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红楼十五章[平装]
  • 共1个商家     29.00元~29.00
  • 作者:李劼(作者)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330018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在这个流行伪知识和本本主义的时代,《红楼十五章》是一本罕见的由一个真正的学者写就的有思想创造力,真知灼见并且充满激情的著作。
    著名旅美思想文化学者、文艺批评家李劫,不落窠门,别开生面,全新解密《红楼梦》真相。首次披露民国时期名家手绘原版人物图谱一百多幅,林黛玉的爱情期待·薛宝钗的生存策略·老祖宗的牌桌阴影·大观园的女人世界·贾宝玉的死亡准备。
    对以往历史的颠覆,标志着一种人文精神的崛起。与《三国演义》和《门外汉通鉴》讲述的权术历史不同。李劼对《红楼梦》的讲解,让中国两千年的封建史有了人性的面目。

    媒体推荐

    在这个流行伪知识和本本主义的时代,这是一本罕见的由一个真正的学者写就的有思想创造力、真知灼见并且充满激情的著作。
      ——于坚
    李劫对《红楼梦》有很深的缘分,有较高的哲学美学素养,熟知现代文化,而他恰恰又是红学“圈外人”,这就使他有可能对《红楼梦》研究做点有趣的事情。
      ——余秋雨

    作者简介

    李劼,本名陆伟民,毕业于华东师大中文系并在该系执教多年,现旅居美国。当代思想文化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国内外重要报刊上发表文艺评沦,出版多部文艺专著,对当时的先锋文学思潮影响卓著。九十年代转入思想文化研究,率先提出并身体力行地致力于当代人文精神的重建,著有五卷本《李劼思想文化文集》《中国八十年代文学备忘录》等专著和多部小说、散文。

    目录

    自序/5
    绪论 文化灵魂和历史命运/13
    第一章 贵族精神和审美定位/29
    第二章 总体结构及其存在论意味/49
    第三章 叙述阅读:自然无为的太极章法/67
    第四章 诗词曲赋的隐喻意味和叙事功能/85
    第五章 名词的垂直联想和回目的对比设计/117
    第六章 人物造型的核心布局/135
    第七章 贾宝玉的死亡准备/157
    第八章 林黛玉的爱情期待/173
    第九章 薛宝钗的生存策略/191
    第十章 补天者的意兴阑珊/213
    第十一章 老祖宗的牌桌阴影/239
    第十二章 大观园内的女儿世界/259
    第十三章 大观园外的男人世界/299
    第十四章 深度空间和意象建筑/331
    第十五章 文化皈依和美学革命/357
    后记/401

    后记

    写完这部书稿,好比在天空完成了一次飞翔;回到地面,整个文化景象已经惨不忍睹,以致令人不得不提出救亡的口号,尽管这也许不是人为的努力可以挽救的没落。
    能够完成此著在我有一种幸运感,因为我总觉得仿佛天境如此。从l8岁开始读《红楼梦》至今,整整20年。记得整个阅读真正变得清澈见底,是在身陷囹圄的日子里。而且很有意思的是,同时又以同样的清晰可辨将《存在与时间》通读了两遍。大约三年之后,我才突然发现这两本经典之间的天然联系。而这种发现构成了本著的缘起。
    现在回想起来,整个写作过程的自然程度令我自己都感到吃惊。刚刚动笔时,仅仅基于《红楼梦》和《存在与时间》的文化对称性。而且第一次走进课堂给学生讲述本著时,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我只是怀着一种自信,只要站到讲台上就会有话可讲。果然,第一课我就讲出了灵梦情的三维结构。接下去的过程是,讲完第一课就会有第二课向我走来;写完第一章,第二章就跟着浮现。我以先讲后写的方法,每堂课后收几本学生的笔记,以助我回忆自己所讲内容。遗憾的是,一个学期讲完后,书稿只写到第十章。余下的几章是在暑假里完成的。老天是如此的助我,在最炎热的酷暑中,连降大雨,将气温遏止在我刚好能够保持写作的程度。全书25万字,500页的稿子写了500张,而且写到第500张的时候,我发现该说的全都说完了。
    毋庸置疑,本著涉及的大量观点有待于进一步的深化和展开。有些地方甚至犹如蜻蜒点水,一掠而过。但我想这种不完满也许正是本著的特点之一。且不说《红楼梦》的阐述本身是否能完满,即便有这种可能性我也不愿意独自把话说尽。因为重要的是,我完成了一个总体构架,哪怕这个构架仅具指向意味。在此,我可以告慰学术前辈王国维先生的在天之灵,他在《红楼梦》阐述上的努力业已获得大大的推进。
    在整个阐释过程中,我深感曹雪芹当年的孤独。我敢说在他活着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真正理解他。即便《红楼梦》问世这几百年来,真正理解者又能有几个?如此宣称并非我为此感到骄傲,而是出自一种无以言说的悲凉。假如我现在的处境不是和当年作者的境况相去无几,那么也许我至今面对《红楼梦》都无从说起。当然,我也无意于在此作一篇陋室铭绘境言志,我能说的只是,从当年陈景润的六平方米到我今天的九平方米,历史只不过前进了三个平方。

    文摘

    插图:





    在此,我想提醒人们注意的是,眼泪和情爱乃是大观园世界的两个基本构成元素。高贵的灵魂经过太虚幻境的过渡后洒落到人间的是一汪泪水和一片情意,并且按其各自的阴阳本性诉诸泪水形象林黛玉和情种形象贾宝玉。痴公子说出的是“满纸荒唐言”,泪小姐兑现的是“一把辛酸泪”。一阴一阳,构成大观园世界的基本的人文景观。而所谓存在之于死亡的恐惧也就在眼泪汪汪的情爱中展现出来;眼泪是恐惧死亡的象征,情爱是灵魂存在的现身。爱得越深,哭得越多;灵魂越自觉,眼泪越汹涌。所谓泪尽之时,也即魂逝之日。林黛玉一死,贾宝玉便除了撒手飞逝,别无他念。这与其说是一场爱情悲剧,不如说是一次眼泪和情爱在尘世间的高峰体验。一路走,一路唱;一路爱,一路哭。爱的是各自的灵魂,诗意盎然的存在;哭的是死亡的命运,过去的历史和无望的未来。在此,死亡被诉诸无尽的流水,情爱被诉诸缤纷的落花。而流水和落花则又是大观园中与贾宝玉林黛玉的人文景观相对应的两个基本的自然景观。
    曾有人将大观园中那条清澈的溪水比作高洁的象征,并且以女儿是水做的骨肉为依据。我想这仅仅在将大观园比作水做的世界对照于大观园之外的那个泥做的世界的意义上成立,但就大观园本身而论,流水却与死亡相关。即便就水之于女儿的象征意味而言,所谓红颜薄命,也蕴含着死亡的信息。当年孔子面对溪水尚且叹息“逝者如斯夫”,更何况无情地流经这个落英缤纷的大观园的流水。正因如此,贾宝玉才不忍心将落花撒入流水;也正因如此,林黛玉才荷锄葬花,而不是投花于水。这种葬花不是世人心目中所艳羡的优雅情调,而是面对流水这一死亡形象的恐惧。“无尽头,何处有香丘?”于是“一掊净土掩风流”。青冢之于死者是归宿,是家的终极代偿,但之于活人却是一种宽慰,一个美好的愿望,祝愿死者永世长存。因此葬花既是对花的悲悼,又是对死的抵抗,尽管这种抵抗是如此的娇弱无力,但它毕竟体现了葬花者对花的执著,或者说对情爱的矢志不移,因为落花乃是情爱的象征。
    《红楼梦》中有大量的折花、送花、咏花乃至葬花的细节和有关这些细节的详尽描述。比如一个编柳折花的细节,可以引发一场啖莺叱燕的战争,一个送宫花的契机,竟会附带一出闺房戏凤的调侃;而大观园内的一次次诗社吟咏,更是对花的一遍遍唱赞;至于林黛玉那首著名的《葬花辞》,一句“花谢花飞飞满天”,便道尽大观园内满世界落英缤纷的情调和氛围;如果从花的象征性上读解,那就是情满天下的景象。这种以花喻情、咏花抒情的隐喻性叙述,将灵魂在大观园世界的现身形象铺展得栩栩如生,沁人心脾,而且乐而不淫,哀而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