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不知何事忆人间(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26.90元~31.50
  • 作者:竹宴小生(作者)
  • 出版社:武汉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30565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不知何事忆人间(套装上下册)》帝俊虽爱花期,却娶了他人。这位天君连自己都不知道,对花期的爱延续了万年。帝俊度劫未果,托志琅轩;花期雷刑失忆,自诩清许。在琅轩与清许之间,万年的爱情在延续。历尽劫难,恢复记忆的花期终于明白,琅轩是不是帝俊又何妨?“等你长大,我便嫁你”!

    媒体推荐

    这一段故事,嬉笑怒骂之中藏着点滴温馨,看着十分温暖。让观者感悟,从头至尾,不过是一场蛰伏太久的爱恋,等我回来四个字,重若千斤。
      ——《重紫》作者 蜀客
    九重天上,有人勾心斗角藏杀机,有人笑落凡间图一醉,有人为得美人覆千军。花都的花,开了又落,九天的星子,明明灭灭,一座座花塚,层层叠叠。等待和寻找的终点,屹立的究竟是何人?
      ——《仙侠情缘之花千骨》作者 Fresh果果
    千百年匆匆回首,在神的眼中,也就如白驹过隙,而他们却是万年,一万年的时间去等候,去守护。彼此相携从不放弃。
      ——《一味相思》作者 千岁忧
    直至最后,恍觉,那双执着的操盘手,沉淀了多少的爱恋,才能将这个女子揽入怀中,永永远远。
      ——《天朝女提刑》作者 雪凤歌

    作者简介

    竹宴小生,苍穹之上,云中竹宴。
    出生于江边小城的她,自小就受着父亲爱看武侠仙侠小说的影响。初中时候所观的第一本书便是《镜花缘》,记忆最深刻而最终被坑在其中的便是《蜀山奇侠传》,生平最爱的也是金庸老爷子的侠骨柔情。
    正是在这一点点的浸染中,将这份江湖儿女的情怀刻进了自己的生命之中。
    读万卷书,行千里路。愿在此生之中,写尽人生所感。

    目录

    楔子/1
    第一卷·九重天,九重天,一重天上一重劫/5
    第一章·百花之主却双人/7
    第二章·三分春色一点忧/12
    第三章·棒打鸳鸯奈何天/17
    第四章·百花宴上纷乱多/26
    第五章·贵人岂是天宫客/33
    第六章·醉卧花溪韶华去/42
    第七章·牡丹下凡避尘缘/56
    第八章·铅华销尽见天真/63
    第九章·一重天上一重劫/74

    第二卷·与天斗,其乐无穷/83
    第十章·小桥流水最江南/85
    第十一章·圆湖莲花生灵胎/93
    第十二章·梅花妖儿至真情/104
    第十三章·真亦假来假亦真/121
    第十四章·花相芍药凡间现/146
    第十五章·直上昆仑寻旧梦/173

    第三卷·重返九重天/207
    第十六章·人情冷暖我自知/209
    第十七章·恩怨过往情何处/220
    第十八章·机关算尽太聪明/245
    第十九章·庄生晓梦迷蝴蝶/274
    第二十章·一朝为天一朝弃/296

    第四卷·枯藤老树昏鸦/329
    第二十一章·除却巫山不是云/331
    第二十二章·双生花开俩并肩/343
    第二十三章·此意难平君不知/365
    第二十四章·桃花开尽又春风/375
    第二十五章·良辰美景难再来/395
    第二十六章·天地洪荒混沌开/443
    第二十七章·万年情殇何处还/456
    第五卷·等我回来/463

    序言

    天宫北侧、天北海以南有一国度,甚受众仙欢迎,其名曰:花都。
    花都,顾名思义,乃是百花上神掌管百花之地,这里繁花似锦、美人众多。在此逛一逛,购买几束百花香(百花香是一种花都仙品,香花就俗了一点。),以馈赠仙友之用;运气好者还可在此结识良缘,可谓一举两得,所以花都常常呈现人满为患的态势。
    花都的百花上神应是最神秘的,她是由天地孕育出的花神。其降生之时,尚是鸿蒙时期,天地聚现光芒,百花齐放,她施施然地从百花丛中走出,光彩照人。
    然则,那是上一代的百花仙子花期之事。
    本代的百花上神清许,也在花都的众小灵小仙祈福三百年后,降生于百花宫。她苏醒时,身边还跟着一小童,名唤琅轩。
    这位清许总爱戴着一白色面纱,平日里更是神出鬼没,倒是琅轩,十足十地做起了百花上神的一应事务。
    开篇说道:
    散尽繁华百花劫,
    一应缘生悟心念。
    三生花开两并肩,
    扶摇直上九云天。
    这个梦似乎做了很久,一片天分成九重,每一重都相隔万里。
    我身着云衫织就的霞衣,飘飘荡荡地从第一重上到第九重,终于寻见了那座巍峨的城池,按下云头缓缓降落,站在一座琉璃碧翠的高台上,俯下头,望着这片花的国度。
    仿佛是灵光一现,我居然能瞧见那城池之中最美的建筑。极广大一座琉璃碧翠的高台,辉煌宝盈接天,几不见边际。台上远处,巍巍是重叠繁多的殿阁。宏大的朱漆宫门两侧镇守了一双金凤鸩雏鸩,两旁玉柱无数,宫门上方高悬一道金匾,上书着三个篆书大字:百花宫。
    云雾缥缈,霞光万里,身后似乎有人走来。惊吓之余我甫一还身,太阳鸟的炙热羽翅从那远远的天宫,将光芒洒在眼前,高大的身影映在眼底,我慌忙举起手去挡那刺眼的光芒,再放开手。
    一切……如初。
    那身影是如此高大,却看不清形貌,可我笑得着实欢畅,扑在了那男子的怀中。
    温暖,或许再没有比这怀抱更温暖的地方了。
    可下一刻,偏又觉出了几分冰寒,诧异地伸手,才发现,那个温暖的身体已然渐渐幻化成烟,在我的面前,笑容如故,口中却说着:“等我回来……”
    “不……不……”我呢喃着,一滴眼泪逐渐不争气地滑落下去。
    在晕染着翠绿色的竹亭中浮浮沉沉,沁凉的光环围绕着周身,更有一只温柔的手滑过面庞,终于在脸侧停下。
    “你什么时候醒呢……”那人轻轻问了句。
    我想起那倏然消失的高大身影,心中暗道,很快很快。
    这般想着,也这般努力着,那高大的身影似乎离我很近,又很远,每次出现,都让我心中泛起一阵暖意,嘴角也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那只手迟疑地在我的脸庞轻抚,突然从脸侧挪开,直接逼向我的胸部。
    “啪。”似乎是下意识的动作,我猛地抓住那狼手,怒问:“谁?”
    眼光投到面前的手……似乎小了些。再投到身旁那张脸,瞳孔瞬间张大……与梦中见到的那高大身影有些差距。
    不!是差距甚大!太大,非常大!
    这狼手竟然是来自于一个清秀的娃娃。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眸,在我的震惊中泛出了欣喜的信息,“早知道这方法能让你醒过来,我便早些试了。” 我是谁?他是谁?“你是清许,我是琅轩。”清秀娃娃坐回竹亭中的小竹椅,手中还执着一条替我拭汗的汗巾。
    清许?原来我叫清许,却为何觉着这名字咀嚼起来这般陌生?
    “你是百花上神,九重天上的百花上神。”那自称琅轩的娃娃,继续在竹椅中晃悠。
    哦……原来如此!
    琅轩指着竹亭外的一片白色花海,终于笑得十分开心,“清许,你看。”
    我连忙转头,才见那漫天飞舞的花瓣中,有一个颤颤巍巍的姑娘,指着我说:“上主……上主降生了。”
    一脸茫然,我便被这娃娃拉出了十分舒适的绿色竹亭及白色花海。

    文摘

    第一章·百花之主却双人
    我偷偷摸摸地从廊侧翻入,整张脸火辣辣的,走起路来也是极为优雅的蛇形路线,因着脸上蒙着面纱,别人倒是不能瞧见我此刻究竟有多慌张。
    糟了糟了,得抓紧时间速速回去,若被那小子抓到可就完蛋了。
    过往的小花仙见我这行径倒也不惊讶,皆向我行着大礼,而我因有着些许担心反倒是躲闪得更加小心。
    “站住!”
    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我僵直了身体,木然地转身。
    那是一张颇为严肃的面孔,顶在一个半大的身体上,左手持一朱红色镶玉环翠凤尾笔,右手挂着连云轴,眉间尽是怒意,甚是威严的一张小脸,“过来说话。”
    瞧他拿着众多东西甚是不便,我立刻跑过去,献媚着替他召回了连云轴,满眼的好意,可偏偏两脚不太给力地向前一踉跄,整个身子也毫不意外地挂在了孩童身上。
    他也跟着我踉跄几步,神奇的是,这小小的身体居然扛住了我整个人的重量,将我拖到宫中一人少之地。丹朱笔按到了我的眉心,他按得很重很重,显然是气极了我的顽劣。
    我叹了口气,顺着他的意缓缓蹲下,满眼的委屈兼谄媚,“轩儿……”
    被唤作轩儿的小童愤愤然地直视着我,“今日如此之忙,你居然又出去偷玩。”
    似乎有些疑虑,他踏步上前,闻了闻我身上的熏天酒气,挑眉问道:“去哪里了?”
    我一哆嗦,立刻乖巧地回答:“桃花公子那……”
    这娃娃便是我那非常勤劳的小童,他黑着脸不理会我这种乖巧行径,哼了一声,“想是那桃花公子又酿了什么好酒?”
    哎哟,这面前怎么能是重影呢?
    筛糠子一般点头,我忙从怀中掏出一小瓶,递给琅轩,“轩儿,你看这瓶真珠红,可比上次那八仙醉还要妙上三分。”
    我打了个嗝,一股酒味,幸好有面纱挡着。
    琅轩瞅都不瞅那酒一眼,顺手接过笼进袖中,开口便是教导,“你知道那些小花灵能够上得百花宫有多么的不易,她们都希望你百花上神能亲自用点香笔赐香,你若是真将自己当做百花宫主人,便当尽职尽责,别总是贪杯误事。”
    琅轩着意说着“百花上神”四字,提醒我的尊位在百花心中的地位。
    不是有你么……我想了想,话还是没说出口,撇撇嘴委屈地接过点香笔,跟在小童身后向点香阁走去。
    好歹我也是养大你的人,怎么一点都不听为娘的话?一种悲怆萦绕于心,可又不敢说出口,只能唯唯诺诺地在点香阁里做着剩余的工作。
    而琅轩,已然在花朝阁中监督小花仙们翻牌。
    百花品阶有四等:花灵、花仙、:花神、百花上神。
    然小花灵因着品阶太低极难上得了九重天,所以为了让有仙根的小花灵也有得享仙道的机缘,上代百花上神花期特在蓬莱岛开辟了度花缘三关,过三关者皆可由百花使者接引上天。
    所以百年一季的点香节,便有无数的小花灵为了能进阶成花仙,争先恐后地从蓬莱出发,度三关来到这百花宫。
    “座下小花灵,报上名来。”我在座前还是要端出百花上神的身份,力求做到道骨仙风、宝相庄严。
    “兰宜。”小兰花战战兢兢地抬起头,一双美目甚是迷人。
    我头脑虽有些不灵光,手下却也不停,点香笔轻轻在小兰花的额间一点,一颗代表了花仙身份的朱砂印缓缓出现。小兰花身上出现了众多妙不可言的改变,只见其朱砂印渐渐缠绕出一朵素色的兰花魂,绽放出丝丝光芒,幽香瞬间满殿。
    “谢谢,谢谢上主。”小兰花欣喜地看着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幽香,摸着额问的朱砂印,再看了看我眉间别于他人的朱砂印,一种向往之情油然而生。
    看着小兰花眼中的向往,我淡淡一笑,清声道:“兰宜,自去天香阁领取花仙仙牌,登籍连云轴,同时切记要谨守花都子民的本分。去吧。”
    手持点香笔,深吸口气等着下一个小花灵。
    三分酒劲七分懒意,来的都是谁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就这第一朵小兰花让我印象着实深刻。好不容易听见宫外传来一声连绵的金乌太阳鸟的鸣叫,我便知道它已经收工归家。这说明什么?我知道此刻我已是笑靥如花,因为同样说明了,我也可以早些歇息了。
    我揉着眉心走下台阶。小侍白英连忙上前,扶住了我的胳膊,柔声问道:“上主,很累是么?”
    我一笑,醉意朦胧,“就是困得紧,谁让桃花公子那里的酒太好喝了!”
    “上主啊,你别怪白英多嘴,自从你醒过来之后,小主真是不喜爱你喝什么酒。他怕你真要一睡不醒了,花都可就再次群龙无首了,你可不能再这么胡闹了。”
    哎,若论到我在花都的威名,只能用一无是处来形容,但凡是个花都子民都觉着琅轩才是花都真正的主人,而我……不过徒有虚名而已。
    打我从那竹亭之中醒来后,便一直与琅轩相依为命着,我不记得为何会在那里沉睡,也不记得那梦里的高大身影究竟是谁,更不会记得为何我就是那天地孕育出来的百花上神。不过,既然醒来就被安了这么个名号,不如前任上神花期的声名赫赫也就罢了,可如今这态势,倒真是谁都能骑在我头上啊!
    不过,好在我是个宽宏大量的上神,自然不会去计较有的没的,谁让我只爱玩闹不爱干活……嗯,眼下这状态,挺好。
    “上主,小主来接您来了。”宫外传来一声欣喜的笑声,几个小花灵簇拥着我那琅轩孩儿,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我这方向走来。
    琅轩孩儿,怎么瞧怎么好看,小花灵们眼中也都带着几分倾慕。我心中明了得很,琅轩如今是百花宫的少主,谁若能攀上琅轩这门亲,可谓是鱼跃龙门三级跳,顿时要变娇贵的。
    哎……只可惜,可惜琅轩孩儿三百年来,脑子是越来越聪明,可身高却从未见长。
    此事愁煞了我。
    记得三百年前,我悠悠醒转,便见一小童坐在身边,一派老成的表情,看得我甚是惊奇,从那时起,我便将他当儿子待。
    因着我脸旁有个不甚好看的印痕,所以我从来都是将面纱戴在外头,不敢拿正脸示人。谁让花都的女子一个赛一个的美,若让她们知道花都的上主反倒生出了瑕疵,岂不让外人笑话。
    我以为,他与我一般是被天地孕育而出,只是天地灵气出了点小差错,一下子孕育了两个,将该给的脑子和外貌给了他,将该给的身形给了我,所以我们二人都是残次品。
    你说这好模样,长大了能勾搭走多少仙女的苗子,怎么就长不大呢?
    为了这事,我也不辞辛苦地带着琅轩去那青牛宫找过青光真人。他老人家盯着琅轩看了好多遍,最后默默地将我二人送出了青牛宫。
    “真人真人,实在没法,让轩儿在你的炼丹炉里躺一回就是。”我胡搅蛮缠。
    “胡闹。”真人长胡子吹起,着小童无常关上了大门。
    若说这九重天上真无治我儿之良药?我不信了。(本书中没有九重天尊的角色。而是表达九重天上众多神仙无人可治的意思)
    青光真人真的治不了?我也不信了。
    但是他们生生将我们婉拒于门外,口中只道因果因果,不可明说。
    我面戴白纱无人欣赏无人爱慕也就罢了,好歹顶着一个花都上主的身份,不看僧面看佛面,却也频频碰壁。即便是如此尴尬,我这花都却人来人往,甚是热闹。众神仙也是爱美之人,花都与我,是两件事端。
    最后,琅轩硬气得很,再不准我随意外出,只让我待在花都里。
    我是听儿子话的,谁让我们一母同胎了。
    这话好像不对。
    琅轩似乎对身后的美娇娘们有些敬谢不敏,快速两步冲到了我的身边,很自然地牵住我的手,问道:“点香节一过便是百花宴,你可千万不要再乱跑了,听到没有。”
    我乖乖地点头,顺便唉声叹气,“轩儿,我好累……好困……”
    琅轩是真的心疼我的,他拉着我回了厢房,让我躺回那舒服的大床上,替我盖上羽被,软声说:“那今日早些歇息。”
    望着那双成熟过了头的眼睛,再看看这抽不高的小身板,我也跟着叹了口气,“轩儿……你怎么就长不高呢……”
    酒意上头,我只觉着双眼愈沉,迷迷糊糊的便睡了过去。
    耳旁,似乎有人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