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欧美文学评论选(19世纪)[平装]
  • 共1个商家     27.50元~27.50
  • 作者:汪介之(编者),杨莉馨(编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9215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欧美文学评论选(19世纪)》是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核心课程,江苏省优秀研究生课程建设成果。
    19世纪是欧美文学的黄金时代。如果说拜伦、雪莱、雨果、普希金、海涅、惠特曼等天才诗人共同造就了浪漫主义,文学的鼎盛,那么现实主义的辉煌无疑是和斯丹达尔、巴尔扎克、狄更斯、啥代、托尔斯泰、马克?吐温等伟大的名字紧密相连:而由这两大文学潮流分别造就出来的波德菜尔、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更成为现代主义文学的先驱。正因为如此,人们才常说:19世纪,是一个不应匆匆与之“告别”的文学时代!

    目录

    华兹华斯
    [丹麦]勃兰兑斯强烈而真挚的对自然之爱
    拜伦
    [丹麦]勃兰兑斯自然主义的登峰造极
    雪莱
    陆建德雪莱的流云与枯叶——关于《西风颂》第2节的争论
    奥斯丁
    朱虹简·奥斯丁和她的代表作《傲慢与偏见》(节选)
    夏洛蒂·勃朗特
    韩敏中坐在窗台上的简·爱
    艾米莉·勃朗特
    方平《呼啸山庄》:一部天才之作(节选)
    乔治·艾略特
    杨莉馨灵魂的撕扯与艾略特小说的内在矛盾
    狄更斯
    张玲《双城记》中译本序
    哈代
    张玲晶体美之所在——哈代小说数面观
    王尔德
    陆建德“声名狼藉的牛津圣奥斯卡——纪念王尔德逝世100周年
    陈瑞红论王尔德的审美性伦理观
    夏多布里昂
    [丹麦]勃兰兑斯夏多布里昂
    雨果
    罗国祥理性的反动——雨果小说美学的现代性
    斯丹达尔
    [丹麦]勃兰兑斯斯丹达尔
    巴尔扎克
    [丹麦]勃兰兑斯巴尔扎克
    福楼拜
    李健吾《包法利夫人》中译本序
    梅里美
    柳呜九《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集》序
    波德莱尔
    郭宏安波德莱尔的应和论及其他
    海涅
    陈恕林海涅与德国浪漫派
    普希金
    智量论《叶甫盖尼·奥涅金》的形象体系与创作方法
    果戈理
    钱中文独树一帜的《死魂灵》
    屠格涅夫
    陈桑《前夜·父与子》中译本序
    智量论屠格涅夫小说的艺术特点(节选)
    陀思妥耶夫斯基
    王志耕“聚合性”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复调艺术
    托尔斯泰
    陈粜《安娜·卡列尼娜》中译本序
    契诃夫
    童道明契诃夫与20世纪现代戏剧
    霍桑
    胡允桓血红的A字永恒的光斑
    惠特曼
    赵萝蕤惠特曼与《草叶集》——汉译《草叶集》译者序
    马克·吐温
    董衡巽马克·吐温的历史命运
    亨利·詹姆斯
    代显梅亨利·詹姆斯的欧美文化融合思想刍议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果戈理在揭露俄国社会和鞭笞“生活的主人”时所显示来的强烈批判倾向,同他使用的幽默讽刺手段也是分不开的。一般人固然都可能。在生活中发现某种可笑的现象,但是事事处处能抓住笑的契机,却是少有的才赋。果戈理自己说过,人们对他发了不少议论,但都未能判明他的主要特征是什么,只有普希金一人觉察到了。诗人对果戈理说:“还从来没有一位作家有过这样的才华,善于把生活中的庸俗那样鲜明地描绘出来,把庸夫俗子的庸俗,那么有力地勾勒出来,使得所有容易被滑过的琐事,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大家眼前。”①这就是果戈理的主要特征。《死魂灵》最终地形成了果戈理的富有独创精神的创作个性,在这里,庸俗人的庸俗主要通过幽默的笔调和讽刺的描写,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但这绝不是向壁虚构,作家只是敏锐地抓住生活中可笑的现象,把它们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而已。这也绝不是为了博得浅薄的一笑,而是在让人笑过之后,继之以沉思,一种沉郁的思索。果戈理的幽默讽刺,溶入了人物的外貌、动作、吉语、心理和场景描写之中。即便是一件家具,人物的一个动作,转眼之间,作家可以赋予它们以特殊的意义,成为讽刺人物的手段,造成幽默滑稽的情势。索巴凯维奇熊一般的长相和动作,普柳什金衣衫破烂、不男不女的打扮,玛尼洛夫和乞乞科夫进入客厅时长时间的谦让的滑稽镜头,诺兹德廖夫杂乱而缺乏逻辑的语言,乞乞科夫和柯罗博奇卡、索巴凯维奇淡判买卖时的不同心理反应,都是显示人物性格的出色的讽刺描写。至于官僚衙门,果戈理是极为痛恨的,他把这些衙门描写得宛如一架无情的机器,用嘲讽的笔触,把那里贪污受贿的普遍的腐败习气,生动地展现于读者之前。这是一种能够激发起读者鄙视和愤怒的讽刺。不过,如果我们顺着故事的讽刺笔触而潜入作者的内心,则不难发现他是怀着极大的痛苦写成《死魂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