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出关[平装]
  • 共1个商家     9.62元~9.62
  • 作者:李镜(作者)
  •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5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3184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关于战争的小说,一个过去从没人写过的故事,她凄婉、隐忍而动人。抗日战争时期,红军西路军8000多名官兵落入国民党青海地方军阀,在民族危亡之际,他们被开到国民党正面战场,忍辱负重,共赴国难,但是,每一个出征关内的红军都没有了下落,变成了一个个谜。本书为你揭开了这些谜,道出了这个复杂奇特的故事……

    作者简介

    李镜,生干1945年农历八月,祖籍山西万荣,自幼在西安读书。1964年3月到位于河西走廊的兰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工作,1973年调干入伍。先后担任过军区歌舞团创作员、司令部办公室秘书、政治部创作室主任。现为兰州军区创作室创作员,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主要作品有小说集:《辉煌时刻》、《重山》、《冷的边山热的血》、《风流殇》、《高台之恋》,长篇小说《女兵营》,长篇报告文学《大迁徙》、《农奴戟·英雄血》、《儒将肖华》、《昆仑春雪》、《新写长征图文档案》等。作品多次在军内外文学评奖中获奖。

    文摘

    书摘
    我们站着,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连出气吸气的轻重快慢都没有改
    变,更不用说拍手欢迎了。
    在孟传陆无可奈何地不住咕哝着“大家们”的时候,新来的马成义团长
    一直一声不吭地站在黑影儿里。他的脸背着月亮,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好,他
    的背后是一片银白,衬得他的脸更加模糊。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是觉得他的
    个子很高,大概有1.8米左右。渐渐地,他的沉默或者说阴沉倒让人感到了
    一种力量,至少当时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我想,如果是恶魔,这力量孕育的
    便是残暴和狡诈,就像隐伏在林莽中的饥虎,随时会扑向它的猎物,开膛破
    肚,茹毛饮血。
    见我们依然没有反应,气急败坏的孟传陆又爹呀娘呀地骂起来,骂我们
    是吃鞭子咽枪子儿的,调理了半年(他指的是补充团成立已经半年),还是一
    群犟熊,油盐不吃水火不进,当初真不如活埋了零干(解放后据马匪残余分
    子交待,当年在河西走廊和青海,被活埋的西路军官兵不下3000人)。孟传
    陆一进入“骂境”,像“大家们”这样的号召语气用得也少了。空旷的夜幕
    下,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在活着。骂着骂着,他似乎骤然问感到了自己的孤立
    无助,悻悻地打住了话口,扭头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马成义。马成义还用
    原先的姿势站着,没有什么反应。这时,四周显得更静了。
    只剩下了祁连山的风声,不大,裹着从大山深处带来的寒气。还有一只
    耽误了归期的山老鸹的慌乱的叫声。
    我觉得站在我左边的何明坤用手背轻轻碰了碰我的手。我扭过脸去,发
    现他的目光含笑,意味深长。我不明白他是在笑孟传陆的愚蠢,还是笑新来
    的马家团长的木讷——沉默或沉静有时候也会被认为是蠢笨和无能,特别是
    你对这个人还缺乏了解的时候。
    总之,何明坤传递给我的是得意。这得意背后隐藏的内容很复杂,一句
    话两句话说不清楚。
    我也用手背碰了碰他,也用目光笑了笑。我们这些目光的传递都很轻微
    很隐忍,只有我们之间才能心领神会。
    我又感到自己的右脚被人轻轻踢了一下——这是程子和,我知道他也从
    眼前的场景中发现了些什么。
    我正要向程子和那边扭头的时候,就听见一直没有说话的马匪新任团长
    马成义使劲咳嗽了两声,接着又看见他向前走了三四步。背着光,依然看不
    清他的脸。再接着,他就用听起来十分费劲的青海话训起话来。他的开场白
    硬邦邦的,直来直去,也不称呼我们,一开口就扯着嗓子直奔主题:“你们
    都给我听好了,我是谁,干啥的,刚才孟团长已经跟你们说过了,你们也都
    知道了,我就不再说了,日后,咱们就滚在一起了,拴在一个槽上了……”
    他说话的时候,不住地抡着右胳膊,身子一挺一挺的,显得很有力气,“你
    们不是整天喊着要北上抗日吗?现在好了,马步芳司令立马就成全你们,咋
    个成全法?从明天开始,你们就再也不用在这里修路了,准备马上开拔……

    开拔?上哪里?马步芳又搞哪门子鬼……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