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念楼学短:桃李不言[平装]
  • 共1个商家     14.90元~14.90
  • 作者:钟叔河(作者)
  • 出版社:湖南美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6319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念楼学短:桃李不言》是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虽小,可以喻大也。
      ——司马迁

    目录

    议论文十三篇
    桃李不言(司马迁·李将军列传赞)
    怕不怕民众(唐太宗·民可畏论)
    不能不学(欧阳修·诲学说)
    儿子取名(苏洵·名二子说)
    谈人才(王安石·读孟尝君传)
    宽与严(陈善·治大国若烹小鲜)
    官与贼(宋濂·龙门子论政)
    一团熟猪油(刘基·小人犹膏)
    舆论一律(庄元臣·鸲鹆鸟)
    做不做官(赵南星·论语难解)
    谈读书(张岱·天下最乐事)
    说现在(孙奇逢·题壁)
    明不明(龚炜·明初冤狱)

    诏令文十四篇
    将许越成(吴王夫差·告诸大夫)
    约法三章(汉高祖·入关告谕)
    千里马(汉文帝·却献千里马诏)
    非常之人(汉武帝·求贤诏)
    关心低工资(汉宣帝·益小吏俸诏)
    给老同学(汉光武帝·与严光)
    对吴宙一战(曹操·与孙权书)
    抚恤死者(曹操·军谯令)
    天灾人事(唐太宗·大水求直言诏)
    模范君臣(唐太宗·问魏徵病手诏)
    南下三条(宋太祖·敕曹彬伐南唐)
    不戴高帽子(宋太祖·上尊号不允)
    不杀读书人(宋太祖·戒碑)
    民国开篇(孙文·就职誓词)

    奏对文十四篇
    脱祸求财(范蠡·为书辞勾践)
    不如卖活人(范座·献书魏王)
    反对坑儒(抉苏·谏始皇)
    请除肉刑(淳于缇萦·上书求赎父刑)
    自告奋勇(终军·请使匈奴书)
    疏还是堵(平当·奏求治河策)
    一把菜(陈蕃·谏妄与人官)
    攻其一点(高堂隆·上韦抱事)
    如何考绩(邓艾·上言积粟)
    魏与吴(赵云·谏伐孙权疏)
    不能看(魏谟·请不取注记奏)
    奖赏艺人(桑维翰·谏赐优伶无度疏)
    长乐之道(冯道·论安不忘危状)
    拜佛无用(汪焕·谏事佛书)

    说明文十三篇
    宫门的标志(崔豹·阙)
    煎鱼饼(贾思勰·饼炙)
    虎皮鹦鹉(李防·桐花鸟)
    地理模型(沈括·木图)
    以虫治虫(庄绰·养柑蚁)
    凤凰不如我(李时珍·寒号虫)
    锄头的快口(宋应星·锄镩)
    灶王爷(谢肇制·灶神)
    珍奇的书桌(钮绣·琥珀案)
    相爷的名片(姚元之·严嵩拜帖)
    乞巧(顾禄·磐巧)
    缩微玩物(顾禄·小摆设)
    巧合(夏仁虎·北京城门)

    箴铭文九篇
    低姿态(正考父·鼎铭)
    少开口(韩愈·言箴)
    后有来者(舒元舆·玉箸篆志铭)
    谁坑准(司空图·秦坑铭)
    上天难欺(孟昶·戒石铭)
    抓住今天(朱熹·劝学说)
    廉生成(曹端·官箴)
    集句为铭(陈继儒·木瘿炉铭)
    第一清官(张伯行·禁馈送檄)

    哀祭文十一篇
    简短的悼词(韩愈·祭房君文)
    悼横死者(杜牧·祭龚秀才文)
    求止雨(欧阳修·祭城隍神文)
    悲愤的两问(季苏·祭吴先生履斋)
    无言之痛(朱熹·祭蔡季通文)
    不敢出声(陆游·祭朱元晦侍讲)
    无人对饮了(刘克庄·祭方孚若宝谟)
    送别老臣(明武宗·祭靳贵)
    生死见交隋(顾仲言·刑场祭夏言)
    带笑而死(王象晋·自祭文)
    哭宋教仁(章炳麟·宋渔父哀辞)

    文论九篇
    ……
    书序十四篇
    诗话九篇

    序言

    《学其短》几年前在北京的报纸上开专栏,陆续刊出过若干篇,那时的序言中说过:“即使写不好,也可以短一些,彼此省时省力,功德无量。”这当然是有感而发,因为自己写不好文章,总嫌哕唆拖沓,既然要来“学其短”,便不能不力求其短,这样稿费单上的数位虽然也短,庶可免王婆婆裹脚布之讥焉。
    此次应刘硕良老同学之请,把这个专栏续开起来,体例还是照旧,即只介绍一百字以内的文章,而且必须是独立成篇的。也还想趁此多选些纯文学以外的文字,因为我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常亲近文章,却未必敢高攀文学的。学其短,当然是学古人的文章。但古人远矣,“代沟”隔了十几代,几十代,年轻人可能不易接近。所以便把我自己是如何理解,如何读的,用自己的话写下来。这些只是我自“学”的结果,顶多可供参考,万不敢叫别个也来“学”也。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日于长沙。(原载一九九九年《出版广角》第一期)

    文摘

    插图:



    怕不怕民众
    【念楼读】 从古到今,帝王的统治,都是有盛必有衰,有兴必有亡,就像白天之后必然会是黑夜一样,永远都不会有不落的太阳。
    做皇帝的人,如果闭目塞听,不注意民间的疾苦,不倾听民众的呼声,他的统治就会结束得更快。
    《书经》中有两句:“可爱的难道不是君王吗?可怕的难道不是民众吗?”意思就是说:在民众心目中,君王是他们生活的保障,自然应该为民众所爱戴;但君王若不顾及民众的生活,要当无道昏君,民众便会抛弃他,打倒他,这时在君王心目中,民众就会成为可怕的了。
    【念楼日】 唐太宗李世民这篇文章,收在《全唐文》卷十“太宗七”中。原文仅五十五字,却尖锐地提出了统治者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并且直截了当地作了回答。这就是:民众有能力也有权力决定统治者的兴亡,关键是统治者是否代表民众的利益。
    历代总集,总把帝王之作冠冕全编,害得读者只能从若干卷以后看起,只有魏武魏文等少数例外。李世民没有文学遗传因子,出身军人家庭,十九岁便带兵打仗,而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尤其是敢于承认统治者无论多么英明伟大,其统治都只能是暂时的,实在难得,此其所以为明君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