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艺常谈[平装]
  • 共2个商家     14.30元~17.60
  • 作者:朱自清(作者)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8718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晚清民国时期,东西方文化会通碰撞,人文学术勃兴,产生了一批大师级的学者,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文艺常谈》是跟大师学国学系列之一,是一套写给年轻人的国学读本,是年轻人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首选读物。

    名人推荐

    朱自清是新文学运动散文一大家……他写的《背影》,是新文学的散文名篇,凡中学语文教科书都是入选的,一代代的读者为之感动。
    ——知名学者 钱伯城
    对于需要一点语文训练和写作修养的人,他的文章确实堪称典范。
    ——文学史家 王瑶
    现在大学里如果开现代本国文学的课程,或者有人编现代本国文学史,论到文体的完美,文字的全写口语,朱先生该是首先被提及的。
    ——作家 教育家 叶圣陶

    媒体推荐

    知名学者 钱伯城
    朱自清是新文学运动散文一大家……他写的《背影》,是新文学的散文名篇,凡中学语文教科书都是入选的,一代代的读者为之感动。
    文学史家 王瑶
    对于需要一点语文训练和写作修养的人,他的文章确实堪称典范。
    作家 教育家 叶圣陶
    现在大学里如果开现代本国文学的课程,或者有人编现代本国文学史,论到文体的完美,文字的全写口语,朱先生该是首先被提及的。

    目录

    什么是文学
    古文学的欣赏
    文学的标准和尺度
    文言白话杂论
    语文学常谈
    了解与欣赏
    论中国文学选本与专籍
    论教本与写作
    怎样学习国文
    写作杂谈
    禅家的语言
    关于“月夜蝉声”
    鲁迅《药》指导大概
    论雅俗共赏
    论百读不厌
    鲁迅先生的杂感
    论逼真与如画
    论书生的酸气
    论严肃
    论通俗化
    低级趣味
    论标语口号
    论诵读
    论诗学门径
    《古诗十九首释》前言
    诗与话
    歌谣里的重叠
    解诗
    诗与感觉
    诗与哲理
    诗与幽默
    真诗
    朗读与诗
    诗的形式
    诗韵
    诗多义举例
    诗的语言
    论“以文为诗”
    再论“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王安石《明妃曲》

    序言

    这是一套写给年轻人的国学读本。
    “国学”之名,始自清末。其时欧美学术进入中国,号为“新学”、“西学”等,与之相对,人们便把中国固有的学问统称为“旧学”、“中学”或“国学”等。
    晚清民国时期,东西方文化会通碰撞,人文学术勃兴,产生了一批大师级的学者,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他们的著述,历经岁月洗磨,至今仍熠熠生辉。我国古代经典,浩繁艰深,而这些著作无异于方便后人接近经典、了解历史与文化的一座座桥梁,其价值自不待言。
    遗憾的是,出于诸种原因,这些著作,有的版本繁多,错漏杂见,有的久不再版,一书难觅。有鉴于此,我们特组织出版“跟大师学国学”书系,从中遴选出一些好读易懂、简明扼要的作品,仔细编校,统一装帧,分批推出,以飨读者。
    这些作品,大多是一版再版的经典,不仅在文化学术界历来享有盛誉,也在广大读者中间有较高知名度;另有一部分,出自当日名家,影响很大,但1949年后未曾重印,借此次机会,将之重新推荐给大家。

    文摘

    版权页:



    什么是文学?大家愿意知道,大家愿意回答,答案很多,却都不能成为定论。也许根本就不会有定论,因为文学的定义得根据文学作品,而作品是随时代演变随时代堆积的。因演变而质有不同,因堆积而量有不同,这种种不同都影响到什么是文学这一问题上。比方我们说文学是抒情的,但是像宋代说理的诗,十八世纪英国说理的诗,似乎也不得不算是文学。又如我们说文学是文学,跟别的文章不一样,然而就像在中国的传统里,经史子集都可以算是文学。经史子集堆积得那么多,文士们都钻在里面生活,我们不得不认这些为文学。当然,集部的文学性也许更大些。现在除经史子集外,我们又认为元明以来的小说戏剧是文学。这固然受了西方的文学意念的影响,但是作品的堆积也多少在逼迫着我们给它们地位。明白了这种种情形,就知道什么是文学这问题大概不会有什么定论,得看作品看时代说话。
    新文学运动初期,运动的领导人胡适之先生曾答覆别人的问,写了短短的一篇《什么是文学》。这不是他用力的文章,说的也很简单,一向不会引起多少注意。他说文字的作用不外达意表情,达意达得好,表情表得妙就是文学。他说文学有三种性:一是懂得性,就是要明白。二是逼人性,要动人。三是美,上面两种性联合起来就是美。这里并不特别强调文学的表情作用,却将达意和表情并列,将文学看作和一般文章一样,文学只是“好”的文章、“妙”的文章、“美”的文章罢了。而所谓“美”就是明白与动人,所谓三种性其实只是两种性。“明白”大概是条理清楚,不故意卖关子;“动人”大概就是胡先生在《谈新诗》里说的“具体的写法”。当时大家写作固然用了白话,可是都求其曲,求其含蓄。他们注重求暗示,觉得太明白了没有余味。至于“具体的写法”,大家倒是同意的。只是在《什么是文学》这一篇里,“逼人”、“动人”等语究竟太泛了,不像《谈新诗》里说的“具体的写法”那么“具体”,所以还是不能引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