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青花:揭示官场死穴,雅贿[平装]
  • 共2个商家     17.40元~17.40
  • 作者:张金明(作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第1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2973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青花:揭示官场死穴,雅贿》:1.“雅贿”侵蚀中国官场,《青花:揭示官场死穴,雅贿》通过描写房地产业开发商与建委及副市长之前的种种交往谈判、收贿受贿的过程,揭示了官场的另类腐败行径。2.古玩可谓是天生的官场“玩物”。《青花:揭示官场死穴,雅贿》将古玩与官场结合,既能帮助读者了解到古玩奸商的尔虞我诈,又能让广大集藏爱好者了解古玩知识,减少失误。3.《青花:揭示官场死穴,雅贿》通过房地产业开发过程所揭示的官场腐败行径。

    媒体推荐

    现在的官场小说大多千书一面,不是这个省长,就是那个主任,再不就是什么什么秘书,缺少特色,没有深度,王跃文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当下的官场小说,一般性地揭露问题的较多,深入剖析问题的较少,更进一步思考问题的更少。”《青花》作为一本官场小说,视角独特,内容有深度,是一本难得的好作品。
    ——网友 蓝海琼珍

    比《青瓷》更官场,比《古玩圈》更耐读。这里面将怎么送礼,怎么用关系,怎么升官,怎么防患于未然都寓于故事中,读完不免要掩卷沉思:如果我正好是个公务员正好想往上爬正好进退维谷之时,我会怎样选择……
    ——网友 杜钬萍

    作者简介

    张金明,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高级经济师。著有《走进古玩世界》《不是精品不动心》《千年古瓷一世情》《文人怎样玩收藏》等作品。

    目录

    第一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威州争说元青花
    第二章  有眼不识金镶玉  散伙甩卖元青花
    第三章  为情困巴兰玩火  商谷雨觊觎威州
    第四章  马珍珍心急中计  金岳武火大伤身
    第五章  柳大羊许愿港商  怀情怨巴兰下水
    第六章  商谷雨见缝下蛆  柳大羊星夜送礼
    第七章  柳三羊屡陷困境  古玩商追悔梅瓶
    第八章  怕挨骗钩心斗角  抄后路买走俏货
    第九章  商谷雨欲擒故纵  郑天友卖漏田黄
    第十章  那蓝田意外得子  柳三羊终于开店
    第十一章  牟爱萍暗中泼醋  闵士杰学走钢丝
    第十二章  拍卖预展元青花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十三章  那蓝田谎言骗妻  贪新欢巴兰弄鬼
    第十四章  前波未平后波起  赝品冒充元青花
    第十五章  柳三羊场外监督  郑天友瞒天过海
    第十六章  柳三羊兄弟反目  商谷雨计上心来
    第十七章  诡谲者紧锣密鼓  焦急者火烧眉毛
    第十八章  惊回首风云突变  柳三羊见义勇为
    第十九章  柳三羊屡遭不测  那蓝田意马心猿
    第二十章  商谷雨销声匿迹  那蓝田双规审查

    文摘

    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集藏热牵动多少人的心灵;而古玩界热炒的元青花,竟然演绎了官场现形记。
    ——题记

    第一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威州争说元青花

    2005年9月,路边梧桐树上的知了叫得正欢,暑热却是强弩之末的时节。威州市建委主任柳大羊跟随副市长去北京开会,散会后,在北京车站临上车的时候,顺手买了一份北京《晨报》。那是平平常常的一张报纸,然而,这张报纸上的一条消息却不平常,于是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之所以他们没有开车来,就是想自由一点。归途中,火车在有节律地轻微颠簸,车窗外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身边的人们在咯哧咯哧地吃零食,柳大羊也感觉几分疲劳,他掏出一支烟嗅着,暗想出差旅行其实是份苦差事。便随手掏出手包里叠着的那份北京《晨报》,一页页往后翻着,一则消息突然跃入他的眼帘:
    “今年7月12日,中国艺术品的世界最高价格记录在伦敦诞生——一件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以1568、8万英镑,约合2、26亿元人民币成交。尽管它的最终得主是位美国藏家,但是在现场参与角逐的一位黄皮肤、黑头发、个头不高的东方人同样受到了人们的尊重……”
    简直是天方夜谭,2、26个亿人民币!什么古玩这么值钱?就是报纸图片上这个青花瓷罐吗?《晨报》是北京一家大报,而这条消息又分明是言之凿凿!
    柳大羊的心蓦然间急剧跳了起来,仿佛他的手里就有元青花一样。他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那蓝田副市长,那副市长此刻正在假寐。元青花,柳大羊蓦然觉得,他距离元青花并不遥远,就像他距离那副市长并不遥远一样。他的弟弟柳三羊是《赏玩》杂志的编辑,爱好古玩,多年来倾尽心力积攒不少值钱的好东西,似乎还跟柳大羊念叨过打算凑钱买一件元青花的事。而且,柳三羊还说过,“哥,你如果喜欢摆两件玩,或是有什么应酬需要送礼什么的,就言一声。”可当时柳大羊并未拿这话当回事。而如今——柳大羊的思维突然跳跃到元青花与之息息相关的工作和职位上去。他没有继续往下看报纸,他已经看不下去了,他把报纸依旧叠起来,装回手包,举起烟来,啪一声打着了打火机,然而,在空中悬了一会却又熄了。
    主管副市长那蓝田爱好古玩,喜欢在家里张挂名人字画,在书房摆些文房雅玩。他是学文科出身,懂字画,应该也懂古瓷。眼下机关里风传市委书记要上调省里,如果没有意外,市长顺理成章该任市委书记,排名靠前的那副市长(兼副书记)就可能晋升正市长。那么,柳大羊这个被全市老百姓关注的建委主任是不是机会就来了呢?“不想提职的干部不是好干部。”在过去的日子里,他从来没有觊觎副市长的位置,自以为是有自知之明的干部,因为他的工作显眼固然显眼,但走钢丝一般时时走在被查处的边缘,能够平平安安一路干下来已属不易,因此,在“跑”、“要”和“攀附”问题上并不窜头。怎奈那副市长对他一直不错,放心使用以外还有支持和关怀,像心腹一般对他,想起来就心里热乎乎的。也许那副市长一高兴就点了他的将也未可知,他现在已经接近五十,想再官升一级已是最后的晚餐,何不搏他一搏?
    火车到站,柳大羊跟随那蓝田下车。那副市长的奥迪小车已经在出站口等候多时。柳大羊并没有让建委的司机来接站,也没让那副市长的司机送他回家,和那蓝田告别后,他急匆匆蹩进一家打字复印的小店。他把《晨报》上那则消息复印了三张。然后风尘仆仆打车直奔弟弟柳三羊家。柳三羊不是好龙的叶公,他家里四处摆满坛坛罐罐自不必说,刚刚四十岁就追古仿旧,客厅该摆电视机的位置却摆了八仙桌太师椅,该摆沙发的位置却摆了长条案和四出头官帽椅,尽管这些硬木家具绝对正宗明清风格,然而黑黢黢的让人不爽。慢说让柳三羊梳上辫子,就是穿上长袍马褂,再往太师椅上那么一坐,也立马让人以为时光倒流,又走回民国了。
    “三羊,你以前说过的元青花,现如今卖出了天价!”
    “哦?哪儿的消息?”
    “北京!”
    柳三羊也没吃饭,见哥哥饭口赶来,急忙端出刚炒的两个菜和一瓶红酒,欲与哥哥对酌。柳大羊按住了柳三羊的手,“我待不住,一会还得去办事。”他把报纸复印件递给柳三羊。柳三羊把大体内容迅速扫了一眼。
    “果真天价!”
    “弟妹带孩子去娘家了?”
    “是啊,她对我热中古玩不能理解,说既玩物丧志,又糟蹋钱。几次下达最后通牒,然后就拉着箱子走了,劝也劝不住。”
    “你也有些过分,爱好古玩无可非议,但维护好家庭总是前提。不能动不动先后院着火不是?你应该马上把老婆孩子接回来。”
    “谁说不是呢,可我去了好几趟了,好话说了一火车,到了还是无功而返。她这个人,你有所不知,太主观,太个性,凡事都得依着她,否则就跟你掉脸儿。而且使起性子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原因恐怕是你终归不能放弃古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