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民间野草[精装]
  • 共1个商家     22.80元~22.80
  • 作者:范美忠(作者)
  • 出版社: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40571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民间野草》文本中形上形下体验和关怀交织,而余之核心关切所在,乃在现代性危机时代的终极家园之思。

    名人推荐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裴多菲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鲁迅

    作者简介

    范美忠,现供职于都江堰光亚学校国际部,任中文教师。一九七二年出生于四川东南部小县城隆昌。本科毕业后辗转于自贡、广州、北京、杭州和成都等地,从事教育和媒体工作。曾先后出没于新浪读书沙龙和天涯闲闲书话等论坛。著有《民间野草》、《寻找有意义的教育》和《追寻有价值的生存》三本书稿。自认为是中国最好的中学文科教师之一和最好的《野草》阐释者。终极理想是成为思想家。

    目录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民间野草》自序
    灵魂的黑暗与悲壮——《野草》读后
    《野草》题辞:言说的困境和生命的证词
    《影的告别》:独自远行去守护存在
    《求乞者》:存在的废墟感和本真性的寻求
    《我的失恋》:鲁迅的爱情观
    《复仇》:对庸众的复仇与极致生命美学
    《复仇(其二)》:反思精英意识与超越启蒙
    《希望》:肉搏空虚的暗夜
    《雪》:伟大而孤独的灵魂
    《风筝》:灵魂的罪感与忏悔意识
    《过客》:行走反抗虚无
    《死火》:孤独理想者之生命历程
    《失掉的好地狱》:虚无主义的历史哲学
    《墓碣文》:灵魂深处的惨烈搏斗
    《颓败线的颤动》:存在的撕扯与人性的困惑
    《这样的战士》:在无物之阵中失败的战士
    附录一《故乡》:乡土知识分子失乡之原型速写
    附录二《狂人日记》:一个多重内涵的复合型文本

    文摘

    版权页: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
    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
    朋友,我不想跟随你了,我不愿住。
    我不愿意!
    呜乎呜乎,我不愿意,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这里本真的灵魂自我否定了四种生命存在的终极归宿——天堂、地狱、将来的黄金时代和沉沦态的现实自我。天堂地狱乃生命死后灵魂在彼岸世界的最终归宿,是基督教许诺和预期的宗教性归宿;而黄金世界乃未来的历史性归宿,是历史目的论的乌托邦式的美丽新世界。它们的第一个共同特征就是都在未来,跟当下的地上生存无关;第二个共同特征是外在性,是外在的依靠和归宿,跟个体独特生命的内在存在无关;第三个特征是确定性和终极性,而不是通向未知和可能性;第四个特征是单一性和非矛盾性,天堂美好,地狱痛苦,而未来的黄金世界光明无比,这样生命的个体独特性和丰富性会被勾销。“影”否定这三种可能性,是为了把生命存在的意义从未来拉回当下,从依靠外物转向依于自性,从天上回到大地,从彼岸回到现世,从宏大叙事的共在状态的集体归宿回到独特个体本真的自我,从确定的终点回到充满可能性的道路,回到不确定的探索和行走,重视当下的存在感受和境遇,而不是为了一个渺远的希望和安慰安于现状,拒绝正视当下的存在处境成为一种自欺的存在,从而不能够能动地反抗超越自己的现在,筹划自己的将在。“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我不想跟随你了,我不愿意住。”既然已经回到自我了,那么为什么连“我”也不愿意跟随呢?肉身存在是灵魂的居所,那么这种对自我的否定乃是本真的灵魂自我对现实沉沦态的非存在自我的否定,是生命本有的形而上超越冲动对堕落自我和经验性存在自我的抗议和否定,这种否定是为了肯定和实现本真自我。
    然而,弃绝和否定了将来的希望,存在也就失去了目标,否定了现实自我也就否定了在外在的经验性的此岸现实世界中寻求到意义和安慰的可能性。因为只要你要寻求确定的外在依靠,就必然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抹杀本真自我,丧失自我的无穷追求,成为非存在状态;只要你在群体社会中共在,为了与他者的异己力量妥协为其所容,就必然在一定程度上沉沦人共在平均态中。这个时候,作为本己存在的内在生命的声音就来抗议了,你也是我不愿意的。这样通过对天堂地狱和未来的终极目标的消解,对现实的家园追求和安慰以及非存在自我的反动,对希望的解构,去掉了对存在的遮蔽,把存在从被遗忘和遮蔽状态中唤回,本真自我在绝望中当下在此逐渐显现了。但吊诡的是,本真存在显现之际,也就是绝望和无家可归之时,是感受到被抛弃的真实存在境遇之时。因为死后,将来,世俗的政治性、伦理性的归宿都被否定了,“我”就只好彷徨于无地,无地彷徨就是存在的真实境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