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潜入深海:深度报道30年幕后轨迹[平装]
  • 共1个商家     26.60元~26.60
  • 作者:张志安(编者)
  • 出版社:南方日报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5283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潜入深海:深度报道30年幕后轨迹》:转型时代的传媒,新闻背后的真相

    作者简介

    张志安,浙江安吉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师、传播学博士。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中心、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研究员。复旦大学媒介素质研究中心副主任,国际传播学会(ICA)会员。研究方向:新闻生产、新闻从业者、深度报道等,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驻华外国记者的职业意识及影响因素”、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项目“新时期深度报道史(1978-2008):以新闻生产社会学为视角的研究”等课题,曾主撰或主编出版《中国怎么样:驻华外国记者如何讲述中国故事》、《记者如何专业:深度报道精英的职业意识与报道策略》、《报道如何深入:关于深度报道的精英访谈及经典案例》等多本著作,在各类学术期刊发表《新闻生产与社会控制的张力呈现:<南方都市报>深度报道个案研究》、《深度报道从业者职业意识特征研究》、《深度报道的轨迹回望与问题反思:以新闻专业主义为视角》等中、英文学术论文数十篇,曾多次赴美国、我国台湾、我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交流。

    目录

    导言 深度报道80年:轨迹回望与专业反思
    第一篇 告别之事
    这是一群远去的背影,它们中有要延续“擦边球”调查传统的《新周报》,有处沉闷环境而发清脆声响的《外滩画报》,有在主流体制中另类生存的《社会记录》,还有试水第一份合资媒体的《现代人报》。可惜,这些努力都或明或暗地最终告败。难道结局真的只有两种:要么被驱逐,要么被改造?且回望它们的背影,消弭胸中的惆怅,期待别后的重逢。
    在细雨中呼喊:《新周报》的短暂历程
    探求它存亡的真相,定格它曾经的理想,“做中国第一新闻周报”总会在历史的长河里回响。
    《社会记录》:一个异类央视节目的五年史
    五年,66个精华,1000多期节目,《社会记录》已成标本,却肌理丰富、结构复杂,且留下回忆、摇曳梦想。
    《现代人报》:“中国第一报”的九年征途·
    第一份合资媒体、第一份全彩日报,九年的《现代人报》已经在中国新闻史上重重地写上了一笔。
    《外滩画报》:深度报道的“另类”探索
    《外滩画报》短暂而另类的深度实践史,充分说明缺乏政策土壤的调查之花无法常开不败,没有市场养料的深度之果无法瓜熟蒂落。

    第二篇 启蒙之热
    20世纪80年代,是启蒙主义的年代,也是理想主义的年代。鼎盛期的“深度报道年”好作品呈井喷态势,新闻与纪实文学的联姻体现出浓厚的批判色彩,中央级媒体引领着探求改革、激辩体制的思想前沿。如今,属于那个年代的启蒙之热已逐渐降温,又到哪里去寻找新闻业的温暖乡愁聊以慰藉?
    1987“深度报道年”:特征、动因及影响
    历史就像一条长河,经过一段湍急的加速后,可能会遭遇浅滩而减速。深度报道在1987年,到达了高潮期,之后,很快就改变方向,折返而去。
    双重身份的时代宠儿:20世纪80年代报告文学热的回顾与思考
    从文学性报告文学向纪实性报道文学的转型,让20世纪80年代的报告文学成为深度报道的“变种”,进发出比新闻作品更具思想性的时代强音。
    改革守望者:20世纪90年代的《中华工商时报》
    最早走市场化道路,却元气大伤;最早“打擦边球”,却遭遇重创。报人丁望,让我们记住他的壮志与惆怅。

    第三篇 监督之惑
    高举舆论监督的旗帜,《南方周末》从一张周末文艺报转型为调查性报纸,《中国青年报·冰点》也从关注平凡生活渐入历史深处。然而,这种监督又因特殊的新闻环境呈现出季候性、差异化特征,要么是倚仗“中央工作”的集体行动,要么是非市场化身份的“治理技术”,要么是艰难空间中的个体坚韧。就算这样,制度层面的缺钙并不会妨碍监督的力量,民粹主义的不足亦不能掩盖监督的锋芒。
    集体行动式的舆论监督:“中国质量万里行”活动回顾
    一次自上而下的集体策划,一次联合作战的批评报道,重启了公众舆论的汹涌大门,成就了舆论监督的行动起点。
    《中国青年报·冰点》:当代中国的政治标本
    “冰点”是温暖的,“冰点”也是残酷的,“冰点”是个性的,“冰点”也是集体的。“冰点”寄生于中央大报中,“冰点”也存活于制度夹缝中。
    《南方周末》:从告别《真理报》模式开始
    为什么只有《南方周末》,才能够独家对话奥巴马,从告别《真理报》模式开始,你才能读懂它。
    未曾远去的背影:《人民日报》华东版深度报道回顾
    《人民日报》做起舆论监督既猛且烈,深度博弈背后的启发是:到一定阶段、一定程度之后,新闻改革需要的不再是形式的创新,而是观念的变革。
    报人马云龙的新闻口述史
    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老马的故事能回答;一位老人的心可以多年轻,老马的激情能回答。

    第四篇 调查之力
    在这里,你能读到故事:《新闻调查》撕开运城渗灌工程的谎言,《财经》挖开银广夏的陷阱,《新京报》冒险记录嘉禾拆迁事件,《21世纪经济报道》爆出汉芯造假丑闻;在这里,你能感受精神:戴镣铐跳舞的智慧,打“擦边球”的勇气,冲黄灯跑步的果敢……调查的力量更多时候,不在于使多大的体力,而在于费多大的心力。
    《新闻调查》:追问与自问
    《新闻调查》的追问,是电视深度语态的变迁史;《新闻调查》的自问,是专业主义精神的心灵志。
    《财经》十年:专业调查的力量
    只要能有效地存活,就能更准确地反映当代中国;只要能缜密地调查,就能更扎实地推进社会变革。《财经》十年,借助权力以监督权力,追求专业亦践行专业。
    《新京报》的“核心”之道
    “一出生就风华正茂”的《新京报》,“一出招就身手不凡”的深度报道,“核心”之道飞过新世纪的高空,留下求真相的烙痕。
    《21世纪经济报道》:调查如何彻底
    在一份锐气十足的报纸上,《21世纪经济报道》的调查作品,阐释着职业记者最大限度的话语空间,也见证着日报深度报道的专业实践。

    第五篇 记录之真
    从央视评论部对电视语态的改造,到《青年报·焦点新闻》对“大特写”体裁的优化,再到《北京青年报》对深度报道多元类型的实践,如何讲好故事始终至关重要。事实的记录方式折射着从业者的生产观念,真相的阐释模式影响着受众的新闻解读。怎样避免.因强烈的正义伸张而影响报道的理性客观,值得我们在记录中反思;怎样在概念提供与实践过程中追
    央视新闻评论部:电视语态的十年变迁
    历史是机遇创造的,历史更是人创造的。CCTV不仅改变了中国电视的语态,也深刻改变着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北京青年报》:概念提供与深度实践
    新闻竞标、精确新闻,以及听证、访谈、暗访及回访,逐渐形成了
    《北京青年报》的深度报道模式。
    守望理想:上海电视的深度追寻
    在相对温和的氛围中保持锐气,即便这股力气不在本地挥洒,只在异地放逐,其守望理想的坚持也依然令人慰藉。
    生态、故事与价值:《华商报》深度报道的足迹
    “奔走在这杂草丛生的大地上,做一个记录者。记录世道,记录人心,记录这时代的悲喜。”由此,《华商报》成就了一个又一个故事传奇。
    《青年报·焦点新闻》的口述往事
    已经暗淡的“焦点新闻”,在回味中再度提起;已经消逝的“口述往事”,在记忆中再度清晰。被称为“黄埔军校”的《青年报》如何才能延续当年的惊喜。

    后记 当80年已成往事
    参考文献

    后记

    历史是需要不断被唤醒的,否则,它太容易随尘风而去。30年,回首时不过恍如昨日,很多人物、事件却已被忘却,提起有的名字甚至还有诸多禁忌。忘记历史,也许算不得背叛,但至少是可耻或可笑的,于是,特别想做这样一本书,以此来回顾才刚过去却已模糊的深度报道史。
    之所以对深度报道如此痴迷,不仅在于有志于此的从业者始终处于新闻金字塔顶端,他们的生产实践与职业意识为这个职业圈树立着标杆,更在于以此为研究对象,考察其新闻生产、权力实践的社会过程,可以深刻探究新闻与社会之间的复杂关系。笔者将矢志不渝地从事新闻生产、新闻从业者的研究,因而,深度报道只是观察载体,不是问题本身。
    这是一项循序渐进的工作,笔者推出了一套“探索真相”丛书:第一本《报道如何深入:关于深度报道的精英访谈及经典案例》关注的是深度报道栏目的运营策略与采写技巧;第二本《记者如何专业:深度报道精英的职业意识与报道策略》探讨的是深度报道从业者的专业理念及自我追问;第三本《中国怎么样:驻华外国记者如何讲述中国故事》试图寻找他山之石,以资借鉴;这是第四本,纵向回顾深度报道的实践轨迹,记录变化背后的精神传承。
    《潜入深海:深度报道30年幕后轨迹》是集体心血和智慧的结晶,从组稿、催稿、编稿到定稿,历时一年半时间,其间得到诸多好友的支持与帮助。所有作者都被我无数次“骚扰”和“逼迫”过,尤其那些日常事务繁忙的深度报道从业者,还要拨冗重新回忆、撰文,不可谓不辛苦。在此,向所有作者表示衷心感谢,没有你们的积极支援,不会有这本新书的诞生,也不会有我倍感幸福的人生。

    文摘

    职业意识
    20世纪80年代末,记者的职业意识开始发生变化,“党的新闻工作者”不再是唯一使命,“宣传者”角色的自我认同在逐渐淡化,关于“新闻”和“宣传”差异的评论文章也已经屡见报端。
    张建伟在一篇题为《西西弗斯的胜利》的文章中谈到,长期以来记者命中注定的事情就是“为新闻赋予意义”,中国好新闻的标志之一仍是“为好人好事赋予雷锋精神的意义”。从1986年的《第五代》,到1988年的《大学生毕业成才追踪记》,再到1987年的《命运备忘录》,张建伟的作品均无缘全国好新闻,于是便开始“怀疑我为新闻事件赋予意义的意义了……开始寻找一个真正的记者存在的意义了”。②追问的答案是回到记录本身。他曾这样评价记者王安给中国新闻界带来的贡献:“一个记者应该采写新闻。在中国,这样评价一个记者,是最高的赞誉。”③这种从“宣传者”向“记者”的嬗变,实际上是职业意识的觉醒、记录本位的回归。
    优秀的记者总是会敏锐地把握住社会发展的前沿方向和改革趋势。透过1987年的深度报道不难发现,深度报道从业者比一般记者具有更强烈的“启蒙”诉求,“对不断涌现出来的新观念进行启蒙,是新闻工作者乐此不疲的努力方向”④。他们相信,“新闻作品不光要有宣传、解释或鼓动的功能,还要进一步担起社会思辨和社会认识的功能”⑤。
    80年代末中央大报之间的竞争关系是十分明显的,各家都希望在深度报道的“启蒙”热潮中拔得头筹,而在1987年的竞争中,独领风骚的非《中国青年报》莫属。“‘理想’和‘理想主义’构成了中国青年报的凝聚力,至少构成了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中国青年报狂飙突进领中国新闻界之风骚时期的凝聚力。”①
    据卢跃刚回忆,当时的中青报社内部具有浓郁的业务民主空气,等级和资历都被淡化,“认稿不认人”,鼓励争辩,鼓励记者坚持个性,新面孔老面孔不重要,能力是第一指标,报社鼓励出名编辑、名记者。中青报总编辑助理陈小川也谈道:“并没有觉得主任、总编辑就是个什么官儿。领导说某文不发,下级一般也要问问为什么,领导也习惯这样。”②
    不只是中青报,“内部竞争、业务民主”作为当时中央级大报的编辑部理念已经有普及之势。连《人民日报》也同样改变了以往“上面定题目,派专人去采写”的做法,报社经济部定了一条规矩:谁愿意干就让谁去,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只要稿子好,质量高,拿得出,就不惜篇幅予以刊登。就这样,鲁布革报道被一名在报社经济部实习的地方报青年女记者“夺”去了。③
    1987年的深度报道记者,从来毫不掩饰自己想要启蒙公众、影响社会的渴望:“我们不能躺在那里等着,我们应该用自己实际的努力来推动和促进政治体制改革”,“使新闻事业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发挥它应有的强大的无可替代的作用”。④
    这种影响社会、启蒙公众的热情,也同样体现于如日中天的报告文学中,经由这种类似深度报道的文体,知识分子能够给普通人提供更具事实和思想容量的信息。实际上,当时不少深度报道记者本身就是由报告文学作家转型而成,如卢跃刚、麦天枢等。
    在特定历史语境下看,追求“影响”的报道倾向固然有其十分积极的意义,而且叙论结合的写作风格也以其思辨理性、大气宏观赢得读者青睐。然而,过重的主观色彩毕竟不符合新闻的客观要求,过度强调思想性也可能影响事实的力量发挥,正如有学者反思的那样:“我们应当把它视为特定环境中特定读者群的需求,而不宜看作深度报道的发展方向。因为新闻报道只能用事实来讲话。”⑤
    若干反思
    历史就像一条长河,经过一段湍急的加速后,可能会遭遇浅滩而减速,或被改变方向折返而去。1985至1988年的深度报道,具有一脉相承的关联性、延续性,呈现出渐热的过程,1987年则到达了高潮期,1989年后便一路下滑,这种从兴起到衰落的原因是多面而复杂的。
    《人民日报》资深记者祝华新认为:“勃兴于1987年的深度报道,是以当时特殊的政治文化气氛为前提的。”呼喊改革的重任主要被新闻界用深度报道的方式一肩挑起,启蒙的重担非新闻界莫属。读者在受到巨大的感奋时也“顾不上细查这些文字归属新闻还是更像理论文章的通俗版”。①
    但是,记者的好运气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文化知识界的“一拥而上”而冲散。1988年之后,报告文学、思想杂志、电影、纪录片等一系列出版物开始融人更加浓厚的批判色彩,知名的电视政论片《河殇》对黄色文明的反思和悲观逐渐迫近政策底线。受这些因素影响,1987年之后的深度报道,尽管理念和实践上延续传统并有所超越,但报道的实际影响力却大不如前,到了1988年,深度报道的启蒙功能已略显疲态。伴随1989年政治风波的发生,整个新闻界开始反思“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深度报道失去了关注社会问题、张扬思想容量的批判力度及报道空间。
    自由而短暂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一大批优秀的新闻记者囿于限制,转而投入到报告文学领域,20世纪80年代以启蒙为诉求的深度报道盛况就此不再②。实际上,这个时期的深度报道始终以“精英姿态”向公众进行解释,基本使命并非传达信息,而是对国民进行“启蒙教育”,这种定位本身就决定了它很难长期按照这个模式发展下去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