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牛汉诗文集(套装全5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128.10元~128.10
  • 作者:牛汉(作者),刘福春(编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808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牛汉诗文集》众所周知,牛汉是因“胡风集团”第一个被捕的人。从1955年开始,他戴了25年“反革命”的帽子,没有公民权,更没有发表作品的权利。他这一辈子遭受太多的苦难:流亡、饥饿、受迫害、被捕、监禁、坐牢、受审判、劳动改造,什么重活都干过……是地地道道的“痛苦而丰富的人生”。他之所以没有向苦难低头,没有溃退,没有逃亡,没有堕落,没有投降,没有背叛自己的良心,没有背叛人文精神,没有背叛诗,是因为更高尚的,超脱一切现实规范、一切利益计较的人文境界、人文精神值得他去追求和坚持。座谈会上,恰巧我和胡风的女儿张晓风相邻而坐,她清瘦的脸颊传承着胡风的血脉,我不敢设想,如果换成我,在与灭顶之灾抗衡时,骨头是不是硬的,能不能始终坚持真理。在不断妥协的过程中,是不是正不断丧失诗人身份很多宝贵的品德。
    牛汉始终不曾低下高贵的头颅。他不仅汗血一生,骨头始终比石头坚硬。2000年1月,诗刊社在北京玉泉路举办过一场声势浩大的新诗迎春会。在京和京外的近百位知名诗人悉数到场。会上,牛汉即席作了“感谢苦难”专题发言,他的刚直不阿、爱憎分明的人生态度,让贺敬之如坐针毡,以至于原本没有准备发言的他激动地走上讲台,质问牛汉所说的苦难是不是党给的。我有幸参加了这次世纪诗会,见证了牛汉在下面厉声反驳的情景,这个铮铮硬骨的高个子长者丝毫没有退让的余地。当年牛汉荣获全国诗歌创作奖,在颁奖大会上,恰巧赶上胡乔木颁发证书,他拒绝与胡握手。

    作者简介

    牛汉,原名史成汉。山西定襄人。中共党员。1943年考入西北大学外语系学俄语专业,1946年因参加民主学生运动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判刑二年,1949年后历任人民大学研究部学术秘书,东北空军直属政治部党委委员兼文教办公室主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党委委员,《中国文学》执行副主编,《新文学史料》主编,人民文学出版社五四文学编辑室主任,编审。1995年因胡风一案划为胡风反革命分子被关押二年,直到1979年秋平反。1940年开始发表作品。现为中国诗歌协会副会长,中国作协全国名誉委员。
    目前创作简况
    著有诗集《彩色生活》、《祖国》、《在祖国面前》、《温泉》、《爱与歌》、《蚯蚓和羽毛》、《牛汉抒情诗选》等十余本,散文集《童年牧歌》、《中华散文珍藏本·牛汉卷》等七本,诗话集《学诗手记》、《梦游人说诗》2本。近几年日本、韩国汇编出版了牛汉的诗选集。
    获奖作品
    《悼念一棵枫树》获1981年-1982年文学创作奖,《温泉》获全国优秀新诗集奖。

    目录

    第一卷 诗歌卷I
    第二卷 诗歌卷II
    第三卷 散文卷I
    第四卷 散文卷II
    第五卷 散文卷III

    文摘

    鄂尔多斯草原,
    从远古就这样灰暗,
    太阳很少投射给它些许温暖……”
    草原
    被太阳摈弃在
    寒冷的北回归线上,
    悲哀压在草原上,
    生活的激流
    在冰冷的日子里冻结了。
    滚滚的黄河
    在北中国
    寂寞地湍流着
    琥珀色的泪浪,
    像古骑士扔下的一张长弓
    静静地
    躺在草原上。
    但,草原的绿色
    也曾哺乳过
    人类饥饿的生命。
    草原上
    生活的歌
    也曾像黄河的长流
    激荡过……
    嘿!远古,
    这草原上的骑士,
    一支骄傲的
    上帝的响鞭,
    从鄂尔多斯
    向西
    打过亚细亚的脊梁,
    马蹄
    耕拓着迢迢的
    黑色的平原……
    而以后
    这草原
    和草原上的骑士
    衰老了……
    老年的骑士,
    一去不返:
    在怀乡病的困恼中
    郁郁地战死。
    草原
    像老牧人干枯的须发
    痉挛地飘着,
    生命
    是干涸的沙窝:
    没有草,
    没有花,
    没有一滴水,
    没有一个脚印。
    每当黄昏
    草原是更寒郁的。
    太阳,
    紫红的大火堆
    熄灭了,
    火苗如枯萎的花瓣
    在风沙的吹袭下
    沉落进阴暗的草海和平沙下面……
    草原
    像一幅用浓红抹绘的
    未来派的风景画:
    红色的云天
    红色的丛林
    红色的平沙
    红色的奔跑的马群。
    那困厄的
    扎在草原的蒙古包,
    寂寞呵!
    一盏羊脂灯
    高高地悬在红柳梢,
    像一只悲哀的哭红的眼睛
    向远方
    迎迓着
    快马奔来的旅人。
    那些围着火堆
    饮着滚热的奶茶的牧人,
    他们正在
    暖着寒冷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