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挂职[平装]
  • 共1个商家     9.88元~9.88
  • 作者:洪放(作者)
  • 出版社:长征出版社;第1版(2008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04406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看《秘书长》作者洪放最新力作——《挂职》。
    挂职者既是领导,又是客人;既要参与决策又要摆正身份不越位;既是联系上下级干部的纽带,也是极易腐化的高危人群……
    挂职是试金石,还是绊马索?进退浮沉,自挂职始。

    作者简介

    洪放,男,1968年生,安徽桐城人。安徽省签约作家,桐城市作协主席。追求官场原生态写作,力求诗意化的人性抒写。出版有长篇小说《秘书长》、《秘书长2》。

    文摘

    插图:



    江南省新一轮的干部挂职工作正式启动了。
    挂职,顾名思义,就是在不改变干部行政关系的前提下,委以具体的职务到其他地方,培养锻炼的一种临时性任职行为。挂职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下挂,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一般意义上的挂职。还有一种比较少见,但也实施过,叫上挂。就是基层的干部上挂到上级机关,这里面的意思更多的是学习。
    省里这次的挂职当然是下挂。既是下挂,这里面的名堂就很多。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经常性工作。挂职的奥秘在于它往往能关系到挂职者将来的升迁。这些年,仅仅靠在机关上待着来提拔,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一些到了处级这个坎上的干部,再想上就更难了。处于们的年龄都在四十来岁,一长溜的,排得让人绝望。要从这条长龙中,挤出来爬到副厅,可谓是难上加难。
    挂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成了一条奇妙的通道。
    早些年,干部一听说要下去挂职,总是抱怨。而这几年来,江南省委宣传部的处干们,为了下去挂职,想尽了法子,使出了浑身解数。一旦下去了,干个两年,回来不是提成实职副厅,也多少能解决一个副厅级巡视员。一辈子泡在行政的河水里,谁不指望能再升一级?到老了,还是个处于,在不知情的人的眼里,也许了不得了。可是对于一些知情的人来说,就很让人不太瞧得起。这就比如在县一级。一辈子再怎么着也得混个科干。不是你非得要当个什么,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更多的时候,人还不是为着面子在活?大家吃饭的桌子上,不自觉地总是按官位大小来坐。老资格的科员,也难以坐到年轻资格的科长上面。不是不能坐,而是你一坐,心里就不自在,人家看着也不自在。何必呢?
    宣传部的处长们,到下面县里,个个人模人样,威风得很。可是一回到部里,三十几个正处,还不包括享受正处待遇的一干人马,齐扎扎地往机关里一摆,威风早没了。再看上面,部长、副部长、巡视员、副巡视员,加起来又是二十多个。处干还能算什么?随便走到哪个办公室,一瞥办公桌上的牌子,不是副处就是正处。用句玩笑话说:部里司长,省里处长,县里科长,乡里村长,村里组长,大长小长,级别一样。
    一个干部,在机关待久了,说他不想名不想利,那是不现实的。好马还得看你跑多少路,不想当元帅的士兵还不是好士兵呢?
    既然都想再上一步,都想再当个更大点的官,都想更好地为人民服务,那么,处干们向往厅级,也是理所当然了。可是,“现在是没有位子啊,大家都是好干部,我也想大家都能上哪。可是……”分管干部的王化成副部长总是这样感叹。
    感叹归感叹,工作归工作。江南省委宣传部的工作是有口皆碑的。省委领导多次表扬说:宣传部真正地起到了党委的主阵地和喉舌作用。宣传部长欧阳杰,听说很快就要提拔到别的地方去了。这多少也让宣传部的干部们感到快乐。一个部门,主要领导的后续任用,很大程度上能体现上级对这个部门工作的态度。主要领导被提拔了,就说明他领导的部门工作上去了,得到了首肯;反之,则是一种无言的批评了。既是批评,也就不怎么光彩。连同下面干部的作用,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影响。
    宣传部目前正是大好的时候,欧阳杰部长很受省委书记叶孟明的器重,也得到了中央的关注。这样的时刻,欧阳杰在省委常委中的说话分量,也在不断地上升。这次省里新一轮干部下派,本来组织部只给了宣传部一个额。组织部对宣传部这一块,一直有一些压制。从上到下,组织部都感到自己因为管人事,就必得在宣传部之上。可是,江南省委组织部最近这一两年却不行了。原因是组织部长秋明平出事了。组织部里另外有七个厅、处级干部,一并被双规了。新部长倪少平,是从外省调来的。情况还不太熟,说话也还是相当谨慎的阶段。因此,欧阳杰部长一说,就赶紧补了个额。两个,对于宣传部来说,这些年也是没有过的事了。这里面的潜意思是,宣传部一次性地获得了两个很快能被提拔为副厅级的名额。这多难啊!
    全省新一轮下派干部工作会议已经开过了,王化成副部长参加了会议。回来后,很快向欧阳杰作了汇报。欧阳部长听完后,略微沉思了会儿,说:“还是按照正常程序来办吧,先开会传达,然后自愿报名。”
    “这样……”王化成皱了皱眉,他是有些担心。这样一来,如果一点倾向性意见不拿,到最后可能竞争就很激烈,很难把工作做好,“我看,部长,是不是先开个部务会……”
    “这个就不必了吧。这次有两个额,我看还是先让大家报名吧。然后看情况再说。”欧阳杰说着拿起了手边上的文件。
    王化成也不好再说,他出了门。走廊上的温度比房间里面低多了。正是十一月份,今年的秋天天气格外的凉。一直下雨,秋雨连绵,就有些阴冷。
    刚到自己的办公室,王化成就看见办公室主任简又然正站在桌子边上。见王化成进来,简又然笑笑说:“我正等王部长呢。这是要您尽快签发的几个文件。另外,您出差的飞机票也送来了,是后天下午的,部里组织处的高处长陪您一道。”
    高处长叫高萍,是个年轻的副处长。才三十多一点,一直没有结婚。人长得也好,很灵活,王化成副部长很喜欢。简又然特地把她的名字点了出来。
    王化成含糊地笑了下,把一摞子文件递给简又然:“明天上午召开部里职工会,主要是下派挂职的事。你安排下。”
    “好的”,简又然答着,又问,“挂职?听说我们部里有两个额。我想……”
    “你也想下去?”
    “这个……在部里也待了十几年了,下去锻炼锻炼也是有必要的。”
    “好啊,好啊,小简哪,你今年四十不到吧?”
    “正好四十,也不小了。”
    “还早,还早啊。我知道了,你去准备吧。”
    简又然笑了笑,说:“还请王部长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