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风律[平装]
  • 共3个商家     12.20元~13.00
  • 作者:+空+(作者),Sataisho(作者)
  • 出版社:山东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93444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风律》原创轻小说人气作者+空+脚本原著,无间搭档Sataisho小说改编,神秘离奇的搭档关系隐藏于《风律》之中。
    这个世界的颜色是蓝色以及黄色。蓝色是海与洋,附着在星球的全部表面;黄色是悬浮的大陆,是人们居住的土壤。处于它们之间的没有颜色的介质,则是风。
    寻获风的定律的精彩旅途……
    清一是风,是不易被人看见的,却能掀起狂澜的风。他是一度被抛弃而后再度遭到放逐的皇子,也是能够操纵风的御风使者;谧音是风,是懒散而拒绝被控的风。他在决定与清一共同踏上漫长旅程时,心情不过如风一般随势而起;墨非是风,是清一与谧音试图寻找捕捉却X难以轻易如愿的风。当来自并且去往不同方向的风同时汇聚在同地,蓝色波澜以及黄色尘埃便被掀起……

    作者简介

    +空+,+空+脚本,喜欢雨、雪、夜晚、普蓝色。短篇小说主要刊登于《漫友》、《映色》,长篇小说《幸福的店,不幸福的店》获得第三届金龙奖的脚本铜奖,也在美国文学杂志《American Letters & Commentary》上发表过一篇英文短篇小说。此外也爱好设计与艺术创作。
    Sataisho,小说改写,爱好动漫、视觉系,无fu不欢的和/谐女子,对于【哔——】类物质有着蓬勃的爱好,讨厌的东西是打雷。特技是吃三十个饺子,最近的愿望是工作之外还能保有体力积极投入同人本的洪流中……

    目录

    第一章 不被祝福的少年不被神所赐福的鬼之少年
    第二章 白发骑士从悠远大陆翩然而至的白发骑士
    第三章 虚假的归宿冰冷的场所是虚假的归宿
    第四章 圣风众的使者带着神风的手信去寻找新的使者
    第五章 意外的邂逅意外邂逅的神秘人与旧识的红发海盗
    第六章 奇怪的美少女娇柔有时是非常有杀伤力的武器
    第七章 彼此的隐瞒隐瞒的是未成句的灰色回忆
    第八章 血蚀病踏上寻找解药的旅途
    第九章 神兽的悲鸣坠落在历史尘埃中的最后神兽
    第十章 初雪大雪漫没了意识的河堤
    最终章 真实之镜镜子里折射的是真实的残像

    文摘

    版权页:



    1
    是风。是神风。
    “……母亲,我会死掉吗?”
    从久远的亘古吹向万里之外的未来,不作一秒停留,席卷千年以来无人驻足的恩泽之地。
    从脚边的土壤吹向遥不可及的彼方,不遗一寸土地,却依然熄不灭安然沉湎的恩泽之火。
    是风。是神风。
    是关于那足以改变世界的唯一一枚火种的传说。生生世世,代代相传。
    “……母亲,他们说我的身体里没有风。所以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注定日渐衰弱直至死亡。”
    “母亲。我是被风的神明嫌弃了么?”
    少年的声音有些干涩,仿佛是未能串起的珠子,一字一句从喉咙里硬生生地挤了出来,锁着话语的珠子逐个散落一地,敲打在深色的水泥石板上,在简陋又充满霉味的狭小空间里迸出巨大的回响。
    母亲停下了手中的针线,用疲惫不堪的笑容望着蜷缩在墙角的少年:“不,清一。你不会死。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与你的血液相容的赐风之血。你才是神最宠爱的孩子。”
    黑发的少年有些吃力地侧过头,透着幽光的红色瞳孔里渗出丝丝微凉的寒意,身体一个轻靠,年久失修的木板墙随之发出吱吱咯咯即将濒死似的垂死挣扎,和屋里的一切相同,发黑的木板向外弥漫着一股名为绝望的腐败味。
    少年弯起左手的指节,在木板上扣出意味不明的声响。
    笃笃,笃,笃笃。
    沉闷而笨重。
    在无聊排遣的伪装下,预兆正安静地悄然绽裂,指尖敲击的刹那,它们被逐个释放。
    哗——哗——
    来自屋外的声音使少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是风。
    少年有些出神地细细聆听这宛如密语的风声,于是,僵硬的脸庞稍稍被抹上一层柔和的神情。
    他缓缓合上眼,沉入了一个漫长的梦境。
    那里是一望无际的世界的彼端。
    天空是用水色的蓝所染成的一张无边的画布,明亮的色彩似乎没有干透,迟滞地渗进薄薄的白色云絮,两者的轮廓像是被手指轻轻晕开,有些分不清各自模糊的边缘。大地被一袭绿得扎眼的草原毫无缝隙地覆盖住,有如厚重的毛毯恰到好处地平铺其上,一直悠远地延伸至视线所不能触及的未知的领域。
    天与地的交界清晰可辩地被划出一道柔软的弧线,但又浑然天成地交织于一起。这里的一切都连接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
    忽然是什么令人心悸的声音呼啸而至,仿佛异世界的来者匆忙地打破天地的连接,从缺口处汹涌澎湃地席卷而来,如海啸般吞没了所到之处的每一粒尘埃,挤散了云絮,割裂了草原,夹杂着世界所有的幸与不幸,在天与地之间势不可挡地向前奔腾。这里没有它的容身之所,因为它不需要任何的容身之所。
    是风。是神风。
    不可违又无可违的神风,坚守着时与空诞生之前和名字未知的谁立下的誓约。
    直到下一次的相遇。
    (“所以,清一,你要相信风。”)
    2
    这颗星球为湛蓝的海洋所包裹。
    星球的土核在这连成一体的涌动表皮下安然地隐藏起来,有时遥望深不可测的大海甚至怀疑一直所赖以生存的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水球罢了。而人们真正生活延续的地方则是悬于这之上被成为神风之陆的一块块孤立的土地上,它们像是被陨石击溅出的残骸以不同的形状、姿态零星地洒落在云层或上或下的某个空间,仿若有无法看见却结实无比的长线垂挂自天际,将每片土地牢牢拴住。每个国家占据一块神风之陆,彼此之接阻隔着如深渊般难以逾越的空气,抑或将这些不同民族隔开的,其实是人们内心被美称为诸如风俗或是宗教的固执与偏见。
    而不那么幸运的清一所在的名为沨的国家的民众,适宜他们的形容词有:落后、混乱、愚蠢,以及被当事人们认定为褒义词的,虔诚。
    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沨之国的,清一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此时的清一背着母亲站在生活了多年的家门口,他最后一次仔细地打量着这间摇摇欲坠的小木屋,许久才带上门把。门板如同叹息般地发出意味深长的吱嘎声,最终被“嘭”得合上,门台前的尘土被惊起薄薄的一层,在空中慌乱地飞舞一阵后又小心翼翼地归于原位。
    清一默念着,在这里的一切都结束了。
    “清一!”远处传来了稚嫩的声音驱散了死气沉沉的气氛。
    有些意外地看到真绪一路小跑过来,有些破烂的麻布松垮垮地垂在肩头,反倒是些可爱,脏兮兮的面颊镶着不属于这里的澄澈双眼,是不沾染任何污垢的宝物。就连头顶的阳光也更偏爱这个有着蓬松短发的孩子,镀上金粉的柔软,暖意的笑容习惯性地浮现。
    “清一,你要和阿姨一起离开王都吗?”真绪拉着清一的衣角,微撅的小嘴钩出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清一侧下脑袋,笑意中漾出一色黯淡,原想说将永远地离开这里,可是被扯住衣角的瞬间却感到不舍的枝芽轻触心间。
    “谢谢你,真绪。你是唯一来送我的人。”温柔的声音,平静的口气,极力掩饰着回忆淌过的痕迹。
    “去那么远的地方不会有事吧?”
    清一依旧是淡淡地笑,“差不多该走了。”
    不再留恋,背过身,虽然不知道眼前没有终点的路会通向哪里,但不想困在这里了,即使是伤感也要装作毫不在意,否则自己一定会被那个快要哭的脸拴住不前。
    “清一,一定要小心啊!”
    是风送来身后担忧的叮咛,衣角处所留有的脏脏的手印像脉络般传来温暖的感觉,保存着唯一真实的温度。
    ——放心吧,我会没事的。
    心中默念残留长久的音韵,反复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