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国家公诉[平装]
  • 共2个商家     23.40元~24.00
  • 作者:周梅森(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7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2737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周梅森反腐经典:国家公诉》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周梅森,一九五六年出生,江苏徐州人,当过矿工、文学编辑,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专业作家。出版有《周梅森文集》、《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及《黑坟》、《沉沦的土地》等中长篇小说七十三种:改编并参与制作长篇电视连续剧《人间正道》、《中国制造》、《绝对权力》、《至高利益》、《我主沉浮》、《国家公诉》、《我本英雄》等十余种;多次获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中国电视飞天奖、金鹰奖;其代表作中篇小说《军歌》获第四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目录

    第一章 大火骤起
    第二章 案情追溯
    第三章 泰山压顶
    第四章 是人是鬼?
    第五章 重大突破 
    第六章 诡秘的举报者
    第七章 挺住,你没有退路
    第八章 生存还是死亡?
    第九章 零点拘捕
    第十章 惊心动魄三小时
    第十一章 黑名单 
    第十二章 沉重的职责
    第十三章 法庭上的较量 
    第十四章 水涨船高
    第十五章 果然有好戏
    第十六章 现在轮到了你
    第十七章 国家公诉

    文摘

    第一章 大火骤起
    1
    二00一年八月十三日,长山那把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叶子菁正在市人大主任陈汉 杰家汇报工作。不是她想去汇报,是陈汉杰要找她通通情况。叶子菁记得,自己是吃过晚饭 后去的陈家,时间大约是晚上七点多钟,天刚黑下来,古林路5号院里竹影摇曳,一片迷离。叶子菁于摇曳的竹影中,踏着卵石小径走向小楼时,正见着陈汉杰在楼下客厅的大书案旁 磨墨。进得门来,便嗅到了一缕淡淡的墨香气。
    陈汉杰见叶子菁到了,仍没离开书案,和叶子菁寒暄了几句,就铺展宣纸,操练起 了书法。是岳飞的《满江红》,陈汉杰时常最爱操练的诗文之一,叶子菁在许多场合见识过 。当时,那场巨大的灾难还没降临,叶子菁心情挺不错,便站在一旁欣赏着,和陈汉杰开起 了玩笑:“老书记,这么多年了,您还是壮怀激烈啊?”
    陈汉杰自嘲说:“啥壮怀激烈?子菁啊,我现在是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喽!”
    叶子菁笑道:“看您说的,您老现在德高望重啊!哎,传我来有什么指示?”
    陈汉杰边写边说:“我哪来那么多指示?就是请你来通通气!”
    当时气氛挺宽松,陈汉杰的语气也很随便,然而,通的气却意味深长。
    陈汉杰先说起了上访专业户崔百万的事:“子菁啊,崔百万现在到我们人大信访办 ‘上班’了,前几天还拦了我的车,要人大出面干预他的破产诉讼案。崔百万可是长恭同志 当市 长时树起的致富典型啊,案子又是法院判的,我们人大怎么好干预啊?总不能让崔百万到省 城找长恭同志吧?长恭同志现在可是常务副省长了!子菁,你们检察院得在法律监督上多做 点工作啊,看看法院判的是不是有道理呢?”
    叶子菁禁不住一阵头皮发麻,马上想到:面前这位老领导该不是要出他以前的搭档 王长恭的洋相吧?陈汉杰做市委书记时,和市长王长恭面和心不和,叶子菁是知道的。据说 当年提名她做检察长,王长恭还在常委会上婉转地抵制过,陈汉杰没买账。在长山许多干部 群众眼里,她是陈汉杰线上的人。不过,天理良心,在此之前,陈汉杰从没对她说过多少工 作之外的话,更谈不上什么感情笼络,这位老领导给她的印象是:老成持重,公允平和。除 了重要的干部人事安排,一般不坚持什么。王长恭正好相反,风风火火,闯劲十足,是公认 的有气魄的开拓型干部。市长强书记弱,在他们那届班子是个不争的事实。也正因为如此, 王长恭破格提上去了,进了省委常委班子,做了常务副省长。据说陈汉杰心里是不大服气的 。
    崔百万的事叶子菁也知道,报纸电视上曾经猛炒过一阵子。崔百万靠养狐狸闯出了 一条致富之路,住上了价值上百万的大别墅,引起了王长恭的注意。王长恭就出面抓了这 个 典型,向省里汇报后,邀了一帮欠发达地区的县长、县委书记到崔百万的狐狸养殖场开现场 会。贷款也是王长恭亲自批的,要市农行特事特办,市农行也就特事特办了。嗣后,长山地 区的狐狸多得成了灾,价格一落千丈,崔百万破产也在情理之中了。市农行到法院起诉追 债,法院查封崔百万的财产其实都很正常。
    叶子菁觉得陈汉杰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做王长恭的文章,气量太小了嘛!嘴上却也 不好多说,更不敢劝,只道自己一定抽时间亲自过问一下,还开玩笑说了句:“老书记,您 跟崔百万说,让他别烦您了,以后就到我们检察院信访室‘上班’吧!”
    陈汉杰的风格是点到为止。崔百万的事不说了,把《满江红》写完,漫不经心地磨 着墨,又说起了另一桩案子:“还有矿区公安分局收赃车的事,也举报到我们人大来了。子 菁,我可和你说清楚:这不是匿名信啊,全是有名有姓的,好几封哩,我都批转给你们检察 院了。你检察长大人看到了没有啊?有什么说法呀?”
    叶子菁赔着小心说:“我们已经向公安机关发出立案通知书了。”说罢,又补充了 一句,“收购赃物罪不在我们检察院管辖范围,应该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陈汉杰在书案上铺展着纸,不无讥讽地说:“好嘛,啊?让他们自纠自查!”
    叶子菁听出了陈汉杰的不满,解释说:“老书记,您的批示我们很重视,我也向矿 区检察院布置了:虽然由公安机关立案查处,但我们一定监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