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的火车之旅(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34.50元~39.00
  • 作者:保罗·索鲁(PaulTheroux)(作者),陈朵思(译者),胡洲贤(译者)
  • 出版社:黄山书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11863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的火车之旅(套装上下册)》:三十多年前,已经完成非洲之行的保罗?索鲁,开始探访仍显神秘与封闭的拉丁美洲。彼时,老欧洲的背影惨淡浓重,美利坚的笑容暧昧难明;挣扎脱身的大国小邦东碰西撞,前途雾影幢幢。
    这趟旅途由一班通勤地铁开始,之后便是各色火车的接力。从美国马萨诸塞州紧邻波士顿大城的梅德福,辗转来到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的埃斯克尔小镇。一季之间,寒暑和天地已在车轮与轨道上隆隆转过。安第斯山脉,印加故地,素未谋面的远亲,垂暮之年的博尔赫斯……那是没有互联网、移动通信和数码相机的年代,街谈巷议、乡土人情、风物景观,都在旅行者的眼中与笔端。
    未期之遇,不告而别。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即去。

    媒体推荐

    抱着流浪的情怀,我踏上第一班火车,一般人搭这班列车是为了上班。他们下车;他们的火车之旅已然终结。我留在车厢;我的火车之旅,才刚开始。
      ——保罗·索鲁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保罗·索鲁(Paul Theroux) 译者:陈朵思 胡洲贤

    保罗·索鲁(Paul Thenoux),小说家,旅行文学作家。1941年出生于美国。大学毕业后,投身旅行工作,游历意大利、非洲,并先后在马拉维、乌干达和新加坡任教。1970年代早期移居英国伦敦,在英国居住了十七年。目前已返回美国定居,仍旅行不辍。旅行文学作品包括《到英国的理由——滨海王国之旅》《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一一从北美到南美的火车之旅》《火车大巴扎——横贯欧亚的火车之旅》《赫丘力士之柱——周游地中海》《非洲大陆的晃游报告》《旅行上瘾者》等多部。1989年获托马斯·库克旅行文学奖。
    陈朵思,翻译。主要译作有《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一一从北美到南美的火车之旅》(合译)。
    胡洲贤,中国台湾成功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毕业,曾赴美国加州进修翻译。现专职翻译及创作。有《到英国的理由——滨海王国之旅》《火车怪客环游美国》《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的火车之旅》(合译)等多部译著。

    目录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的火车之旅(上册)》目录:第一章 湖岸快车
    第二章 孤星号
    第三章 阿兹特克之鹰
    第四章 搭“莽夫号”前往韦拉克鲁斯
    第五章 通往塔帕丘拉的客车
    第六章 往危地马拉城的七点半班车
    第七章 往萨卡帕的七点整班车
    第八章 往圣萨尔瓦多的单节小火车
    第九章 往库图科的慢车
    第十章 大西洋线:往利蒙的十二点班车
    第十一章 太平洋线:往蓬塔雷纳斯的十点班车
    ……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的火车之旅(下册)》目录:第十二章 到科隆的巴尔博亚子弹列车
    第十三章 到波哥大的“太阳号”快车
    第十四章 卡利马快车
    第十五章 驶往瓜亚基尔的自动火车
    第十六章 山脉列车
    第十七章 开往马丘比丘的火车
    第十八章 泛美号
    第十九章 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北极星号
    第二十章 布宜诺斯艾利斯地铁
    第二十一章 南湖快车
    第二十二章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
    ……

    序言

    本书所采用的译文,系在繁体字版基础上编辑加工而成,主要工作包括如下两项:人名、地名一般改为中国大陆地区通行译法;对明显的错译、漏译进行改正、增补。
    作者保罗·索鲁系美国作家,行文风格具有明显的个人特色,其作品的观点、立场,难免与我国主流意识形态有不合之处。对此,我们一般作为资料保留,并在不影响全书主旨和上下文衔接的前提下,对极个别不当之处进行了技术处理,望读者知悉。即便如此,书中仍难免存在不妥、不当的言论,这并不表明我们认同其立场或观点,相信读者可一一甄别明鉴。
    本书中的地图仅为旅行路线示意图,不具有正式制作的国家地图性质,不具有正式地图的准确性。

    文摘

    卖大蒜的墨西哥人
    才过了两百码,新拉雷多的气息便扑面而来。那是一股无法无天的味道;烟味愈发浓厚,并掺杂了红辣椒与便宜香水的味道。我从一尘不染的得州城市走来,几乎一离境,就注意到了桥远端的人群、拥塞的交通、嘘声与喇叭声。有的人等着入境美国,但大多数人只是面露赞叹地望向边境——据他们所知,那儿就是贫苦和富有的分界线。
    墨西哥人涌往美国,是因为美国有工作。他们全是非法劳工——贫穷的墨西哥人如果为了做工而想合法入境美国,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一旦被逮到,会关进监狱,短暂服刑,随后被遣返回国。没过几天,他们又重回美国农地,那儿总是有低薪的零工可打。解决之道很简单:只要美国能立法,规定美国农人只可雇用有入境签证与工作许可证的劳工,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但这种法律只是子虚乌有,农人国会游说团已经打理得好好的:假如没有墨西哥人可供剥削,这些脑满肠肥的奴隶贩子要如何有收成?
    我走得愈近,这片混沌就愈加具体成形。懒洋洋的军人与警察的作用,只是使法治更加虚无。噪音刺耳吓人,国风民情即刻一目了然——男人不穿有领子的衣服,警察脚着厚底鞋,妓女身边总是有她天然的同盟:老女人或跛子。天气寒冷,落雨不断,这座城笼罩着不耐烦的氛围;才不过二月而已——旅行团要好几个月后才会到。
    桥过了一半,我行经一个生锈的信箱,其上写着“违禁物品”。这是针对毒品而设的。罚则以两种语言写明——非致瘾性药物关五年,致瘾性药物关十五年。我想窥视内部,但什么也瞧不见。狠狠一拳敲下去,信箱隆隆作响:里面应该是空的。我继续走向关卡,把五分钱投进旋转门的投币口,跟搭公车一样简单,我就置身墨西哥了。尽管我刻意蓄了胡子,好使自己貌似拉美人,但显然无法奏效。海关人员挥手让我和另外四个外国佬经过:我们一脸无辜相。
    毫无疑问,我已经来到拉丁美洲了。虽然无领男人、闲荡警察、残废动物呈现出某种郁郁的无国籍状态,卖蒜的小贩却是拉丁美洲活生生的写照。他身形瘦弱,身穿破烂衬衫,头戴一顶油腻腻的帽子,整个人脏得可以;扯开嗓门,反复吆喝着同样的字句。这样的特征单独看来,并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克利夫兰也找得到同样的人。他的突出之处,在于摆设商品的方式。他把大蒜球茎编成花环,脖子上围了一圈,腰上围了一圈,臂上也缠着一条大蒜编成的绳子,拳头里握住蒜辫抖动。他在人群中挤进挤出,成串大蒜就吊在身边晃来晃去。还有比这个男人更好的文化差异实例吗?如果在得州桥侧,他可能会因违反公共卫生法惨遭逮捕;这儿,众人则对他视若无睹。把大蒜戴在脖子上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也许没有吧。只不过,如果他不是墨西哥人,他可能不会这么做;另一方面,如果我不是美国人,我也不会注意到他。仗势欺人的墨西哥海关
    以“男孩城”命名那一区实在巧妙,因为,本区的诸多特性,均邪恶地反映出男孩禁忌幻想里的性爱夜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