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你是我眉心未完的诗:李清照和她的情花词(赠绝美竖版“及赏析”+精美书签)[精装]
  • 共1个商家     22.10元~22.10
  • 作者:桑妮(作者)
  • 出版社:同心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70156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你是我眉心未完的诗:李清照和她的情花词》编辑推荐:首部张爱玲与李清照隔空对话的唯美读本。
    若你读张爱玲,就不能错过李清照。
    所有人都知道,她们是旷世奇才,少年成名,却鲜有人了解,她们的傲骨与聪颖来自哪里。
    所有人都知道,她们身处乱世,颠沛飘零,却鲜有人清楚,她们所经历的种种坎坷遭遇。
    所有人都知道,她们各有一段情,刻骨铭心,却鲜有人明白,她们因爱而生的柔情与悲戚。
    所有人都知道,她们留有数册绝世作品,妙笔生花,却鲜有人理解,她们文字背后的坚强与委屈。
    在这里,《你是我眉心未完的诗:李清照和她的情花词》,为你讲述逢着赵明诚半生暖情的李清照,遇上胡兰成刹那枯萎的张爱玲;为你解析《醉花阴》里相思满纸的李清照,《倾城之恋》里惘惘绝望的张爱玲;为你呈现乱世浮沉里不让须眉的李清照,战火纷飞里觅得清净的张爱玲;为你揭示年老再嫁公堂离异的李清照,失去赖雅寂寂无声的张爱玲……
    《你是我眉心未完的诗》,所有你知道不知道的,都在这本书里得到了全新的诠释。在桑妮唯美的文字里,你能阅尽李清照波澜起伏的苦乐人生,能触摸到那些千年词作的冷暖温度,能体会到李清照和张爱玲在爱与离散里的喜悦和伤悲。
    存在于那字里行间的,有不忍沉默的时间,有唯爱女子的缱绻柔情,有更为鲜活的李清照,有更为真实的张爱玲,还有,为她们感动、为爱感动的你。
    《你是我眉心未完的诗:李清照和她的情花词》为“比烟花寂寞”系列丛书(包括《民国女子》、《爱眉小札》、《你是人间四月天》……)又一佳作,唯美精致,值得珍藏。

    作者简介

    桑妮,山东济宁人,一九八零年二月二日出生,有着水瓶座女子的敏感,热爱文字,热爱摄影,热爱电影。做过多年杂志编辑,现从事出版。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天能一个人徒步在拉萨游荡。

    目录

    序言 风住尘香花已尽
    引文 她们心中都有一个独我的城池
    清谈一 如梦令:误入藕花深处(少女时期)
    青荷尖尖角
    如花绽放
    馨香汴京城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二 点绛唇:和羞走,倚门回首(懵懂的爱情)
    她已亭亭
    与君初识深闺里
    和羞走,倚门回首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三 浣溪沙:一面风情深有韵(姻缘、深爱)
    佳偶天成的缘
    两情相悦
    清寒亦爱浓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四 一剪梅: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初离别)
    初离别
    相思亦苦
    心头只念他好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五 应念我: 凤凰台上忆吹箫(相知相伴)
    有君在侧心欢喜
    连理枝般的缠绵
    那一袭《金石录》的缘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六 醉花阴: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再离别)
    别离之伤
    望穿秋水地念他
    盼团圆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七 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离别念)
    寻爱之路
    原他亦是个俗世男子
    只是个爱中的女子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八 孤雁儿:人间天上 ,没个人堪寄(生死别)
    这是个乱世
    他已离去
    庭院深深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九 武陵曲:风住尘香花已尽(再婚)
    世有“爱慕”她的男子
    以为爱上
    原来情缘薄浅
    此刻,她以词臆情
    清谈十 声声慢:怎一个愁字了得(晚年)
    乡愁渐深浓
    天涯路漫漫
    若荷般安然
    此刻,她以词臆情
    附录
    一、 关于李清照
    二、 李清照年表

    序言

    风住尘香花已尽
    安意如曾称她为“香草美人”。
    梁衡则喻她为“乱世中美神”。
    于我而言,她一直是我怀着一份“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之向往”的情怀对待的女子,一如那个我喜欢多年的冷傲女子爱玲般。
    于挚爱的爱玲,我向来惜墨如金,唯恐自己一枝拙劣的笔将她写到雾霭迷蒙处。于清照,实则亦然。然而,她的那些“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恩怨往事,却是那般地诱惑着我,让我自觉惭愧却又欲罢不能。
    我想,在某些挑灯夜读她文字的时刻,她的气息应在我的周边游离,并给予我足够的勇气让我提笔抒写,抒写那些关于她的过往种种……
    她出身赫赫名门,自小深受良好的教育。官宦门第中的政治活动的濡染,使得她眼界开阔、气质高贵;书香世家中的文学艺术的熏陶,使得她可深切细微地感知生活、体验美感。如此,这些来自于她显赫家族的文化汁液将她浇灌成一朵娇艳的花朵,且内里秀如竹。
    更幸的是,在她好年华的岁月里遇到了一个知心的爱人——赵明诚。
    如沈从文致张兆和所言的那般——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赵明诚亦深爱着正当好年华的她。
    赵明诚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他亦博学多才,是那时不可多得的正直之人。十八岁时,她和他结为连理。两人是真的情投意合,且因着金石学这一共同喜好,婚后的生活过得琴瑟和谐、唱和不绝。他们二人,既是彼此的诗朋酒友,又是彼此的知己知交。日子,被他们二人过得至为快乐。
    在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为上的年代,他们能获得这样的爱情,真真是天赐良缘了!
    也还门当户对。彼时,他们一个是礼部员外郎李格非的少年名动汴京城的千金,一个是当朝高官赵挺之年纪轻轻就做了太学生的公子。试想,这样的一对璧人,有如此门当户对、才学人品皆相配的境况,即便在再森严的礼教下,亦是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的。所以,后世的人们每每提及此二人的姻缘时,便唯剩了艳羡!
    也是,他们俩之间曾有的美好,就如同她那句“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青涩而温馨。而他们那琴瑟合奏下的婚后生活,更因着“赌书斗茶”的雅事得以千年流传。那个身为情种的男子纳兰性德,亦曾就他们这雅事写就流传千古的经典词句: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由此可见,这雅事是多么的深入人心。
    也曾有过小别离,及相思的。那是她不得已和明诚小别的时候。她亦因此写就诸如“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绝世名句来。不过,这样的小别及相思,于那时的她而言绝然是甜蜜的。诚如“小别胜新婚”,那时的小别使得他们的感情更为笃深。
    生活在这样境况下的她,是多么的幸福!
    有体己知心的伴侣,有一段平等丰满的爱情,亦有着绝世的才华。
    这样的女子,千百年来只此一例吧。
    若能一直这样终老多好。
    我亦唯愿她只属于那个“五更三点望晓星,文武百官上朝廷。东华龙门文官走,西华龙门武将行。文官执笔安天下,武官上马定乾坤”的时代。诚如胡兰成稳的。
    只是,岁月不居,河水断流,在无法触及的时光甬道里,她还是经历了颠沛流离。
    她身处在了乱世,世界里,再没了安稳可言。
    那时,皇丽艳稠的北宋王朝灭亡,宋室被迫南渡,她和明诚亦随之南渡。可是,没了安稳时局,他们的南渡之路实在动荡不堪、暗涌无数。她亦做不到那“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洒脱,于是她有了深浓的国愁。
    只是,国愁断然伤不尽她的灵性。真正将她伤到体无完肤的是明诚的猝然离世。
    也是,里尔克早就说过“爱是最难的事”;亦早就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样的古训。所以,她美满无缺的生活终有了缺口,她的生活亦随着这缺口的出现而有了更多的愁和憾。爱的缺失,家庭的缺失,以及温暖的缺失……
    由是,她内心有了那难以抚平的孤独寂寞。看她那时的词,有“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的怅惘,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悲愁,其间的凄楚滋味,真是无处可消啊!
    也许,正因为此。她的词,才承载了那么多那么多的爱恨情愁!
    家愁。情愁。国愁。天下的愁,皆存在她的词之情绪里。而这愁,亦充斥了她几乎半个人生,正如她所言的:“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所幸,她是一个勇敢率真的女子;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子;一个才华洋溢的女子。如是,她那一首首凄美哀婉的易安词,才可那般一滴滴缠绵悱恻地滴在人心头。
    她亦坚强,在国破家亡之际,可隐忍地熬过那些潦倒流离的岁月;亦可在乱世浮华中,沉静如荷,安然地度过每一寸光阴。她的词,虽暗含悲苦愁怨,但依然清丽如出水芙蓉;亦在平常语中由妙笔下生出花来。我们读她的词,可看到梧桐落叶、黄花消瘦,亦能听到阶前滴雨、孤雁哀鸣,还能感受到她的孤独失落、悲苦凄恻……依稀仿佛间,我们亦可从她的词中看到她那瘦削的清影,正款款地走来。
    终明了,安意如所言的“英雄美人,原也是想着迎合时代的,并必要饱经忧患”。
    她清照,这一位千古奇女子、乱世中的美神,亦是需承受“饱经忧患”的苦的。由此,她的风清月朗的生之岁月,才有了“风住尘香花已尽”的暗香留存。且留存千百年的光阴!

    文摘

    浣溪沙:一面风情深有韵(姻缘)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浣溪沙》
    与他为连理,她便将自己生成——那“不落情缘的一个人”,亦甘愿为他洗手做羹汤。
    看爱玲的过往,心最痛的是她在好年华的时候,路遇的是一个只要“此时语笑得人意,此时歌舞动人情”的情种胡兰成。
    爱玲为着他,生生成了一朵低至尘埃的花朵,亦甘愿放下傲骨为他洗手做羹汤。只是,她深爱着的那个他毕竟不是那情爱红尘中如《诗经?白驹》所言的“皎皎白驹,在彼空谷。生刍一束,其人如玉”的爱得热烈专一磊落的人。虽然,他也曾“晨出夜归只看爱玲,两人伴在房里,男的废了耕,女的废了织,连同道出去游玩都不想”,只是,这贴景入心的时光短如流经的溪水,稍纵即逝得紧。
    这以后,爱玲剩下的全然是无尽的伤怀了。渐渐地,她甚觉得自己枯萎了,凋零得不能再爱人。那曾经的“一夜就郎宿”“通宵语不息”,只成了浮云。
    阅过爱玲的人,便皆为她唏嘘了。
    ……
    回头来看清照,心底遂温暖了起来。
    在清照的心底,赵明诚之于己,好比胡兰成之于爱玲。所不同的是,赵明诚给予清照的要比胡兰成给予爱玲的多好多倍。如此这般,清照的爱情因为有明诚这一人而充盈着完满。
    所以,十八岁的清照,携着自己的好年华以决绝的身姿赴于那个有明诚的婚姻殿堂。
    佳偶天成的缘
    时年,爱玲虽深知胡兰成是那心性使然之人,仍是与他结了姻缘,婚书如是——“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由此,爱玲的世界便再无了静好。
    由此,世人在她逝去多年后,再深读她时,便也只落了个“不知不识,未曾为这繁华富丽心生了惊怯”的唏嘘而已。
    清照的姻缘则不然,你看后会心生几许艳羡的。
    因,是如此的佳偶天成。
    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于汴京,清照结束了自己的少女生活,和时为太学生的赵明诚结为夫妻。彼时,清照芳华十八,赵明诚年二十一。
    ……
    两情相悦
    早年间,读爱玲写的《爱》时,便记住了那句潋滟的话语——“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写出如此暖情又让人惊诧的话的爱玲,和她的“永结无情契”的胡兰成,就那样在岁月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地相遇了。
    于清照和明诚而言,他们的相遇也如同爱玲和胡兰成的相遇,在时间无涯的荒野中,明诚刚好赶在了清照的眼前,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如是,他们顺应情缘地结合在一起。如同一对璧人,在那时的年代里流转飞旋。
    清照婚后的生活,亦是爱玲不可张望的。
    她和明诚,不仅情感甚笃,还志趣相投得紧。他们将婚后的生活过得甚是丰腴,常常一同搜求金石字画,研读古书。这样的生活情趣是深被世人所艳羡的。
    也有小别离的。
    那时,明诚还是太学生。因为在太学求学的缘故,只有每月初一、十五才能回家探望。这样,清照和明诚的生活里,便也充盈着或短或长的离别。不过,这小别离于他们的婚姻生活而言却并非坏事。因为,正是在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里,他们二人的感情才更为深笃。因为,离别最能滋生相思,而相思则最能滋生眷念。所以,那时刻的二人,虽然同在一个汴京城,却仍是觉得如同隔了迢迢云汉般的远的。
    那,蚀骨般的相思便也时刻咬嚼着他们相连的心。
    由是,每每的重逢他们二人便都爱煞了彼此。
    话说,有一年的上元佳节。那日,正好是明诚回家探望的日子。明诚急匆匆地赶回家刚到书房中坐定,就有丫鬟匆忙来报,说有一位太学来的青年公子求见。话音未落间,就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公子翩然走进书房。只见,他头戴绣花儒巾,身着湖蓝色棉袍,足登一双粉色底的缎靴。其风度,绝然翩翩。
    明诚忙起身,于茫然中询问其尊姓大名。因为,他从未曾有如此风貌的同学。那公子并未直接答他的话,只举止潇洒地还了一揖,说:“小生和兄台素有同窗之谊。半月不见,吾兄为何如此健忘?”
    这时,明诚定睛细看下,才醒过神来,不觉哈哈大笑起来。之后,便一把扯过女扮男装的清照,用抓痒的方式来 “惩罚”恶作剧的妻子。
    经清照如此一恶作剧之后,明诚便最喜带着女扮男装的清照逛大相国寺了。因为,这样带着貌若海棠的妻子省却了许多麻烦。而清照自己,亦觉得十分自在,玩得亦十分的尽兴。
    关于他们甜蜜的婚姻生活,清照曾在《<金石录>后序》中如是记载:
    赵李族寒,素贫俭。每朔望谒告,出,质衣,取半千钱,步入相国寺,市碑文果实。归,相对展玩咀嚼,自谓葛天氏之民也。后二年,出花美,而人更美,“怕郎猜道”,无理中含娇嗔,“徒要叫郎比并看”。
    如此,清照在娇嗔中将自己初婚时的心绪予以和盘托出。
    试想,若不是郎君可意,两情相悦,又怎会心生出此等好情绪呢!
    我想,他们二人当时应是,“妾如花绽放,君似雨露滋。两情和缱绻,缠绵自有时”。
    不然,那时的清照怎会写出如此酥香的词句呢?看: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橱枕簟凉。
    ——《采桑子》
    曾有道学家,认为这样露骨直白的词句,绝不会是出自端庄的“易安”之手的。可是,他们道貌岸然的心性内里,却不知沉浸在蜜意情浓之中的女子,都是那“低至尘埃的花朵”。情绪,感知,是自然的一触即发的。
    想,她和他在情愫浓稠的好年纪里,连理相结。时相伴外出搜寻金石书画,时相依闺房内斗智赌茶、诗词唱和。如此缱绻旖旎,怎不会写出如此两情相悦的缠绵词句呢!
    云鬓斜簪犹带彤霞晓露痕的鲜花,倾泻出徒要教郎比并看的骄横和娇柔,是这样被娇宠的可人儿。那时节,她还未曾要承受来自于世俗生活的琐碎和家庭的纷扰,一切刚刚好,一切皆惬意。
    写到这儿的时候,我才深刻领会到《诗经?木瓜》中的深意。原是字字锦: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诗经?木瓜》
    亦深刻明了《诗经?邶风?击鼓》中的诗句,皆是字字缎: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诗经?邶风?击鼓》
    因,在这些字里行间中,所诉诸的全然是那闪烁的璀璨星辰,流溢而出的全然是那甜美的暖意的光点。你蓦然回首,发觉能有一人在侧,并可两情相悦地携手走过无可测定的漫漫人生旅途时,心底涌动的将是怎样的甜腻眷恋呵!
    想,那时新婚后的清照,心绪应是如此吧!
    要不,她怎会写出这样完满的词句呢——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樽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渔家傲》
    她把自己融幻为寒梅,在明月分辉、花月相照时,将自己美好婚姻寓于花好月圆之中。而她和明诚间的两情相悦,便也给隐喻在了其间。
    ……
    清照亦在《<金石录>后序》中如是间接地叙述了他们夫妇的生活:他们二人每夜都会在工作完成后点燃一支蜡烛为度,有时整理书籍,有时加以题签,时不时还以工作来打赌。譬如,他们让对方猜出某一件事出现在某书的某页甚至某行,若是谁说错了,就必须要为对方敬茶以示惩罚。
    这真是世间最别具风趣的闺中之乐事呵!
    定,艳羡了许多的红尘有爱的男男女女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