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念楼学短:之乎者也[平装]
  • 共1个商家     15.70元~15.70
  • 作者:钟叔河(作者)
  • 出版社:湖南美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63198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念楼学短:之乎者也》是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太祖问朱雀之门何须着之字)普对曰,语助,太祖笑曰:之乎者也助得甚事。
      ——高文虎

    目录

    宋人小说类编
    之乎者也(高文虎·朱雀之门)
    敢言的戏子(张仲文·不油里面)
    不如狮子(张师正·员外郎)
    拍马屁(张师正·愿早就木)
    县太爷写字(陈宾·东坡书扇)
    皇帝的风格(陈晦·九里松牌)
    独乐园(俞文豹·只相公不要钱)
    朝云(费衮·肚皮不合时宜)
    黑暗时代(孙宗鉴·必日呜呼)
    傍人门户(苏轼·争闲气)

    老学庵笔记【陆游】
    一副八百枚(大傩面具)
    不为人知(墓志增字)
    刺秦桧(不了事汉)
    炒栗子(李和儿)
    蔑视痛苦(鲁直在宜州)
    名字偏旁(时相忍忮)
    泥娃娃(鐪州田氏)
    放火三天(田登忌讳)
    地下黑社会(无忧洞)
    口头语(外后日)

    南村辍耕录【陶宗仪】
    棒打不散(朝仪
    学者从政(征聘)
    大国的体面(使交趾)
    正室夫人(司马善谏)
    “有气味”(病洁)

    菽园杂记【陆容】
    儿子岂敢(王侍郎)
    “凡是派”(御制大全)
    自称老臣(危素)
    染发(白发白须)
    画圣像(传写御容)
    乌桕树(桕)

    古今谈概【冯梦龙】
    心中无妓(两程夫子)
    大袖子(盛天下苍生)
    不怕杀头(仕途之险)
    那两年靠谁(吴蠢子)
    人之将死(此酒不堪相劝)
    广东新语(屈大望)
    水流鹅(淘鹅)
    狗与奴才(番狗)
    瑶人美食(竹解)
    何必引韩诗(龙虾)
    金色的丝(天蚕)
    香分公母(丁香)
    夺香花(瑞香)
    草木之名(步惊)
    广阳杂记(刘献廷)
    洪太夫人(洪承畴母)
    谢客启事(参马士英)
    抬轿子(舆夫)
    小西门(天下绝佳处)
    春来早(长沙物候)
    看衡山(南岳)
    瑰丽的雪(雪景之奇)
    鸡公坡(门联)
    孤独的夜(舟泊昭陵)
    采茶歌(十五国章法)
    “双飞燕”(汉阳渡船)

    巢林笔谈【龚炜】
    悲哀的调子(笛音)
    中秋有感(绝无佳景)
    自作孽(名利两穷)
    江上阻风(佳景如画)
    黄连树下(琴声)
    悼亡妻(壬午除夕)
    微山湖上(大块文章)
    惜华年(清明闲步)
    暑中悬想(绿天深处)
    画中游(置身画图中)

    子不语【袁枚】
    虫吃人(炮打蝗虫)
    死不松手(僵尸执元宝)
    千佛洞(肃州万佛崖)
    大榕树(楚雄奇树)
    卖祖宗像(偷画)
    ……
    阅微草堂笔记【纪昀】
    扬州画舫录【李斗】
    两般秋雨庵随笔【梁绍壬】
    春在堂随笔【俞樾】

    序言

    “学其短”十年中先后发表于北京、南宁和上海三地报刊时,都写有小序,此次略加修改,仍依原有次序,作为本书各册的序言。要说的话,历经三次都已说完,自己认为也说得十分清楚了。
    三次在报刊上发表时,专栏的名称都是“学其短”。这次却将书名叫做“念楼学短”。因为“学其短”学的是古人的文章,不过几十百把个字一篇,而“念楼读”和“念楼曰”却是我自己的文字,是我对古人文章的“读”法,然后再借题“日”上几句,只能给想看的人看看,文责自负,不能让古人替我负责。
    关于念楼,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最后一句是这样说的:
    “楼名也别无深意,因为——念楼者,即廿楼,亦即二十楼也。”
    二千零二年六月四日。
    以上是《念楼学短》二千零二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初版序言的第四节 。所说先后发表于北京、南宁和上海三地报刊的小序,此次已作为“序一”、“序二”和“序三”,分别放在第一、第二和第三分册的前面了。
    《念楼学短》五百三十篇都是独立的,分为五个分册只是为了阅读的方便。反正古人和我的文章和思想都在书里,只能请读者自己去看,无须多加序说。但愿别将它仅仅看作古文选本或“古文今译”才好,这一点倒是必须在这里特别申明的。
    二千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文摘

    插图:



    敢言的戏子
    【念楼读】 韩伲胄自恃拥立宁宗有功,掌握了朝廷大权,到嘉泰末年封平原郡王以后,更是独断专行,作威作福,国事都由他说了算,丝毫不由大内(皇宫里面)作主。许多人对此不以为然,却敢怒而不敢言。
    有次宫中宴会演戏,演丑角的戏子王公瑾倒是讲出了一句谁也不敢讲的话:
    “如今的事,就像伞贩子卖的伞,是不油(由)里面的啊。”
    【念楼日】 不记得是一九七三年还是一九七四年,反正是反帝反修批林批孔搞得天昏地暗的时候,我和z君正以现行反革命犯身份在劳改队服刑。其时社会上鸦雀无声,人们都敢怒不敢言,劳改犯人更不敢乱说乱动,“天天读”却雷打不动,天天照读。有天读一篇关于“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的文章,大讲霍查的好话。z君被指定读报,读到口干舌燥时允许他起身喝口水,他站起来后,不经心似的吐出一句:
    “我是不喜欢霍查的。”全组为之愕然,z君却不慌不忙端起杯子继续说道:
    “所以我只喝白开水。”
    举国敢怒不敢言时,戏子利用插科打诨的机会敢言一两句,有时也可以收到和“不喜欢霍查(喝茶)”同样的效果。二千年前有优孟,八百年前有王公瑾,如今恐怕就只有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