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长篇反腐小说:黑白市长[平装]
  • 共2个商家     20.80元~25.50
  • 作者:殷智元(作者)
  • 出版社:中国检察出版社;第1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20178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作者简介

    殷智元 二十年中学教师,两年刊物编辑,十五年写作生涯。当过夜总会副总。开过歌厅,并曾担任心理咨询中心督导及电台、电视台嘉宾。出版小说《千花》、《新婚疑云》及其他社科作品《没人说你可耻》、《那些花儿》、《别随便喝别人的茶》、《冲出爱的误区》、《打开爱的窗扉》等十余部,达300万余字。现居深圳。

    目录

    第一章 西彤市来了新市长
    第二章 书记市长深夜倾谈
    第三章 “乡里人家”土菜香甜
    第四章 曾盖夜闯发廊
    第五章 小情侣悠游深圳
    第六章 何兰芬融人蓝天
    第七章 新市长整顿矿山
    第八章 棋局摆开第一子
    第九章 刘怀玢私查案情
    第十章 曾铁浪布柔情陷阱
    第十一章 短兵相接智者胜
    第十二章 战友,朋友
    第十三章 柳依人才市场转运
    第十四章 阿谀局长布陷阱
    第十五章 好个机灵秦莹
    第十六章 危急关头书记出手
    第十七章 拆迁户与西彤市委斗法
    第十八章 怀瑾二识田耕
    第十九章 田耕上访
    第二十章 刘怀瑜的致富新路
    第二十一章 刘怀瑜要搞样板工程
    第二十二章 理想主义者的磨难
    第二十三章 曾铁浪下狠手
    第二十四章 申达维歌厅逢美女
    第二十五章 王山木掉进深渊
    第二十六章 曾盖的潇洒生活
    第二十七章 最后的一击
    第二十八章 沈宏出手救怀瑾
    第二十九章 牢狱的滋味
    第三十章 邂逅的喜悦
    第三十一章 单身汉刘怀瑾的第二春
    第三十二章 那个夜晚将永远铭记
    第三十三章 只爱人间不羡仙
    第三十四章 老伴儿是个宝
    第三十五章 矿难卷起浪千层
    第三十六章 你的痴情有人懂
    第三十七章 瑜韵重逢

    文摘

    第一章西彤市来了新市长
    2004年的8月21日,早上7点多,西彤市琅洞锌矿。
    新来的矿工王山木怀着紧张而又新鲜的感觉下井了。
    老矿工大苟拍拍他的肩,安抚他:别紧张,山木,你跟着我就是了,保你没事儿。
    大苟带着山木,用风钻向着矿壁打去,不一会儿,他们的前胸后背便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工间休息时,大苟对山木说:今天有点儿不对呀,瓦斯味重,你觉得吗?
    山木没感觉。
    大苟说:你到那边的豁口去给我拿点儿水来。
    山木赶紧去拿水。就在这个时候,一场大灾祸横空而至。
    一位青年矿工,在休息前使劲挖了一镐。铁镐碰到坚硬的矿石,“当”的一声,火花四溅,随即,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挟着浓烈刺鼻的煤气味,刹那间将矿坑淹没了。
    冥冥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山木推了一下,使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矿坑里一片漆黑,黑暗和孤独带来死亡的恐惧。他开始喊叫:大——苟!大——苟——师——傅!
    没有回音,没有任何声音在这个时候给他一点点的安慰和希望。一切仿佛都死绝了。
    山木是西彤市大坳乡笔架山村人。因家里经济拮据,读完初中以后,他便外出打工供弟弟山石上学。山石去年高中毕业时,他已经25岁了。
    山木有一个女友,是泥雀山村的青水英。他们本是初中同学,相识相恋了6年。由于贫穷,由于要送弟弟读书,他们一直没有结婚。他们尽管常在一起,甚至同睡一室,可山木至今都没和女友睡到一张床上去。在城市,这太不可思议了,但在他们,却非常自然。
    山木要到矿山去挖矿,水英不同意,她知道挖矿的人都是今晚能见星星,不知明早能不能见太阳的人,但山木下定了决心,说:英子,我们家太穷了,你太苦了,我去赚点钱回来,就可以体体面面地把你娶回家了;要是我回不来了,你就找个好人家,另嫁吧。
    水英却说:你可不能死到那个地底下去,我要一直等你,一直等!
    他回到家,见到水英,抱着她号啕大哭,水英忙问怎么回事,他花了好大一阵工夫,才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讲了个大概。
    我还真不能让自己死了,我要死了,你怎么办啊?
    一席话,说得水英直抹眼泪。
    山木又说:我那些弟兄们死得太冤了。50多条人命啊!矿老板真他妈的心黑!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关“8·21”琅洞矿难的消息还是辗转传了出去。省报记者白格明悄悄来到琅洞采访。他从老乡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8·21”矿难有一位幸存者叫王山木。根据掌握的线索,他直奔山木的家乡。在大坳乡笔架山村,他看到了山木家门上的大铁锁。不畏艰难的他又追踪到西彤市,终于在一家餐馆找到了在那儿打零工的王山木。
    可是白格明早被环球矿业的人盯住了。当他们在餐馆后的小院里谈话的时候,环球矿业的“保卫科长”利三斧带着一帮人冲了进来,山木吓得一溜烟从后门逃走了。白格明亮出了记者的身份,可仍然未能免去一顿暴打。
    山木气喘吁吁地逃回租屋,把事情给水英简单说了说,找出几件衣服就要走,水英泪眼婆娑地望着他,山木说:你要是一个星期还没得到我的消息,我就肯定不在人世了,你就不要再等我了。
    他们住在6楼。山木刚走出房间,便听见了杂沓的脚步声,他三步并两步地上了7楼,再从7楼跑上天台。
    利三斧带着几个打手气势汹汹地冲进房里,朝水英吼道:王山木在哪儿?水英答:回了趟家,又走了。
    琅洞矿难发生的这天,西彤市来了位新市长——刘怀瑾。
    刘怀瑾接到调令后,回了趟家。那天正好是母亲韦蔚的生日,又凑巧他的大弟怀玢、二弟怀瑜都在,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人亲骨肉香,乐莫乐兮。
    怀玢在刑警学院读硕士,三年寒窗,早已经留校任教了;学广告的怀瑜也从某名牌大学毕业,回到家乡之城想闯一番天地。他还带回了他的漂亮女友——英语专业毕业的倪思韵。
    这天,重点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刘丹直,过得比任何节假日都要快乐兴奋,他破例多喝了几杯红酒,有点微醺,言道:我刘家的子孙不愧高祖的后代,都争气,都是社会栋梁,老爸我在这瞪大眼看着你们,都把路给我走正了!
    藏在天台的山木战战兢兢地等到了夜晚的来临。他回到租屋,再次和水英告别后,便用一顶破帽低低地压住眼眉,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门去。可他哪里想得到那些人早在门外候着他呢。他刚走到往上,便被几个男人从后面揪住,他喊了声“救命”,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团破布,再也喊不出来了。他被半拖半抬地塞进了一部面包车。
    在市郊,几个马仔给山木上了背铐,又用胶纸将他的嘴里三层外三层地封上,然后将他倒着扔进了一个土洞里,再盖上厚厚的大石板。
    上了车,一个小兄弟问:斧哥,干嘛不把他给做了?
    利三斧答:我可不想自己手上沾太多的血。干咱价这行的,能积点阴德就积一点,不然将来死了都见不着爹娘!
    利三斧一星期后去察看,洞上麻石被掀开了,洞内没有人。
    西彤是西平市下辖的最大的县级市,矿业大市,人口百万,经济实力雄厚。怀瑾那天下午和西平市委书记廖原长谈,晚饭后才动身赴西彤。他的车到达西彤的大街已经是8点多钟了。车过北京路,忽然一辆梅塞得斯一奔驰600闪着一排炫目的红色尾灯,飞一般从他们的车旁疾驰而过,随怀瑾上任的市府办主任龙翔说:嗬,这是谁的车,这么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