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唐传奇:跋扈天朝的飞扬旧事[平装]
  • 共1个商家     11.60元~11.60
  • 作者:王连文(作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黄山书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10844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唐传奇:跋扈天朝的飞扬旧事》:《国学杂谭》系列图书其国学的主题元素是毋庸置疑的,是对于中国传统经典文化的弘扬。“杂”者,兼容并收、发隐抉微、钩沉考逸也;“谭”者,品读、新解、成一家之谈也。《国学杂谭》就是传播国学的新的途径和路线,国学就此进入你的生活。
    先秦恢宏,魏晋风流,唐宋繁华,明清纷杂。多少典籍浩瀚,千载名家璀璨。古人留下的笔墨,最是民族灵魂深处的骄傲,自有颠簸不破的生命真谛。《国学杂谭》编委会选取垂为世范、风流蕴藉的著作,加以别开生面、摇曳多姿的文字品读,并匹配以精心遴选的传世名画及相关图片,让读者穿越文字的迷雾,真正进入历史中那一个个鲜活神奇的时代,品味传统文化的经典风韵。
    一种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从没有丢失,一种宁静致远的生命形式仍可以借鉴,就从《国学杂谭》系列图书开始。
    经典永不褪色,国学历久弥新。
    隋汾阴侯生,天下奇士也。王度常以师礼事之。临终,赠度以古镜,日:“持此,则百邪远人。”度受而宝之。镜横径八寸,鼻作麒麟蹲伏之象。绕鼻列四方,龟龙凤虎,依方陈布。四方外又设八卦,卦外置十二辰位,而具畜焉。

    目录

    前言
    王度
    古镜记
    佚名
    朴江总白猿传
    陈玄佑
    离魂记
    洸既济
    枕中记
    辛朝威
    柳毅传
    蒋防
    霍小玉传
    孛公佐
    南柯太守传
    谢小娥传
    白行筒
    李娃传
    阵鸿
    长恨歌传
    尤稹
    莺莺传
    牛僧孺
    崔书生
    齐推女
    韦罐
    周秦行纪
    薛渔思
    板桥三娘子
    叶静能
    薛调
    无双传
    杜光庭
    虬髯客传,
    姚氏三五
    包湑
    峡口道士
    李复言
    薛伟
    定婚店
    李卫公靖
    张老
    薛用弱
    王之涣
    贾人妻
    袁郊
    红线
    裴铏
    昆仑奴
    聂隐娘
    高昱
    马拯
    金刚仙
    皇甫枚
    绿翘
    非烟传
    段成式
    皇甫氏
    牛峤
    孙棨
    温庭筠

    序言

    唐朝传奇是以史传笔法写奇闻异事的小说,鲁迅在肯定这一时期的小说文学成就的时候,说这是一个有意为小说的时代,可谓一语中的。
    唐传奇的功绩在于它在秉承了前面的志怪和记人事的笔记小说的同时,有了自己的风格和更为广阔的写作范围,甚至把一些近在眼前的事情都纳入到文字的组织范围之内了,这首先是写作之人集体认识上的一个突破。再者,传奇的讲述已经不再是单纯地记叙或者讲述,而是在原有素材的基础上,加进去许多文人自己的独立创作成分,并且很多篇章都有他们鲜明的褒贬态度,主题也被积极地推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一定程度上来说,传奇是一种可以供今人对唐朝进行考察的风物志,它透露着大唐这个跋扈天朝上下的细节。它的一些篇目,同其他作品诸如诗歌散文一样,已经成了整个民族对这个朝代念念不忘的理由。
    唐传奇是一个难以复制的小说高峰,正像那个朝代一样,是个难得再见的盛世。我们在一种叫做唐传奇的小说文体里,从一个个叫做唐传奇的本子里,攫取到了愉快的力量,其中也不乏智慧的营养,这就足够了。为这样的文字作匹配的品读,写作者的感觉便像是为神像穿衣描容,心里总有唯恐不及的惮虑。

    文摘

    插图:




    王度
    古镜记
    品读二
    事物之间的联系是普遍的,这也构成了事物然和所以然的道理,但在古人的臆想世界里,联系的存在范围和复杂程度要远比现实中丰富多彩得多。倘若要为光明举其表征的话,人们会很自然地想到白天的太阳和夜里的月亮,这是自然里所能看得到的两个最为显眼的光源。于是,古人的想象力便很容易从宝镜的光开进到曰月的光华里去,从而把宝镜的神奇提升到另外一重境界。
    似乎不同宝贝之间,也存在严格的级别。而一种高大和美好,倘若没有可以与之相比较的东西,就会把人们对它的认识引导进入到模糊的领域去。所以,欲要彰显出宝镜的神奇来,就要有一个比之稍次的宝贝来做为梯度,薛侠的那一把二流的宝剑就派上了用场。可以肯定的是,这把剑一定不是太阿或者龙泉那样的神剑,否则也就不会这样寒酸地败北了,那样的剑光是要“冲牛斗之墟”的。而将宝镜放诸曰月的光下,也便看不到它的亮光,“天下神物,亦有相伏之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