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家小书:闲坐说诗经[平装]
  • 共1个商家     18.50元~18.50
  • 作者:金性尧(作者)
  •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北京出版集团;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009038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家小书:闲坐说诗经》为“大家小书”之一,“大家小书”是北京出版社的学术品牌,是大家写给大家看的书。其中收录有关文学、历史、哲学、艺术等各个文科领域的作品,既是名家大家的作品,举重若轻,深入浅出,整齐地展示学术成果;又是大家民众的读物,可以开阔读者眼界,一窥学术堂奥。而一册小书,凝聚着人类的智慧,浓缩了学者毕生的心血和才华。

    作者简介

    金性尧(1916—2007),浙江定海人,当代古典文学家。青年时代参加校勘《鲁迅全集》,编辑《鲁迅风》,主编《文史》。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上海文化出版社、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著有《闲坐说诗经》、《夜阑话韩柳》、《三国谈心录》、《清宫掌故》、《清代笔祸录》等,以及《唐诗三百首新注》、《宋诗三百首》等古诗选注集。

    目录

    主编的话
    风雅颂
    最早的情诗
    望远登高两地相思
    《诗经》中的人面桃花
    车前子的故事
    汉水上的游女
    战乱之中夫妻重逢
    树木犹为人爱惜
    一件婚姻官司
    猎人和情人
    弃妇与怨女
    七子之歌
    谷风飒飒
    静女之谜
    上梁不正
    中冓之羞
    女子有才又有德
    女性美之歌
    《谷风》的姊妹篇
    闺思成病
    褒姒的神奇来历
    伤心岂独息夫人
    破落户与流浪汉
    仲子要跳墙
    打猎与钓鱼
    执袂与褰裳
    有女同车
    双洎河边赠芍药
    司晨君之恨
    黄河流域的情歌
    登堂入室
    齐鲁的宫闱丑行
    劳心的价值
    硕鼠猖獗
    及时行乐与居安思危
    三星在户之夜
    生离死别
    早期的秦国君臣
    人面不知何处去
    三良之死
    申包胥哭秦庭
    国小情歌多
    有女采桑
    多夫的夏姬
    服饰的历史特色
    官多于民
    周朝的创业诗
    女心为何伤悲
    周公恐惧流言日
    棠棣花开
    杨柳依依与萧萧马鸣
    哀鸿与黄鸟
    赫赫的尹太师
    天人大变
    从《蓼莪》谈到孝道
    瓜瓞绵绵
    周朝始祖的出生
    承前启后的公刘
    旧时王谢堂前燕

    序言

    “大家小书”,是一个很俏皮的名称。此所谓“大家”,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书的作者是大家;二、书是写给大家看的,是大家的读物。所谓“小书”者,只是就其篇幅而言,篇幅显得小一些罢了。若论学术性则不但不轻,有些倒是相当重。其实,篇幅大小也是相对的,一部书十万字,在今天的印刷条件下,似乎算小书,若在老子、孔子的时代,又何尝就小呢?
    编辑这套丛书,有一个用意就是节省读者的时间,让读者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较多的知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要学的东西太多了。补习,遂成为经常的需要。如果不善于补习,东抓一把,西抓一把,今天补这,明天补那,效果未必很好。如果把读书当成吃补药,还会失去读书时应有的那份从容和快乐。这套丛书每本的篇幅都小,读者即使细细地阅读慢慢地体味,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可以充分享受读书的乐趣。如果把它们当成补药来吃也行,剂量小,吃起来方便,消化起来也容易。
    我们还有一个用意,就是想做一点文化积累的工作。把那些经过时间考验的、读者认同的著作,搜集到一起印刷出版,使之不至于泯没。有些书曾经畅销一时,但现在已经不容易得到;有些书当时或许没有引起很多人注意,但时间证明它们价值不菲。这两类书都需要挖掘出来,让它们重现光芒。科技类的图书偏重实用,一过时就不会有太多读者了,除了研究科技史的人还要用到之外。一人文科学则不然,有许多书是常读常新的。然而,这套丛书也不都是旧书的重版,我们也想请一些著名的学者新写一些学术性和普及性兼备的小书,以满足读者日益增长的需求。
    “大家小书”的开本不大,读者可以揣进衣兜里,随时随地掏出来读上几页。在路边等人的时候、在排队买戏票的时候,在车上、在公园里,都可以读。这样的读者多了,会为社会增添一些文化的色彩和学习的气氛,岂不是一件好事吗?
    “大家小书”出版在即,出版社同志命我撰序说明原委。既然这套丛书标示书之小,序言当然也应以短小为宜。该说的都说了,就此搁笔吧。

    文摘

    版权页:



    风雅颂
    按照近代的分类,艺术通常分为音乐、舞蹈、绘画、雕塑、文学、戏剧,后来又加上电影。 《诗经》中的风、雅、颂三部分,即包括音乐、舞蹈和文学。
    风是什么?历来有各种说法,较为统一的说法是乐调。《诗经》中绝大部分作品,是先有乐调,再配上文字的。为什么有的作品篇名相同,如《王风》有《扬之水》, 《郑风》也有《扬之水》,《邶风》有《谷风》,《小雅》也有《谷风》,以《羔裘》为篇名的多至三篇。就因为这些国家按照这乐调填上自己的诗,但因方言不同,再加上腔调的变化,因而各有特点,成为各国的土乐,就像俗曲的《四季相思》,杭州人、苏州人、扬州人可以各自配词,各用方言来唱。所以,《秦风》就是陕西腔,《郑风》就是河南腔,《唐风》就是山西腔。“风”是乐调的总名,区分的特点在国别。
    没有这些乐曲,就没有流传至今的《诗经》,先秦文学史就没有这份宝贵的遗产。但这些文学作品的作者、内容、文采等,今天还可作些考证和论断,《诗经》中的音韵,拿今天的普通话来念,很多无法协调,但语言专家还能谈得出规律,舞蹈的形象多少地尚能见之于图片、金石,独有乐曲的腔调,无法知道它的原始面目。所谓“郑声淫”原是指郑国的乐曲,但究竟如何淫法,谁也没法说。现代的学者只能说它是新兴的乐曲,不为保守的人们赏爱,仍没去使这种“淫声”进入我们耳朵。不要说先秦的乐曲,便是当年元杂剧的唱腔,今天也无从聆受了。
    雅通夏,夏为西周王畿旧称,标明作品产生地在今陕西境,《墨子·天志》引《诗经》的《大雅》作“大夏”。但顾颉刚《史林杂识初编·风、雅、颂之别》以为雅是一种乐器,并引《周官·笙师》的郑众注:“雅,状如漆笛而弁(掩)口,大二围,长五尺六寸,以羊韦鞔(包面)之,有两纽,疏画。”它的作用是调节乐曲,犹如现代的鼓、板。以节乐之器为乐调名的例子,后世尚有以梆子名秦腔,以坠子名豫曲,以及京韵大鼓。越剧初名“的笃班”,即因鼓板的笃之声来押拍子。顾著附有雅的图状,可参阅。
    颂一般解为歌颂盛德,但这是余义,本义为仪容。籀文“颂”作“额”。《汉书·儒林传》“而鲁徐生善为颂”,《史记·儒林传》“颂”即作“容”。阮元以为容、养、菜(样)都是一声之转,颂诗都是舞蹈时的容状,《商颂》意为“商的样子”,《周颂》意为“周的样子”。(《覃经室一集·释颂》)
    但并非所有《颂》诗都是舞曲,有的是祭歌,自然,要说和舞曲有关系也可以。颂与风、雅的形式不同,风、雅有韵,分章,用叠句,《周颂》大多无韵,不分章,不用叠句,王国维《说周颂》以此推测声调较风、雅为缓。
    从时代来说,颂产生得最早,但数量最少,《诗经》三百零五篇中,《颂》诗只占四十篇,这四十篇中,颂扬词句过多,语言枯燥堆砌,没有可感染的抒情之作,所以文学价值最差,但少量作品,也能反映农业社会的历史生活。
    总之,风雅颂之中,《国风》最为精彩,所以本书重心也在《国风》,只因全书篇幅有限,《国风》中固尚有遗珠之憾,就是二雅中也有些佳作未能谈到。但即从这本小书中,也可看到两千年前的风土人情,典章文物,也便是区区的用意之在。
    元稹《行宫》云:“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自念西崦暮齿,去日苦多,颠簸之余,犹能抱残,乃窜取元诗末句以为书名。天涯若比邻,海疆固多通人,或有矜于朽陋而恕其昏昏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