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汉代琅华照寒烟[平装]
  • 共1个商家     14.30元~14.30
  • 作者:聂小晴(作者)
  • 出版社:石油工业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21777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汉代琅华照寒烟》是国学大师汤一介、北大教授李中华、王守常倾情推荐,十余位资深教授倾心审读!

    作者简介

    聂小晴,繁华京城里的平凡女子,喜欢徜徉在古典文化的花园里,采擷那些古老却美好的故事。用笔尖将其串联成今日的书箋,解读千年前的婉曲风情。
    汤一介,国学大师,《儒藏》总编纂,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孔子学会会长。
    李中华,北京大学中国哲学暨文化研究所所长、哲学系博士生导师。
    王守常,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文化书院院长。

    目录

    最是那一往情深
    爱过情殇,不如决绝
    被婚姻埋葬的爱情
    “上邪式”爱情宣言
    思念,千回百转

    百般相思难收鞘
    三嫁终觅美满夙缘
    宫廷女人的墓志铭
    佳人难再寻
    昭君怨,走出深宫又入胡地
    后宫妃嫔的自悼赋

    红尘如此妖娆
    女子之器,女子之形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食色,皆是性也
    嗅到长安的芳菲

    饮酒求仙乐逍遥
    秋风辞,藏有君王心病
    求仙访道,不过一场镜花水月
    造反王爷亦是求仙道人
    酒酣浓香溢出多少风流
    生年不满百,何不乐为先

    未央往事
    绝命词与大风歌
    痞子气息也需一国礼仪
    汉赋里的金缕玉衣
    帝王尚武亦享乐

    为官,离去
    出名别太早
    看破红尘,归隐山林
    官场众生百态相
    难以立世为人
    明哲保身,班固的处世哲学

    一生何不通透
    十九载孤独守望
    从容淡定,才女的撒手锏
    急流勇退是归路
    刺世疾,赋中吟
    忍把浮名换寂寞

    男人苍老的是指望
    命运掌心里的弄潮儿
    不许名将见白头
    英雄不死的传奇
    忧郁小子,练就帝王心

    牡丹花谢
    病榻前的叮咛挣扎
    远行不如当归
    赏洛阳牡丹,道兴衰成败
    悲歌怅惋王朝暮日
    贫穷的背影

    后记

    每一本书稿的完成都凝结着集体的智慧,倾注了同仁们的辛劳和热情。在写作“阅读大中国”系列丛书的过程中,我们参考了大量的相关研究成果,并广泛阅读许多学者专家的专著与新书。可以说,没有前辈学人的辛劳与成果,我们晚学顽童也便无法草创今日之书。在此,谨代表本套丛书的作者与编辑向各位专家一致谢。
    同时,本书的写作得到了华夏书网诸多同行的帮助及支持,在此向他们致以诚挚的谢意:王杰、杨艳丽、姚晓维、许长荣、李良婷、史慧莉、黄亚男、曹博、上官紫微、孙亚兰、王艳、李娜、聂小晴、李颜垒、王鹏、闫晗、杨青、朱夏楠、李倩、杨英、武敬敏、杜慧、杨秉慧、王艳明、李静、李猛、于海英、蔡亚兰、廖春红、焦亮、黄薇、赵一、赵红瑾、魏清素、李文静、李佳、罗语、张晓静、李彦岐、慈艳丽、张艳芬、周珊、何瑞欣、常娟、陈艳、曹徐学、齐艳杰、齐冲、曾桃园、李伟军、李惠、梁素娟、毛定娟、黄梦溪、张保文、肖冬梅、张琦、李爱莲、黄晓林、淡佳庆、李亚莉、欧俊、付欣欣、闫瑞娟、曹慧利、陈小婵、黄文平、范小北、贺兰、赵文闻、包宇、汪文娟、杨少卿、于航、陈其娟、王艳青、杨茜彦、孙鹏涛、张夏、王崇、常悦等。
    如果说阅读是一种快乐,那么写作这套“阅读大中国”的过程就是一种精神的享受。我们读懂了古代文人的智慧精华,吸收了当代学者的研究经验,并倾尽绵薄之力,将其化为文字,希望可以为读者献上甘甜的精神食粮。

    文摘

    插图:





    一别之后,二地相悬。说道是三四月,却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断,十里长亭望眼穿。百般想,千般思,万般无奈把郎怨。万语千言道不尽,百无聊赖十凭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花红似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黄,我欲对镜心已凉。三月桃花随流水,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
    《怨郎诗》卓文君
    后人是绞尽脑汁也始终无法清晰地明白,一个看似将会被命运遗弃的女子,是如何心平气和地提笔写下这封浅淡的书信。在看似漫不经心的婉转题词中,为司马相如描摹出了令他沁入骨髓的疼痛记忆,遥想夫妻当日恩爱之情,再看满纸哀鸣之意,司马相如想不羞愧都难。卓文君将自己的一生写进了这首诗中,爱恨交织,缠绵悱侧。她并不是要她深爱的丈夫自惭形秽,只是想告诉他,过去种种,她铭刻于心。
    卓文君是智慧的。聪明的她,在看到司马相如托人送来那首数字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怎么会不明白变了心的男人,如难收的覆水不可挽回呢?情已淡,心已倦,在那个男权为尊的社会里,男人都是这样,自以为是,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一旦富贵通达,女人便只是他们唾手可得的物品。
    在卓文君韶华不再,风光过后,司马相如有了纳妾的念头。纳谁为妾,史册上关于那个女子并无任何记载,或许是她太不值得一提吧!这个女子想必有着倾城的容颜,或许有着难得的聪慧,但不论如何,她最终没能赢过卓文君。
    细看这样容貌婉约、性情柔和的女子,其实很容易察觉出,她的人生从认识司马相如开始,就注定了永不停歇的转动。而早在她年华初启之时,她的锋芒早就藏于隐隐约约的姣好模样之下,在青春年华正好的时节,她与司马相如夜奔出府,成就佳话一段。
    而今,她却是怎样也难以相信,那个被她信赖、被她仰仗的男人,也同世间其他男子一样寡情薄幸。在她年色衰退之后,他便要负她,便要背弃他们两人早年的誓言,另结新欢。命运像远山顶上按捺不住的游云,随风袅袅,人生万里路,早已是飘散得不成形状了。
    那年的情景还依稀可见,她年方十七,正是女儿家如花似玉的年纪,待字闺中,却关也关不住那一腔女儿家的寂寞。卓文君从小锦衣玉食,本想一生嫁做他人妇,这一生也算是了无牵挂了。但谁能料到,她正值绮年玉貌时出嫁,却被命运开了一个玩笑,未娉夫死。她还没能走出新娘的喜悦,却又迅速走进了望门新寡的深深哀怨之中。十七岁的卓文君在还没有懂得如何爱的时候,已经明白了悲伤的滋味。
    这样一个女子,大喜大悲同时经历,却依然淡然面对,又岂是寻常女子可比拟的。那个被司马相如选中的小妾,她如何比得上,在沉潜隐忍的卓文君的面前,她只是一道再寻常不过的风景罢了。
    不过,那又如何呢?纵然岁月悠悠,背叛来临的时候,早年携手与共的影子却是消失得连痕迹都难以找到。在那个时代的女子,她们注定要当男人背后的花木,为其开放,为其凋零,一生似有似无,全无关系。
    他或许忘记,或许不愿记起,但卓文君一直记得,许多年前的一天,他风度翩翩地来到她面前,在她父亲卓王孙的宴席上,他的一曲《凤求凰》就此令她陷入爱情的泥沼之中不能自拔。如果说第一个丈夫教会了她如何去悲伤,那么,司马相如教会了卓文君的则是爱和恨的痛苦。
    那个时代,门不当户不对,纵使情深似海,他们也是无法相守的。十七岁的女子,在这看似无法负荷很多的年纪,依然独自担起了从喜到悲、从悲到伤的重担。爱情来临的时候,地位、门户、金钱、财富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只有爱情亘古地存在于天地之间,存在于相爱的人之间。
    皑如山上雪,蛟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竹竿何嫋嫋,鱼尾何簁簁。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思衷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