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学史上的失踪者[平装]
  • 共2个商家     27.00元~28.50
  • 作者:眉睫(作者)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5062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文学史上的失踪者》是一本记录很多人闻所未闻的文学大家的故事,讲一些与主流文学价值观不合拍的文学,但这些“失踪者”却是文学领域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展示他们就是补充现当代文学缺失多年的部分,使之更加全面和真实,同时也能更多地启示当代文学。这本对文学家研究的小集子,之于中国文学史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名人推荐

    梅杰以锲而不舍的精神发掘珍贵而渐已不为人知的现代文学史料著称于世。他对故乡湖北黄梅的历史人文,怀着浓浓的乡情。无论是对废名的研究,还是对喻血轮及其家族文人群的研究都极见功力,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他以同样执著而奋发的精神对学衡派诸公的研究,特别是梅光迪研究,不仅材料翔实,而且富于创意,多是发前人所未发(如收入本书的《梅光迪年表》)。值此学风浮躁、空论充斥之时代,深感梅杰及其著作确是“一颗奇异的种子”,必将长成茁壮的大树。
    --汤一介 乐黛云
    对梅杰(眉睫)十年学术文集的出版,我持十分欢迎和肯定的态度。梅君发掘和研究“失踪作家”,即近几十年来被冷落和忽视的作家之功,陈子善、谢泳等先生都作了很好的论述,珠玉在前,无须重复。但我还想补充一点,即是梅杰关心的首先是他本土和本姓的作家,这一点实在具有很不一般的意义。从低一点的视角看,由近及远,由亲及疏,由切己而普世,此正是一种切实有效的研究方法。从高一点的视角看,中国社会根本上就是乡土的和宗族的,近几十年变化虽多,本质却还依旧。梅杰用这种方法取得的成绩(包括挫折和失败),也就具有更为广大和深远的意义了。因此,我十分看重梅杰的工作,认为其指标性的价值,实在不亚于其学术文章达到的水平和创造的价值,也许还更大一些,更值得学术界和出版界的关心也。
    --钟叔河

    作者简介

    眉睫,作家,原名梅杰,湖北黄梅人。著有《朗山笔记》《关于废名》《现代文学史料探微》等,编有《许君远文存》等。2004年开始在《中国图书评论》《书屋》《新文学史料》《博览群书》《鲁迅研究月刊》》《书脉》《学位》《闲话》《译林书评》《青春潮》《中国联合商报》等发表数百篇学术书评、文史随笔。

    目录

    废名与废名圈
    废名与周作人002
    叶公超、废名及其他011
    并非丑化:废名的“真实”一面015
    有关废名的九条新史料025
    讲堂上的废名先生034
    --兼谈《废名讲诗》034
    浮出水面的诗人废名040
    关于沈启无045
    --并说“破门事件”045
    记住诗人朱英诞049
    今人谁识朱英诞054
    想起被遗忘的诗人石民057
    文学史上的失踪者061
    --以朱雯为例061
    有关废名的学生赵宗濂066
    自由主义报人许君远
    许君远的北大记忆070
    关于许君远074
    许君远二题080
    关于《许君远文存》简体版084
    许君远年表086
    喻血轮的日记与杂记
    喻血轮和他的《林黛玉日记》106
    喻血轮和他的《绮情楼杂记》112
    《林黛玉日记》的作者喻血轮及其家族119
    再谈《林黛玉笔记》及其作者123
    喻血轮忆辛亥125
    喻血轮年表129
    不著书的梅光迪
    《文学概论讲义》整理附记141
    “哈佛三杰”辨144
    《文学演讲集》前言146
    《梅光迪文存》编后记148
    生前不曾著书的梅光迪151
    梅光迪致胡适信函时间考辨154
    梅光迪的家世165
    梅光迪的《文学概论》169
    附文:文学概论(前八章)173
    梅光迪在哈佛大学的学位与职称205
    梅光迪研究的历史与现状209
    梅光迪年表211
    文人与书的故事
    教师不是刘延陵的最后一首诗248
    关于唐弢“袭录”施蛰存250
    储安平抗战时期的一篇佚文252
    雪峰寓言的遗篇261
    关于《小卒过河》263
    汤用彤与《青灯泪传奇》265
    邢绣娘与邓文滨非同时代人268
    丰子恺的《黔桂流亡日记》270
    《周作人论儿童文学》出版的前前后后275
    影响我成长的七本书(代跋)280
    后记284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最近读到傅国涌先生的《叶公超传》,不由得想起他的得意弟子梁遇春,还有他另外几个弟子和学生,如早年在北大的石民和废名,后来在清华的钱钟书、常风。无论中国现代文学史还是文化史,抑或外交史,记载叶公超的痕迹都显得若有若无。他的弟子及学生也有着同样的命运,虽然废名、钱钟书后来受到学界相当的关注。但长期以来,他们蒙批历史的尘垢,早已淡出学人的视野。当中又尤以石民、常风为甚,何曾有人知道有个诗人叫石民,有个书评家叫常风?即以《叶公超传》为例,其中对于石民只字未提,可见石民被遗忘的程度,而傅先生关于其他诸人也只是片言只语,显得语焉未详,这对于读者未免是件憾事。
    废名出生于湖北黄梅县城东门,不久父亲做了当地劝学所视学,是个小官,但家道由此中兴。那时叶公超的父亲在九江做知府,叶公超便生于九江。九江与黄梅一江之隔,古时同属浔阳郡。1917年他们都离开了家乡,废名往武昌启黄(黄冈)中学读书,叶公超去了南开中学。后来,叶公超赴美国、英国攻读外国文学,并在法国巴黎大学做过短期研究工作,后到北京大学教书,成为北大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
    废名考进北京大学的时候,梁遇春、石民也赶来了,他们是同班同学。最初,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交往,都沉迷于新文学和外国文学。对于初进全国最高学府的青年学子来说,积累知识和学问肯定是最重要的,交朋友往往会疏忽。何况他们都是后来梁遇春所说的有“不随和的癖气”之特色,他们的特立独行在北大校园是很著称的。相形之下,废名还是要活跃得多,显现出名士之气。他的文艺活动很早,刚进大学就发表诗歌和小说,引起胡适、陈衡哲等一些师生的注意。他还加入浅草社和语丝社,并且常常登门拜访周作人、鲁迅、胡适等人。五十多年后,叶公超在台湾回忆说:“冯文炳(废名)经常旷课,有一种名士风度;梁遇春则有课必到,非常用功。”这样,废名在北大成为较早脱颖而出的文学才子,而梁遇春、石民还在刻苦用功地学习,感染着外国文学的风致和精神。
    废名以小说《竹林的故事》驰名于文坛后,梁遇春、石民也开始分别以散文和诗歌名世,而且他们两人还是翻译的好手。梁遇春成为人生派散文的青春才子型作家,石民成为象征诗派骁将,就是在那时形成的。他们三人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也在那时开始奠定,又因相似、共通的审美观和文学趣味,再加上北大同学的关系成名后走在一起也是必然的。
    叶公超和梁遇春的关系异常密切,梁遇春也因叶公超的关系喜好英美小品文,二人尤嗜兰姆。1928年,叶公超到暨南大学任教,便约请刚刚毕业的梁遇春做他的助教。于是梁遇春获得了“少年教授”的美誉,这很令人想起叶公超初到北大。
    叶公超、废名、梁遇春和石民的友情在废名主编《骆驼草》时期和梁遇春逝世前后表现得最令人羡慕和感叹。那时废名、梁遇春因叶公超的缘故与《新月》关系密切,以致叶公超晚年还说废名是“新月派小说家”。叶公超与废名的关系早就突破了单纯的师生之谊,他很尊重废名不一般的文学才华和影响,在北平他多次向苦雨斋老人询问废名的情况,并登门拜访废名,还将自己的《桂游半月记》手迹赠与他。
    废名主编《骆驼草》的时候,常催梁遇春写稿,其中有几篇关于失恋的文章是背着妻子写的,偷偷拿给废名发表。《骆驼草》是个小型周刊,由废名主编,冯至做助手。这是一个同仁刊物,著名的京派发轫于此。只可惜,不到半年就停刊了。废名对《骆驼草》颇有感情,这是他北大毕业后亲自主持筹办的刊物,但终因冯至出国和其他原因,未能维持下来。1930年12月5日,也就是在停刊后一个月,废名又有了复兴《骆驼草》的念头,并邀请梁遇春担任些职务,可惜梁遇春固辞。这个刊物,算是永久停了,但他们之间的友谊之花并不因此而凋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