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2011年度中国最佳奇幻小说集[平装]
  • 共4个商家     19.00元~21.32
  • 作者:潘海天(作者),夏笳(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1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008513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阿豚、骑桶人主编的《2011年度中国最佳奇幻小说集》是一本呈献给奇幻文学爱好者一道丰盛的年度大餐。本书编者从2011年度《九州幻想》、《飞·奇幻世界》等文学期刊中精选奇幻小说佳作十余篇,三十余万字,辅以主编独到的点评和作者的创作手记,呈献给奇幻文学爱好者一道丰盛的年度大餐。

    目录


    燕垒怪谈(七篇)
    新江湖异闻录·枕间云
    丈外仙音
    青箱词谱之拾翠羽
    头蚊子帝
    八月风灯
    三界
    金陵夜
    桂花茶
    三季一生
    九州·梦火者

    序言

    2011年年初,最世文化旗下刊物《最小说》把之前一个名为“博梦馆”的栏目半独立出来,成为一本随刊赠送的小册子,命名为《最幻想》。我以为这是最世文化开始向幻想小说市场进军的号角,而最世文化旗下作者自由鸟亦曾在新浪微博上发私信给我,说对幻想小说颇感兴趣,今后还会就此问题与我切磋。然而直到我写这篇序的现在(2011年11月26日),这本随刊赠送的小册子,竟然仍然也还只是一本随刊赠送的小册子而已——他们大约已经“随刊赠送”了有十期;而自由鸟的与我就幻想小说相互切磋的愿望,亦未能实现,很快就没有了下文。
    《最幻想》的半难产状态,或许与最世文化始终没有聚集起有足够号召力的幻想小说作者群有关,毕竟他们之前一直在做的是青春文学。但以最世文化的影响力,要号召几个大牌的作者加盟《最幻想》,也绝非难事,比如笛安的《文艺风象》和《文艺风赏》,就拉来阿来、史铁生等人助阵,后来又有韩松、飞氘等科幻作者客串,杂志很快成型并走向稳定。所以我以为《最幻想》的随刊赠送了整年的命运,或许与最世文化对幻想市场的不看好有关。他们不愿为此投人太多的精力和成本,宁愿只以原有的旗下作者为主体,保持《最幻想》的随刊赠送的地位以等待更好的时机,如果一直没能看到起色,索性就放弃,让它成为一个永远的赠品。
    然而另~方面,江南的《龙族》却在2011年的中学生阅读市场上呼风唤雨,并使江南以版税收入790万的成绩,一跃成为2011年作家富豪榜的第六名。这样的辉煌,即便在江南以《九州·缥缈录》和《上海堡垒》成为奇幻和科幻文学市场宠儿的时候,也没能达到。
    《龙族》是于2009年开始在《漫客·小说绘》上连载的,其整体架构模仿“哈利·波特”系列,叙述风格接近日本的轻小说。江南的这个长篇,非常明显也非常明确的,是以15岁左右的青少年为目标读者,主人公的年龄、身份、性格、思维方式等等,都很容易让90后甚至00后产生代人感,而里面充斥的各种豪车和各种名牌,使这本小说在二三线城市有更强的吸引力(这种在小说中大量使用名牌的策略也是郭敬明惯用的)。所有这些特征都符合知音集团发行渠道的定位(以二三线城市中学附近的报刊亭为主),因此这部小说在推出后立即取得可以说是辉煌的成绩,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九州志》作为江南创办的以“九州”小说为主体的MOoK,也随着江南一起,成为知音旗下一员。知音集团对这本MOOK的发行,不可谓不尽心尽力,据说在2011年年底,虽然已经过了发行的高峰期,但《知音》杂志渠道发出去的《九州志》仍高达每期5万册。这样的数字,在奇幻市场低迷的今天,是会让很多人羡慕甚至嫉妒的。但《九州志》的销量却一直不理想,无论是老牌的作者萧如瑟,还是新晋的作者苏梨叶,或是最近由武侠改写奇幻,以长篇《震旦》加盟《九州志》的凤歌,都不能使这本MooK的销量有所改观。而最具号召力的作者江南,其在《九州志》上连载的长篇《商博良》又因为江南的稿债太多,而只能断断续续地刊载,无法对杂志起到支撑作用。据说2012年的《九州志》又要再一次改版,加厚加价,并改成双月刊。杂志的改版类似于赌博,改得好或能有所得,改得不好则往往一败涂地。这一次《九州志》的豪赌,究竟能不能成功,我拭目以待。
    《九州志》的“兄弟”MOOK《九州幻想》,陷入低潮期已经有数年之久了。这几年来,虽然偶有亮点,比如“城市毁灭”“母系氏族”几个策划的推行,但总体上却是在向下走。这与这本M00K的出刊不定期和发行太过保守有关,但MOOK本身的质量不够稳定却是最主要的原因;再加上这两年来奇幻读者和作者的流失,奇幻文学市场缩小,自然就更显得举步维艰了。与《九州志》不谋而合的是《九州幻想》也在2011年年终非常低调地开始了改版,同样是加厚加价,但同时仍保持一月一刊。而在内容上,《九州幻想》的改变亦已开始:“九州”的小说又成为重点,连载和科幻小说成为每期必备的内容;在栏目上亦有改变,增加了一些新栏目;非“九州”的策划,2012年将继续20¨年已推出的“平民英雄”的策划。同时,《九州幻想》团队又推出以城市白领为目标读者的全新MOOK《九州全民幻想》,首期以“僵尸”为主题,再加上《九州世界》网络游戏的同步推进,2012年的《九州幻想》,相信应该会开始向上走。
    MOOK和杂志市场上,2011年最大的亮点,应该是磨铁的《超好看》的创刊。与之前的奇幻文学MOOK和杂志,比如《九州志》《九州幻想》《今古传奇·奇幻》和《飞·奇幻世界》等等不同,这本新创刊的杂志并不仅仅以中学生和大学生为主要的目标读者。从他们所刊发的小说的风格以及杂志的装帧风格上看,这本杂志是试图把城市男性白领以及蓝领读者也拉进来的。再加上磨铁强大的宣传和发行能力以及“千字千元”稿费的号召力,使《超好看》甫一创刊,即横扫市场。据我的估算,《超好看》首期发行量至少达15万册,而销量则在10万册以上。但之后改刊即因刊号的影响而推迟了出刊时间,再加上其他因素的影响,第二期的销量已不能与第一期相提并论了。
    其他的MOOK和杂志,《阿飞幻想》在出了四期以后已是半停刊状态,据最新消息说老板苏学军已经不得不放弃;《玄武纪》出了数期之后,受各种因素影响,其中包括《知音》集团在发行渠道上的打压,亦已停办;《飞·奇幻世界》在经历了前几年一系列的变动之后,新鲜血液补充不足,执行主编一直悬而未定(目前是挂在《科幻世界》杂志主编姚海军名下),创新动力亦不足,但凭借《科幻世界》杂志本身的发行渠道和编辑实力,这本杂志存活下去至少目前看来还不成问题。最让人感到震惊的是《今古传奇·奇幻》的休刊,这本以中学生读者为主要读者群的奇幻杂志,发行量最高时据说可以达到10万册以上,却竟然在几年之后沦落到必须休刊的地步,之前虽然也曾几度改版以改变颓势,但都未能起到明显的作用;反倒是《男生女生·月末版》,以中学女学生为目标读者群,在达到8万册的峰值之后,虽然销量有所下降,但因为小说类型的明确和小说质量的稳定,始终在奇幻杂志市场据有一席之地。
    这本选集中的作品,受编者能力、视野和时间所限,大部分仍然只能在2010年10月到2011年10月间的幻想小说杂志和MOOK中选取。因为奇幻文学市场逐渐向中学生倾斜,所以这两年来选集是越来越难做了,不是因为小说不够多,奇幻小说本身的量并没有减少,甚至可能还增加了,但是能够收入选集的小说,我以为却是越来越少。网络上的小说,多以超长篇为主,即便偶有亮点,也难以收入年选;而有些短篇,虽然质量上佳,却又因为题材原因,编者不得不忍痛放弃。作为一本为成年人编选的以中短篇小说为主的奇幻小说选集主编,编选工作确实是越来越困难了,但幸运的是总有一些作者在坚持创作完全属于自己的小说,而不是跟着市场的潮流不断改变自己的写作风格和题材。这本选集若能成为这些不太受市场关注,但风格却独特,质量也上佳,在本类型内能有所突破的小说的一个小小的展示平台,我愿已足!

    文摘

    燕垒怪谈(七篇)
    燕垒生
    导语
    多年来,一直有少数几位幻想作家写志怪类的短篇集,如醍醐的《醍醐堂记》、本少爷的《江湖异闻录》等,皆受好评。燕垒生的《燕垒怪谈》2010年方动笔,在《九州幻想》连载了一年,读者也很喜欢。
    作者白亚在2010年与我互通邮件聊创作,摘录一封如下:
    毋庸置疑,从先秦一路往下,《山海经》、唐传奇、宋话本、明清志怪小说,皆依托其史代,在文学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笔。自1840年近代史开始以来,中国日陷于纷乱,群雄并起逐鹿,理-应有繁多异人、异兽、异象、异闻、异言出没海内,值得在方志或小说中留下一笔。然而在官修地方志上,却没有关于此类奇人异士的一个字。他们的命运就像与他同时代的无数小人物一样,被写在了时代洪流的水面上,消失不见。另一方面,稗史倒是在路边摊盗版杂志上大书特书,却不见有系统地或是严肃地记述整理。我们缺少一个蒲松龄式的“异史氏日”,正如我们缺少一个司马迁式的“太史公日”。我想《鬼吹灯》之所以火爆,大概就是因为它钻了这样一个同时结合近代史和幻想的空子。不少纯文学小说也可偶见以幻想为底、书写近现代史实的例子,《九州幻想》在这方面也已经略有积累。我看《蛙之歌》《林春红》《面人麻生》《我的外公是雷神》《滴漏》甚至《中国式青春》和《蚁生》皆属此类优秀作品,但未成系统,所以应当专门开辟一个近现代史幻志类栏目,刊登以清末、北洋政权时期、国民政府时期、解放战争、大跃进、上山下乡、“文化大革命’’及改革开放初期为背景的幻想小说。
    另一方面,可以考虑在《天启都市报》上开辟一个异闻录式的栏目,以条目的方式刊登读者提供的幻想类异闻,可以用新闻的方式,也可以用改编为文言文的方式,以飨读者(及作者)。个人看法。
    恰逢燕垒生累积“怪谈”数十篇,自此而起,新的一系列异史氏文章出世,无华藻充斥眼球,唯朴实之故事,颇有三分警世意味。
    (阿豚)
    蛇道人
    田于源,江西人,生活在清代乾嘉年间,有《青苔夕照堂笔记》传世,其中多记怪异之事。早年田于源曾入某巨公宦邸当幕客。所谓幕客,就是师爷。他素有狂生之目,因为屡试不第,对科举失去信心,加上性好游山玩水,因此常常告假外出,到处去走走。
    有一次,田于源听说山里有一块秦朝的李斯小篆碑,便想去.拓个本子回来。人山后找了半天,结果没找到,天却晚了。正在着急,见前面山坳里有灯光透出,便上前求宿。到了近前,发现是个道观,观里有个中年道士。虽然僻处深山,但这道士谈吐清雅不俗,诗词歌赋皆通,让田于源深为折服。两人清谈良久,田于源腹中饥饿,道士便下厨去做了一碗面给他吃。面也是寻常的面,里面放了一段段的鸡脖子,汤很清,一尝之下,竟是鲜美异常。他大为惊奇,便问那道士也没养鸡,哪来这么多鸡脖子,道士只是笑而不答。正说着,外面突然起了一阵大风,屋中虽然关着窗,但烛火也一下变暗。田于源只道是要变天了,谁知那道士却说有仇家来了,要田于源在屋里等着不要动,他走了出去。一会儿,只听那道士说:“既然你来了,本来要当场见个高下,但今天我有佳客登门,改到明天吧。”他觉得好奇,不知这个清雅的道士居然也会有仇家,大着胆子从窗隙里一看,却见那道士站在院中,面前却不是人,而是一条巨蛇。这蛇形状相当古怪,身体只有四五尺长,而宽倒有两尺许,简直是方的,上半身抬起来看着那道士。昕那道士说了这话,这条蛇的头点了点,便从院中消失了。等道士回来,田于源再忍不住,一直追问,道士才说,自己这一宗是专门养蛇的,田于源吃的那碗面中其实不是鸡脖子,而是蛇段。现代由于粤菜大行,吃蛇不算骇人听闻,当初却是让人胆寒的事。日本人发明的味精刚进人中国时,乡间见这种粉末能让清水变鸡汤,就以讹传讹地说这是蛇骨粉做的,所以这么鲜。田于源开始也有点恶心,但回昧起来,蛇段竟是异样的鲜美,便问那道士养蛇做什么。道士就说,他是专门豢养蛇类的,主要是取胆卖给药铺,而且还有一手绝活,就是制蛇黄。蛇黄是蛇体内的结石,是种极其珍贵的中药,道士养蛇取胆取黄,赚了钱后再用来施舍给乡间贫民,田于源听了肃然起敬。也正因为养蛇杀蛇,方才引来的便是蛇王,蛇王子孙被道士杀了不少,要来斗法复仇。听得道士有难,田于源便要明天与道士一同去,一是帮忙,二来也是这等斗法的情形平生难得一见,实在想见识一下。道士开始很为难,后来才点了点头说也好,因为蛇王深具灵性,不会伤及无辜,而自己也生死未卜,一旦斗法失败,便要田于源给自己收尸。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