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三生花草梦苏州(套装全2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32.50元~32.50
  • 作者:尤玉淇(作者)
  • 出版社:古吴轩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3363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三生花草梦苏州(套装全2册)》是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尤玉淇,1918年生,苏州市人。画家、作家。先后出版各种画册五册、文集十册。一生从事教学、新闻、文化、艺术等各项工作。

    目录

    《三生花草梦苏州(上册)》目录:
    太炎先生晚年在苏州
    汤国梨喜赋梅花诗
    于右任与汪东
    国殇中的执绋者——李根源
    抗战前夕的老子军
    《辞位诏》与杨翼之
    苏曼殊与苏州
    侠女施剑翘
    杨荫榆的晚年与死节
    谢晋元与苏州学生
    忆袁殊
    冯英子与苏州
    女记者彭子冈
    俞曲园与俞平伯
    ……

    《三生花草梦苏州(下册)》目录:
    吴门丽质善丹青
    书画名僧吴占多
    姑苏羽士翰墨香
    吴门女尼笔底情
    仙姿兰质叶小鸾
    三白书画今何在
    袁遇昌的泥孩儿
    银器巧匠朱碧山
    雕镂核舟的高手
    甘文台毁像制炉
    邹氏姊妹与蟋蟀盆
    奇人周时臣
    倭漆与蒋回回
    扇骨能手刘玉台与“扇妖”蒋三
    ……

    序言

    我深深地爱着龚自珍的那句诗——三生花草梦苏州。
    苏州,我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当然,我对它有着一种深深的爱。
    它在2500余年历史的长河里,一直奔流不息……
    在这些悠悠岁月、漫漫春秋里,那些“百代过客”们,曾展现过多少个英雄豪杰、志士仁人、奇人异士、才子佳人、文人雅士、名工巧匠……使我们为之赞美,为之歔欷。感谢他们,为后人留下了这一首首美丽的史诗。
    可是,我这老人却“九十光阴等闲过,厕身天地叹蹉跎”。但有幸的是我能看到那些枕河人家、流水小桥、幽幽曲巷、深深庭院、春雨小楼、出墙红杏、墙内秋千、柳荫画船……似诗如梦,真似一幅无尽的清丽的长卷啊!
    真由于此,我曾写下了不少有关苏州的文章,既有旧著,也有新撰,我现在把它糅合在一起,然后再进行一次分类整理,上册里所写的都是我曾聆声咳的师友和一些文化界的名人。写下册时,我搜集了近百年来的名媛丽姬及僧、道、尼方方面面的书画情况及苏州有史可稽的名工巧匠,并以一个世纪老人的身份,描述了近百年来苏州的风土人情、衣食住行、民风习俗。为此我曾跑过不少图书馆、博物馆,看了不少志书,但这上下两册的《三生花草梦苏州》得能顺利出版,离不开简雄先生的鼓励,我是请他作序的,不想他却极其谦虚地写了一篇“跋”文,放在下册的最后部分,这种君子风度,真的使我非常感佩,再加上古吴轩出版社总编许雪根先生的大力支持,责编陆月星女士细致的编校,更加上老友,海外交流协会文化艺术中心的秘书长金学德先生代表我联系各种有关事项,在这里,请允许我一一向他们致以由衷的感谢。
    辛卯杏月九四老人尢玉淇写于爱晚楼

    后记


    简雄
    尢玉淇先生的《三生花草梦苏州》1994年和2000年曾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出了两个版本,这次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第三版,分上下册,增加了尢老近年所作的散文小品。尢老不仅选定自己一幅水巷老屋的画作做封面,而且仍把龚自珍的这句诗作为书名,表明了这位九四老人对家乡的感情。
    尢老生于1918年。用他自己的话说,长年以粉笔教书、钢笔撰文、彩笔作画,综其一生,可由四个字括之——三笔生涯。
    他曾是我中学的美术老师。在“三年自然灾害”后出生人数最多、最先接受正规教育的我们这一代,终于就近进入中学学习。
    这是一所小巷中学,但比起小学来空间自然要大得多。校园教学楼旁有一片水杉林,尤其是秋天,焦黄了的树林在夕阳余晖映照下,显得很有点诗情画意的。一个瘦小、腿脚有点不便的老人架着画板写生的场景,就永远定格在一个懵懂少年的记忆深处……
    那年我13周岁,但对“文革”已经有了直观的感受。直到1979年的春和尢玉淇老先生获得平反,这位美术老师的点滴身世才在老师们的议论中被学生知道。
    和尢老真正有了交往,已经是1988年。我在《苏州日报》副刊部当编辑。当时报纸副刊对地方文史知识的传播很重视,设有专职鳊辑岗位,我以小辈身份忝列同一个办公室。尢老的这组“吴门话旧录”大约就是这时在《沧浪》副刊上连载的。同时他还经常有画作发表。
    作为当年《苏州明报》的编辑兼记者,尢老是新闻界前辈,又就读苏州美专师从颜文棵先生,出版过多种画集和美术教学著作,前些年古吴轩出版社出版的《绘画入门》还相当畅销。他的“三笔生涯”为苏州文化发展作出了贡献。
    报纸副刊有一种叫做“补白”的品种,业内谦逊的说法是专门为报纸排版尴尬时“填空”的小文章。而实际上,这种文体最要体现作者的文化底蕴和知识积累。沪上就出过一位“补白大师”郑逸梅,是位苏州老乡。尢老的文风庶几近之。他写章太炎、汤国梨夫妇,写叶圣陶、徐悲鸿、张大千、苏曼殊、俞平伯、田汉、于右任、李根源在苏州的逸事,写苏州文学、戏剧、美术界的故事,写旧苏州的风俗民情,或亲历,或为记者生涯的“旧闻”,无不让后辈读者充满新鲜感。作为“历史初稿”的新闻,随着时间的流逝,确实是越来越凸显出它的史料价值。如同“口述历史”作为亲历者的记忆同样具有史料价值一样,新闻记者所见所闻留下的文字,在历史的时空中有时很可以弥补正史的阙如,譬如尢老笔下北师大女校长杨荫榆,在日伪时期苏州最后的岁月,就体现了这位爱国知识分子的风骨。再譬如徐悲鸿1936年4月最后一次来苏州,画了不少水墨竹、猫,看来现今一些收藏馆的“悲鸿猫”小品当为那时的作品。
    尢老写作很勤奋,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他陆续赠我两个版本的《三生花草梦苏州》,以及《烟梦集》、《霜庐小品集》等。在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人生风云之后,这位“三笔老人”依然笔耕不辍,作为晚辈充满着敬意。
    谨跋于后,顺祝尢老健康长寿。
    庚寅岁末于苏州

    文摘

    插图:



    那时,从正山门到宫巷有一座高高的观桥,桥西有一只叫传奏司的小庙,香火很盛,像是玄妙观的“传达室”。观东与观西相比,当年是观东静而观西闹,但现在就差不多了。
    观东是钱庄与银楼占天下,老的恒孚与新的天成两家银楼,都是一色水磨清砖的门面,此外仁寿天药店的门面,也是如此的。东口那家百年肉店陆稿荐,给我的印象是站在大树磴旁斩肉的老师傅,老是个赤膊的大胖子。
    观西的店铺比较多,有珠宝店与顾绣庄,当年施祥源、倪源源两家珠宝店堂的柜台上都铺着一色细席,是便于顾客拣珠选宝之用的。大同等顾绣庄陈列的《凤穿牡丹》绣花被面,至今仍有鲜明印象。
    观前的松鹤楼和徽帮的易和园、老丹凤的布置,都是迎门大楼梯,登楼才是一间间的雅座,进门悬着块黑底、红格、白字的大水牌,罗列着各式菜肴,上面有“川流不息,正不二价”等的大字。
    当时观前街的菜馆面店,都是响堂,先吃后付,店内跑堂的本领真不小,报菜下锅,声音响亮,朗朗上口,既有节奏,又有韵味,结账时候,只要食客走到账桌旁边,跑堂的就在他身后报出应付的钱钞,全凭心算,反应之快,恰似算盘与计算机,而且决不会算错一笔账目,所以到观振兴去吃一碗焖肉面,也是种享受。
    小时候,最忘不了的一个观前之瘦,是北伐胜利,为革命军进城而举行的提灯会,虽不能说万人空巷,但确把一条原来不宽的观前街挤得水泄不通。我人小,那晚是站在汪瑞裕茶叶店的柜台上看的,游行队伍中农、工、商、学都有,最注目的是革命军,他们手擎点燃着蜡烛的小灯笼,高唱着:“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
    今天,当我漫步观前街头,看到如潮人流和晚上长龙似的摊子,真有“事如春梦了无痕”之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