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领导班子:一本书读透官场人际[平装]
  • 共3个商家     22.10元~25.60
  • 作者:雪静(作者)
  •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17282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领导班子:一本书读透官场人际》编辑推荐:和谁结盟?和谁对立?为谁效力?打压谁?站哪一队?……雪静编著的《领导班子:一本书读透官场人际》是官场人际小百科!官场人际入门小说!近了一步定赢,远了也不一定输!本书是基层公务员、打算报考公务员或者对官场人际好奇的读者必读。

    作者简介

    雪静,本名高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60年4月生于北方,满族,鲁迅文学院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一级文学创作职称。曾任文化馆创作员、宣传部宣传干事、杂志社副主编及执行主编,现为某杂志编辑,居南京。
    主要作品(长篇小说):
    《梦屋》,时代文艺出版社2002年。获中国第二届女性文学奖入围奖。
    《红肚兜》,花山文艺出版社2004年。
    《往事并不如梦》,时代文艺出版社2005年。
    《半杯红酒》,花城出版社2006年。
    《旗袍》,作家出版社2006年,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获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
    《夫人们》,作家出版社2007年,获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
    《粉领儿》,江苏文艺出版社2008年。
    《一个女作家眼中的当代村庄》,江苏文艺出版社2008年,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
    《夫人们2》,作家出版社2009年。
    《匿名信》,中国华侨出版社2009年。
    《不可逃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9年。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姜玉菇是在丈夫卢天宝上任的第六个月也就是半年后来到秋江县的,一生以侍奉丈夫、经营家庭为己任的她,在丈夫离开自己的六个多月时光里,无所事事地面对日子的分分秒秒。她不识字,没有资本躲在丈夫的书房里安静地消遣书本,更不可能挥着狼毫笔在宣纸上涂鸦,她真的涂不出什么,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是卢天宝婚后教给她写的。她每天的任务就是给卢天宝烧饭、洗衣,晚上陪他睡觉。一切都在乎平淡淡的时光中打发,即便卢天宝在床上抱着她的身子时,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一如继往地平静再平静。而她的下体就像一潭死水,任卢天宝怎样在水里抛撒诱饵,那潭死水也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每逢卢天宝从她的身上翻滚下来,呼哧呼哧喘息的时候,姜玉菇就将自己短粗的白腿悄悄抬起来,让卢天宝刚刚从身体里射出的精华一滴不少地全部注入她的子宫,她要为卢天宝再生个孩子,不,生许多个孩子。然而,姜玉菇尽管在床上煞费苦心,她一生只为卢天宝生了一个儿子,还是婚后多年才怀上的。在自己怀上孩子之前的多年时光里,姜玉菇始终处在一种难为人妻的惶恐之中,一个不能为婆家传宗接代的妻子还算真正的妻子吗?丈夫会不会因此而将自己弃之如旧鞋?……有一段时间,姜玉菇一看见丈夫脚上的新皮鞋心里就发怵,她更不允许卢天宝穿新鞋的时候把旧鞋扔了,不光是卢天宝,家里所有人的旧鞋她都不允许扔。于是旧鞋成了姜玉菇收集的老古董,鞋柜里和阳台上,凡是家里拥有的空间都摆满了旧鞋,这几乎成了家中的一道风景。其实他们家里只有卢天宝和姜玉菇两个人,偏偏卢天宝特别喜欢穿新鞋,逢年遇节,抑或生活中有了什么顺心如意的事情,卢天宝第一个反应就是去商场买双新鞋穿,因此他脚上的鞋子总是油光锃亮。
    姜玉菇为此跟他吵过架:“一双好皮鞋最起码能穿两三年,你一年就买好几双皮鞋,新买的没穿两天,又被新皮鞋替换成旧的了,我真弄不明白你为什么总要穿新鞋,是不是心里总想着换女人?……”
    卢天宝这才意识到自己穿新鞋的行为有点过了,他看看姜玉菇,似是提醒她说:“人都有一好,我要是不好新鞋,就会好别的了,比如抽烟、喝酒、还有女人……”
    姜玉菇立刻谈虎色变道:“老卢,你好别的都行,就是不能好女人,那些小佳人都是来坏你江山的。”
    卢天宝哈哈一笑,随即抚弄着姜玉菇的头发说:“放心,糟糠之妻不下堂。”
    秋江县老鹰山上的那片蓝天,常常幻化在卢天宝眼前。
    在卢天宝离开秋江县十余年后,年愈六旬不在官位的他,突然在21世纪头一个十年的最后一天,独自登上了老鹰山主峰,他对着老鹰山的蓝天大笑,笑声很响,惊起一行白鹭。
    卢天宝在山上坐了半晌,看着山下一片欣欣向荣的秋江县城,回忆起当年自己在这里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不由得渴望找一个人喝壶茶聊聊天。他的情绪有些焦灼,掏出手机翻看电话簿,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个能够说话的知心朋友。他的内心忽然涌起一阵悲凉,眼睛不停地向四处张望,在他目力所及的半山腰上,几个小孩子正围在一起捉蚂蚱,时令已是冬天,居然还有一只蚂蚱隐在老鹰山的草丛里未死,但显然已经冻僵了。卢天宝听见一个小男孩说:“给这蚂蚱灌点酒,让它喝醉了,也就冻不死了。”
    “这里还有一只母蚂蚱呢,将公蚂蚱和母蚂蚱拴在一起,它们可以互相温暖。再给母蚂蚱喝点红酒……”
    “嘻嘻嘻……哈哈哈……”
    孩子们的恶作剧让卢天宝心生厌恶,他又往山上走了几步,凛冽的寒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他用手抚弄着头发,让自己的情绪在风中平静。这时山下一条清晰的山泉水映入他的眼帘,泉水蜿蜒而行,犹如女人优美的曲线,他立刻联想起女记者叶赫松蓉,那挺拔美丽的身影又隐隐约约在他眼前晃动起来,他欣喜地让她坐下,听她说着什么。他的嘴唇不停嚅动着,诵经似的重复着叶赫松蓉说过的那句话:“一个人官性太兴旺的时候,人性就消失了。他没有人性,只有做官的官性,必须等到有一天他退休了,人性才能恢复。”
    现在,他终于悟出这话的真正意义,他想拉住叶赫松蓉的手,可她就像一阵习习的山风,飘然而逝。
    这天,熟悉和看见卢天宝的秋江人私下悄悄说:卢书记独自一人在老鹰山过了六十五岁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