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唐浩明文集?杨度(套装上中下册)[精装]
  • 共3个商家     82.50元~88.00
  • 作者:唐浩明(作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0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6569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唐浩明文集·杨度(套装上中下册)》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唐浩明,又名邓云生,1970年毕业于华东水利学院(河海大学前身),1982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华中师大前身)研究生部,获文学硕士学位,同年分配至岳麓书社从事编辑工作。先后任过编辑室主任,副总编辑,现任总编辑。近20年的编辑生涯中,主要从事湖南地方文献的整理编辑工作。 编辑出版的主要图书有:《曾国藩全集》、《胡林翼集》、《20世纪湖南文史资料文库》、《商用二十五史》,长篇历史小说《清宫艳》系列,《彭玉麟集》等。先后被评选为:全国首届中青年编辑、中国书业界十大新闻人物、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湖南省首届优秀出版专家。主要兼职有: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湖南文史工作委员会副会长、湘潭大学及湖南商学院客座教授等。

    目录

    上卷
    第一章 名师访徒
    一 杨度推开《唐宋八大家文钞》,喟然叹息:世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二 碧云寺的泥塑罗汉预卜落 第举子的命运
    三 青年王闽运的风流韵事
    四 王闿运不合时宜的举动:拒绝见陆抚台,倒屣迎张铁匠
    五 听说杨度非韩薄柳,王阎运欣喜地说:孺子可教也
    六 大学者家嫁女与众不同
    七 为得天下一英才而教之,王闿运亲赴石塘铺指点迷津

    第二章 帝王之学
    一 王闿运的三门功课:功名之学、诗文之学、帝王之学
    二 胡三爹将保存二百年的家传《大周秘史》稿本送给王闿运
    三 新政给古城长沙带来了生机
    四 一方菊花砚,凝结了维新志士的友谊
    五 谭嗣同举杯:我们对着苍天神明起誓
    六 王阎运妙解《枫桥夜泊》
    七 叔姬将初恋珍藏在心灵最深处
    八 一阕《玉漏迟》,闺阁压倒须眉

    第三章 浅涉政坛
    一 谭嗣同千里迢迢为徐致靖送来紧急家书
    二 自古以来在中国要办成大事,光凭嘴巴子没有刀把子是不行的
    三 袁世凯牢记嗣父的教导:官场犹如戏场,最大的本事在于装假的做工技巧
    四 新建陆军统帅是当今官场上的凤毛麟角
    五 江亭初题《百字令》:西山王气但黯然,极目斜阳衰草
    六 潭柘寺定情
    七 接到夏寿田送的宫花后,叔姬在病榻上整整躺了半个月
    八 湘绮老人传授帝王之学的真谛

    第四章 佛门俗客
    一 怪木匠齐白石
    二 老衲无聊题红叶
    三 佛学原来竟是如此深奥而有趣
    四 觉幻长老传衣钵
    五 无意中遇到了哥老会头目
    六 倭国古刀与松花念珠

    第五章 八日榜眼
    一 借讨好周妈的小手腕,消除了王闿运的恼怒
    二 张之洞眼中的高才
    三 癸卯科会试在冷冷清清中收了场
    四 八大胡同寻静竹
    五 亦竹告诉静竹:你就要做榜眼公夫人了
    六 “梁头康足”毁了榜眼公的锦绣前程

    第六章 亡命扶桑
    一 五年前出逃的惊险情景,梁启超终生不会忘记
    二 王照的一句话,道出了戊戌政变的真正原因
    三 杨度为梁启超的书斋饮冰室题名
    四 智凡带来了八指头陀的信:朵朵莲花托观音
    五 若道中华国果亡,除是湖南人尽死
    六 从看到千惠子的 第一眼起,杨度就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日本女郎
    七 樱花丛中,杨度与田中探讨中国的富强之路
    八 遗失在中国的千年古刀又回到了滕原家族
    九 滕原对今天的留日生讲述古代遣唐使的故事

    中卷
    第七章 借尸还魂
    一 各路英豪聚会普迹市共图大业
    二 杨度独自来到牛石岭祭奠谭嗣同
    三 在圣公会牧师的帮助下,黄兴机智地逃出险境
    四 王阎运为初出茅庐的弟子出谋画策
    五 首战告捷,令张之洞刮目相看
    六 博爱丸上,杨度静下心对回国三个月来的经历做了一番清理
    七 千惠子向故园归来的英雄献上一束腊梅花
    八 初次会晤,杨度就认定孙中山是个磊落大丈夫
    九 杨度握着孙中山的手说:我事成,愿先生助我;先生事成,我将助先生
    十 袁世凯为宪政出了一个极好的点子
    十 一熊希龄东渡日本找枪手
    十 二杨度道出借尸还魂的奥妙,终于说服了!梁启超

    第八章 丁未政潮
    一 孙毓筠造反被捕,却意外地受到礼遇
    二 千惠子的眼泪,滕原勾画的蓝图。准备回国的杨度的心迷乱了
    三 梁夫人轻柔地对皙子说:兄弟,一腔热血不洒在自己的国土上,算什么中华好男儿
    四 千惠子轻轻一曲《上邪》,直唱得杨度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
    五 丁未年北京城,政界风潮迭起,动荡不安
    六 张之洞与袁世凯商议奏调杨度进京

    第九章 投身袁府
    一 为接儿媳妇回家,老名士煞费心机
    二 王闿运为进京做官的弟子准备了两份特殊礼品
    三 儿子的情人转眼间做了老子的姨太太
    四 袁世凯要杨度转告梁启超,他不是戊戌政变的告密者
    五 杨度踏遍西山,下定决心要寻到静竹的墓穴
    六 静竹做出异乎寻常的抉择
    七 看到《大周秘史》的扉页题辞,袁世凯有意成全杨度
    八 即使是秉承士为知已者死的古训,杨度也甘愿为袁世凯驱驰

    第十章 山雨欲来
    一 大喜之夜,杨度和亦竹双双来到静竹的房里
    二 临终前夕,慈禧为中国选择了最后一位皇帝
    三 徐世昌来到袁府,为把兄弟画策渡难关
    四 醇王府里,母子夫妻兄弟为争权夺利吵得不可开交
    五 锡拉胡同与肃王府的密谋在同时进行
    六 张之洞巧叙前朝旧事,救了袁世凯一命
    七 冷冷清清的前门火车站,前来给袁世凯送行的只有严修和杨度
    八 江亭再题《百字令》:昨宵一梦兼春远,梦里江山更好
    九 悟字长老指明朝廷亡在旦夕的三个征兆

    第十一章 洹上私谋
    一 奉内阁总理之命,杨度连夜奔赴彰德府
    二 野老胸中负兵甲,钓翁眼底小王侯
    三 张謇私下对袁世凯许愿:倒掉皇族内阁后由你来做总理
    四 杨度没有料到,袁世凯居然想当大总统
    五 茶叶蛋里的四字情书:忍死须臾
    六 袁世凯隆重宴请刚出牢门的汪精卫 
    七 杨度和汪精卫联合发起国事共济会
    八 杨度对革命党人亮了底牌:袁世凯不是曾国藩
    九 静竹的鼓励,自我的检讨,使杨度相信自己的转变没有错
    十 南下就职前夜,北京城闹起了兵变

    下卷
    第十二章 一拍即合
    一 八指头陀笑道:和尚如此厌倦红尘,何不出家
    二 八指头陀向杨度讲授佛家哲理:人世好比一个圆圈
    三 袁世凯巧妙地逼迫熊希龄在解散国民党的命令上副署
    四 袁克定决心效法太原公子
    五 今日的太原公子与未来的房玄龄一拍即合
    六 夏寿田对亡妾的深情眷恋,使叔姬心里很不是味道
    七 杨度和梁启超都把宝押在蔡锷身上
    八 湘绮楼庭院,王氏祖孙三代赏月联诗 
    九 进京途中,王闿运为旧时名妓书写《洛神赋》 
    十 老于应对的袁世凯,面对周妈,不知如何称呼为好

    第十三章 筹安会首
    一 日本公使夜进居仁堂
    二 从秦汉到前清,哪个办大事的人不想做宰相
    三 发生在云吉班里的风流壮举
    四 袁世凯题赠的金匾高高悬挂在杨度的厅堂上
    五 孙毓筠为即将建立的机构取名筹安会 
    六 严复说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七 梁启超公开宣布:复辟帝制一事,哪怕全国都赞成,他也断不能赞成
    八 国史馆的饷银居然被周大拿去赌博 
    九 静竹为皙子亵渎了他们圣洁的爱情伤心
    十 正阳门城楼上,郭垣对袁克定谈北京王气
    十 一八大胡同的妓女为中华帝国取了一个动听的年号:洪宪
    十 二袁克定破釜沉舟,要把帝制推行到底
    十 三皙子,早日奉母南归,我在湘绮楼为你补上老庄之学

    第十四章 小红低唱
    一 千年前的《推背图》上便已载明袁克定要做皇帝
    二 看到蔡锷拍来的独立通电后,袁世凯大骂杨度是蒋干
    三 究竟是人生不宜久处顺境呢,还是顺境原本就是诱人堕落的陷阱
    四 落难的杨度依旧羡慕宋代宰相赠妾与人的雅事

    第十五章 由庄入佛
    一 杨度在迷惘困惑中为恩师撰写挽联 
    二 临终前,静竹劝杨度读读佛经
    三 八指头陀的诗集将杨度引进佛学王国 
    四 一个万籁俱寂的庐山月夜,杨度终于领悟了佛门的最高境趣
    五 叔姬把五彩鸳鸯荷包送给了心中永远的情人
    六 虎陀禅师为信徒们开传法会

    第十六章 中山特使
    一 禅意发挥到极致,原本与艺术的最高境界相通
    二 梅兰芳几句俗家之言,无意间触及到了佛门天机
    三 尚拟一挥筹运笔,书生抱负本无垠
    四 在陈炯明叛变的严重时刻,杨度践约帮了孙中山的忙
    五 千惠子在寒山寺立下中日合璧诗碑
    六 孙中山交给杨度两个使命
    七 江亭三题《百字令》:卅年一梦,江山人物俱老

    文摘

    “真的吗?”杨度非常兴奋。
    “这是决不会错的。”演珠极为认真地说,“看施主这种气宇,今后一定有宰相的福分。”
    夏寿田说:“皙子,你若真的做了宰相,一定要重修碧云寺酬谢佛祖才是。”
    “一定,一定!”杨度高兴地说。
    曾广钧看着甘耳尊者身后有一片白云,心想:常言只说是靠山,再也没有靠云的。俗话说风吹云散,云若是散了,这尊者不就没有依靠了吗?心里这样想着,觉得有点不大吉利。
    “重伯兄,你也来试一试吧!”夏寿田怂恿。
    曾广钧说:“我早就数过了,数到头来,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妻妾成群的享福尊者!”
    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一个小沙弥进来,说斋饭已准备好了,演珠把大家请人饭堂。饭桌四周各点起一盏洋油灯,雪亮的灯光照出一桌丰盛的斋席来。这斋席也有鱼肉,也有鸡鸭,但都是用豆腐干、笋干做成,却又比真的大鱼大肉更清爽可口。也有酒,那是用西山泉水酿成的素酒,清清的,甜甜的,十分对文人的胃口。演珠频频递菜,殷勤相劝,三个年轻人不拘形式大饮大嚼,一顿斋酒席,吃得比城里八大居的荤菜有味多了。
    饭后,演珠把他们送到客房,东拉西扯地闲聊了半个时辰,他明天还得早起,安排一个小和尚照料后,便告辞了。而此刻,这三个才子的谈兴才刚刚开始。三青年王间运的风流韵事
    “你们听说了吗?皇上近来为割地赔款的事情暗自哭过几场,对康有为的变法方略动了心。”演珠刚走,夏寿田便把话题引向了国事。
    “真有这事?”杨度表示出很大的兴趣,“只要皇上动了心,这变法维新就一定可以兴起来。”
    “人家日本,就是因为明治天皇下决心维新,还不到三十年,国家就强盛到这等地步。我们只要变法维新了,有十年时间就可以报这个仇。我们地大物博,人又多,蕞尔小国日本哪里是我们的敌手。”夏寿田长期生活在书斋中,脑子里满是天朝大邦的历史概念,眼下自己的祖国究竟贫困虚弱到了怎样的地步,他知道得并不多。
    “十年时间就可以强盛起来吗?”杨度表示怀疑。他在乡间长大,对种田人的贫苦生活印象极深。
    “君臣齐心,百姓努力,有什么办不到的?打败仗也是好事。当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二十年后不是把吴国灭了吗?”夏寿田对国事似乎很乐观。
    曾广钧冷笑:“卧薪尝胆,谈何容易!去年,致远号壮烈殉国、三千海军一败涂地的时候,老佛爷还在颐和园大肆庆贺六十大寿哩!’’
    杨度说:“听说去年太后的寿庆办得很奢华,老百姓很气愤。不过,太后归太后,只要皇上能不忘国耻就行了。”
    “你们不在京师不清楚,国家的大权并不在皇上的手中,老佛爷还死死抓住没放哩!”
    “太后归政皇上,不是有好几年了吗?”杨度惊问,“六十岁的老太太,不去享清福,还要死死抓住国家大权做什么?”
    “你们不知道,就是老佛爷自己不想抓,她手下的人也要她抓呀!你们想想,皇上的人掌了大权,对他们会有什么好处呢?”曾广钧喝了一口茶,轻轻地摇了摇二郎腿。
    杨度说:“听重伯这口气,朝廷里有两派人,太后的人和皇上的人。”
    “重伯,你当了多年的翰林,对朝廷里的事最清楚。你跟我们说说吧,也让我们有点底,看看这变法维新到底有点指望没有。”夏寿田毕竟是官宦人家出身的公子,对民间疾苦了解不多,对官场的勾心斗角却听得熟了。他知道官场上的事,说到底就是人事之间的纠葛。
    “皇上的确是想变法维新的,但依我看,”曾广钧放下茶杯,脸朝夏、杨二人凑过去,嗓门稍微降低了,“这变法维新的指望不大。”
    “为何?”夏、杨不约而同地问。
    “你们知道,这变法维新的矛头首先是指向谁的吗?”
    “谁?”夏寿田问。
    “李中堂!”
    “谁叫他办海军无能,又去马关签订和约,指向他也是对的。”杨度说,长郡会馆骂李二汉奸的场面,又在他的脑子里浮起了。
    “可是李中堂是太后最亲信的人呀,是后党的首领。”曾广钧又端起茶杯,身子仰向椅子的靠背,“皇上也有一班子人马,朝中称他们为帝党。帝党的首领是皇上的师傅翁中堂。”
    “翁中堂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夏寿田脱口称赞。
    翁中堂便是翁同龢,状元出身,又是帝师,身处古今读书人所企求的最高境遇。
    “李中堂和翁中堂是生死对头。”
    “这话怎讲?”曾广钧随随便便抛出的一句话,引起杨度和夏寿田的惊讶,他们顿增十分精神。这种秘闻,最让关心国事的人感兴趣,但一般人又如何晓得,也只有曾广钧这样的人才知底细。
    “李、翁的结仇,起源在三十多年前。”曾广钧摆出一副翻古的派头,杨、夏洗耳恭听。“那时,李中堂还在先祖父幕府中做幕僚,翁中堂父亲翁心存在朝中做大学士,哥哥翁同书在安徽做巡抚,先祖父做两江总督。其时金陵还在长毛手里,先祖父驻节安庆。湘军除先九叔亲率领的吉字营围金陵外,大部分也在安徽与长毛周旋。翁同书那时住在定远。长毛攻陷定远,文武官绅殉难者甚多,翁却逃往寿州。身为巡抚,不能与城共存亡,应为可耻。但翁不仅不觉得可耻,反而想依靠苗霈霖办事,屡疏保荐苗逆。终于养痈遗患,使苗逆坐大,攻陷寿州,反叛朝廷。先祖父身为江督,如何能容得下如此皖抚?有心参劾,又顾虑到翁心存圣眷正厚,普通参折上去不起作用。寻思要递一份厉害的折子。幕僚多人起草,但先祖父看后都不满意。后来李中堂起草的那份,先祖父接受了。尤其有两句话,先祖父击节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