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增订文心雕龙校注(套装共3册)[平装]
  • 共3个商家     91.60元~102.10
  • 作者:刘勰(作者),黄叔琳(注释解说词),李详补(注释解说词),杨明照(注释解说词)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8796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增订文心雕龙校注(套装共3册)》是由中华书局出版。

    作者简介

    作者:(南朝梁)刘勰 校注:黄叔琳 李详补 杨明照

    目录

    《中国文学研究典籍丛刊:增订文心雕龙校注(上册)》目录:
    前言
    梁書劉勰傳箋注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一
    原道第一
    徵聖第二
    宗經第三
    正緯第四
    辨騷第五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二
    明詩第六
    樂府第七
    詮賦第八
    頌讚第九
    祝盟第十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三
    銘箴第十一
    諫碑第十二
    哀弔第十三
    雜文第十四
    諧隱第十五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四
    史傳第十六
    諸子第十七
    論說第十八
    詔策第十九
    檄移第二十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五
    封禪第二十一
    章表第二十二
    奏啟第二十三
    議對第二十四
    書記第二十五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六
    神思第一一十六
    體性第二十七
    風骨第二十八
    通變第二十九
    定勢第三十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七
    情采第三十一
    鎔裁第三十二
    聲律第三十三
    章句第三十四
    麗辭第三十五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八
    比興第三十六
    夸飾第三十七
    事類第三十八
    奏啟第二十三
    議對第二十四
    書記第二十五
    練字第三十九
    隱秀第四十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九
    指瑕第四十一
    養氣第四十二
    附會第四十三
    總術第四十四
    時序第四十五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卷十
    物色第四十六
    才略第四十七
    知音第四十八
    程器第四十九
    引用書目
    比興第三十六
    夸飾第三十七
    事類第三十八
    序志第五十
    增訂文心雕龍校注附錄
    著錄第一
    品評第二
    采摭第三
    因習第四
    引證第五
    考訂第六
    序跋第七
    版本第八
    别著第九
    校記第十
    ……
    《中国文学研究典籍丛刊:增订文心雕龙校注(中册)》
    《中国文学研究典籍丛刊:增订文心雕龙校注(下册)》

    文摘

    版权页:



    及至從横之世,及字從御覽增史職猶存。秦并七王,而戰國有策,蓋錄而弗叙,故即簡而為名也。漢滅赢項,武功積年,陸賈稽古,作楚漢春秋。爰及太史談,世惟執簡;子長繼志,元作至胡改改甄序帝勣。比堯稱典,則位雜中賢;法孔題經,則文非元聖。故取式吕覽,通號曰紀,紀綱之號,亦宏稱也。元脱脱謝補補故本紀以述皇王,列傳以總侯伯,八書以鋪政體,十表以譜年爵,雖殊古式,而得事序焉。爾其實錄無隱之旨,博雅宏辯之才,愛奇反經之尤,條例暙落之失,叔皮論之詳矣。及班固述漢,因循前業,觀司馬遷之辭,思實過半。其十志該富,讚序弘麗,儒雅彬彬,信有遣味。至於宗經矩聖之典,端緒豐贍之功,遗親攘美之罪,徵賄鬻筆之愆,公理辨之究矣。觀夫左氏綴事,附經間出,于文為約,而氏族難明。及史遷各傳,人始區詳而易覽,述者宗焉。及孝惠委機,吕后攝政,班史立紀,違經失一兀脱脱朱補補箱實。何則?庖犧以來,未聞女帝者也。漢運所值,難為後法。牝雞無晨,武王首誓;婦無與國,齊桓著盟;宣后亂秦,吕氏危漢:豈唯政事難假,亦名號宜慎矣。張衡司史,而惑同遷固,元帝王一兀作年孺改改后,欲為立紀,謬亦甚矣。尋子弘雖偽,要當孝惠之嗣;孺子誠微,實繼平帝之體一子可紀,何有於——后哉?
    至於後漢紀傳,發源東觀。袁張所製,偏駁不倫。薛謝之作,疎謬少信。若司馬彪之詳實若字從御覽增華嶠之準當,則其冠也。及魏代三雄,記傳互出。陽秋魏略之屬,江表吴錄之類,或激抗難徵,或兀脱脱謝補補信疎闊寡要。唯陳壽三志,文質辨洽,荀張比之於遷固,非妄譽也。
    至於晉代之書,繁乎著作。陸機肇始而未備;王韶續末而不終;千寶述紀,以審正得御覽作明序;孫盛陽秋,以約舉為能。按春秋經傳,舉例發凡;自史漢以下,莫有準的。至鄧瑤兀作葵朱改改晉紀,始立條例,又擺落一作撮略從御覽改改漢魏,憲章殷周,雖湘川曲學,亦有心典謨。及安兀作交朱改改國立例,乃鄧氏之規焉。
    原夫載籍之作也,必貫乎百氏,元作姓被之千载,表徵盛衰,殷鑒興廢;使一代之制共日月而長存,王霸之跡,並天地而久大。是以在漢之初,史職為盛,郡國文計,先集太史之府,欲其詳悉於體國;必閱石室,啟金匱,抽裂帛,檢殘竹,欲其博練於稽古也。是立義選言,宜依經以樹則;勸戒與奪,必附聖以居宗;然後銓評昭整,苛濫不作矣。然紀傳為式,编年綴事,文非泛論,按實而書,歲遠則同異雞密,事積則起訖易疎,斯固總會之為難也。或有同歸一事,而數人分功,兩記則失於複重,偏舉則病於不周,此又銓配之未易也。故張衡摘史班之舛濫,傅玄譏後漢之尤煩,皆此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