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脂砚斋全评石头记(上下)[平装]
  • 共3个商家     78.40元~92.40
  • 作者:曹雪芹(作者)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第1版(2006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0234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脂砚斋全评石头记(上下)》是历史上第一部以"戚序本"为底本,以早期"石头记"抄本为参校本进行校勘,并收八全部脂砚斋批语的八十回本《石头记》,是《红楼梦》的一个新版本,研究《红楼梦》的必备书籍。"戚序本"是依据曹雪芹临终前手稿进行传抄而形成的一种抄本。
      戚序本受到一些有眼光的大家的肯定。
      鲁迅先生《中国小说史略》中所引之《红楼梦》原文,全部采用"戚序本"。
      周汝昌先生说:"戚本精妙,十分清爽。"

    媒体推荐

    书评
    “戚序本”是依据曹雪芹临终前手稿进行传抄而形成的一种抄本。本书是历史上第一部以“戚序本”为底本,以早期“石头记”抄本为参校本进行校勘,并收八全部脂砚斋批语的八十回本《石头记》,是《红楼梦》的一个新版本,研究《红楼梦》的必备书籍。
    戚序本受到一些有眼光的大家的肯定。
    鲁迅先生《中国小说史略》中所引之《红楼梦》原文,全部采用“戚序本”。
    周汝昌先生说:“戚本精妙,十分清爽。”

    作者简介

    曹雪芹,小说家。名霑,字梦阮,号芹圃、芹溪等。著有《红楼梦》(前80回)。

    目录


    校勘说明
    《石头记》序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第三回    托内兄如海酬训教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第十一回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第十二回   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第十四回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第十五回   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第十七回   大观园试才题封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第十八回   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
    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第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第二十五回  魇魔法叔嫂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第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密意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第三 十 回  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第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第三十三回  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第三十九回  村姥姥是信口开河  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第四 十 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第四十一回  贾宝玉品茶栊翠庵  刘姥姥醉卧怡红院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言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馀香
    第四十三回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第四十五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第四十七回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第四十八回  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
    第四十九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第五 十 回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班衣
    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识宝钗小惠全大体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第五十八回  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第五十九回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绛芸轩里召将飞符
    第六 十 回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
    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茵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第六十四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佩
    第六十五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第六十七回  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第六十九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第七 十 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第七十一回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第七十二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社绝宁国府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第七十六回  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第七十七回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危画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第八 十 回  懦弱迎春肠回九曲 娇怯香菱病入膏肓
    附件一 对《石头记》八十回后情节和结局的探讨
    附件二 《石头记》小说背后的隐史

    序言

    《石头记》序 戚蓼生 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矣!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所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
    夫敷华拔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此固有目共赏,姑不具论。
    第观其蕴于心而抒于手也,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① 试一一读而绎之:写闺房则极其雍肃也,而艳冶已满纸矣;状阀阅则极其丰整也,而式微已盈睫矣;写宝玉之淫而痴也,而多情善悟,不减历下琅琊;写黛玉之妒而尖也,而笃爱深怜,不啻桑娥石女。他如摹绘玉钗金屋,刻画芗泽罗襦,靡靡焉几令读者心荡神怡矣,而欲求其一字一句之粗鄙猥亵,不可得也。盖声止一声,手止一手,而淫佚贞静,悲戚欢愉,不啻双管之齐下也。噫!异矣。其殆稗官野史中之盲左、腐迁乎? 然吾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譬之绘事,石有三面,佳处不过一峰;路看两蹊,幽处不逾一树。必得是意,以读是书,乃能得作者微旨。如捉水月,只挹清辉;如雨天花,但闻香气。庶得此书弦外音乎? 乃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不知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作者慧眼婆心,正不必再作转语,而万千领悟,便具无数慈航矣。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② 德清戚蓼生晓堂氏 [注释] ①上述两段文字,《红楼解梦》作者已将其翻译成现代汉语,载于《红楼解梦》第一集第37页,供读者参考。
    ②上述三段文字,《红楼解梦》作者将其作了阐释,载于《红楼解梦》第三集(下)第609~611页.供读者参考。

    文摘

    书摘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回前】撕扇子,是以不知情之物,供娇嗔不知情时之人一笑.所谓“
    情不情”。
    金玉姻缘已定。又写一金麒麟,是间色法也。何颦儿为其所惑?故颦儿
    谓“情情”。
    话说袭人见了自己吐的鲜血在地,也就冷了半截,想着往日常听人说:
    “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总是废人了。”想起此言,不觉将素日
    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眼中不觉滴下泪来。宝玉见他哭了,也不
    觉心酸起来,因问道:“你心里觉的怎么样?”袭人勉强笑道:“好好的,
    觉怎么呢?”宝玉的意思,即刻便要叫人烫黄酒,要山羊血黎洞丸来。袭人
    拉了他的手,笑道:“你[一]这一闹不打紧,闹起[二]多少人来,倒抱怨我
    轻狂。分明人不知道,倒闹的人知道了,你也不好,我也不好。正经明儿你
    打发小子,问问王太医去,弄点子药吃吃就好了。人不知鬼不觉的可不好么
    ?”宝玉听了有理,也只得罢了,向案上斟了茶来,给袭人漱了口。袭人知
    宝玉心内是不安稳的,待要不叫他伏侍,他又必不依;二则定要惊动别[三]
    人,不如由他去罢,因此只在榻上由宝玉去伏侍。一交五更,宝玉也顾不的
    梳洗,忙穿衣出来,将王济仁叫来,亲自确问。王济仁问其原故,是伤损,
    便说了个丸药的名字,怎么服,怎么敷。宝玉记了,回园依方调治,不在话
    下。
    这日正是端阳佳节,蒲艾簪门,虎符系背。午间,王夫人治了酒席,请
    薛家母女等赏午。宝玉见宝钗淡淡的,也不和他说话,自知是昨儿的原故。
    王夫人见宝玉没精打采,也只当是金钏儿昨日之事,他没好意思的,越发不
    理他。黛玉见宝玉懒懒的,只当是他因为得罪了宝钗的原故,心中不悦,形
    容也就懒懒的。凤姐昨日晚间王夫人就告诉了他宝玉、金钏的事,知道王夫
    人不自在,自己如何敢说笑,也就随着王夫人的气色行事,更觉淡淡的。贾
    迎春姊妹见众人无意思,也都无意思了。因此,大家坐了一坐,就散了。
    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他想的也有个道理。他说:“人有聚就有散,
    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
    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故此,人以
    为喜之时,他反以为悲。那宝玉情性只愿常聚,生怕一时散了添悲;比如那
    花只愿常开,生怕一时谢了没趣;只到筵散花谢,虽有万种悲伤,也就无可
    如何了。因此,今日之筵,大家无兴散了,林黛玉倒不觉得,倒是宝玉心中
    闷闷不乐,回至自己房中长嗟短叹。
    偏生晴雯上来换衣服,不防又把扇子失手跌在地下,将股子跌折。宝玉
    因叹道:“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儿你自己当家立事,难道也是这么顾
    前不顾后的?”晴雯冷笑道:“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前儿
    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要踢要打凭爷去!就是跌了扇子,
    也是平常的事。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多少,也没见个大
    气儿,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何苦来!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
    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宝玉听了这些话,气的浑身发颤,因说道:
    “你不用忙,将来有散的日子!”
    袭人在那边早已听见,忙赶过来,向宝玉道:“好好的,又怎么了?可
    是我说的‘一时我不到,就有事故儿’。”晴雯听了冷笑道:“姐姐既会说
    ,就该早来,也省了爷生气。自古以[四]来,就是你一个人伏侍爷的,我们
    原没伏侍过。因为你伏侍的好,昨日才挨过窝心脚;我们不会伏侍的,明儿
    还不知是个什么罪呢!”袭人听了这话,又是恼,又是愧,待要说几句话,
    又见宝玉已经气的黄了脸,少不得自己忍了性子,推晴雯道:“好妹妹,你
    出去逛逛,原是我们的不是。”晴雯听他说“我们”两个字,自然是他和宝
    玉了,不觉又添了醋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
    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的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
    ‘我们’来了?正明公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
    就称上‘我们’了!”袭人羞的脸紫涨起来,想一想,原是自己把话说错了
    。宝玉一面说:“你们气不忿,我明儿偏抬举他。”袭人忙拉了宝玉的手道
    :“他一个糊涂人,你和他分证什么?况且你素日又是有担待的,比这大的
    过去了多少,今儿是怎么了?”晴雯冷笑道:“我原是糊涂人,那里配和你
    说话呢!”袭人听说道:“姑娘倒底是和我拌嘴呢,是和二爷拌嘴呢?要是心
    里恼我,你只和我说,不犯当着二爷吵,要是恼二爷,不该这么吵的万人知
    道。我才也不过是为了事,进来劝开了,大家保重。姑娘倒寻上我的晦气。
    又不像是恼我,又不像是恼二爷,夹枪带棒,终久是个什么主意?我就不多
    说,让你说去!”说着便往外走。宝玉向晴雯道:“你也不用生气,我也猜
    着你的心事了。我回太太去,你也大了,打发你出去,可好不好?”晴雯听
    见了这话,不觉又伤起心来,含泪说道:“为什么我出去?要嫌我,变着法
    儿打发我出去,也不能够。”宝玉道:“我何曾经过这个吵闹?一定是你要
    出去了。不如回太太,打发你去吧。”说着,站起来就要走。袭人忙回身拦
    住,笑道:“往那里去?”宝玉道:“回太太去。”袭人笑道:“好没意思!
    认真的去回,也不怕臊了?便是他认真要去,也等他把这气下去了,等无事
    中说话儿回了太太也不迟。这会子急急的当一件正经事去回,岂不叫太太犯
    疑?”宝玉道:“太太必不犯疑,我只明说是他闹着要去的。”晴雯哭道:
    “我多早晚闹着要去了?饶生了气,还拿话压派我。只管去回,我一头碰死
    了也不出这门儿。”宝玉道:“这又奇了。你又不去,你又闹些什么?我经
    不起这吵,不如去了倒干净。”说着一定要去回。袭人见拦不住,只得跪下
    了。碧痕、秋纹、麝月等众丫环见吵闹,都鸦雀无闻的在外头听消息,这会
    子听见袭人跪下央求,便一齐进来都跪下了。宝玉忙把袭人扶起来,叹了一
    声,在床上坐下,叫众人起去,向袭人道:“叫我怎么样才好!这个心使碎
    了也没人知道。”说着不觉滴下泪来。袭人见宝玉流下泪来,自己也就哭了

    P396-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