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道无痕[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王鼎三(作者)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第1版(2006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93127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道无痕》:正义与丑恶相捕、善良与冷酷抗争、权力与金钱较量……新一代反腐经典《大道无形》,为王鼎三的官场三部曲之一,另两部为《大道无形》和《大道无殇》。该作品是一部直击现实生活的反腐倡廉力作 。

    作者简介

    笔名张口笑,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生于1958年,河南伊川人,1981年大学毕业。当过教师、乡干部和编辑,现供职于伊川电力集团公司,兼伊川作家协会主席。出版有故事杂文集《柳烟花雾》、《三棱剑》等。

    目录

    第一章 狂飊落 惩腐恶
    第二章 韶华逝 云共雾
    第三章 沧海流 岁月稠
    第四章 卷巨澜 锷未残
    第五章 关山远 苍穹寒
    第六章 恨如缕 崩绝壁
    第七章 挥黄钺 悲歌咽
    第八章 殒巾帼 吟悲歌
    第九章 乾坤赤 动地诗
    第十章 铁索寒 捷音连

    文摘

    书摘
    陈唤诚提到《河东日报》记者闻过喜同志向上边反映河东存在问题的事
    情在会场上引起一阵骚乱,因为他们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内参》上已经把闻
    过喜的文章登出来了。路坦平听到这里,虎着脸,用刀片一般的目光扫了一
    下闻过喜,闻过喜却像没有听见“反映问题”这个话似的继续记自己要记录
    的东西……
    陈唤诚讲着话,王步凡用双手向后拢了一下自己的背头,忽然想起别人
    口传的七一四抢劫案具体细节:2003年7月14日,天首市古都路工商银行储
    蓄所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抢劫案。上午九点,四名持枪的蒙面歹徒从一辆挂着
    公安牌照的车上下来,直接冲进古都路工商银行营业厅,开枪打死十名营业
    人员,抢走现金1000万元。凑巧的是红旗煤矿在半个小时之前才存入该营业
    厅1000万元,半个小时后就发生了抢劫案,当时一个受伤的保安人员乘歹徒
    不备,爬起来用电警棍击伤了一名歹徒的左眼,歹徒又向他的头部开了一枪
    。这一情节营业厅的摄像镜头摄得清清楚楚,事后这起抢劫案连公安部都惊
    动了,也下来过一个专案组,可惜案子一直没有告破。当时的天首市公安局
    局长接到报案,立即组织警力在天首市展开拉网式的搜查,竟然没有获得一
    点有价值的线索,歹徒好像抢劫之后立即在天首市蒸发了。事隔三天,在天
    首市北山的一个山沟里发现了那辆挂着公安牌照的车,车上有三具尸体,而
    这三具尸体全都是赤身裸体,面目全非,警方怀疑他们就是抢劫银行的歹徒
    ,但是三具尸体里边没有一个是死前左眼受过伤的人,也就是说那个被保安
    击伤左眼的歹徒并没有死,这三具尸体很可能是同伙杀人灭口之举。此后,
    七一四抢劫银行案始终没有告破,被抢劫的1000万元现金也没有任何下落,
    天首市公安局的局长因为破案不力被调到省公安厅任了闲职,省委副书记李
    宜民的爱人摆蕴菲从平州公安局调任天首市公安局任局长兼天首市政法委书
    记。摆蕴菲到任以后始终把七一四抢劫案当做大案要案来侦破,仍然一无所
    获。摆蕴菲原是平州市公安局的局长,因为丈夫李宜民是省委副书记兼纪委
    书记,夫妻两地分居,生活上多有不便,省长一路坦平亲自出面协调把摆蕴
    菲从平州调到天首市公安局,时间在七一四抢劫案发生后的一个月后。几乎
    在同一时间,一个叫苗盼雨的平州籍女商人从平州来到天首市,向天首市人
    民政府申请要在天首市组建铝电集团。正当省委发出工业强省号召之际,苗
    盼雨主动到天首市来投资办企业,启动资金一个亿,在天首市市委市政府看
    来可算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喜坏了天首市市委市政府的政要们,特别是天
    首市市委书记刘颂明高兴得简直快要跳起来了。他把这个好消息汇报给省委
    书记陈唤诚,陈唤诚也比较关注,又打电话给省长路坦平,路坦平好像早已
    考虑成熟,当即表示私营企业进省城是个新鲜事物,是不是应该将苗盼雨树
    立为工业强省的私营企业典型,在政策、资金和占地批项上都要给予大力支
    持。陈唤诚默许了,路坦平表态了,刘颂明支持了,于是苗盼雨的天首铝电
    集团在省委省政府以及天首市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关怀下,在一片掌声、一路
    绿灯的情况下大张旗鼓地开张兴建。当然,此后不久关于天首集团老总苗盼
    雨和省长路坦平的绯闻也就随着工程的建设传开了,消息来自平州,说得有
    鼻子有眼……
    陈唤诚讲完话,是路坦平讲话。路坦平的讲话与陈唤诚的讲话如出一辙
    ,也是检讨性的,所不同的是他直接说天首集团现在近于倒闭边缘他是负有
    主要责任的,当初天首集团是他一手树起来的典型,目前天首集团出现亏损
    局面也是他始料不及的,真可谓天有不测风云……他那极具煽情的话和富有
    鼓动性的手势再加上他那副“阶级斗争”脸,有人说他颇有大将风度,有人
    说他实在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而陈唤诚此时对路坦平敢于主动承
    担责任,坦诚相对,也点了一下头。
    会场上有几个路坦平的追随者和亲信,见陈唤诚点了头,不由自主地向
    省长投以敬佩的目光,为这位敢做敢为的省内二号人物暗暗叫好。当然那些
    知情者都知道路坦平是在演戏,是在装一副敢于承担责任的面孔。最起码王
    步凡和林涛繁就是这样认为的。其实在今天这个会议上,路坦平不这么说也
    不行,因为全省干部群众谁都知道天首集团是路坦平在河东省一手扶植起来
    的惟一家能够与其他国有企业抗衡的私营企业,省内各大银行在路坦平的打
    招呼中都给天首集团贷了巨款。目前仅天首集团的贷款金额就有100个亿,
    它的资产虽然没有天野集团雄厚,但是贷款远远超过了天野集团。又有一个
    让人弄不明白的问题就是,平州铝电集团是一个国有企业,它不知道为什么
    就肯为天首集团担保让它任意到银行里去贷款。现在天首集团突然出现危机
    局面,而那些银行的行长们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不知道是因为有路坦平这棵
    大树在遮风避雨,还是他们从天首集团老总苗盼雨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嘴
    已经被贴上了封条。
    路坦平做完自我批评,陈唤诚说:“散会后工业强省委员会成员们留下
    ,我们还有两个任务:一是要到红星煤矿去查看矿难灾情,二是晚上还要召
    开有关的会议,其他人员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了。在此我强调一
    点,在目前这种非常时期,大家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保证社会秩序的稳定,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不能再出现什么乱子。走吧,我们现在就到红星煤矿
    去察看灾情,李宜民书记从凌晨到现在一直坚守在那里……”
    王步凡和林涛繁从会场里走出来,分别之际王步凡嘱咐林涛繁说:“林
    市长,陈书记说得好啊,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尽快组织
    人员对天野辖区内所有的煤矿进行一次突击性的安全大检查,要以红星煤矿
    的事故为反面典型,进行一次安全生产教育,一定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没
    有安全就没有一切。老林,受煤价猛涨的刺激,我们天野不达标的小煤矿也
    存在屡禁不止的现象,天野地盘上的煤矿也不能说就不存在任何问题,这个
    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咱们那里可千万不能出现任何闪失,不然我们两个都
    ……”
    P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