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生死欲念:西方文学"永恒的主题"[平装]
  • 共1个商家     11.20元~11.20
  • 作者:张永义(作者)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9420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生死欲念:西方文学"永恒的主题"》:严格地说,除了不朽,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朽的;凡没有开始的,也一定没有终结。
    《金枝》、《巨人传》、《尤利西斯》、《月桂树已经砍尽》、《天使,望故乡》、《五号屠场》、《铁皮鼓》、《香水》、《墓畔回忆录》、《虔诚的回忆》、《午夜的孩子》、《假面自白》、《判决》、《说吧,记忆》、《茫茫黑夜漫游》、《苹果酒屋的规则》、《百年孤独》、《饥饿之路》、《永别了,武器》、《老人与海》、《金蔷薇》、《人生的枷锁》、《伊利亚特》、《夜海航行》、《蒂雷西亚斯的乳房》、《金色眸子里的映影》、《追忆似水年华》、《皮埃罗或夜的秘密》、《惶然录》。

    媒体推荐

    肉体,爱情,死亡,这三者是一回事。因为肉体就是疾病和欲念,从它自身诞生了死亡;是的,它们都是肉体的,爱情和死亡两者都是肉体的……
      ——托马斯·曼《魔山》

    作者简介

    张永义,文学评论家,大学教师,长期教授外国文学和写作。从教之余笔耕不辍,有数十万字评论文章散见《南方周末》《中华读书报》等各大文艺报刊。现为《读库》特约专栏作家。已出版《夜无虚席》《旷野面纱》《电影花粉》《蓝色记忆的年代》《南宋风雅词笺》等作品多部。

    目录

    前言/1
    彩色螺旋式的双重生活
    Ⅰ 灰色燧石:生命之旅/1
    异乡
    纪念
    阳具
    弑父
    复仇
    姐姐
    兄妹
    无辜
    遗弃
    新生

    Ⅱ 银色刀又:口腹之欲/77
    乳房
    糕点
    糖果
    种植
    烟瘾
    贪杯
    食欲
    菜谱
    宴会
    厨房

    Ⅲ 白色睡莲:梦幻之花/139
    塔楼
    旅馆
    蝴蝶
    入睡
    失眠
    镜子
    梦魇
    幻象
    苏醒
    幽魂

    Ⅳ 金色火焰:爱神之箭/199
    迷醉
    眼泪
    肉欲
    情书
    等待
    追寻
    抉择
    暴虐
    禁恋
    悼亡

    Ⅴ 黑色河流:死神之歌/265
    遗言
    尸骸
    自杀
    决斗
    行刑
    灭绝
    肺病
    灾难
    葬礼
    不朽
    后记/331
    往事与阅读
    补记/337
    主要参考书目/341

    序言

    我三十岁之前的生命被流逝的光阴平分为互相翻转的两侧,然而,对于乡村和童年的记忆似乎要比那些林立的城市建筑更加繁密。宛如蝴蝶的一双翅膀,一边被露水沾湿,一边为尘土覆盖;一边是荒芜的田园,一边是狭窄的楼阁:一边是月光浮动的河流,一边是交通堵塞的街道:一边是地窖、煤油灯、露天电影和集市的杂耍,一边是广场、歌舞厅、豪华酒店和节日的烟花。
    就像马塞尔-普鲁斯特所感叹的“真正的天堂是失去的天堂”那样,品尝浸泡在椴花茶里的玛德莱娜小点心,每每会让这位忧伤的法国人回想起他在贡布雷度过的美好时光以及那里的小教堂、斯万先生的大花园还有河畔的睡莲。无论如何,“故乡”都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从“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小雅·采薇》),到“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杜甫《羌村三首》);从“眼望苍茫喧嚣的大海,泪流不止”(荷马史诗《奥德赛》),再到“一位漫游者就像儿子一般,伫立在波涛汹涌的门旁”(荷尔德林《返乡——致亲人》),我们一次次地踏上归途,一次次地投入亲人的怀抱,仿佛有生以来,我们就是为了寻找她的所在,她的一草一木,都隐藏了无限的秘密:我们的身体发肤,更受之于她。我们一遍遍地在心灵的版图上抚摸她那美丽的轮廓,在梦幻的画布上描绘她那绚烂的色彩,却怎么也分不清她那芳香的气味。

    后记

    《生死欲念——西方文学“永恒的主题”》对于三十岁的我而言,更像是一道人生的分水岭,有关十年的阅读生活的一次小小规模的总结。鹿桥在《未央歌》里所说的“又像诗篇又像论文似的日子”令人怀想不已。这十年里徘徊于几座校园之间,在城市的街道上过往搬迁。人生的角色也不停地转换:从学生到教师,从儿子到父亲。我曾经写过一份青春备忘录,这里或许可以把20世纪90年代后期最为难忘的阅读、写作和恋爱经历无所顾忌地记述如下:
    1996年:二十岁。拖延了三年的初恋接近尾声。和朋友们在大学校园里创办了文学社。在笔记本上零散地写下了将近百首诗歌。去年父母搬家时意外地发现了其中的一小部分,才得以幸存。这一年读过的书仍有印象的包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家参考丛书,韩少功、韩刚译)、《赫索格》(漓江出版社)、《喧哗与骚动》、《麦田里的守望者》和《百年孤独》。其中后三本收入在浙江文艺出版社当年的一套外国文学名著精品丛书里,封面一律是银白的底色。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差错,《百年孤独》是1995年春天在外文书店购买并且阅读过的,此番算是重读;福克纳和塞林格就当时而言,肯定更喜欢后者,尤其是收入在《麦田里的守望者》一书里的《九故事》,着实爱不释手。这一年还反复地读了清朝诗人黄景仁的《两当轩集》(因为毕业论文是写他和夏尔·波德莱尔《恶之花》诗歌风格的比较)、《浮生六记》、废名、无名氏、沈从文、鹿桥和张爱玲的小说散文等。除此以外,也写了不少非常蹩脚的旧体诗词。

    文摘

    插图:



    其实,徐志摩只是这首抒情诗的译者,尽管不少听众并不知道它出自女诗人克里斯蒂娜-罗塞蒂的笔下。《歌》也是罗大佑的音乐生涯的发端之作,最初经由张艾嘉轻轻地唱,刘文正慢慢地和,成为留存在我们记忆深处的“闪亮的日子”。
    克里斯蒂娜早时曾经为长兄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1828-1882)担当绘画的模特儿,晚年疾病缠身,容貌尽损。这对兄妹在英国诗歌史上与勃朗宁夫妇齐名,命运却无比凄惨。哥哥虽是英国前拉斐尔派的核心人物,但是因为经济拮据,直到1860年才娶了相恋十年的伊丽莎白-西德尔,病弱的伊丽莎白此前曾经是专供罗塞蒂一人作画的性感模特儿,结果在婚后第二年就因吸食了过量的鸦片酊而死去,悲痛欲绝的罗塞蒂竟然冲动地将其所有诗稿放入棺内陪葬,而他本人也从此染上了鸦片瘾,无力摆脱失眠和癫狂症状。在自题自画的名作《白日梦》的结尾,罗塞蒂发出了深沉地咏叹:她梦着,梦着,直到在她忘了的书一落下了她手中忘了的一朵小花。
    与凋落的伊丽莎白相比,克里斯蒂娜更像一朵绽放在兄长罗塞蒂手心的小花,是她心甘情愿地放弃个人的幸福,陪奉父母过上了近乎隐居的家庭生活。
    伴随着阅读的逐渐深入,我们还可以清晰地发现,在双亲残缺或关系紧张破裂的家庭内部,子女之间的感情纠葛往往被轻易地凸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