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现代的诱惑:书写半殖民地中国的现代主义(1917-1937)[平装]
  • 共1个商家     26.90元~26.90
  • 作者:史书美(作者),刘东(丛书主编),何恬(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7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404532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现代的诱惑:书写半殖民地中国的现代主义(1917-1937)》为海外中国研究丛书之一。

    媒体推荐

    史书美不但是一位出色的文学批评家,而且她也能够对这一时期的文学发展作出颇具说服力的语境化处理。她对上海的分析(包括城市及其文学运动)极具文学敏感和历史敏感。从很多方面看来,本书都是对处于形成期的中国现代文学所作出的最为全面的历史研究。
      ——杜赞奇(芝加哥大学教授)
    本书是迄今为止对中国现代主义所作的最为彻底的研究。作者的理论分析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于跨文化研究中所存在的殖民现代性和比较风险的理解。本书是对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和比较文学研究的一大贡献。
      ——刘禾(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本书是对中国早期现代主义之美学特征和意识形态特征的出色分析。作者不仅仅讨论了上海的新感觉主义,而且还分析了北京的现代主义运动,其中后者的努力一直由于前者的存在而被遮蔽。通过将第三世界现代主义的棘手问题与“半殖民主义”相参照,作者为本书的讨论增加了另一个可供探讨的维度。当然,本书最值得赞赏之处在于,作者对自一十年代始、三十年代止的中国现代主义者的谱系进行了完整的追溯,而如此的追溯在英语世界中还是第一次。
      ——王德威(哈佛大学教授)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史书美 译者:何恬 丛书主编:刘东

    史书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比较文学系、亚洲语言文化系及亚美研究系合聘教授。其著述除本书外,还有《视觉与认同:跨太平洋的华语呈现》(Visuality and Identity:Sinophone Articulations across the Pacific),以及散见于美国各主要学术刊物的论文另外还编有《弱势跨国主义》(Minor Transnationalism)、《中外文学》各专辑,以及《后殖民研究》(Postcolonial Studies)专辑等。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目录


    导论:中国现代主义的全球性视角和地区性视角
    第一部分 渴望现代:“五四”的西方主义和日本主义
    第一章 时间、现代主义和文化权力:地区性的结构
    第二章 进化论与实验主义:鲁迅和陶晶孙
    第三章 精神分析与世界主义:郭沫若的作品
    第四章 利比多与民族国家:郁达夫、滕固等的道德颓废
    第五章 他恋(Loving the Other):全球语境下的“五四”西方主义

    第二部分 重思现代:京派
    第六章 未曾断裂的现代性:对新全球文化的建议
    第七章 用毛笔书写英文:废名的著作
    第八章 地区语境下的性别协商:林徽因与凌叔华

    第三部分 炫耀现代:上海新感觉主义
    第九章 现代主义与大都会上海
    第十章 性别、种族和半殖民地性:刘呐鸥的上海大都会风景
    第十一章 表演半殖民的主体性:穆时英的著作
    第十二章 资本主义与内在性:施蛰存的“色情-怪诞”小说
    结论:半殖民地性与文化
    附:后来的现代主义——战争岁月及其后
    参考书目

    序言

    中国曾经遗忘过世界,但世界却并未因此而遗忘中国。令人嗟呀的是,60年代以后,就在中国越来越闭锁的同时,世界各国的中国研究却得到了越来越富于成果的发展。而到了中国门户重开的今天,这种发展就把国内学界逼到了如此的窘境:我们不仅必须放眼海外去认识世界,还必须放眼海外来重新认识中国;不仅必须向国内读者移译海外的西学,还必须向他们系统地介绍海外的中学。
    这套书不可避免地会加深我们150年以来一直怀有的危机感和失落感,因为单是它的学术水准也足以提醒我们,中国文明在现时代所面对的决不再是某个粗蛮不文的、很快就将被自己同化的、马背上的战胜者,而是一个高度发展了的、必将对自己的根本价值取向大大触动的文明。可正因为这样,借别人的眼光去获得自知之明,又正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紧迫历史使命,因为只要不跳出自家的文化圈子去透过强烈的反差反观自身,中华文明就找不到进入其现代形态的入口。
    当然,既是本着这样的目的,我们就不能只从各家学说中筛选那些我们可以或者乐于接受的东西,否则我们的“筛子”本身就可能使读者失去选择、挑剔和批判的广阔天地。我们的译介毕竟还只是初步的尝试,而我们所努力去做的,毕竟也只是和读者一起去反复思索这些奉献给大家的东西。

    文摘

    一个对民国时代的半殖民现代主义进行理论化研究的学者,又是如何参与进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的这场怀旧浪潮的呢?虽然,作为种族上的而非国籍上的中国人,我可以拒绝参与中国的集体怀旧,但是,在过去的十年中,半殖民地的上海已经成为了美国学者所思考的重要怀旧思潮的场所,众多会议和大量书籍都围绕着这一话题展开,上海的现代主义已经成为了中国文学研究领域内的一个时髦话题。在一次有关上海的会议上,我曾经问了一个颇具自我指涉性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如此钟情于研究旧上海。我得到了一个充满感情色彩的回应。如果说在中国学者和中国的集体怀旧之间存在着某种共谋的话,那么,这些怀旧行为的性质也必然是各不相同的,因为这受到了各人不同的主观立场的感染。由于出生在国外,且接触过20世纪60年代中国台湾的现代主义,我的观点在某种程度上被多样的殖民主义经验所影响,且更具自省色彩:中国台湾的现代主义是如何被国民党的疯狂反共行为所支持,且使得西方文化的魅力得以加强,西方的现代主义得到承认;在战后韩国疯狂的现代化浪潮中的成长经历,使我可以不假思索地对资本主义现代性进行文化表述;而我获得的英美文学学位则为我的这项中国现代主义研究提供了知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