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札记与书信[平装]
  • 共1个商家     6.66元~6.66
  • 作者:契诃夫(作者),童道明(译者)
  •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第1版(2004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94641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对于时时感到精神一物质处于分裂状态的现代人来说,“上帝已经死了”!在契诃夫的世界中,我们却能发现,分明存在着一个“上帝”-对庸谷生活的否定,对大自然的热爱,对人类精神生活的关注,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渴望。这是一个让人亲爱的,可以从中得到慰藉的灵魂。

    一个世纪过去了,现代人眼里的契诃夫,宛如夜空中一颗闪烁的星星那么遥远。当我们静下心来仰望星空的时候,想到那些曾经感动过契诃夫的永恒而又激动人心的问题,并为之而感动,这时,契诃夫离我们是最近的。

    让我们走近契诃夫吧。

    媒体推荐

    感悟契诃夫
    这是契诃夫
    想写契诃夫。并不完全因为他的逝世一百周年就要到了。
    想从契诃夫的1890年写起。这一年他三十而立。这一年他完成了一次显示他意志与勇气的环球远游。
    他是四月份出发的。四月之前他几乎足不出户。枯坐在书桌前,堆书及肩,埋头其中,苦读和苦记多种多样为准备旅行所需的资料。
    直到三月末的春光照进书房,他才如梦初醒地欢呼“春天来了”:
    多么美丽的春天!昨天我经不住诱惑,到公园走了一趟。
    因为整个二月和三月我都没有出家门,也就无从发现由冬天向
    春天的过渡。昨天在公园里,我觉得自己像是从冰窖直接来到
    暖和的岛国。天气很好,遣憾的是没有下雨。我担心这无雨的
    春天会引发类似伤寒这样的传染病。(1890年3月31日信)
    礼赞苍天,也关怀苍生。这是契诃夫
    这之前半个月,契诃夫无意间说起了文坛排行榜。他说:
    如果排名,那么柴科夫斯基是当今俄罗斯艺坛的第二号人物,头一把交椅一直由列夫·托尔斯泰占着。……第三位当 属列宾,而我本人要排到98位。(1890年3月16日信)
    极其坦率,又极其谦虚。这是契诃夫。
    在纪念契诃夫诞生一百周年的时候,著名作家爱伦堡就特别指出了他谦虚的秉性。
    谦虚在他是与生俱来的。他从不以为自己是预言家、导师,甚至是大师。他没有自己的优越感。他的委婉说明了他天性的矜持与羞涩,而不是想因此与周围人疏远起来。他长久地与认为是自
    己的错误与缺点进行斗争,但他无需与骄傲作斗争,因为他不知道骄傲为何物。
    不仅生性谦虚,还“矜持与羞涩”。这是契诃夫。


    一切都不会过去
    契诃夫喜欢一句格言:“一切都不会过去。”这是直译。也可以意译成:“一切都不会了无痕迹地消失。”甚至可以引申开来说: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会了无痕迹地消失。”
    1890年春夏之交,契诃夫乘船漂流黑龙江。6月27日契诃夫弃船登岸,在俄国边城布拉格维申斯克小憩。继续前行,又在中国瑗珲古城作短暂停留。
    现在,在布拉格维申斯克临江的广场上,立着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两行字:“1890年6月27日,安东·契诃夫曾在此处逗留”。而在瑗珲博物馆的院落里,立着一尊白色的契诃夫塑像。
    就在1890年6月27日这一天,契诃夫给友人写信描述黑龙江的风光:
    这就是阿穆尔河(即黑龙江)。悬崖、峭壁、森林、无数的野鸭以及各种各样叫不出名来的长喙精灵。荒无人烟。左岸是俄国,右岸是中国。中国与俄国一样是片蛮荒的土地,难得见一个村落……我在阿穆尔河漂流1090多俄里了,欣赏到了如此多的美景,得到了如此多的享受,即使现在死去我也不觉得害怕了……我爱上了阿穆尔河,甚至想在这儿住上两年。又美丽、又宽阔、又自由、又温暖。无论是瑞士还是法国,都从没有领略过这样的自由……
    这样用文字赞美黑龙江的,契诃夫大概是第一人。契诃夫在
    黑龙江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1998年7月30日,我乘在黑河开会之便,结伴游览瑗珲古城。坐在船上,方位也是“左岸是俄国,右岸是中国”。凝视着要比长江、黄河清澈许多的黑龙江水,久久地念想着契诃夫,努力感受契诃夫当年坐在船上写下“又美丽、又宽阔、又自由、又温暖”这句话时的好心情。我觉得好像从来没有离契诃夫这么近又是这么远。 一百年过去了,黑龙江两岸不再那样蛮荒,当然也已见不到契诃夫曾经见到的“无数野鸭以及各种各样叫不出名来的长喙精灵”。


    真是礼仪之邦
    19世纪的俄罗斯作家中,托尔斯泰和契诃夫对中国的态度最友好。但托尔斯泰一辈子没有见过中国人,他为此深感遗憾。契诃夫在漂流黑龙江的过程中却与很多中国人相遇。在他的书信里,记
    录了和两个中国人的亲密接触。
    一位佚名,是契诃夫的酒友。
    我邀请一个中国人到小酒店喝酒。他在喝酒之前,先把酒杯举向我和酒保以及仆人,说:请用!这是中国的礼节。他不像我们一饮而尽,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每喝一口之后吃点小菜。喝完酒后为了向我表示感谢,赠送我几枚中国钱币,真是礼仪之邦。中国人穿得很简朴,但很顺眼,吃饭有胃口,有礼貌。(1890年6月27日信)。
    另一位有名有姓,是契诃夫的旅伴。1890年6月29日契诃夫写给妹妹的一封信里,说的全是对这个中国人的印象。我把它全译出来:
    船舱里飞着流星——这是些宛如电火星的闪光的小甲虫。 白天,阿穆尔河上能看到很多野鸭。这里的苍蝇很大。有个名叫宋鲁利的中国人和我同住一个船舱,他不断地对我讲述在中国是怎样因为一些小事而“脑袋搬家”。昨天他吸足了鸦片,整夜说梦话,搅了我的好梦。27日我到中国瑷珲城走了一趟。我逐渐走进一个神奇的世界。轮船在抖动,写字很困难。昨晚我给父亲发了电报,收到了吗?明天到哈巴洛夫斯克(即伯力)。这位中国人会唱歌,曲谱是写在扇子上的。祝您健康。
    您的安东
    契诃夫一天之后给妹妹的信上,又一次提到了这位中国的宋先生:
    这几个中国方块字是我的中国旅伴宋鲁利写的。意思是:“我即将到达尼克拉耶夫斯克城。您好!”
    希望将来有机会在俄罗斯档案馆看到契诃夫1890年7月1日信的原件,见识见识宋先生在契诃夫家书上留下的真迹。

    作者简介

    童道明,1937年生于江苏省杨合镇(今张家港市),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他山集》、《戏剧笔记》、《惜别樱桃园》、《俄罗斯回声》,主编《世界经典戏剧全集》(20卷),并有数种译著。

    目录

    札记
    书信
    附录:感悟契诃夫
    主编后记

    文摘

    插图1


    插图2


    插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