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从卢卡奇到萨义德:西方文论讲稿续编[平装]
  • 共1个商家     36.00元~36.00
  • 作者:赵一凡(作者)
  •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版(200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319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从卢卡奇到萨义德:西方文论讲稿续编》讲述了:20世纪是一个批评世纪,也是一个知识交叉、思想创新的世纪。从胡塞尔、索绪尔、卢卡奇开始,西方学人百年离乱,备受其苦。无论是现象学、阐释学,还是西马、后结构,每一路西方文论,都在说明变的道理,或提出应变方案。当下西方文论,早已突破文史哲学的传统范畴,造成一种天下学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格局。这向中国学者提出了巨大挑战,同时也带来历史机遇。我们研究文论,就是要研究洋人的不通之苦、贯通之喜,以及各式转圜之法。
    现代中国的变通之学,始于1925年清华设立国学研究院。其代表者有陈寅恪、吴宓、钱锺书。陈先生说文言:“中体西用资循诱”,意思是以中国文化为本,吸纳外国新知。吴先生从哈佛大学白璧德处,带回了语言文化比较方法,所以他半文半白,提倡“择善而从,比较出新”。此法到了钱锺书手中,浓缩成一句白话,就是“打通”。钱锺书的“打通”包括三层:打通中西、打通古今、打通人文各学科。
    “打通”二字概括清华治学原则,明确我国人文学术战略目标。钱锺书一生提倡觑巧通变、打通齐观。原因是他明白专业局限,更了解“唯变是通”的天理: “人文学科彼此系连,交互映发,不但跨越国界,衔接时代,而且贯穿不同学科。”他还告诫我们: “由于人类生命和智力的严酷局限,我们只能把专科学问分得愈来愈细。所以。成为某一门学问的专家,虽在主观上是得意之事,在客观上却是不得已。”

    作者简介

    赵一凡,1950年生,江苏盐城人。中学时当过红卫兵,后下乡插队。1973年安徽大学外语系毕业后留校任助教,1978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1981年获文学硕士,同年公派留美,哈佛大学史学硕士、哲学博士,兼任哈佛中国同学会主席,1989年回国。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研究员。  主要著作有《美国文化批评》,三联书店,1993年;“欧美新学赏析》,中央编译出版社,1996年。译有贝尔《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三联书店,1989年;《爱默生文集》,三联书店,1996年;“美国赖以立国的文本》,海南出版社,2000年。主编《西方文论关键同》,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6年。

    目录

    序言
    第三编 西马英雄传
    课前提示
    第十八讲 卢卡奇:西马之起源
    第十九讲 葛兰西:西马之战略
    第二十讲 本雅明:西马之救赎
    第二十一讲 阿多诺:西马之否定
    第二十二讲 阿尔都塞:西马之重构
    第二十三讲 西马在英国
    第二十四讲 西马在美国
    西方学术生态点评四 生于忧患 飞撤旅行

    第四编 后学面面观
    课前提示
    第二十五讲 福柯:知识考古学
    第二十六讲 福柯:权力与主体
    第二十七讲 哈贝马斯与交往理性
    第二十八讲 布迪厄与象征资本
    第二十九讲 萨义德:后殖民批评
    第三十讲 詹姆逊:后现代再现
    课后提示:钱锺书的通学方法
    附录
    西方文论必读经典书目(续)
    主要人名索引

    序言

    本书《从卢卡奇到萨义德:西方文论讲稿续编》,是接续2007年三联版《从胡塞尔到德里达:西方文论讲稿》所写,名为续编,或称下卷。说明一下: 首先,这两本书统称《西方文论讲稿》。只不过是前后两本,合成一套——这就好比上下咬合的齿轮,或左右勾连的套环。 从内容看,这两本《讲稿》的宗旨,是面对国内文科博士生与中青年教师,通讲20世纪西方人文学术变革,及其所催生的主要新学、新见、新方法。
    但凡热衷文史哲学、文艺批评,文化研究的师生,如有兴趣吸纳新学、比较中西,主动创新,皆可以本书为一套新版学术地图,或按图索骥,考察个案,做博士论文;或以此书为向导,爬山涉水,周游列国。
    从篇幅看,这两本《讲稿》各有30万字,厚薄均匀,等量齐观。作为20世纪西方新学的通讲教材,全书共分五编30讲,合计60万字。对于文科博士生,它不但编排有序,前后贯通,而且重点突出,方便检索。所以,一旦你拥有这两本《讲稿》,便可横跨百年,统揽全局。

    文摘

    插图:


    第三编 西马英雄传
    第十八讲 卢卡奇:西马之起源
    1965年,巴黎结构主义革命如火如荼。这一年,法共理论家阿尔都塞发表《保卫马克思》。此书以结构马克思主义为号召,公然挑战卢卡奇的革命主体论。以阿氏之见:马克思1845年后的革命思想,科学严谨、自成体系。而卢卡奇“只要一听到科学字眼,就大叫实证主义。所以我们在理论上有权、在政治上有义务,使用并保卫科学这一哲学范畴”。(阿尔都塞84,226)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而非意识形态!历史乃一无主体过程!阿尔都塞登高大呼,新左派激动不已。此际,法国老左派领袖,那个倔强善辩的萨特在干啥?老爷子正埋头赶写《辩证理性批判》。这部巨著的导论《方法问题》,早于1960年发表。在其中,萨特秉承卢卡奇的人道精神,提倡其实践方法,并以大段热情文字,由衷赞美卢卡奇的贡献如下:
    “马克思主义在像月亮潮汐一样吸引了我们、在清算了我们头脑中种种资产阶级范畴之后,它突然把我们丢弃了。”何以如此?原来是苏联人割裂理论与实践,将其“变成僵化知识”。更可悲的是:他们失去了对于人生意义的总体把握。是卢卡奇,那个西马创始人,率先批判苏联教条:“二十年的实践,赋予他全部必要的权威,从而将那种假冒哲学,直呼为唯心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