀疑一切、宽容一切”当奉为读书之信条时,也逐渐发现:在做令“上帝发笑”的事情时,人们原本也可以跟着上帝一起笑。

    目录

    致谢
    译者序
    修订版译者序
    第一部分 建国时期
    第一章 高级立法
    先知的预言
    《我们人民:宪法的根基》一书
    法律职业者的描述:关于重建和新政的主流法律理论
    超越宪法第5条
    重建开创的宪法改革模式
    从重建到新政
    从罗斯福到里根及其后
    超越形式主义

    第二章 建国时期宪法的重构
    “会议”蕴涵的智慧
    问题之所在
    花车效应
    发出宪法改革的信号问题
    费城制宪会议提案及决定该提案命运的宪法批准程序
    宪法的批准:各州中的制度花车
    宪法的巩固
    从实践到理论

    第三章 作为宪法改革先例的1787年宪法
    方法论问题
    宪法第5条的含义
    制宪会议的含义
    重读宪法文本:宪法改革实践合法化的动力之源
    建国时期宪法的缺陷
    这是法律吗?

    第二部分 重建时期
    第四章 法律形式主义者的两难处境
    一个尚未提出的问题
    1865年12月
    南部各州丧失重返国会之资格的根据
    南部各州法律地位的恢复及其自相矛盾的根据
    两难之二:宪法第14修正案的批准
    斩断戈尔迪之结
    战争造就了宪法第13、14修正案?
    沉寂之声

    第五章 总统领导权
    从建国时期宪法到重建时期宪法
    第一阶段:总统选举发出的宪法改革信号
    第二阶段:宪法修正案的提出
    总统领导权对宪法批准程序之影响
    非常规的宪法第13修正案的批准过程
    宪法改革的巩固
    非常规的宪法改革之举的保守性

    第六章 会议国会
    此为何时?
    总统领导权的作用
    发出宪法改革的信号阶段
    提出宪法改革的动议阶段
    决定宪法改革命运的选举
    法律条文主义的反思

    第七章 人民授权的含义:年中期选举内涵的诠释
    一次决定宪法改革命运的选举?
    约翰逊的法律形式主义观点
    捍卫人民授权的会议国会
    国会与宪法批准程序的国家化
    三足鼎立的先例

    第八章 伟大的变革
    宪法第14修正案的批准与巩固
    渐露端倪的挑战
    总统的反击
    扑朔迷离的1867年选举
    国会的对抗
    麦克卡德尔案
    弹劾案
    批准宪法修正案斗争的延续
    西华德的最终立场
    宪法第14修正案的巩固:年选举
    宪法第14修正案的巩固与联邦最高法院
    常态政治的回归
    超越托克维尔

    第三部分 现代时期
    第九章 从重建到新政
    方法论问题
    对法律形式主义的正式否定
    重建与新政之间的相似之处
    宪法第5条的视角
    类修正案赖以存在的政府部门结构
    反观重建

    第十章 反思新政
    总统领导权的勃兴
    发出宪法改革信号的选举
    日渐成型的宪法改革方案
    宪法改革方案的改善
    决定宪法命运的选举

    第十一章 胎死腹中的宪法修正案
    严格形式主义:新政宪法改革的必由之路?
    总统的动议
    公众的讨论
    参议院听证会
    及时转向——及其他替代性方案
    严格条文主义视角的重新考察

    第十二章 传统的再现还是创新?
    为联邦最高法院的“及时转向”申辩
    新政宪法原则的批准与巩固
    参议院的批准以及认可法官任命的选举
    革命性的法院判决意见
    结论:创新还是传统的再现?

    第十三章 宪法的重塑
    规则、实践与原则
    深层的结构
    宪法的身份
    从罗斯福到里根——及其后
    常规的与以改革为目的的联邦最高法院法官任命
    凯西案的含义
    为改革目的而任命法官的做法有何不妥?
    为改革目的而任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做法需要改革吗?
    虚拟的宪法改革例证
    人民主权的动议
    法学理论上的疑点
    索引
    译后记
    修订版后记

    序言

    200多年前,对美国历史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几十位政治精英聚首费城,以其超人的勇气、非凡的智慧和高超的政治斗争技巧,提出并动员人们批准了费城制宪会议制定的那部与当时尚行之有效的《邦联条例》之字面和精神皆相背离的1787年宪法。这部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部成文宪法开门见山地指出,“我们美利坚合众国人民,为建立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制定本宪法”。
    20世纪末期,美国人布鲁斯·阿克曼在其著作《我们人民:宪法的变革》一书中指出,“我们美利坚合众国人民”是宪法变革的动力之源。
    那么,布鲁斯·阿克曼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他又是以什么方法来论证其观点的?他提出这样的观点有什么现实意义?……这些问题要求我们说明以下几对概念,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几对概念也是贯穿全书的主脉。

    后记

    1999年5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在法律出版社见到了阿克曼教授的这部著作“WethePeople:Transformations”。同样因为偶然的机会,我成了这部书的译者。当初本打算以半年的时间完成这部译著,但是当我开始着手这项工作的时候,发现问题远没有如此简单。
    艰难而又松散地译了十多个月后,博士学位论文的写作开始提上了议事日程——译事被迫搁浅。2001年7月,我来到了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工作。本想利用暑假两个月的时间完成此书,但这两个月却被我用来适应“火炉”的闷热。因此,这部书后几章的翻译和全书的二校、三校都是在此后的课余时间做完的。
    感谢我的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吕世伦教授,他对整本书的翻译工作一直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如果没有他的鼓励和督促,我也不知道这部书何时会面世;感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朱景文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的苏力教授和南京大学法学院的张千帆教授,在译事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曾不止一次地在他们那里寻求技术上的指导和帮助。

    文摘

    第一部分 建国时期
    第一章 高级立法
    先知的预言
    美国同胞们,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布满了荆棘。我们居无定所,四处漂泊。政治领袖们的奋斗精神正在消退,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消磨殆尽了。他们忘记了政府的基本目标。
    我们早就应该牢牢地将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每一个人在生活中对这个国家索取的太多了。现在,当这个伟大国度江河日下的时候,我们能熟视无睹,保持沉默吗?
    不!我们必须在实现民族复兴的运动中紧密团结起来,尽管这意味着自我牺牲。在政府获悉我们的呼声之前,我们不会停止这种努力。
    人民必须重新掌握对政府的控制权。我们将为推动法律兑现其对美国人民的承诺而奋斗。
    自从第一个英国人在北美殖民以来,这个声音一直回响在这块大陆上。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从未如此长时间地没能听到人们为这个国家的衰落而开出各种药方,因此我们应该重新提起这一话题。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产生沉寂下来的念头——我们绝对没有理由宣称自己来到了一块福地。美国人已经变得过于散漫、自由,以至于很多人无法想象——只要共和国存在一天,为争取其国家身份而进行的斗争就不应停止。如果这种状况不加以改变,我们所许下的为公民权斗争的诺言会自觉地向良性转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