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省长秘书[平装]
  • 共2个商家     15.00元~20.00
  • 作者:杨川庆(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08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435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省长秘书》编辑推荐:党政干部的秘书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一直笼罩在神秘之中。

    作者简介

    杨川庆,1963年生,1984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中文系。做过出版社副社长、杂志社副主编、报纸副总编辑、领导秘书、县委副书记,现在机关工作。他的长篇政治小说《官道》、《政界》在《小说月报?原创版》和《中国作家》杂志发表后,曾引起强烈反响,被《大众日报》、《新安晚报》、《燕赵晚报》、《市场导报》等多家报刊转载、连载,其中《官道》获2004年至2005年度《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

    文摘

    省政府广场此时还是寂静的,太阳升起来了,广场上聚集的人群陆陆续续散去了,车群还没有蚂蚁一样地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一辆黑色奥迪轿车沿着广场边宽敞的水泥道路缓缓地行驶过来,然后开进省政府大院,在大门一左一右的两名武警战士举手敬礼半分钟后,车轮的摩擦声戛然停止在省政府办公楼前。
    分管全省工交工作的副省长郑文信与他的秘书邢惠祥从车上走下来。郑文信每天都是在早上晨练的人群从广场上四散、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到达省政府,这是他担任副省长四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两人走上高高的台阶,然后进入到省政府办公楼大厅,邢惠祥上前叫电梯。电梯停在四楼,郑文信与邢惠祥一前一后地走出来。四十七岁的郑文信长着高挑的个子,身板挺得很直,一张周正的长方脸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眼睛,这双眼睛并不留意走廊两侧的各种摆设,只是看着前方,让他的身上陡增威严之气。与领导的高大、洒脱相比,三十八岁的邢惠祥就显得矮小、朴实,跟在郑文信身后,没有人会怀疑他是一个工作人员。
    郑文信走进办公室,邢惠祥的脚步也要迈进秘书室,就听左侧有人轻轻叫道“惠祥……”
    邢惠祥停住脚步,朝左边看去,原来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副省长郗宏飙的秘书郭庆业站在办公室门口叫他,并向他摆摆手。邢惠祥掉转脚步,走到郭庆业跟前,刚要问有什么事,就被郭庆业拉进了办公室。邢惠祥朝郭庆业办公室里面的套间努努嘴,郭庆业明白邢惠祥的意思,轻轻说道:“郗省长到司法厅开会去了,就我一个人在。”
    省政府办公楼的四楼是省长办公区,一名省长、五名副省长及他们的秘书,外加省政府秘书长在这个楼层办公,办公秩序一向规范,省长之间、秘书之间很少串办公室,更是很少谈私事。领导与秘书的办公室是套间,房间与房间之间有门相通,每个房间又单独有门对着走廊。领导既可以从走廊里直接进到自己的办公室,也可以通过秘书室进到自己的办公室。所以,若是在秘书室里高声谈事,领导是可以听到的,假若是谈私事,被领导听到了,就会挨批评,也会影响到自己的进步。
    “庆业,有什么事吗?”邢惠祥问道。“俞清义的去向安排了……”
    “到哪儿?”邢惠祥急切地问。
    “云阳市副市长。”
    听完郭庆业的话,邢惠祥的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既羡慕,又嫉妒,还有着淡淡的焦虑,他感叹道:“不愧是老大的秘书,安排得太理想了。”
    俞清义是省委副书记、省长关百康的秘书,只比邢惠祥大一岁,却有着好几年副厅级的官龄,眼下要离开秘书岗位,又有了这么一个重要职位,显而易见地会在政界大展身手。云阳是全省第三大城市,号称“北国江南”,那里人杰地灵,经济形势不错,很出干部的,郑文信在担任副省长之前就是那儿的市委书记。说起来,也难怪邢惠祥有些焦虑,他们这一茬秘书大都跟着领导工作三、四年了,面临着从秘书岗位“转业”的问题。邢惠祥的“转业”安置问题,郑文信征求过他的意见,他表示要干专业,想到省交通厅属下的公路局担任副局长。公路局是副厅级单位,他这个学路桥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正处级秘书到那里担任副职,这个要求并不为过。郑文信也觉得邢惠祥到公路局工作比较合适,就跟省委组织部与交通厅打了招呼。按理说,交通厅是郑文信分管的单位,将自己的秘书安排到那里工作,应该没有阻力的,何况邢惠祥原本就在交通厅工作,他研究生毕业在那里工作了十年,可是,招呼打了三个月,至今还没有确切的回音。有一次,交通厅厅长宋悦夫到郑文信这里汇报工作,赶上省经贸委主任在郑文信的办公室里,宋悦夫便在邢惠祥的办公室里等待。邢惠祥在交通厅工作的时候与宋悦夫熟悉,再加上他到郑文信身边工作,宋悦夫也总与他打交道,他就趁机向宋悦夫询问自己工作安排的事。宋悦夫说:“郑省长跟我说了,我知道了。”然后就不再说此事了。宋悦夫一向大大咧咧的,尤其是跟邢惠祥这个主管省长的秘书,常常是无话找话,现在一反常态,倒叫邢惠祥有些生疑,但见宋悦夫这个样子,也不好再问什么。自己“转业”的事还没有眉目,俞清义已有了理想的去处,这不能不让邢惠祥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