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新批评[平装]
  • 共2个商家     11.84元~28.80
  • 作者:约翰·克劳·兰色姆(JohnCroweRansom)(作者),王腊宝(译者),张哲(译者)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9413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新批评》被全国许多高校指定为中文专业研究生入学考试必读参考书。

    媒体推荐

    我不仅不揣冒昧地“批”这些批评家的部分实践和理论,而且还提出一些小的“建设性”的建议,它们也许只是无所谓地步其踵武,但是时光的飞逝不允许我们将它浪费在扭捏作态的谦虚上。我认为批评存在于未来而非过去,而我们的批评工具远非尽善尽美。
      ——约翰·克劳·兰色姆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约翰·克劳·兰色姆(John Crowe Ransom) 译者:王腊宝 张哲

    约翰·克劳·兰色姆(John Crowe Ransom.1888-1974),20世纪著名文艺批评家、诗人,文学理论“新批评”派领军人物,生前曾长期担任美国梵德比尔大学文学教授。其代表作还有《世界的躯体》等。

    目录

    译序
    前言
    第一章 I.A.理查兹:心理学批评家
    第二章 T.S.艾略特:历史学批评家
    第三章 伊沃尔·温特斯:逻辑学批评家
    第四章 呼唤:本体批评家
    索引

    序言

    在20世纪西方文论中,约翰·克劳·兰色姆(John Crowe Ransom)出版于1941年的《新批评》当是人人必读的经典,所以,当季进先生前来相约让我们将它译成中文时,我们当即答应了下来。坦白地说,我们是怀着“沐浴更衣、斋戒三日”的敬畏重新捡起这部理论名作的。虽然我们不是不清楚,理论是灰色的,一种理论作为一种观察问题的视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新的理论所取代,本书所说的“新批评”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发生在半个多世纪以前,从时间上说实在是很老的批评了,但我们深信:新旧之辨是一种相对的经验,譬如本书中所说的“新批评”对21世纪的英美批评界来说或许是时过境迁,但对于中国批评界而言,“新批评”中或许还有许多东西仍是新的,我们有理由对它的标志性经典之作保留一份崇敬。

    文摘

    诗歌的惯用手法之一是不断提供令人激动的细节,理查兹以及对他影响至深的文学权威柯勒律治都对此进行过论述。诗歌话语并不否认整体的逻辑结构,但是,它遣词造句常常不合逻辑,因而时时旁逸斜出。诗歌的词语往往指称具体的物体和情境,而不局限于话语的抽象功能意义,结果造成了意趣的散落,坦率说,我认为这正是艺术家的意图所在。细节的利用,不论它在话语中是否合适,都必须精心安排,以服务于意趣的散落。
    不过,我讨论意趣的这种散落,并不希望让人觉得我想说的是,诗歌像理查兹先生那样只关心一系列小的意趣,而这些意趣在科学时代没有机会得到满足却渴求得到满足。说意趣的散落恰恰证明了我们努力去认识的世界复杂多样,同样毫不费力。不论今夕往时,现实世界从来都不像科学描画的那样一目了然,其物质构件的确具体而微,难以驾驭,正是在这一方面,诗歌刻画的世界与科学描绘的那种柔顺驯服的世界大异其趣。
    至于那些早被淘汰但诗人们仍津津乐道的信仰,为之声辩的重责我在此力不能任,否则我倒希望说明,优秀的诗人并不像一味浪漫的诗人那样,重复他们希望相信但又无法再相信的一切。相反,优秀的诗人认为,科学家用以把握世界的技术结构既然未能关照现实物体的局部细节,也就不可能周纳一切。他们会试用更为平常、粗朴、较宽松的结构,以便更好地把握世间万物的民主自由状态,也包括妖魔神仙和星辰日月,只要它们不因在具体的历史时期受到明确谴责而出现战略上的“出局”。这些诗人无意否认科学家提出的结构,但同时也不会承认它们在更“现实主义的”诗歌认知层面上的有效性。
    我要趁着读者此时的心态来打一个“时事”比方。一首诗如同一个民主国家,它不希望全盘低效无能,也不希望在管理上完全失控,它希望通过宪法的审慎详明约束自己不要走向高度专制。它希望公民保持个性,享有天然的趣味。而科学话语却是一个集权国家,其成员不是被视做公民,也没有什么不可剥夺的自主活动权利,他们仅是国家按照需要而界定的功能,为了国家的高效运作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