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名家文学讲坛:文学体验导引[平装]
  • 共1个商家     16.80元~16.80
  • 作者:莱昂内尔·特里林(作者),余婉卉(译者),张箭飞(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562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名家文学讲坛:文学体验导引》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特里林逐一评鉴了这五十二部文学精品……他并不满足于仅仅描述传统文类或陈述一种普遍的批评教条——把绳镐递给帕纳萨斯的登山者。不,他袖手旁观,绝不推逼提拉,只是随时准备向你提示前面的陡坡和岩缝。
      ——威廉·乔瓦诺维奇(本书出版人)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莱昂内尔·特里林 译者:余婉卉 张箭飞

    莱昂内尔一特里林(1905-1975),二十世纪美国著名的文学与社会文化批评家,生前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资深文学教授,“纽约知识分子”群体的重要成员。特里林结合了专家和公共知识分子的双重身份,以独到的道德视角、优雅沉稳的批评风度以及大量富有说服力的批评著述在理论流派纷繁复杂的美国批评界确立了自己的地位,被称为二十世纪中期美国青年一代的思想导师,对当代批评影响甚大。其代表作有《自由的想象》《弗洛伊德与我们的文化危机》、《反对自我》、《超越文化》等。

    目录

    前言
    导言
    一、戏剧
    《俄狄浦斯王》(索福克勒斯)
    悲剧《李尔王》(威廉·莎士比亚)
    《野鸭》(亨利克·易卜生)
    《三姊妹》(安东·契诃夫)
    《医生的困境》(萧伯纳)
    《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形成过程中的喜剧(路伊吉·皮兰德娄)
    《炼狱》(威廉·巴特勒·叶芝)
    《伽利略》(贝托尔特·布莱希特)
    二、小说
    《我的堂伯,莫里纳少校》(纳撒尼尔·霍桑)
    《缮写员巴特比:一个华尔街的故事》(赫尔曼·梅尔维尔)
    《宗教大法官》(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
    《伊凡·伊里奇之死》(列夫·托尔斯泰)
    《珍宝》(威廉·萨默塞特·毛姆)
    《迪舒》(居伊·德·莫泊桑)
    《九敌》(安东·契诃夫)
    《小学生》(亨利·詹姆斯)
    《秘密的分享者》(约瑟夫·康拉德)
    《死者》(詹姆斯·乔伊斯)
    《猎人格拉库斯》(弗兰茨·卡夫卡)
    《请买票》(D.H.劳伦斯)
    《离开科罗诺斯之路》(E.M.福斯特)
    《错乱少年愁》(托马斯·曼)
    《馓德萨故事》之《德·葛拉索》(伊塞克·巴别尔)
    《年轻水手的童话》(伊萨克·迪内森)
    《白象似的群山》(欧内斯特·海明威)
    《谷仓燃烧》(威廉·福克纳)
    《夏日》(约翰·奥哈拉)
    《此时彼处》(菜昂内尔·特里林)
    《客人》(阿尔贝·加缪)
    《魔桶》(伯纳德·马拉默德)
    三、诗歌
    《爱德华》(佚名)
    《她们离我而去》(托马斯·怀亚特)
    《别离辞·节哀》(约翰·多恩)
    《利西达斯》(约翰·弥尔顿)
    ……

    文摘

    版权页:



    它可被看做一个侦探故事,其中的侦探自恃有德,尽其义务,着手调查究竟是谁犯下那桩滔天大罪,但证据迫使他转而认识到罪犯不是别人,却是他自己。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待追查益加深入,他得知这一犯罪行为,正因为是他本人所为,愈加恶不堪言。
    以如此抽象的方式来概述,俄狄浦斯的故事大抵搅动了我们最为深沉隐秘的情感,我们大多伴着不可告人的犯罪感生活,尽管我们并不清楚这秘密到底是什么。当然,这出戏使我们耿耿难忘,情绪骚动,多是由于俄狄浦斯所犯的奇罪。他犯下的不仅是可怕的罪行,更是可怕的罪孽,冒犯的不仅只是社会的法律,更是神祗的禁戒。即使对罪孽进行思考也无从理解弑父娶母的恐怖,这些行为,正如我们所说,简直难以想象;人的心灵对其无能为力。
    俄狄浦斯可怖的罪行竟是无意为之的行为,思忖至此,我们的骚动便有增无减。在英雄之命运的所有境遇中,这一个案最显得天意弄人,令人困惑恐惧。有理由说——其实已经说过——俄狄浦斯不该为他的所作所为负责,他实在不应为弑父娶母而获罪,因为他并非有意为之;恰恰相反,他一听见这个可怕的预言,便殚精竭虑避免此语成谶。对俄狄浦斯的这番辩解依据的是亚里士多德在《伦理学》中所阐明的学说,西方世界的法律和道德皆有的一个共识,即一件具有伦理意义的行为,或好或坏,做出此事的人行动时必须拥有意识和意志。基于这些理由,在索福克勒斯三十年后所写的剧作《俄狄浦斯在克罗诺斯》中,俄狄浦斯申辩自己的无辜。受尽苦楚,行将死亡,年迈的俄狄浦斯悲痛白哀,他说,他不应被判为有罪,因为他无作恶的意图。但在《俄狄浦斯王》里,他没有如此伸张他的清白。他没有洗刷自己的罪名,听由心灵沦入惊恐和自我厌憎之中。我们觉得这一反应合情合理。亚里士多德动机学说的唯理性似乎并不适宜解释俄狄浦斯当时的情感状态,它发生于理性无法穿透的内心深处。这出戏暴露了心灵深处的东西,具有一种可怕的力量,引导我们去认识:人有可能犯罪,甚至犯下滔天大罪,即使有一套理性的伦理能够宣明他的无辜;我们不得不直面这样的一个可能:更黑暗的判断形式会取代理智。理性的伦理可能提供的安全离我们而去。
    关于《俄狄浦斯王》,常有一个引人入胜的问题被提出,即它是不是一出命运悲剧。有人费尽才智来表明它不是命运悲剧。某些批评家觉得如果把此剧当做命运悲剧,它就不再那么有趣和感人至深,因为主人公会缺少我们认为与拥有自由意志紧密相连的尊严:他变成,如我们所说,被命运玩弄于股掌的傀儡。持有这种立场的人都相信自己与亚里士多德观点一致——他在《诗学》里说道:悲剧的主人公应是一个值得尊重和敬慕的人,但有着明显的性格弱点或缺陷,他悲剧性的灾难都要归咎于此。在某个重要的意义上,人们认为,他应为自己的遭遇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