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女办公室主任之死[平装]
  • 共2个商家     15.00元~20.00
  • 作者:秋文(作者)
  • 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第1版(2010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23959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女办公室主任之死》:一朵鲜花凋零,引出几番爱恨情仇。一场权色交易,揭出几桩惊天大案。
    情场、官场、职场,某国际招标公司的女办公室主任李敏驾轻就熟于其中。春风得意的她不知何故引来杀身之祸,被人发现裸死家中。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她周旋于多个有权有势的男人中仍游刃有余,却为何最后落得如此下场?随着调查的深入,案情终于拨云见日,迷雾终将解开,仇杀、情杀,还是。

    作者简介

    秋文,原笔名秋风秋雨秋文章。男,教师兼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宋局长的做官宝典》、《一声叹息》、《幸福如水》等。

    目录

    第一章 女办公室主任之死
    第二章 迷案重重
    第三章 新的任务
    第四章 城市之梦
    第五章 国标公司
    第六章 新梦
    第七章 风波
    第八章 心事
    第九章 柳暗花明
    第十章 张局长的末日
    第十一章 谁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第十二章 水落石出
    尾声

    文摘

    第一章 女办公室主任之死
    天上混沌沌,地上人熙熙,A省省会H市,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突然“呜…….”警车尖锐的鸣笛声划破黑夜的躯体,撞破密雨的枷锁,在市区内穿越着,这声音由远及近,刺你的耳,揪你的心。一会儿,三辆警车警灯闪栗,呼啸而过,路车一一慢行让道,行人纷纷驻足而望,心中呐呐地道:“又哪里出事了?”
    三辆警车只奔琥珀庄园,此地是新近才建成的特高档生活区,里面虽然没有山,但我们叫它山顶阶层;里面没有田野,但我们说它里面别野(墅)林立。里面园多,环境好比颐和园,生活好比伊甸园,管理好比国务院。今天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警车碾碎了区内的幽静,七拐八弯后,在A单元五号别墅处停了下来。车里人迅速地一一下车,从第二辆车上下来三个人,两男一女,带头的是一位年轻的高挑女子郝雪梅----H市刑警队副队长,另两位是他的助手------任帅、王松。
    郝雪梅下车后,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时间定格在2009—3---8傍晚6点25分。三八,三八妇女节!?她稍楞了一下,自己的节日自己倒忘了,也不怪,这一个月来,哪天不是风里来雨里去?上午还在下面检查呢,下午刚回局里,屁股还没坐稳,就接到老头子的电话要她出警了。
    “怎么样?”雪梅看见闻讯而来的派出所的老夏问。
    “死了,在二楼。”老夏道。
    “夏所长,请你派人抓紧时间把警戒线拉上,再派人警戒,保护好现场。”雪梅吩咐道。
    “好的。”老夏转身吩咐旁边人去办了。
    此时,雨还是那样不依不饶地下着,纷纷洒洒,如烟如雾,消失在草丛中,悄无声息,飘落在台阶前,白花花的一片,周围的别墅于朦胧中肃立着,在窗户口,映出黑黑的影子向这里张望。
    郝雪梅整理了一下警服,抬脚走进门来,站在明亮的灯光下,这才看清她的模样。郝雪梅,三十四五岁,一米七三许的个子,出众的女人总是惹眼,视觉的差异吧?看上去她比一般的男人都高,修长苗条的身材配了合身的蓝黑警服如一只黑羽鹤亭亭玉立在那里,一张圆圆的娃娃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清新而明晰,这是那种要许多名贵的化妆所追求而不能得到的效果,黑黑的短发,罩了高沿灰色警帽,弥补了头部长度的不足,使整个头部长宽比例正好合于几何美学中的黄金分割,两弯月眉没有修剪,但好在它们都能好好地约束自己,没能越轨,单眼皮,下面是一双明澈如水的眼睛。怎么看,她也不像警察,更不像警察中的刑警,而像穿着警服的模特。
    郝雪梅站在大厅里稍停,四下看了一下,感觉这家真是豪华,全套红木家具,最扎眼的是客厅正中那张硕大的根雕茶桌,古色古香的,新打了蜡的木地板,踩上去特有柔韧感,天花板是欧洲的装饰风格,上面有很多的小塑雕,四周墙壁,用大理石做成的各种花纹镶嵌着,上面几只百合花花瓣形状的壁灯烘托着中央莲花形的水晶大吊灯,使整个大厅显得雍容而华贵,富丽而堂皇。雪梅来不及多去欣赏,跟着老夏迅速上了二楼,来到卧室。
    老夏把她引到卧室一沙发旁,掀开沙发上的被子,露出一个女人的头部来。只见她仰躺在沙发上,脸上露出万般痛苦的表情,嘴大张着,舌头伸了老长,两眼珠欲凸出眼眶,直对着天花板,好像那里藏着谋杀她的恶魔似的,脸色惨白如新出的白纸,脸上明显有深深的泪痕,几缕黑发散落在脸上,更衬托出那脸的阴森可怕,如电影《画皮》中周迅扮演的女鬼一样,双手臂耷拉在沙发沿上,又如世界名画中的《马拉之死》之中马拉死时痛苦的姿势,身体上盖着的棉被,可能是从旁边一个特大号的红木嵌边的床上拖来的,因为床上已经没了棉被,上面凌乱得很,像有人在上面厮打过,两只绣花真丝枕头落在地上,好像被吓着了,傻傻地呆在那里,旁边还有几件散乱的衣服,可能是死者的……没等雪梅吩咐,任帅他们分开行动起来,检查尸体、取指纹、拍照,收集衣服…..雪梅也到处看了看,大衣柜,床头柜被翻的乱七八糟,里面的衣物散落下来,写字台的抽屉也被撬过,留下一只很大的空首饰盒在那里翻着死鱼白的眼睛……
    “情况怎么样?”郝雪梅向正在检查尸体的法医问道。
    “没有明显的伤痕,初步认定是窒息而死,时间应该是今天上午十时至下午四时,还需要作进一步的尸检才能确定。”
    “看样这里应该是第一现场吧?”雪梅问。
    “应该是的,你看这里。”法医指了指死者的颈部。
    雪梅凑了上去,仔细观察后道:“是被凶手用毛巾之类的织物蒙住,再掐住……”
    “这个凶手是个老手,是经过严密细致的谋算的。”任帅过来道。
    “是啊,没留下什么可疑的线索。”雪梅回答,说着她小心地慢慢地掀开被子,仔细地观察起来:死者一丝未挂,大腿僵硬,阴下有被侵害留下的痕迹。雪梅戴上手套,拿了镊子,取了样,放进瓶里,她又仔细地观察了死者的手,印染的红亮的指甲在灯光下莹莹发光,但在指甲的前部,有的已经翻转,劈裂,这是狠抓留造成的,可以想象她死时是何等的痛苦。
    “尸体本来就是这样的吗?好像被人动过了。”雪梅问。
    原本呆若木鸡,愣愣地站在旁边的中年男子听了这话开口了:“她本来…就在…沙发上的,是我…”几道犀利的目光探照灯似的射向他,木鸡身上已经泛起鸡皮疙瘩,顿了一下,颤巍巍地继续道:“她身上没穿…所以我帮她…..盖好…被子的。”----脸上泛起难为情的神情。
    雪梅也打量一下这个人来,四十多岁,矮墩的身子,黑黝黝的圆盘脸上满是忧愁和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是他什么人?”雪梅问。
    “我是他丈夫,名叫孟富春。”
    “好!好名字!”测字八卦先生曾经如是说过。一日,孟富春得以升迁,很是高兴,憋在心里太委屈,愿意和街上的人分享,于是舍了做骑,漫步丛林道。一老者在摆地摊测字,见那老者长须飘白,鹤头松颜,颇具超凡脱俗之神韵,道貌仙骨之风采,怦然心动。老者慧眼识珠,见眼前这个人,春风得意,于是眼睛微闭,手捏指节,口中念念有词,半天,终于说出以上赞语。老者对着他胸前的钱包继续道:“孟,大、早也,孟春,为早春,早早地大富大贵!……”
      联系到自己近来的顺风顺水,孟富春简直要对空中拜它几拜,以感谢列祖列宗给自己起了这么个好名字,也许正是这个好名字,自己的官道情路才芝麻开花----节节高;也许正是这个好名字,自己最近才得以升为副行长;也许正是自己这个好名字,自己所在的商业银行才得以进入全球五百强呢。
      
    当下众人不语了,心中知道他这样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试想一想:谁愿意自己的老婆一丝不挂地被人瞻仰?即使她死了,也不愿意,这是一般男人都具有的正常心理。孟副行长当然也不例外。
    “是你报的警?”雪梅继续问。
    “是的。”
    “你是怎么发现你老婆出事的?”
    “我本来…今晚有应酬不回家来的,可是小菲----我女儿打电话给我,说她妈妈放学没去接她,于是…我打手机给李敏----就是她,可是没人接,我只好去接小菲了,把她送回家来,正准备开车要走,就听到小菲魂飞了似的在楼上哭喊。我上来,就看到…….”孟副行长一连说了这么多的话,口干舌燥,声音沙哑,脸色蜡白。刚才见了自己的老婆之羞状之惨状,震惊恐怖如千斤巨石把他大脑里的神经系统压断了,以使他麻木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去多想,也不知道什么叫怕,现在随着雪梅他们的到来,那块巨石自然被搬了下去,神经系统也就畅通了,现在知道恐惧了。
    “你发现的时候是什么时间?”
    “我…想想,接小菲是6点多一点,到家二十分钟左右,大概六点二十左右吧?”
    “家里丢了什么东西了吗?”雪梅看着凌乱的房间问。
    “我还没…来得及…看。”
    “你去检查一下,看丢了什么东西没有?”郝雪梅吩咐道。
    孟副行长战战兢兢地走过去在屋内检查起来,一会儿,他嘴里嘟嘟哝哝地道:“丢了…一些首饰、古董、玉器,还有…几千块钱。”
    “没其它东西了吗?你再仔细看看你老婆的东西丢了什么没有。”雪梅提醒道。
    那男人磨磨蹭蹭地又去检查了,手哆嗦的似几个手指头在打架,半晌惊道:“咦!她的…相册…不在了?”
    “哦…你确定吗?”雪梅加重语气问。
    “可以确定!她……”看了沙发上的老婆一眼,继续道:“她是喜欢照相的,特别是喜欢纸质的,前天是她生日,新照了不少,装在相册里,可现在相册怎么不见了……”
    “你老婆崇拜玛丽莲.梦露吧?”雪梅望着墙上的两张梦露画像问。
    “一般性的喜欢吧”孟副行长犹豫了一下,瞟了那画像一眼,梦露前额微昂着,眼睛挑战性地瞧着众人,嘴唇似张非张,似闭非闭,欲说还休。
    “把你女儿叫过来,我们向她问问情况。”雪梅吩咐道。
    孟副行长出去了,一会儿,他带进来他的女儿----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她脸色煞白,哭哭啼啼的。进来后看到妈妈,两腿一软,跪倒在地,大声哭了起来。孟副行长见女儿哭,自己也要哭了。雪梅看无法询问,只好把她带到隔壁房间来问她了。
    雪梅帮她擦干了眼泪,又给她倒了一杯水,等她稍微平静了些,于是问:“平常都是谁接你放学回家的?”
    “妈妈。”抽噎着回答。
    “今天她没有去接你?”
    “嗯”
    “谁去接你的?”
    “我…爸。”
    “你怎么发现你妈妈那样的?”
    “我回来后,看见她的卧室房门开着,就进去……呜呜……”
    雪梅再问,她只是哭,看问不出什么东西了,于是雪梅出来对孟副行长说:“你跟我们到局里录一下口供吧。”
    …….
    窗外,雨依然下着,淅淅沥沥的。只听到那个叫小菲的女孩依然在哭喊着妈妈的声音,这哭声应着下水管道处雨水的“滴答滴答”声,跟着夜的脚步,慢慢地、慢慢地传播远去。有道是:“春眠不觉晓”,今夜,注定有人不眠!

    第二天上午十点半,3.8案件分析会在市公安局刑警队会议室进行。
    郝雪梅打开多媒体,屏幕上出现了一位着扮时尚、高贵的中年妇女生活照,窈窕的身材在这个年龄段可谓罕见,凸的部位高高耸起,凹的部位深深陷下,如传说中的美人鱼的身段,红润光亮的圆脸,微笑着旋出两个小酒窝,嘴微张着,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眼睛迷雾般望着前方,好像那里有特别吸引她的东西似的,短黑的秀发向上卷起,她站在一颗牡丹花下,摆了一个POSE,若有所思,若有所喜,可谓花艳美人伴,人美花相随。
    接着大屏幕上又出现了死者死时的相片,赤瞪的双目,恐惧的表情,耷拉着的手臂,两相比照,真是生死一瞬间,人隔两重天。
    众人都默默不作声,会议室里气氛开始凝重起来,偶尔有几声轻咳声。看大家都到齐了,雪梅开始介绍案情:“死者叫李敏,女,40岁,生前系A省国际招标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此人生性开朗,比较开放,因工作关系,交际很广。她的亲属:丈夫孟富春,是我市某某商业银行的副行长,他们有一个女儿..….”
    雪梅介绍完,法医大刘站起来介绍道:“根据尸检,死者为掐脖窒息而死,死前几小时,发生了性关系。”
    刑警小王道:“根据调查:这个小区平时管理是很严格的,陌生人出入都要询问后再登记,小区内每隔一小时都有保安巡逻。据保安说,那天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我们调出那天的大门监控录像,也没发现可疑情况。”
    任帅接着说:“从当时案发现场来看,案犯没留下任何指纹,门窗关闭着,没撬过的痕迹,死者死时没经过激烈的反抗,这说明当时她没戒备,凶手可能是趁其不备下的手,或者是挟持了她,使她已经失去反抗的能力。根据统计,她家丢失了…….”
    待他们发言完了,雪梅站起来道:“可以断定这是熟人做的案!理由是:案子发生在三-八妇女节,据我所了解,那天,李敏的公司开展了妇女活动,而身为办公室主任的她是这个活动的直接组织者,她肯定要参加的,但她为什么没参加呢?为什么会呆在家里呢?还有,罪犯为什么要拿走李敏的相册呢?这两个理由再加上任帅刚才所说的门窗没有撬,以及案发时没激烈反抗的情形,可以断定,这是一件有预谋的杀人案件,至于死者家里丢了许多钱物,有可能是罪犯放的烟幕弹。”
    “为什么李敏死前发生了性关系呢?这个人又是谁呢?也许是歹徒强暴的,还有,死者死的表情为什么那么痛苦呢?”任帅问道。
    “强暴!她为什么一点反抗也没有呢?”雪梅反问道。
    大家都不语
    “还是请张局说两句吧。”雪梅把头转向张副局长道。
    今天主持会议的是张副局长,现在张副局长一脸的严肃,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这是罕见的,平时他总是要提纲挈领地说上几句的,今天怎么了?他掏出香烟,默默地分散给几个抽烟的部下。俗话说:烟酒不分家,但领导能散烟给部下抽,说明这个领导亲和,不摆架子。领导给属下香烟抽那叫关怀,当下大家享受着张副局长的关怀,一会儿,会议室里烟雾缭绕,咳声不断,茶声不绝。
    张副局长咳了两声嗽道:“这个…啊…刚才大家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样很好,啊…这可能是一起熟人作案,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劫色劫财案”---纯粹废话,大家不敢把这样的话说出口,一一换了坐姿,端起茶杯,佯装喝茶----“这个案子呢…我看有雪梅来负责吧,丁一呢(刑警队队长)…负责调查拐卖妇女儿童那个案子----那是部里督查办的案子,是要尽快地结案的。”
    雪梅爽快地接受了任务,接着,她安排了各人的任务,对案件线索进行收集,对李敏认识交往的人员进行排查等。
    散会的时候,张副局长的大手向郝雪梅招了两下,示意雪梅跟自己走。雪梅一声不响地跟着张副局长来到他的办公室,她非常厌恶张副局长刚才的那个手势,因为她感觉那有轻薄之嫌,如QQ表情中的勾引的动作,但是领导的吩咐就是命令。她进了张副局长的办公室,站在那里直截了当地问:“张局,找我有事吗?”
    “雪梅啊,坐,呵呵。”可能是刚才在会议室里习惯了那里的乌烟瘴气,刚回到清新的办公室还适应不了吧?张副局长摘下略带茶色的眼镜擦拭着,露出白多黑少的眼球。
    “淫邪之像”郝雪梅想起母亲给自己上的课,脸上不由泛起不恭之色,幸亏张副局长没戴上眼镜,没察觉到她的表情。
    “雪梅啊,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迷人般的笑,笑里蕴藏着:是我重用你的。
    “谢谢领导的信任。”感谢的语言从冷冷的表情的里说出来总让人感到怪怪的,好在站在面前的是美女,张副局长是不会计较的,换了人,哼哼…….
    “有什么困难吗?如果有困难就来找我。”张副局长眼睛如狗望着主人手中的肉似地盯着雪梅的脸,十二份的恳切、谦恭。
    “感谢领导的关心,保证完成领导交给我的任务。”不冷不热的语温,不咸不淡的语味。
    “好!”张副局长拍了一下桌子,因为用力过轻,不像拍,而像抚摸----“雪梅啊,这个案子还是比较复杂的”,抿了一口水,戴上眼镜,顿了顿----“老孟这个人----也就是李敏的丈夫,我们相识已经很久了,他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家里出现了这样的事,对他打击肯定很沉重,现在的事情最怕炒作,特别是新闻媒体、网络”头摇的如他吃了新闻媒体天大的亏似的-----“这个你也是知道的,呵呵,所以呢…还是请你这个副队长手下留情啊,呵呵。”张副局长眼镜瞟着郝雪梅的胸脯,X光镜一般。
    “张局的意思我明白,没有经过您的批示,我不会向外面发布任何消息的,案子的进展我也会向您及时汇报。”郝雪梅依然是面无表情地回答。
    “好的,好的…好…的…好…”张副局长反复地肯定着雪梅的回答,好像在自言自语,脸上的表情也像他的话语一样,越来越疲软无力,如火炉上烤炽的糖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