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论小说十家(修订本)[平装]
  • 共1个商家     22.50元~22.50
  • 作者:赵园(作者)
  •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375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论小说十家(修订本)》为当代批评之一。

    媒体推荐

    写这组小说家论,凭藉的多半是所谓的“直觉”与“经验”,包括“窜美”经验与人生阅历,不免会诠释过度,借作品说自己的话。用作参考的,主要是十九世纪的欧洲文学。……至于当时仍在流行而事后颇为人诟病的所谓“社会学”的分析,即注重文本的外部环境,文本产生的社会,文化条件,我始终认为有其有效性。甚至时下文论中已近于绝迹的“阶级分析”,也未必就失却了效力。对于一九八。年代以来的“去政治”的倾向不敢追随,多少也因了我的研究方向。无论二十世纪的中国,还是明清之际,知识人都不大可能“去政治”,何况作为他们的这一种创造物的文学!
      ——赵园,台版《中国现代小说家论集》“后记”
    赵园这一代学人在中国现代学术史以至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史上的地位与意义,正在于对中断了的现代知识分子(精神与学术)传统的恢复与承接。……而这一代学人学术上的强烈的自省性,则更是鲁迅批判传统的直接继承,怀疑与否定不仅指向外部的一切奴役体制、观念,更指向自身的奴性这正是显示了批判的彻底性的。……在我看来,正是这样的精神构成了八十年代中国学术(而中国现代文学正是八十年代中国学术的前沿)的核心与精髓,它的具体学术成果,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局限,但它为中国知识分子与中国现代学术精神范式的重建所奠定的大格局与基础,却是弥足珍贵,并具有长远的生命力的。
      ——钱理群,《回顾八十年代——赵园〈艰难的选择〉重版序》

    作者简介

    赵园,1945年出生于兰州,河南尉氏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现当代文学,明末清初思想史。著有《艰难的选择》(1986)、《论小说十家》(1987)、《北京:城与人》(1991)、《地之子》(1993)、《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1999)、《易堂寻踪——关于明清之际一个士人群体的叙述》(2001)、《制度·言论·心态——(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续编》(2006)、《想象与叙述》(2009)等。《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获“长江读书奖”专家著作奖,《想象与叙述》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理论评论奖。于学术研究之余,从事散文写作,出版有散文、随笔集《独语》、《窗下》、《红之羽》等。

    目录

    修订本前言
    郁达夫:在历史矛盾与文化冲突之间
    老舍:北京市民社会的表现者与批判者
    吴组缃及其同代作家——兼析《菉竹山房》
    张天翼与三十年代小说的艺术演进
    沈从文构筑的“湘西世界
    蒋纯祖论——路翎和他的《财主底儿女们》
    骆宾基在四十年代小说坛
    端木蕻良笔下的大地与人
    论萧红小说兼及中国现代小说的散文特征
    张爱玲的《传奇》:开向沪、港“洋场社会”的窗口
    附录一:五四小说家简论——庐隐·王统照·凌叔华
    附录二:《赵园自选集》自序

    文摘

    版权页:



    一时期文学的气运所系,也许总在文坛上最年轻的那一代吧。近几年来“文学新人”的崛起,使我一次次地向另一时期回首。那也是个“新人”整批地崛起的时期,给予过当时的人们以类似的兴奋。那是本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那个似乎是突然之间涌现的青年作家群,也正像眼下活跃在创作界的这批新人一样,生机勃勃,富于潜能,与变动着的中国社会保持着广泛的联系,一出手就显示出鲜明的个人风格,而且,每一个都年轻得让人嫉妒,——正聚成热热闹闹的一天星斗。那_代也像这一代,不但为历史的动荡所造成,而且像是适应文学史的既定目的而被造就出来。这后一方面往往被文学史忽略了。他们在文学史上常常只是一些偶然出现的单个人。这种叙述至少是片面的。因为在事实上,这是一代作家,被同一历史所召唤,由对于文学发展的同一使命组织起来的一代;是显示出鲜明的“代”的标志,而这种标志又实现在各个不同的艺术个性中的一代;是共同创造了一个文学时期,一个有着鲜明性格的文学时期,而创造者自身既在一种共同的追求中完成了自己,又不可避免地表现出共同局限的一代。无论日后政治风云的变幻,文学发展的曲折,使得他们由认识到表现怎样地显得迥然不同,我们仍然可以在这批人中看出“代”的标志,并且正是在“代”的共同性中,更加认识了他们作为单个人的可能的贡献和难以逃避的局限性。
    我本来是要谈他——吴组缃的,却先来大谈其“代”,这不是故作玄妙?不!我不能把他由历史、文学史造成的“那一代”的客观联系中孤立出来。他是他们之中产量比较不丰的一个。但也正因此,透过这个作者,使人更容易看到那一代作家的思考与追求,看清一代人的情趣中心,他们对于自己的使命的理解,等等。
    我打开了他的《西柳集》与《饭余集》。
    他是一个以其创作的“质”而非以“量”胜的小说家。
    在五四时期,一个即使不知名的小说作家,也会洋洋洒洒写下几本以至十几本,而《西柳》、《饭余》已经差不多是他的小说作品的全部。但那个不知名的小说家的十几本作品,也许只是一味地在原地踏步,吴组缃却以十几篇小说,试图向你展示一个开阔的世界。
    这是极力达到“广阔”、占有“广阔”的一代。中国现代小说的题材领域,到了这一代手中,才有了空前规模的扩展。他们中的不少人,力图把笔尖探入现代中国社会的各个层次,更有人立意“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以一支笔画尽社会百态,使自己的作品,拥有三十年代中国社会百科全书式的丰富性。吴组缃这样谈到他的同辈作家张天翼,以为他的“作品反映社会生活面十分广阔,中国中下层社会,从城市到乡村,哪个旮旮旯旯他都写到了”。张天翼决不属于特例。
    大革命及其后社会革命的深入,打开了整整一代人的生活视野与兴趣范围。从社会历史、政治哲学的角度看中国,形成了一代人特殊的眼光与视角。在追求“广阔”的背后,活跃着一种普遍的野心——从总体上把握中国社会。五四以文学革命从属于思想革命,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构成一个极具特征性的开端,由此产生特点、优点以至局限,贯通了整个现代文学史。三十年代的土地革命理论的传播,三十年代初思想界关于“中国社会性质问题”的论战,也正如五四思想革命的影响于五四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