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市长前身[平装]
  • 共1个商家     19.40元~19.40
  • 作者:刘德明(作者)
  •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206540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市长前身》领略一场官场升迁的残酷战争;他的成功比奥巴马更具借鉴价值!
    《市长前身》没有背景,就打造强势背景,没有关系,就谋划扎实关系,踩着镇党委书记、副县长、县长的肩膀青云直上,借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长之势所向披靡!

    名人推荐

    一、
    《市长全身》是一部比较客观的基层干部奋斗史,文中的主人公萧如峰写得血肉丰满,刻划得非常成功。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得到了群众的热烈拥戴,成功担任了乡党委书记。可是却冷落了妻子梅映雪,得知妻子红杏出墙后,他恼羞成怒,产生一种报复心理,与三陪女孙玫发生了关系。之后帮助孙玫就业、上学,同时,他与陈小璐的关系却又非常微妙。理解梅映雪之后,他却又克制自己。在他的身上有侠骨,也有柔肠,有刚毅,也有谋略。他也会利用人们的情绪,也会利用关系,也有欲念冲动。在他的身上有优点,也有不足,而不是高大全。可以说,这种刻划是非常真实的。
    二、
    《市长前身》这部小说的魅力除了萧如峰本身之外,就是来自于三个女性。梅映雪、陈小璐、孙玫三位知识女性,一个是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一个是乡镇女干部,一个是三陪女。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都围绕着萧如峰,都与萧如峰密切相关。那么,萧如峰与他们之间将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纠葛呢?一个是妻子,一个是情人,还一个是什么?因为她们,萧如峰在仕途上又会经历一些什么样的波折?
    三、
    《市长前身》的社会意义是无可估量的。我看过很多小说,但这样正面的积极地对一个三陪女进行描写的还是第一次看到。孙玫因为生活所迫,在娱乐场所做了三陪女。但是,在她的身上,我们却看到了她“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可贵品质。在最底层,在过着屈辱生活的时候,她也没有自甘堕落,没有放弃自己崇高的人生目标。而是一心想着要考上大学,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正是因为这样,孙玫不仅赢得了“情敌”陈小璐的敬佩,而且赢得了大学老师谢歌菲的关心和帮助。也赢得了我们这些读者的同情和敬佩。

    媒体推荐

    这是一部反映乡镇干部在基层奋斗的著作,也是一部基层官员农村工作镜头的浓缩。从作品的内容来看,作者对县乡工作、对农业、农村、农民都有着相当的了解,萧如峰从一名县政府办的普通秘书,到最后成功担任副市长。在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广东农村基层干部的影子,也看到了农村基层干部在改革大潮中的艰辛与困惑,看到了他们为之所作出的牺牲。可以说,凡是身在官场或者将要进入官场的人,读了这部小说,都会受到多方面的启发。
    ——新浪读书
    《市长前身》是一部非常值得广大党员干部一读的好书。仅从处理矛盾纠纷这个角度来说,小说就为我们提供了化解集体矛盾和纠纷的成功典范,可以说是一部处理矛盾纠纷,处理好干群关系的教科书。在当前矛盾纠纷比较突出的情况下,萧如峰在成功处理宗族派系械斗中采取的措施和针对群众自身特点处理拆迁问题都非常具有借鉴意义,也很具典型性。
    ——天涯论坛

    作者简介

    刘德明,笔名南溪子,现就职于某机关,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400多篇,计50余万字。出版有长篇小说《保护伞》。

    目录

    第一章 破格提拔
    第二章 如花美眷
    第三章 千钧一发
    第四章 阴谋算计
    第五章 失足成恨
    第六章 遭受排挤
    第七章 集体上访
    第八章 婚姻破裂
    第九章 欲说还休
    第十章 悔恨来迟
    第十一章 爱情如火
    第十二章 招商奇功
    第十三章 春风得意
    第十四章 险避阴招
    第十五章 暗箭难防
    第十六章 憾成永诀
    第十七章 祸兮福倚
    第十八章 旗鼓相当
    第十九章 再渡险关
    第二十章 改革先锋

    文摘

    第一章 破格提拔

    绿源县政府办公室干部萧如峰正在整理材料的时候,宁小涛过来给他道贺:“如峰,祝贺你!今天中午请客吧,这天气真冷,要不你请我们几个吃火锅?”
    “你说什么啊?有什么事值得我请客的?”萧如峰虽然知道可能是自己提拔的事情,但不好明着问,只好装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你马上要被提拔了。就是前几天推荐的人选,你得的票数最多。”宁小涛神秘地说,“刚才,我在组织部干部科听说的,后天就开始考察了。”
    对于萧如峰的提拔,既在人们的意料之中,也在人们的意料之外。因为在县政府办公室,提拔一个副科级秘书是件很容易的事。这些年来,从政府办走出去的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县直部门的局长、副局长也有不少。
    很多年轻人都在这里工作一两年后就能提升为副科级或者正科。任一个法制办主任、外事侨务办副主任、体改委副主任什么的,没有职位时,就任一个副科级秘书。然后,找准一个机会出去,担任镇长、局长职务。
    从工作上来说,政府办是一个很锻炼人的地方。从农业到工业,从交通到建设,再到教育和卫生,各个行业各个领域的工作都要涉及。甚至连平时人们心里并没有多少认识的气象行业在这里也要涉及。一个秘书,首先要做的就是对主管领导所分管的行业有一定了解,尽可能多掌握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哪怕是一个外行,也要在短时间内成为一个“内行”。所以,凡是在政府办工作过一段时间的人,只要是自己肯钻研,大多对各行各业的工作有着相当的了解。
    经济工作是重中之重,一个乡镇的领导如果不懂经济工作,可能他开展工作就有相当的困难。想要把工作做好,困难就更大了。因此,领导都喜欢派懂经济懂业务的人去乡镇任职。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经常跟着县里的领导,工作生活中比一般的人接触领导要多得多,领导对身边的人了解得也越多,提拔的机会也就越多。当然,领导越了解,对那些作风懒散、不求上进、作风飘浮的人来说并不一定是好事,领导知根知底,是不会把这样的人放下去担任领导职务的。
    当然,在办公室内部。萧如峰这次提拔,也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其中也是经过了一点点曲折。
    县里每一次提拔干部,在单位内部职位允许的情况下,有时得考虑到平衡关系。也就是照顾到单位与单位之间的均衡,保持一个较大范围的相对的公平。比如说,县委办提拔了三个人,政府办也得提拔三个人;人大提两个,政协也得提两个;纪委提一个,组织部也要提一个。怕的是挫伤单位的积极性,再说,人家单位提了两个,你单位只提一个,领导会觉得自己丢了面子,说话不管用。如果人家单位提了干部,你这个单位没提,下属无形中会感到自己单位没有威信,工作积极性受到损伤。
    每次提拔干部,一些领导就很注重各个单位的情况,生怕自己单位吃了亏。可是这样,又有点像比赛打乒乓球那样,打淘汰赛。得看分组的实力而定,如果两个最强的对手碰到一起,可能实际第二名的第一轮就被淘汰了。甲单位最优秀的,可能在乙单位只能算一般,可是他在甲单位却提拔了,比他更优秀的人在乙单位可能还得不到提拔。所以,平衡了单位,往往就没有平衡个人;平衡了个人,就不可能平衡单位,始终无法做到绝对公平。
    按照惯例,政府办主要是根据进来的年限。先来的先提,后来的后提,论资排辈。能选到政府办来的,大都比较优秀,能力上差别也不是太大。为了让大家都有一个平衡的心态,干脆按着顺序来。
    有一部分人因此在工作上也养成了一种习惯,不出错不争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们知道,争先也没用。没有轮到你面前,你工作干得再好也没用。到了你的份上,你干得再差也不会对你怎么的,机会照样给你。
    几任办公室主任都想打破这种局面,改革一些做法,但最后怕出意见,都没有付诸行动。如果按照进入政府办的时间顺序,萧如峰就最少还得等两年,因为排在他前面的还有四个人。
    这次政府办只有一个提拔的名额,办公室李厚明主任突然决定实行改革。
    他向县长朱哲作了请示:“朱县长,这次政府办公室提拔干部的方式我想来个改革,打破那种论资排辈的局面。提高大家的工作积极性。”
    “厚明,早就该改改了。现在有的同志工作上缺乏激情,没有动力,没有压力,坐在那里等靠要。这样下去,会影响整个办公室的工作。你打算怎么改?”
    “我想把这个提拔名额拿出来,全体办公室工作人员一起民主推荐。推到哪个是哪个,谁也没有话说。”
    “行,就照你说的方法去办。你跟几位副县长也通下气吧。”
    “好的。”
    李厚明召开了一个政府办全体工作人员会议,“这次,我们要改革一下以往提拔干部的方法,实行民主推荐。一会儿我们就开始实行投票。”
    整个政府办26号人一起投票,每人发一张纸条。认为谁最优秀谁在这次可以提拔就写谁的名字,每张纸条限定只能写一个。
    投票结果当场公布,萧如峰得票最多。于是,政府办在上报预备人选时把萧如峰的名字报了上去,机会意外地落在了萧如峰的头上。
    几天后,县委考察组就来对萧如峰进行考察了。
    看到果真是这样做了,前面进来的几个人不高兴了。比萧如峰早两年进来的刘泽文首先找到主任李厚明,“李主任,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不按照过去的规矩来,是不是为了提拔萧如峰有意这么搞的?”
    “不是,是论资排辈的做法太陈旧,已经不能提高大家的工作积极性了。这样做的目的是充分发扬民主,听听大家的意见,把决定权交给大家。提拔萧如峰是大多数人的意见,这是当场就唱票了的。你应该认这个账,虽然你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和萧如峰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刘泽文气愤地说,“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按资历提拔,按说这次怎么也轮到我了。为什么到了我面前就不按资历了?你这不是有意整我吗?你们领导,想要整谁总会拿出一个理由来。”
    李厚明听了这话,有点生气,“泽文,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我也只有一票,这是最民主的决定了。现在,你不仅不好好反省自己,反而来指责我。我再问你,即使不搞民主推荐,四个人当中又一定会是你么?跟你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人吧?我觉得你真的该好好想想大家不推荐你的原因了。”
    “反省不反省是我自己的事。”刘泽文重重的把门关上,走了。
    刘泽文又找到县长朱哲,“朱县长,李厚明借提拔干部搞个人意志,想尽办法有意整我们。”
    朱哲早就知道刘泽文在工作上并不很好,惰性比较重。老是到基层要这要那,在干部中反映不是很好。
    “泽文,李主任在事前请示了我,这个方案也是经过了我同意的。在当前这种情况下,这种民主提拔干部的方式势在必行。我相信你今后会更出色,得到大家的推荐。”
    刘泽文并不答应。“朱县长,我就不理解,为什么李主任非要在我提拔的时候就来个改革?”
    朱哲本想安慰一下刘泽文,听了他的话,只好说,“泽文,请你自己认真想一想,凭良心说话,你跟萧如峰两个人,在工作上哪个更优秀?”
    刘泽文说,“萧如峰。”
    “既然这样,你就不必说什么了,他比你优秀,那就提他。干部工作又不是请客吃饭,还讲什么人情?你以为按进来的年限提拔就公平?那也不公平,能力上没有分别嘛,大家都按顺序来,那工作还有什么干头?大家都靠在那里等就是了。不错,办公室这次是搞了变革,今后,我们县政府办公室在提拔干部上都得用这种方式,再不许搞论资排辈了。”
    刘泽文怏怏地回到了办公室。
    裴志海与刘泽文同一年进入政府办公室,如果论资排辈,这次他也是候选人之一,但是搞民主推荐,他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泽文,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朱县长说,这是经过他同意的。志海,你说还有什么办法没有?”
    “那就没办法了。算了,泽文,我们争取下一次吧。”
    “也只好这样了,只是我把李主任也得罪了。”
    “那不要紧,李主任是个不记仇的人,他不会往心里去的。你放心好了。”
    社会上有一些传闻,说现在的干部提拔如何如何,又是说那个人工作能力很差被提到哪个重要岗位上,又是说谁谁一个二百五式的人物当了个局长。其实,这种“阿斗式”人物任职的现象在一些并不重要的部门和岗位也许存在,但在一些重要岗位上却很少。
    道理非常简单,一个乡镇的书记、镇长和一个部门的一把手。在县里是举足轻重的,人员没选好,就等于在找领导自己的麻烦。税收任务完成不了,农民收入上不去,干部教师的工资不能及时到位。今天这里上访,明天那里告状,这边为了祖坟的事宗族之间打架,那边为了山林问题村与村之间又起纠纷,把县里的领导弄得像救火队员一样,心烦意乱。从小处说,这样会连当官的好心情也没有了。从大处说,这是在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开玩笑,只要有理想有抱负想干出点成绩的人,又有哪个领导会开这样的玩笑呢。这就好像是学校选班主任一样,校长是慎重的,一定要选负责任有能力有经验的人去担任。班主任没选好,班级乱了。学校领导就要多操心多费心,学校的整体工作就上不去,成绩就得不到提高。一个班级尚且如此,一个乡镇、一个部门就更不用说了。
    当然,照顾性的提拔也有,比如说有的同志在领导身边工作时间长了,因为能力原因,一直没有得到提拔。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他却依旧原地踏步。最后,领导考虑这个人也快退了,往往会给个副科或者正科的待遇享受。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一些大的部门工作,平衡来平衡去,单位的人都提拔了,只剩下极少数能力差一点的。最后也会提拔到一个岗位,不过,肯定不是要害部门的岗位去。
    萧如峰成了这些年来县政府办提拔起来的最年轻的副科级秘书。在山南农业大学的时候,萧如峰就拿到了硕士学位。勤快、谦虚、好学,接受能力强,是他最大的特点。在县政府办,谁都喜欢这个年轻人。
    年后分工时,分管农业的文经传副县长点名要萧如峰跟他这条线。
    “厚明,今年让如峰跟我吧。”
    “这个……”李厚明犹豫了一下,“文县长,说真的,好几位领导都打过招呼了呢。”李厚明觉得有点为难。
    “厚明,这个我不管,我年纪也大了。老头子一个,马上就要退到二线。老头子摆摆资格,如果是朱县长要他,那我没说的;别的副县长,我可就不让了。”
    “文县长,我尽量吧。”
    结果李厚明找到另外两位副县长一个个解释了之后,萧如峰才跟了文副县长。
    不到一个月,文副县就对萧如峰大加赞赏。在各个场合夸赞萧如峰,“如峰这年轻人真是不错,将来一定会很有前途的。”
    有一次还在组织部长马克文面前夸他。
    “老马,这个年轻人真是优秀,勤快、谦虚、好学,接受能力强。安排一项工作,马上就能落实到位,并且落实得比一般人好,有办法,点子多。不错,真的不错。”
    “文县长,你这叫做强将手下无弱兵。如峰的名字,我多次听人提起过。是不错,年轻,有能力。”
    “呵呵,老马,那以后可得重点培养培养。”
    俗话说,“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这两个条件萧如峰都具备了,加上工作十分出色。提拔不到半年,县委组织部就把他当做优秀的后备干部重点培养。
    转眼,就到九月份,一年的工作又过去了大半。
    一天下乡,文副县长在车上对萧如峰说,“如峰,有机会去乡镇锻炼锻炼。你还年轻,现在也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了。原来又跟过分管工业的任副县长,现在跟着我对农业上的工作也多少有了清楚的了解。工业和农业是我们乡镇的两大主要工作,你在工作上也可以算是个行家。不过,在县政府办毕竟只是纸上谈兵,到了乡镇可就是真刀真枪地干了。”
    “谢谢您的关心!我听从组织的安排,如果能去乡镇工作,我一定努力干好。”
    “那就看机会吧,你这样的人才不到乡镇去锻炼,实在是可惜了。有机会我会尽力推荐你下去,我先找时间与马克文部长沟通沟通。”
    说起来好像随随便便,但萧如峰知道,文副县长其实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也许再过不久就要动干部了。
    果然,十二月一过,刚刚进入元月份,萧如峰就被下派到自己的老家绿水镇担任镇党委副书记职务。从级别上来说,政府办的副科级秘书下派到镇里担任副书记,并没有提拔,同样是副科级。但是,严格来说,这也是得到重用,乡镇党委副书记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位子。在乡镇副科级领导中是最重要的位置,是许多副乡镇长、乡镇党委委员梦寐以求的职位。要想担任乡镇长、乡镇党委书记,必须要经过副书记这个职位。也就是说,在乡镇担任了副书记,一般情况下,下一步就是担任乡镇长。过去,还有极少数人从党委副书记直接担任乡镇党委书记的职务。
    “如峰,你这次下去,是作为我们政府办最有希望的干部苗子下去的。”李厚明在找萧如峰谈话时对他说,“下到镇里之后,一定要好好工作,尽快得到大家的认可。”
    “李主任,谢谢您的关心!我一定好好干。”
    “我相信你。其实大家都相信你的,认为你肯定会有发展前途。”
    “能得到大家的信任,我真的很荣幸。”萧如峰知道,李厚明并没有说半句假话,办公室的人一直非常信任萧如峰。对他的前途大家也非常看好。
    报到那天,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马克文、县政府副县长文经传亲自送他到绿水镇,这种阵势是前所未有的。
    县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送副科级职位的人就职到任,一般只安排一名正科级领导去送,通常是组织部副部长出任这一角色。有时实在安排不来,也会安排县委其他部门一把手前往。只有新任命的正科级主要负责人才安排副县级领导到新的单位上任。
    在车上,文经传告诉了萧如峰一件事情,“如峰,绿水的班子情况稍微有点复杂,这个你原来也知道一点点吧。”
    “文县长,我知道一点点。”
    “党委书记贾景辉与副书记区洋,还有副镇长凌步新几个人基本上是一个小团体。镇长刘群与贺君龙他们几个人基本上又是一个小团体。县委之所以派你到那儿去,就是希望你的到任能打破这种局面。所以,你得有个思想准备,工作不一定会很好做。”
    “文县长,我觉得只要我不偏不倚,一心为了工作,他们也不会怎么样的。”
    “一不小心,你就处在夹缝当中,两边不是人。另外,贾景辉这次本来向县委要求的是凌步新担任副书记,但是县委没有同意。”
    “我明白了,文县长,谢谢您的提醒!”
    一会儿,文副县长又说,“如峰,还有一点,我得提醒你。贾景辉跟我们市里的蔡子清副市长关系很不一般,所以他感觉底板硬。你别看他表面上一副笑脸,实际上一般人是不太买账的。镇长刘群原来是我们罗子明副书记的老部下,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所以底气也很足。正因为这样,所以两人暗中一直较着劲。”
    对于这一点,萧如峰并不是很清楚,尤其是贾景辉与蔡子清副市长的关系。他过去一点也不知道,“原来是这样。”
    “如峰,组织上把你放到绿水,是看重你的能力,对你寄予厚望啊。可是,我却有点为你担心,你一直待在机关。对乡镇工作没有经验,又处在这样一个环境当中,怕是难于应付啊!”
    “文县长,我尽力而为吧,实在不行,说明我的能力有问题。连一点这样的局面也应对不了,说明成不了大事的,到时候也没什么可怨的了。”
    “你不要小看这个问题,其实最难处理的就是这个。过去在其他地方也有过这种情况,有的人坚持原则,后来却成为两派的眼中钉。有些人拿原则做交易,在两头中间和稀泥,最后却落得个两不讨好的下场。组织上也批评他没有原则。所以凡事得遇时而动,随机行事,如果你把这个问题处理好了,以后到哪里都没有问题。”
    “我想我还是坚持不偏不倚,灵活处理这个大的方向吧。”
    “我相信你。其实今天马部长和我两个人送你的目的,就是增加你的影响力。”
    萧如峰没有想到马克文和文经传考虑得这样周到,心里不由得十分感动,“如峰十分感谢您和马部长的关心和支持!”
    萧如峰只是一名乡镇党委副书记,一个副科级领导上任。送的时候却来了两名副县级领导,一个县委常委,一个副县长,这不由得不使人刮目相看。
    到了绿水镇政府,萧如峰他们还没下车,办公室主任陈小璐就跑了过来。她正要帮助开车门时,大家都已经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了。陈小璐走过来赶紧跟大家热情地打招呼。
    “马部长,您好!”
    “文县长,您好!”
    “小陈,你也好啊!”文副县长笑呵呵地说。
    “萧秘书,您好!”
    马克文笑道,“陈主任,现在他不再是萧秘书,是你们这里的萧副书记了。”马克文在公众场合总是正职副职分得很清楚,从不乱说职务。是一把手他就说这是某某书记、某某局长,是副职他就说这是某某副书记、某某副局长,把人的职位说得很分明,绝不像一般人那样含糊地把副字去掉。
    “陈主任,你好!”萧如峰过去也认识陈小璐,下乡时经常打交道。不知为什么,今天看到陈小璐时,忽然觉得心里动了一下,觉得有点特别。
    萧如峰还没来得及思索这种特别是什么时,镇党委书记贾景辉、镇长刘群也出来了。
    “马部长、文县长,欢迎两位领导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景辉,我们把如峰同志送来给你当助手。”马克文说。
    “欢迎,欢迎如峰同志到我们绿水镇来。只是,我们绿水的条件比较艰苦啊。”贾景辉紧紧握着萧如峰的手。
    大家簇拥着进了乡政府的接待室。
    先是马克文部长介绍了一下萧如峰,说了几句典型的官话,“如峰同志原来在县政府办担任副科级秘书,工作做得很好,反映相当不错,是个有水平有能力能吃苦的干部,相信如峰同志到了绿水之后,在景辉、刘群同志的带领下,通过大家的支持。在新的岗位上能够努力工作,做出好的成绩。希望大家多支持他、帮助他,大家一起同舟共济,齐心协力把绿水的工作做好。”
    接着文副县长也说了几句类似的话语。
    “如峰跟了我一年时间,说实在的。从我个人感情上来说,我是舍不得他的。有他在我身边,我的工作轻松多了。很多事情不用我操什么心,他都会帮我弄好。但是,为了他的前途,也为了我们的事业,我们还是把他放到基层、放到一线加强锻炼。我想,有景辉和刘群等同志的支持和帮助,如峰会很快适应在乡镇的工作和生活,也会很快进入角色的。我更相信大家在这里会团结共事,精诚协作。”
    最后,是镇党委书记贾景辉表示欢迎,“请两位领导放心,我与如峰同志也早就认识。如峰同志的到来,给我们绿水又增加了希望。工作中我们又多了一员骁将,今后我们一定会愉快共事的。我和刘群镇长一定跟大家团结务实、奋力拼搏,把绿水的工作做得更加扎实,使绿水的群众更加富裕。绝不会让马部长、文县长失望。”
    中午,绿水镇安排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为萧如峰接风,贾景辉、刘群、党委副书记区洋以及几位党委班子成员和办公室主任陈小璐都在作陪。
    贾景辉说,“我们热烈欢迎萧如峰书记这样的青年才俊来镇里任职,感谢马部长和文县长对我们绿水镇干部的关心,这也是对我们绿水镇的重视啊!两位领导亲自前来,足见对我们如峰书记的关心,也足见我们如峰书记的确是出类拔萃的杰出人才啊。”
    马克文部长赶紧打住,“景辉,你这话只对一半。本来前几天我就计划好今天来看看你和刘镇长还有其他干部的。恰好今天如峰前来报到,你看,我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既来看你,又来送他。要说人情的话,你、刘群、区洋还有他们,八个人,一人一份,这边可是占了八分之七。你刚才这话,我的人情就只剩下如峰这八分之一了。这样吧,我奖你一杯酒,就当是对你刚才所说的话的奖赏。”
    “马部长,原来你是来看我们啊。我不知道,该罚,该罚。”贾景辉端起酒杯一饮而净。
    马克文的话说得贾景辉他们几个人心里暖洋洋的,组织部长就是组织部长,明明特意来送萧如峰,却又把一份人情说成了八份,不仅滴水不漏,而且皆大欢喜。
    “景辉,好酒量。”
    “呵,马部长的奖赏不要说一杯,就是十杯,我贾景辉也要喝的。”
    “不过虽说只有八分之一的人情,但如峰这个小伙子还是很不错的。过去他虽不在我们组织部工作,但部里的同志却经常提到他。说他有水平、有能力、年轻好学、肯钻研,很优秀,相信在你这个班长带领下,如峰会成长得更快。”
    “马部长,我还全指望着他来帮我呢。”贾景辉哈哈一笑。
    文副县长端起了杯子,“今天我是沾了马部长和如峰的光。本来,我是下午动身去梨树坪镇。后来听说如峰今天到任,于是,提前了半天动身。如峰跟了我一年,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工作能力强,聪明而又不失厚道,是个可靠的人才。景辉,我先敬你们几位,请你们今后多帮助如峰,如峰的成长可全靠你们几位了。”
    文经传的话多了份关心,带有很浓的私人色彩。有些话好像是一位家长送孩子到单位时说的话一样。
    “文县长,您就放心吧。”贾景辉伸手拍拍萧如峰的肩膀,以示两个人非常亲近。
    两位县领导都把特意来送萧如峰的目的掩藏到了后面,把一个特例说成了顺水人情。本来按照安排是组织部的鲁副部长送萧如峰到绿水。来的时候马克文说,“绿水萧如峰那里你不用去了,刚好我到那里有个事,顺便我送一下他,省得你为此特意跑一趟。”
    “如峰兄弟,你到绿水来,我非常高兴啊,早就听说你在工作上是一把好手,为人又好,你来了,我们绿水镇党委可就如虎添翼了。来,我们单独喝了这杯。”贾景辉说完看了马克文和文经传两人一眼,“两位领导,今天是如峰来上任,我就先从如峰兄弟这里开始了。”
    贾景辉开口就是如峰兄弟,让人感觉到非常亲热。
    镇长刘群听了,心里的感受却很不同,他知道,贾景辉这种态度,是表面上套近乎,意在拉拢萧如峰。心里盘算着,找个时间把贾景辉的底子揭穿。
    接着,镇长刘群、副书记区洋和其他几位镇里的领导举杯敬酒,一桌人兴高采烈。
    刘群很高兴,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希望新到来的人是个非常得力的人,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这样也许自己就可以与贾景辉抗衡了。特别是看到马克文部长和文经传副县长同时送萧如峰到任时。他感觉,如果与萧如峰的关系搞好的话,那么,自己这边的实力并不亚于贾景辉那边。
    绿水镇的班子在萧如峰到达之前,基本上是贾景辉一掌遮天下、集党政大权于一身。党委副书记区洋、副镇长凌步新是紧跟贾景辉后面的两个人。镇里的很多事情基本上都是他们三个人做主。刘群与副镇长贺君龙,浦尚农几个人对此意见很大。
    刘群虽然是一镇之长,但很多时候就是履行一个签字的义务。政府这边的很多事情,贾景辉他们决定下来,刘群签字落实。他多年前就一直想改变这种状况,只可惜孤掌难鸣,贺君龙、浦尚农虽然想帮他,但是能力有限。刘群一个人夹在这中间,走也不是、去也不是,在公众场合还闹不得、气不得。
    现在好了,萧如峰来了,这种一边倒的格局从此将要改变。
    刘群一脸的笑容,“如峰书记,欢迎你加入我们绿水的干部队伍中来!今后,我们就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你是县里来的,站的层次高,还请你多多支持和指教啊!”
    “哪里?刘镇长在绿水工作多年,很多方面还要请你多帮助和指点。”
    “来,如峰,干了这杯酒。”刘群端起杯子跟萧如峰手中的杯子碰了一下。
    贾景辉看到刘群在跟萧如峰喝酒,就知道刘群打的是什么算盘。他心里暗暗笑了笑,笑刘群不知道自己的斤两。“萧如峰这么聪明的人,能跟着你刘群到一边去么?要跟也会跟我到一边的。”
    贾景辉的眼神尽被萧如峰看在眼里,萧如峰看了看贾景辉和区洋,举起杯子,“来,来,贾书记,区书记,我们大家一起来吧。以后在这里全仰仗各位关照了。”
    刘群顺势把杯子跟贾景辉、区洋碰了碰,“对,对,互相关照,来,喝酒,喝酒。”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党委副书记区洋在酒桌上最勉强,典型的那种皮笑肉不笑。从萧如峰和两位县领导下车的那一刻起,区洋就感受到了一种空前的压力。区洋与萧如峰过去也熟悉,知道这个人在政府办的时候,大家都说他能力强,县里的一些领导都把他看做是干部苗子,是个有前途的干部。
    区洋暗自思忖,我虽然排位在萧如峰之前,但是,这个排位没有什么明显优势。
    听到萧如峰叫大家一起喝酒,区洋赶紧拿起杯子,“萧老弟,你学问高,能力强,区洋今后在工作中还得请你多指点啊!”
    萧如峰赶紧说:“区洋大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你对绿水的情况了如指掌,今后还得请你多指点我才是啊。”
    区洋听了萧如峰这句话,脸上的笑容灿烂了些。
    办公室主任陈小璐一直没有说话,忙里忙外,帮助大家倒酒、续茶水。看各位领导都敬过了酒,她才端起一杯开水,在桌子上转了一圈,表示了一下敬酒的意思。然后,文文静静地坐在那儿,边吃边看着桌子上的人。发现谁开始敬酒了,马上就拿起酒瓶帮助加酒;看谁碗里的饭快吃完了,就赶紧过去帮着盛饭。
    别看贾景辉笑容满面、非常热情,其实他是最不高兴的。
    本来,这个空缺的党委副书记位子,贾景辉早有人选。镇里有一个叫做凌步新的干部,是贾景辉的一个远房表弟,已任了两届副镇长。不久前,贾景辉为这事也找过马克文,说要就地把凌步新重用,让他担任党委副书记的职务。
    马克文说,“组织上已经有安排了,并且是个优秀人选。肯定会是一个得力助手,对你的做工作一定会有很大帮助。”
    听了这话,贾景辉知道,领导心中不仅有了人选,而且对这个人选还非常满意。
    “那,凌步新的事呢?”
    “这个同志反映不是很好,恐怕还得放一放,估计暂时不会动他。”
    对自己的表弟是个什么样的人,贾景辉再清楚不过了。听到马克文这样说,贾景辉不好再说什么,但是他仍然不想放弃。于是,又找到县委书记丁中,“丁书记,您看,我们镇里空缺的那个副书记的位子是不是就在我们镇里的副科级领导干部中产生?”
    丁中听出了贾景辉想提拔自己合适的人选,但是,并不先表态,而问道,“景辉,你觉得有合适的人选吗?”
    “有,凌步新就不错,他已经干了两届副镇长了。”
    “景辉,你别看我一年没几次到你镇里,对你的干部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凌步新这个同志反映不是很好,群众反映他一天到晚就知道玩麻将,下乡到村里也就吃吃喝喝。群众当中关于他的传闻还有不少呢,依我看,给你们派一个得了,补充点新鲜血液,对工作更有利。”
    “可是,这样的话,也许镇里干部的积极性会受到挫伤。”
    丁中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景辉,你这个观点可就不对了。正是因为从干部的积极性出发、从事业出发,我们才要正确使用干部。提拔一个不适合的干部,可能会使一大批能干、干事的干部的积极性受到损伤,可能使干事者动歪脑筋,走别的路子。干部工作可不是一项可拿来做人情的工作,原则性很强,为什么不在你们绿水产生?就是因为你们目前没有合适的人选。这就是对那些想得到重用而没有被重用的干部的一个警示:要想得到组织重用,就必须好好工作。”
    贾景辉知道,丁中的这些话已经说得很重,等于是在批评自己了。
    “是,丁书记,今后我一定在干部作风建设上下工夫,好好抓一抓。对凌步新我也会加强教育。”
    丁中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下,“这才对嘛。你要知道,用好了一个干部,可以带动一片,影响一群;用坏一个干部,也一样动摇一片,影响一群。那是完全相反的两个影响,所以任用干部不能马虎的,乡镇干部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人都是一个重要角色,都分管了一块,稍有不慎,就可能出大事。就会影响一方的工作。”
    “对,丁书记,我接受您的批评教育。”
    “景辉,这个凌步新,目前还不宜重用。你回去一定要对他加强教育,你告诉他,如果像目前这样下去。不仅难以得到提拔重用,就是目前这个副镇长职务,有一天也会保不住的,群众在选举的时候会不认同他啊!”
    “好,我回去一定会加强对他的教育。”
    贾景辉没有想到,在丁中那里不仅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被批评了一顿;心里感到很生气。
    回到镇里,贾景辉就把凌步新找来狠狠地骂了一顿。
    “你看看你,怎么这么不争气?连县委丁书记都知道你只会一天到晚玩麻将,群众反映大。你让我怎么重用你嘛?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平时多下去走走,多跑跑村里,跟群众接触,多办点实事。可你呢?充耳不闻。”
    “表哥,其实我玩得也不是很多,那些吃了没事的人反映我,是有意针对你来的。他们哪个不知道我是你表弟呀?到领导面前告我黑状,不就是给你难堪吗?”
    “你还别说,你要不存在这些毛病,别人能给我难堪吗?你怎么这样不争气呢。”
    贾景辉的话不仅没有起到教育作用,凌步新反而生起气来。他觉得根本不是自己的问题,是贾景辉在县里没地位、没面子。
    “什么不争气,你爱提不提。算了?自己没本事,一个副书记职位还得别人来做,现在还怪起我来了。你没看人家镇里,用的干部全是自己内部提的,不就是党委书记在县里威信高,说话有用吗?”
    “你——”贾景辉气得要命,“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
    “不管就不管,反正你也重用不了我。”
    两个人不欢而散。
    贾景辉对凌步新的话非常在意,是不是真的自己在县里威信太低了,说话没有用呢?好几天时间,贾景辉都在想着凌步新的这几句话。他对这个还没到任的不知名的党委副书记却从此没有了好印象,觉得就是这个人挑战了自己的威信。
    官场上,人与人之间的不和往往不是因为两个人有宿怨,也不是因为两个人有旧仇。可能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见面就必定是得罪了。也可能是两个本来关系较好的人,聚到一起就是必定成不了朋友。比如萧如峰与贾景辉、凌步新,萧如峰在政府办公室工作的时候,大家见面都非常好、非常客气,关系也不错。可以说,几个人与萧如峰都是老朋友,凌步新到县政府办事,有时还会到萧如峰办公室聊上几句。但是,现在不同了,不是因为萧如峰这个人怎么样,而是因为这个位子被萧如峰占了。谁处在这个位子上,谁就得罪了贾景辉;谁得罪了贾景辉,就得罪了凌步新。真可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不过,看到马克文和文经传两个人同时来送萧如峰。贾景辉知道,萧如峰在县领导面前一定有着极好的印象,要不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论起这,就是自己这个正科级镇党委书记,若不是刻意安排,恐怕也办不到。如果萧如峰被刘群争取过去,那么刘群的实力将会增强很多,到时就只怕真的可以与自己抗衡了。
    贾景辉心想,反正事实已经这样了,责怪萧如峰不仅没用,反而会把萧如峰推向刘群这边,使自己凭空增加一个强势的对手。与其这样,不如把萧如峰拉过来,如果能为己所用,刘群就会更加孤立了。所以,他压制住心里的不满,做出一副非常热情的样子。
    凌步新没有参加陪客,贾景辉悄悄走了出来,找到凌步新,“步新,今后一定要好好配合萧如峰的工作,要沉得住气,千万别做傻事。”
    “我不理他,他也别管我。”凌步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看,你看,我说你吧,这样子你让我怎么替你说话?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姓萧的现在是红人,你得罪他不就是得罪领导了?”
    “反正也提拔不了,得罪了又怕什么?”
    “步新,你也别说泄气的话,我会尽力的。先好好配合,到时我再想办法把他弄走,再提你。现在我们不可能让他到刘群那边去吧。万一真跟刘群搞到一块了,跟我们唱对台戏,总不是好事吧?”
    “好吧。”
    “那你进去敬杯酒,给马部长、文副县长加深点印象。”
    吃过午饭,马克文回了县城。
    临走,马部长反复叮嘱,“如峰,你一定在贾景辉的带领下,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好好开展工作,认真当好助手,干出一番成绩来。”
    “马部长,谢谢您的关心!我一定好好干,绝不辜负你的厚望。”
    文经传倒真的是去了梨树坪镇,把萧如峰留在了绿水。
    “如峰,镇里的平台比在政府办的平台更大,好好干吧。我相信你的能力,几年之内就会体现出来的。”
    “文县长,谢谢您的鼓励,我一定努力。”
    第二天,趁着镇里还没有安排什么具体工作,萧如峰回了一趟家。
    对于一个世代务农的家庭来说,家里出了一个父母官,不能不说是件很高兴的事,尤其是又在自己的家乡任职。乡下有句老话:“邻舍做官,大家喜欢。”萧如峰回到绿水担任党委副书记的消息,早就在村子里传开了。见到萧如峰回来,乡亲们都纷纷上门给老俩口道喜。
    “大叔,你家如峰可真是出息了,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书记。”
    “托乡亲们的福啊。”萧如峰的父亲呵呵笑道。
    “哪里,是你们自家的福分呢。只是今后大家要麻烦如峰的地方可有不少啊。”
    “乡里乡亲的,叫什么麻烦?就怕如峰办不到,反把大家的事情耽误了。”萧如峰的父亲毕竟当过几年村支书,把有些话不着痕迹地说在了前头。
    “如峰,今后我们可少不了要麻烦你。”
    “没事,只要我能办的,就一定帮大家办。”
    “萧大哥,如峰这孩子不仅为你们家,也为我们村子争了光。这么年轻就当了副书记,说不定几年后就是个县长了呢?”
    “想不到如峰这孩子这么快就出息了。想当年,我们都还抱过他呢,现在都回来当我们的父母官了。”
    萧如峰的父亲朝大伙笑笑,他并不显得特别高兴,“我都老了,他还不长大?”
    “伯母,你可真有福气!生了个这么有出息的儿子。今后,我们都要托如峰这孩子的福了。”
    “大婶,可别这么说,如峰这孩子可是托了你们大家的福!”萧如峰的母亲自然是乐得合不上嘴,一边笑着和人们说话,一边忙不迭地给来人让坐、端茶、倒水。热情地挽留大家吃饭。
    乡亲们也就是来打个招呼,道声祝贺的,都没有在这吃饭的意思,一会儿,大家就走了。
    “如峰,以后我们真的有些事情要你帮忙的。”
    “没关系,邻邻舍舍的,能帮的我一定帮,大家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好了。”
    客人刚出门,萧如峰的母亲就唠叨开了,“你呀,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也不高兴点。邻舍做官大家喜欢,大家高兴前来说几句好话什么的,你就不能像平时那样多啦呱几句,不了解你的人,听了还以为儿子刚一当官你就开始摆架子了呢?”
    “你妇道人家,懂什么?”父亲重重地抽了一口烟,乜了母亲一眼。在家里从来都是父亲的权威,母亲听了他的话就再也不做声了。
    吃过中饭,父子俩坐在一起说话。
    “爸,今后我可以常回来看您和妈妈了。”
    “是你自己主动要求下来的么?”父亲吸一口烟,慢慢往外吐了出来。当官和做人就讲究个实在。
    “不是,是县里的领导看我年轻,有培养前途,让我下基层锻炼锻炼。”
    “什么培养前途,在机关里干得好好的,下来做什么?”
    “爸,对这些你不理解,像我们这些年轻人。大家都想下基层锻炼的,人家想要这种机会还要不到呢。”
    “我虽没当过什么官,但也当过几十年的村支书,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你们机关里的事,孩子,有些东西不要去勉强的。”
    “爸,我想……”
    “现在镇里的事情,复杂得很哪。计划生育、安全稳定、税收任务哪一样不是压得干部喘不过气来?你别以为我一个种田佬,镇里的事我也知道一点。在机关待得好好的,到镇里来干什么?我们做父母的,不图你当多大的官,只希望你日子过得好,过得安稳。”
    “爸,我还年轻嘛。”
    “映雪会不会到绿水医院来上班啊?”
    “爸,这怎么可能呢。人家都想方设法把家属往城里弄。我不可能把映雪从县医院调到镇医院来的,无论从工作环境、工作条件还是其他的工资福利都相差太大了。再说,现在出来容易,将来要重新回县医院可就难了。我要真那样做了,人家不以为我是吃错了药才怪呢?再说,映雪也不会答应的,她的父母也不会答应。”
    “我和你妈你就不用操心了,有空常回家里看看,多陪陪映雪。你们呀,老大不小了,也该有个孩子了,到时让你妈到城里去帮你们带孩子吧。还有,既然来了,大小也是个领导。可不能像有些干部那样,天天要么麻将、打牌赌博;要么是吃吃喝喝,一天到晚身上都是酒味。手中有多大的权力就为百姓办多大的事,咱们都是农村人,那种忘本的事不能做。不能让人家说,我们老萧家出了个贪官,出了个只会赌博不会干事的官。到时候,你走了,我们老俩口还在这里呢。”
    “爸,您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