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鲁迅精读[平装]
  • 共1个商家     24.40元~24.40
  • 作者:郜元宝(作者),陈思和(编者),汪涌豪(编者)
  • 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6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904679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们常说,了解一个人必须要用心灵去体会。如果你读鲁迅的文章越多,引发的思考越深,你就越喜欢他、越佩服他。本书作为鲁迅著作的选本,“以少总多”,选取鲁迅早期文言论文两篇,白话小说四篇,散文诗集《野草》,杂文十四篇,旧体诗八首,启发读者循枝振叶,沿波讨源,很快地跨过这本选讲,走向《鲁迅全集》。

    目录

    导论

    第一讲早期文言论文两篇和文学活动的开始
    一、《科学史教篇》讲解
    二、《破恶声论》讲解
    【附录】
    科学史教篇
    破恶声论

    第二讲白话小说四篇
    一、《呐喊》、《彷徨》概述
    二、《狂人日记》讲解
    三、《阿Q正传》讲解
    四、《伤逝》讲解
    五、《铸剑》讲解
    【附录】
    狂人日记
    阿Q正传
    伤逝
    铸剑

    第三讲《野草》讲解
    一、《〈野草〉英文译本序》所回避的
    二、《题辞》:忏悔“过去的生命”
    三、“抉心自食”者的失败
    四、“大阙口”内外的“游魂”
    五、身体:精神之“影”无法“告别”的
    六、“天地”之间的“求乞者”
    【附录】
    《野草》英文译本序
    题辞
    秋夜
    影的告别
    求乞者
    我的失恋
    复仇
    复仇(其二)
    希望

    风筝
    好的故事
    过客
    死火
    狗的驳诘
    失掉的好地狱
    墓碣文
    颓败线的颤动
    立论
    死后
    这样的战士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腊叶
    淡淡的血痕中
    一觉

    第四讲杂文
    一、概念·问题结构·智慧形态
    二、杂文十四讲
    【附录】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杂论管闲事·做学问·灰色等
    有趣的消息
    不是信
    我还不能“带住”
    当陶元庆君的绘画展览时
    上海文艺之一瞥
    谁的矛盾
    看萧和“看萧的人们”记
    《萧伯纳在上海》序
    颂萧
    透底
    “彻底”的底子
    由聋而哑
    未来的光荣
    水性
    隔膜
    买《小学大全》记
    病后杂谈
    阿金
    陀思妥夫斯基的事
    《穷人》小引
    关于知识阶级

    第五讲旧体诗四首讲解
    概述
    1.别诸弟三首(庚子二月)
    2.哀范君三章
    3.阻郁达夫移家杭州
    4.亥年残秋偶作

    序言

    任何一门学科都有其必须研读的经典,作为该学科全部知识的精华,它凝聚着历代人不间断的持续思考和深入探索。这种思考和探索就其发端而言通常极为艰苦,就其最终的指向而言又经常是极其宏大的,所以能进入到人们的生活,对读过并喜爱它的人们构成一种宝贵的经验;进而它还进入到文化,成为传统的一部分。又由于它所讨论的问题大多关涉天道万物之根本,社会人生的原始,且所用以探讨的方法极富智慧和原创的意味,对人的物我认知与反思觉解有深刻的启示作用和范式意义,所以它又被称为“原典”或“元典”。原者,源也;元者,始也、端也,两者的意思自来相通,故古人以“元犹原也,其义以随天地终始也”,又说“故元者为万物之本,而人之元在焉”,正道出了经典之构成人全部成熟思考与心智营造的基始特性。

    文摘

    第一讲早期文言论文两篇
    和文学活动的开始一、《科学史教篇》讲解
    1.“科学”一词的意义纠葛
    《科学史教篇》(以下简称《教篇》),鲁迅1907年写于日本,虽然是一篇专门讨论科学问题的文章,在文学家鲁迅的思想发展中却占有一个重要地位,因为这篇论文名义上讲西方科学的简史,实则要从西方科学的发展中汲取“超科学”或“非科学”的教训,探求西方科学发达的“深因”或“本根”、“本柢”;这“深因”或“本根”、“本柢”,“深无底极”,绝非一般科学理论所能解释,因为它超出了一般科学理论范围,呈现为人类“非科学”或“超科学”的心智活动,此心智活动(鲁迅称之为“神思”)乃人类更高级形态的精神文化创造,不仅决定着科学的兴衰,也是一切文明的“始基”。
    换言之,这篇表面上专门讨论科学问题的论文,实际上是要打破当时国人对西方科学的片面了解和盲目崇拜,从西方科学发展所提供的经验教训中看到科学之下所隐藏的西方各民族精神发达的轨迹。其主要观点是认为,与其羡慕西方表面上的科学繁荣,倒不如从根本上了解那造成西方科学繁荣的民族精神的特点。
    这才是鲁迅真正关心的问题。因此,恰恰是这篇专门讨论科学问题的论文,标志着鲁迅的短暂的科学时代的结束,以及他持守一生的文学生涯的开始。
    十五年后,鲁迅在《(呐喊)自序》里将这个思想的转折追忆为弃医从文,乃是文学方式的“概乎言之”。医学属于科学的一门,医学要解决人的身体方面的问题,而鲁迅在1907年左右已经认识到,当时国人所理解的科学也只能解决中国社会物质层面的问题,也就是说科学只能解决中国的身体,和医学的功能很相似,所以《(呐喊)自序》用医学来隐括科学便顺理成章了。鲁迅在1907年左右所放弃的,不仅是医学一门,也是仅仅关注中国人的物质问题的片面的科学。不放弃这样的科学,文学的本质与重要性就无法显明。
    鲁迅是如何清理当时中国人的科学观的呢?
    当时中国舆论界普遍喜欢谈论“科学”,在这种谈论中,人们对“科学”的渊源、界限和功能都有相当的误解,基本上表现为一种肤浅的实用主义科学观。鲁迅的目的,正是要纠正人们对“科学”的肤浅认识,让人们看到除了表面意义之外,“科学”本身还有我们必须认真对待的“本根”、“本柢”。看不到这“本根”、“本柢”,就无法理解西方科学发展的“深因”,也就容易将西方科学理解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果如此,则中国人所谈之“科学”,将永远和“科学”在西方的实际情况了无干系,表面上已经接触到西方文明的中国,实际上还将永远和西方文明走在不同的道路上,所谓“有源者日长,逐末者仍立拨耳”④。
    从《教篇》着眼,参照同一时期所写的《文化偏至论》、《摩罗诗力说》、《破恶声论》诸文,我们可以知道,鲁迅所寻求的科学乃至整个文明的“深因”、“本柢”、“本根”,就是“心”,其中最重要的是“心”的“神思”之功,这方面最突出的代表,在近代西方,当属十九世纪初叶“神思一派”(谢林、黑格尔等)或十九世纪末继起的“神思新宗”(尼采等)所主张的“主观意力”(早期鲁迅以中国传统“心学”术语翻译“神思一派”以及“神思新宗”的概念和主张)。
    鲁迅相信,“心”的力量带来了西方科学和文明的发达,现代中国人如果紧紧抓住自己的“心”这个“本柢”、“本根”,发挥其力量,也有可能取得西方科学和西方文明已经取得的成就。相反,如果离开这个“本柢”而误认当时舆论界所谈的“科学”为“本柢”,对科学的热衷就很容易舍本逐末。鲁迅认为西方科学之所以不断发达,就因为西方人发展科学时能够坚守“心”(“神明”、“灵府”、“初”、“所宅”、“自性”、“精神”、“内部之生活”等皆“心”的展开式指称)的“本柢”。中国当时情形,则是只知科学的可贵,而不知科学的所以可贵,不知科学发展必须依赖“超科学”或“非科学”的“深因”,把科学理解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与作为“神圣之光”的西方科学的“精神”交臂失之,这样最终只会使现代中国和现代西方走在完全不同的发展科学的道路上。
    《教篇》并非单纯讲“科学”或“科学史”,鲁迅的用意,是揭示隐藏于科学研究、科学发现中的“科学者”的“精神”,亦即“科学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