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生何处不离人[平装]
  • 共1个商家     26.50元~26.50
  • 作者:白落梅(作者)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50113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生何处不离人》带你开始穿越,城市里冷酷的高楼大厦离你远去,仿佛置身于茂林修竹中,耳旁是清音,满目苍翠欲滴的绿色,心灵水一般的平静,没有丝毫的涟漪,没有什么可以将这份宁静打破!

    媒体推荐

    她是安意如之后最有才情的古典女作家,比别人低调,但也丝毫遮掩不住她的才华。
    --中央电视台《电视诗歌散文》栏目组
    白落梅喜读古典文学,在这方面她的造诣让我惊叹。
    --画家 顾宝兴
    很喜欢白落梅的作品,让我看到一个诚恳、细腻而又博学的作者。
    --华文天下出版总监 马志明

    作者简介

    白落梅,栖居江南,简单自持。心似兰草,文字清淡。出过专栏,著有古典诗词赏析集《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烟月不知人事改》。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播出近四十篇。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

    目录

    第一辑 零落成泥香如故
    岁寒清韵
    踏雪寻梅
    幽溪咏竹
    寒山访松
    寒山访松
    岁寒三友

    第二辑 淡妆浓抹总相宜
    西湖四韵
    惠州西湖散怀
    烟雨太湖
    寻梦边城
    水墨徽州
    乌镇年华
    风情丽江

    第三辑 拈花笑佛自逍遥
    千年风霜寒山寺
    禅韵悠然灵隐寺
    江天佛影金山寺
    清远隔尘大明寺
    金陵别境栖霞寺
    红尘隐
    灵山圣境
    锡惠散怀

    第四辑 多少楼台烟雨中
    滕王阁怀古
    风雨黄鹤楼
    岳阳楼追忆

    第五辑 春花秋月何时了
    元夕踏灯
    一雷惊蛰始
    千秋清明
    魂兮归来话端午
    月明中秋
    霜菊话重阳

    第六辑 谁忍把流年偷换
    张爱玲?海上浮沉
    陆小曼?罂粟花开
    林徽因?人间四月
    我不穿旗袍好多年
    我不去寺庙好多年
    我不弹古筝好多年
    望月
    青藏的蓝

    文摘

    第一辑 零落成泥香如故
    踏雪寻梅
    我生在江南,我喜欢梅,不是因为历代文人墨客的喜爱,亦不是因为那些流传千载的诗文,我只是喜欢。喜欢她断然的清绝与令人不敢逼视的风雅,喜欢她素瓣掩香的蕊,喜欢她团玉娇羞的朵,喜欢她横斜清瘦的枝,更喜欢她是月色黄昏里一剪闲逸。那一剪寒梅,从三千年前的诗经走来,穿过依依古道,穿过魏晋玄风,穿过唐月宋水,落在了生长闲情的江南,落在了我的心里。
    踏雪寻梅,仿佛是宿命的约定,这约定,期待了三生,穿越万水千山,才与我悠然地邂逅。我踏雪而来,没有身着古典的裙衫,没有斜插碧玉簪儿,也没有走着青莲的步子。我寻梅而来,没有携带匆匆的行色,没有怀揣落寞的心情,亦没有心存浓郁的相思。我只是来轻叩深深庭院里虚掩的重门,来寻觅纷纷絮雪间清淡的幽香,来拾拣惶惶岁月里繁华的背影。
    我拾级而上,漫步在幽静的梅园,立于花影飞雪之间,恍若隔世遥云,浮游仙境。百树梅花,竞相绽放,或傍石古拙,或临水曲斜,那秀影扶风的琼枝,那暗香穿盈的芳瓣,无须笔墨的点染,却是十足的诗味沉酣。人入梅林,絮雪埋径,又怎会在意红尘的纷呈变化?又怎会去计较人生的成败得失?如果你选择了宁静,浮华就会将你疏离。
    《山园小梅》宋?林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雪中寻梅,寻的是她的俏,她的幽,她的雅。那剪寒梅,是青女轻捻玉指,散落人间的思绪;是谢娘彩衣倚栏,观望吟咏的温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疏影暗香,如此高雅的意境,暗合了林和靖悠然隐逸的恬淡情怀。林和靖一生隐居孤山,依山种梅,修篱养鹤。他淡泊名利,绝意仕途,梅为妻,鹤为子,清莹的冰骨,宛然的风节让后人称叹。苦短人生,有几人舍得轻轻抛掷;锦绣年华,又有几人不去孜孜追求。纵有高才雅量,也未必能看淡世事的消长,悟出生命的真意。
    《赠范哗》南北朝?陆凯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雪落人间,舞弄如絮的轻影,穿庭弄树,推窗问阁。我飘忽的思绪,在无岸无渡的时空里回转,我恬静的心怀,在花香酣梦的风景里吟哦。"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梅花宛如知己,将某个温暖的瞬间凝望成永恒。一枝梅花,牵引出云梦般的往事,试问那位遥远的故人,是否还会记得这个素衣生香的女子?折一枝寒梅,寄与故人,若干年后,如果再度相逢,是否还会记得曾经青翠的记忆,记得昨日遗失的风景?天地间,雪花以轻盈的姿态做一次洁白的回想,追思过往,那些苦乐的年华,在寻梦者的眼睛里演绎着生命最初的乐章。
    《卜算子o咏梅》南宋?陆游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行走在幽境之中,所有的浮躁都会随之沉淀。见地上雪色晶莹,残香如梦,不由想起陆游笔下的梅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在这里,梅花曲折的命运,如同陆游坎坷仕途的剪影,这位失意英雄因为梅花的别有韵致而显得更加高洁深沉。哪怕零落成泥,也不会忘怀她冰雪的容颜,哪怕碾作尘土,也会记得她翩然离去的背影,哪怕繁华落尽,也会永恒留存她淡淡的幽香。
    亭阁楼台,可见人间春意;清风寒雪,自引庭院幽香。我仿佛行走在千年的风景里,在曲径通幽处寻找古人散落的足迹。冰洁无尘的梅花,以超然脱俗的气韵在翰墨里飘香,以轻逸若仙的风骨守护人间至真的纯净。那执手相看的身影,与世无争的高雅,感动着我踏雪寻幽的心灵。也想学古人寻觅清幽之处种梅赏梅,也想在匆匆流淌的时光里写出千古文章。此处,却成了无字之诗,任由思绪在梅与雪的呼应中,畅意游走。
    那一片冰雪的世界里,有红装绿裹的孩童,在晶莹的冰层上迫闹嬉戏,尽情地滑翔。那天真无邪的笑容,那忘乎所以的快乐,是一幅意趣盎然的生活画卷,舒展着他们飞天的梦想。不知谁家的孩子,他年还会来寻觅今日婉转的童真,不知谁家的孩子,还会记得这一次追风逐云的冰上舞蹈。我从来没有这样向往远方,我希望借着乌儿的翅膀,在碧空无垠的天际,在浩瀚清澈的冰雪中,做一次忘我沉醉的飞翔。
    踏雪而来,乘风而去,离合的光影在明亮的阳光下升腾灵魂的舞蹈。或聚或散的梅花沉睡在冰雪的梦呓里,引领我年轻的生命到达春意盎然的地方。寻思古人,同样的赏梅,却有诗人把酒而吟的雅致,却有离人见梅思物的忧伤,更有老者抚今追昔的感慨。一缕诗心,穿越楚辞汉赋,流经唐诗宋词,飞度千山碎雪,抵达繁华的今世。江南梦逸,云水声寒,今生,我愿意做一剪轻逸的梅花,在风雪中傲然地绽放,带着今生的夙愿,带着隔世的梅香。