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之爱情:对中华帝国数百年来文学作品中爱情问题的研究[平装]
  • 共1个商家     26.90元~26.90
  • 作者:史华罗(PaoloSantangelo)(作者),王军(译者),王苏娜(译者)
  •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611272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之爱情:对中华帝国数百年来文学作品中爱情问题的研究》试图通过挖掘中华帝国引导并使爱情合法化的积极和消极的神奇描述回答上述问题,其中包括合法的夫妻之爱,也包括过分的情欲和非法之爱。

    作者简介

    作者:(意大利)史华罗(Paolo Santangelo) 译者:王军 王苏娜

    史华罗(Paolo Santangelo),是罗马智慧大学东亚史教授,正在主持一项通过对现代中国文献分析所实现的有关情感问题的国际性研究。其研究成果包括多篇论文和专著,其中一些作品已翻译成中文,如:《生态主义与道德主义:明清小说中的自然观》,载《积渐所至:中国环境史论文集》,台北,“中研院”经济研究所,]995年;《明清文学作品中的情感、心境词语研究》,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0年版;《中国与欧洲“爱情”概念化的宗教影响》,载《基督教文化学刊》第4辑,人民日报出版社2000年版;《帝国晚期的苏州城市社会》,载《帝国晚期的江南城市》,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17至18世纪意大利人对中国的印象和想象》,《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3期;《冯梦龙4情史类略)与安德烈·勒·夏普兰(爱情论):对两种不同爱情观的诠释》,《励耘学刊》(文学卷)总第8辑,学苑出版社2008年版;《中国历史中的情感文化——对明清文献的跨学科文本研究》,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什么是明清时代日常生活中的“清”与“浊”?》(上),《世界汉学》第8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版。现任《明清研究》(Ming Qing Studies)期刊的负责人。正在主持编写《东亚心灵激动与状态》(Emotions and States of Mind in East Asia,将由Brill,Leida—Boston国际出版社出版)和《古今东亚丛书》(Asia Orientale,将在罗马出版)。

    目录

    第一部分中国不同的“爱情”观念及爱情崇拜
    引言
    1.文学之源
    2.各类爱情
    3.男性的爱情和女性的爱情
    4.关于同性恋和厌女癖的几个问题
    5.“相思病”
    6.真正的永恒之爱
    7.幸福之爱
    8.不幸之爱
    9.利益之爱:从爱到恨
    10.女性不同的表现
    11.妻与妾
    12.崇尚爱情的思想基础:对“阴”的崇拜
    13.寻求一种新语言
    14.爱情的宗教性质:A)婚姻与命运,即天与地
    15.爱情的宗教性质:B)爱情战胜死亡
    16.神话与幻想的作用
    17.《情史》与《三卷爱情论》
    18.继承与革新
    第二部分女性的魅力与传统道德
    1.从爱情到淫荡
    2.女性魅力的诱惑
    3.中国崇尚美的独特性
    4.欲望的力量
    5.中国的唐璜
    6.享乐主义的爱情
    7.禁欲、欲望和传宗接代的精神
    8.爱的升华
    9.“两个美人和一个书生”(二美兼收)
    10.淫的不同层次
    11.爱情与通奸
    12.自由的局限
    13.《红楼梦》中的女性魅力
    14.宝玉的“崇高之淫”:“意淫”
    结论
    参考书目

    文摘

    版权页:



    “花柳”世界已经成为中国文化和艺术生活中永恒不变的事实。比如,妓女与歌妓就对抒情词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千百年来,妓女的文化作用越来越大,它影响了士大夫与文人墨客的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明末,最聪明、最有文化素养的妓女被视为才华横溢的女艺术家,经常被邀请到显贵人家。当时的一些爱情故事中的主人公便是著名的文人和妓女,如:钱谦益与柳如是,侯方域与李香君,冒辟疆与董小宛等。陈继儒(1558—1639)是妓女杨幽妍与张圣清之间爱情的见证人:两位青年一见钟情,海誓山盟,要永远相互忠诚;后来,张圣清赴南京赶考,一去便杳无音信。杨思念成疾,身体与精神都难以支撑。张圣清在得知杨的身体状况后,非常感动,将其收为二房;但是,杨的病势并未减轻,为挽救她的生命所做的一切努力也都无济于事。杨病逝,张圣清为其举办葬礼,悲痛欲绝。最后,张圣清请求陈继儒为杨写一部传记;然而,书尚未成,他也悲伤地死去。结尾时,作者表示:只有听了这个故事之后他才相信,为丧失亲爱之人痛苦而死并不是无稽的传言。据吴德旋所说,明清过渡时期,刘芳与一位名叫顾横波的名妓来往甚密,两人曾相约要结为夫妻;后来,顾却嫁给了另外一个人,刘因此痛苦而死。
    无论何等社会地位的妇女,只要受过教育,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培养诗乐雅性;杜丽娘等女性人物不仅代表了美色的脆弱和青春的短暂,也体现出了感情的巨大力量和对自由的向往,对这样的女性人物的高度欣赏,表明了感情的理想化和艺术敏感性的提高。人们对汤显祖的作品《牡丹亭》非常崇拜,就连妇女们也组成了研究小组,对该剧进行分析和评论;社会上甚至还出现了一种以《牡丹亭》中的诗句为基础的游戏,这些都充分地表明了女主人公杜丽娘的群众性和广泛的影响。
    17世纪,随着理想爱情的发展,妓女的形象也被彻底地改变了。《情史》以情感和道德为基础,冲破了僵化的社会地位的界限,认为:“妾而抱妇之志焉,妇之可也。娼而行妾之事焉,妾之可也。”然而,《情史》是一部非常微妙的作品,它仍然在更广泛的基础上确认了建立在社会角色差别基础上的道德价值观念。《情史》关于“情侠”的第6卷中,讲述了一个关于严蕊的故事,该故事把一位妓女的才智和情感与理学之父朱熹(1130—1200)的学究气和“道德经”进行对比后,认为妓女更加聪明。戏曲作家孟称舜(1600?—1649)也认为,评定爱情不应该以与性有关的伦理规范为基础,而应该以爱情本身内在的美德为基础,即以恋爱者相互间的忠诚和爱情关系的持久性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