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大代表[平装]
  • 共1个商家     11.59元~11.59
  • 作者:许开祯(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7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2679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大代表》是官场小说名家许开祯继《政法书记》之后又一重磅力作! 书本以一场爆炸案开头,讲述了一个政治腐败与反腐败,阴谋与反阴谋的官场故事。 世界著名的瑞特公司前来河阳投资。面对数十亿外资的诱惑,市委书记强伟与市长周一粲之间展开一系列巅峰对决。在这背后,到底隐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人大代表、具有国际影响的治沙专家秦西岳手执民生之剑,刺破罪恶与贪欲、腐败与麻木的温床。

    媒体推荐

    人大代表的责任
    来源 价值中国网 蓝春锋
    人大代表,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秦西岳,既是一名具有国际影响的治沙专家、一个可敬可爱的知识分子,更是一个人大代表,是人大代表这个身份改变了他,使他从专家狭小的领域中走出来,投身于更广大的民生领域,为民呐喊、为民请命、为民思考,体现了当代知识分子参政议政的神圣使命。强伟,西部一个地级城市当家人,面对众多矛盾、众多挑战、众多不解忍辱负重,卧薪尝胆,顶着重压的富有争议之人,积极应对市长周一粲等腐败分子的挑战,正当要戳开罩在河阳上空乌云之时,一封检举信的出现却让他有口难辩,前功尽弃…… 《人大代表》讲述了一个人大代表的神圣责任,是一部值得一看的描写政坛现象的文学作品。

    作者简介

    许开祯,著名作家。经历过底层和高层生活的人生体验,锦绣寂寞两世界,练就一副非常肝胆。曾做过政府秘书,乡镇企业厂长,后担任国有企业老总,在事业顶峰后做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选择:进寺院修行一年。2002年辞去公职,潜心写作。已出版长篇小说《深宅活寡》、《政法书记》、《天净沙》等,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同时受到文学界的高度关注。

    目录

    第一章 山雨欲来

    第二章 老奎这“歹人”

    第三章 满地惊慌

    第四章 分明是盘死棋

    第五章 蠢蠢欲动

    第六章 河阳变局

    第七章 黑幕惊显

    第八章 车祸背后

    第九章 风云突起

    第十章 激烈交锋

    第十一章 重拳出击

    尾声

    文摘

    1由香港飞往银州的波音747飞机晚点一小时零三分抵达银州国际机场,机上的秦思思跟欧阳默黔终于舒展了眉头,相视一笑,松开了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这班飞机真是吓坏了他们,在中途转道首都北京时,飞机突然遭遇了强气流,落了几次都没落下来。巨大的颠簸中,对飞机怀有强烈恐惧感的秦思思第一个失声尖叫,她的叫声吓坏了欧阳默黔,也让处于惊慌中的乘客们顿时意识到了死亡的危险。的确,那一刻,怕是全机舱的人,都想到了死亡这个词。情急中,欧阳默黔用力捂住秦思思的嘴,并将她紧紧揽在怀里,一边不停地安慰:"别怕,思思,不会有事的,遇到了点气流,很快就会好的。"一边拿目光示意空姐,让她想办法请前面那个女人安静下来,因为那个女人的尖叫比思思的更可怕,它让思思刚刚消停下来的尖叫声重又响亮起来,两个人简直成了二重唱!任凭他怎么安慰,思思就是不肯安定下来。
    虚惊过后,思思虚脱了一般,伏在他怀里一动不动。欧阳默黔搂着妻子的手有些颤动,他已很久没有这样搂过思思了,有那么一刻,他仿佛觉得又回到了热恋时期,一股温情禁不住在双掌间流动,慢慢地氲氤着他们。这真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很美好,却也很陌生。欧阳默黔心里暗暗颤了一下。
    这次回国,欧阳默黔一开始是不打算带秦思思回来的,他想直接从洛杉矶飞往北京,然后转机到省城银州,跟河阳方面的人谈完事儿就回去。不想,思思坚决要来,她说已两年零四个月又六天没见到父母了,再不让她见父母,她就跳海!跳海当然是玩笑话,思思只要一生气,就拿跳海来吓唬他,欧阳默黔也习惯这个词了,笑着说:"宝贝,你还是别跳海吧,真跳了,我回去咋跟老爷子交代,他还不把我丢黄河里喂鱼?""知道就好。"思思很骄傲地在电话那头嗔了一声,然后道:"你先飞香港来,我正好有十天假期,是系主任特批的,我要把十天全用在父母身上。"没办法,欧阳默黔只能夫从妇命,打电话通知香港公司,将他在国内的行程稍稍调整了一下。可是在心里,他真不想带她一块过来。他怕有些事让思思知道,会惹出麻烦来。
    有惊无险的旅途终于结束。一走下飞机,思思就叫:"我回来了,银州,我的故乡!"欧阳默黔忙用胳膊肘捣捣她,提醒她别老是失态,惹得人家总拿怪眼望他们。思思小嘴一撅:"怕啥,这是我的家乡,我想咋就咋!"欧阳默黔苦笑了一下:"走吧,大美人,老爷子怕是早就等急了。"出了候机大厅,两人东张西望好一会儿,居然没瞅见老爷子。奇怪,说好的老爷子要亲自接机,怎么没来?正纳闷呢,河阳市女市长周一粲在省西部开发办公室主任和瑞特公司中国西北区代表麦瑞小姐一行的陪同下,笑吟吟走过来:"你们好,欧阳先生,秦小姐,一路辛苦了。"欧阳默黔望了一眼周一粲,感觉她比上次见面更漂亮更见风韵了。
    "我爸呢,我老爸呢?"没等欧阳默黔跟周一粲说上一句话,秦思思的叫声又响了,她踮起脚,目光跃过周一粲头顶,情急地朝四处张望。
    "不好意思,秦小姐,你爸临时有点事,没能来机场,他在河阳等你。"周一粲微笑道。
    "什么,河阳,要我到河阳做什么?"秦思思一边说话,一边不甘心地张望着。这一刻,她见到父亲的愿望是那么强烈,那么的迫不及待。她朝四下寻找了半天,可惜,还是没能看见父亲秦西岳的影子。
    欧阳默黔拽拽她衣角,小声道:"走吧思思,别让人家笑话。""我找我老爸,关别人什么事?"秦思思突然就发了火,弄得边上迎接他们的三个人很是尴尬。周一粲以前虽听说秦大专家的千金脾气怪异,个性极端,但没想到,她会如此不顾礼仪。碍于欧阳默黔的特殊身份,只能赔着笑脸说:"秦小姐思父心切,我能理解,不过还得辛苦你,再坐四个小时的车,就能看见你父亲了。""天呀,还得四个小时,我要崩溃了!"崩溃归崩溃,秦思思最终还是听从了欧阳的劝说,跟着周一粲她们往外走。就要上车时,她又变卦了:"不行,我得先去看我妈,马上送我回家。"欧阳默黔终于阴下了脸:"思思,这不是旅游,这是来谈公事,应该尊重人家的安排。""要尊重你去尊重,我才不要管呢,我要回家。"秦思思的任性劲儿又上来了,因为没见到父亲,她的心情一下变得很坏。这是一个被父亲宠坏了的孩子,虽是嫁了人,但她的小姐脾气一点也没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